这般消沉的堇程哥这么憔悴的像是失去了理智的堇程哥颜溪还是第一次看到就算是面对千军万马就算是眼看战事即将失败他都不曾这般疯狂过就算是在蔚若灵前面对如此沉重的丧妻之痛他明明很痛苦明明眼眶红了却还是死死地压抑去

    能压制就说明还沒有那么大的问題就说明一切的伤口都还有复原的机会可是现在颜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南风……”席堇程刚唤出这两个字眼睛就已经通红喉头也哽咽了起來

    “啊你说慢点说沒事的我听着”

    南风啊你知道吗我现在才明白就算是面对大军压境就算是身受重伤就算是功败垂成就算是千夫所指我都能坚持得去是我根本沒有那么在乎成败是我觉得就算失败了也还会有人陪伴着我就算我犯错了也还是会有人一心一意不问回报地守在我的身旁她曾经抛弃一切來到我的身旁她曾经在我最失意的时候告诉我她觉得我是天底最优秀的男子她曾经傻傻地无怨无悔地陪伴了我度过了那么多的寒暑

    我什么都不怕因为我有她

    她死去的时候我也想把酒痛饮我也想不管不顾地大醉一场大哭一场可是我不能因为我要为她报仇我当时以为是皇上杀死她的所以我只能拼命让自己压抑住情绪继续呆在皇上的身边若无其事的等待有一天取皇上的首级我什么也顾不得就算我会被史书斥为乱臣贼子就算整个国家的命运都因为我弑君的举动而改变就算我凌迟处死五马分尸就算我拼尽了自己的一切我也要让害死她的皇上血债血偿那个时候我就是以这样一股信念在支撑着虽然我直到后來才知道人并不是皇上杀的那个时候的判断错误是因为我已经失去了理智吧是因为我只想痛痛快快地结束这一切报了仇后去陪她所以才会这样的想当然吧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我也渐渐的平静來了蔚若死了我也死了那小琳儿怎么办她这么小难道就要成为孤儿吗我不能保护她的母亲就已经是很不负责任了难道连她也要撒手丢吗

    我一直以为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蔚若的死去可现在我发现不是世界上还有远比蔚若死去更让人痛苦的事情那是一种无法启齿的痛苦比中了一万支箭还难受比剥皮割肉还要难受比世界上所有所有的痛苦都要难受

    难受到想逃避不想承受想那么安安静静地再也不必痛苦

    颜溪等了很久也沒等到席堇程要跟她说的心事只是他脸上的表情越來越痛苦而他眼中的泪水就像洪水崩溃了堤坝一样瞬间洒湿了他满脸

    “唔……”席堇程抱着头发出痛苦的类似兽类般的低吼

    “堇程哥……”颜溪抱住要把头往桌子上撞的席堇程心疼而着急地唤道“你不要这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也不知道席堇程说了多少个“对不起”他就是在毫无理智地重复这一句话他不说对不起谁也不说为什么对不起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颜溪都快无法制住他响动越來越大事情也越发难以控制了颜溪只好竖手为刀击在他脑后的穴上让他沉入暂时的平静

    把席堇程放在了床上把被子给他盖好他头上已经撞出了血颜溪给他好好地小心翼翼地包扎了又感觉得到他身体有点烫想是发烧了便拿润湿的巾帕敷在了他的头上

    昨天晚上在宫尧的地室里又冷又戒备的根本沒休息好此刻做完这一切的颜溪脑袋有些昏昏沉沉了适逢现在担心席堇程的她也不敢随便走出去于是趴在一旁的桌子上就那么睡着了

    醒來的时候身上已经被盖了一件雪白的貂裘熟悉的气息让颜溪不知道是谁的也难

    本來还因为早上的事情有点憋气的可是现在颜溪只是想这家伙真的是把她当女儿在养小心翼翼地不想她受到一点点的委屈他其实是挺想给她自由的就如现在來说看到她在这里守着席堇程不仅不责备还把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

    不过这样的自由也仅限于他能完美无缺毫无意外掌控的能力范围了但凡有一点点意外的事情他都是决不让她参与的

    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家伙颜溪不知道是该苦着脸还是该笑

    “不好了王妃”就在此时李秀沒敲门就直接奔了进來

    “急成这样什么事吗”

    “王爷他病倒了”

    颜溪愣了愣沒什么特殊表情地“哦”了一声

    “真的属不敢欺骗王妃王爷他突然突然间吐血了”

    “嗯”颜溪淡淡地看了惊愕的李秀一眼“怎么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王妃你怎么了你不是应该去看看王爷吗他可是病倒了快晕过去了啊”

    “好吧去看吧”颜溪揉了揉有点发疼的眉角披着貂裘从椅子上起來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就像是在说“好吧我们去看看外面的天气吧”一样平静简单

    “你找几个人在这里守着堇程哥如果情况有变马上通知我”

    李秀眼里浮现出某种破碎的情绪王妃你你也太无情了吧王爷生病了你这么淡定却对这将军关心得不得了王妃你这样王爷会很伤心的

    颜溪只是淡淡地看着李秀:“我欠了你银子么你这么看着我刚才的话听到了沒要不要我再说一遍”

    “听到了”李秀愤然地说道

    颜溪笑笑:“你果然是西门筑的忠诚属啊”

    “那是当然”李秀一副“才沒有王妃这么无情无义忘恩负义”的愤然样

    “许昌说你是几个高手护卫里最不适合演戏的现在看來他的判断有误啊”

    “属沒有演戏啊”

    装吧你就颜溪冷笑一声她会信一向身强力壮的西门筑这么巧在这个时候病倒了她还不知道他估摸着看见她在席堇程这里待了大半天心里不爽得很所以闹这么一出呢这个白痴

    颜溪耸了耸肩也不跟李秀磨叽去直接走进了西门筑所在的房间

    他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面孔是极白的颜溪乍看之冷笑了笑倒挺逼真的这粉敷得挺厚啊

    颜溪走到这个缺爱的死小孩窗床前坐忍不住用食指弹了弹他巴:“好了别装了放心再关心别人也沒有对西门筑这么关心一听见你生病我可是马不停蹄地跑过來了啊担心得不得了呢”

    马不停蹄关心得不得了……李秀唇角忍不住抽了抽

    本來开着玩笑的颜溪突然愣了因为有血顺着西门筑的唇角流了來打湿了颜溪的手指

    他突然毫无预兆般地陷入抽搐虽然很短暂却还是令人无法不察觉他的痛苦而停歇來后本來勉励睁开的眼睛也好像终于忍不住般由半阖到全然关闭

    颜溪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西门筑”

    颜溪冲着李秀大叫:“快叫大夫來”

    李秀只是冲上前來拿出一粒药丸给西门筑服看着紧张的颜溪说道:“大夫早已來过了给了药丸”

    “他都吐血了啊他怎么了生了什么病”颜溪还是无法从惊慌的状态中走出尽管她知道她现在应该好好地冷静一

    “王爷不是生病是中毒”李秀皱着眉头说道

    “中毒”

    “一定有解药的吧”看着欲言又止的李秀颜溪紧张期待又害怕地问了句“是吧”

    “不知道大夫沒有给他给的只是止痛的药丸更严重的是他虽然看出來了王爷有中毒的迹象却并不知道王爷所中的毒是什么”

    “许窦不是神医吗怎么会连什么毒也不知道”

    “王妃忘了许大夫他回了煌国沒有同王爷王妃來东棠”

    是了听说西门筑的姐姐马上就要醒來但出了一点棘手的状况西门筑便什么也顾不上地让许窦回去了取而代之在身边的是另一个医术虽然高超但绝对称不上顶级的大夫

    “王妃不然我们回煌国吧想要刺杀王爷的人太多了若是想让王爷死去的话这人的毒一定不浅王妃咱们别在东棠这里耗着了吧赶紧回煌国找许窦大夫”

    颜溪知道这样一來就意味着她这几个月辛辛苦苦要做的事情还沒正式地开始就要结束了错过了这样的时机几个月后再迟來一切的线索都已经断了蔚若姐姐死亡的真相她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出來一辈子都无法给死去的姐姐一个交代

    但是那不重要了西门筑的命比一切都要重要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准备准备回去吧”

    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颜溪话刚落音房门猛的就被人推开了席堇程几乎是疯也似的走上來:“跟我走”

    “跟我去一个地方我告诉你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