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啊你都不问堇程哥要带你去哪里吗”

    “不是告诉我真相加去救人的吗”

    “那这么久了为什么不问我真相”

    “我在等堇程哥主动对我说啊其实我比任何人都想要知道但是……你心情不好很不好所以我主动问你你心情可能会更不好你要是想说了自然就会跟我说的虽然我耐心不是很好但是还是忍得住的”

    她是真的很相信他吧就算到最后起疑了可是看到他把茶水喝去的时候她心里涌动的只有浓浓的悔意和懊恼吧所以她才会那么的沒有戒备让他轻易地得手

    其实她是很聪明的以她平日的性格她当时完全可以想是不是他已经事先服了解药所以什么毒也不怕了呢

    她现在流了很多血她现在已经晕过去了

    她马上就会死了

    他再也听不到她唤着堇程哥时甜软的声音再也见不到那单纯无忧的笑脸再也不可能感受到她一丝一毫的存在他的南风那一路跋山涉水而來在他身边存在了那么多年的温暖晴明的气流如今就要彻底地化为水雾消失不见了

    突然好舍不得啊一想到那个人就那么再也不见了就感觉心里被硬生生挖去了一大块一样上穷碧落黄泉都不可能再见到她就那样永永远远地分别了再也触及不到

    可是他已经做好决定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富贵堂皇的马车疾驰而來高头大马眼看就要踩碎躺在地上的虚弱女子

    “南风”

    人來人往的京城大街上人们只看见一个落魄的高大男子生生地勒住了马脖子他在寒天的冷风中跳马來不顾一切地往地上躺着的女子疾驰而去那样的眼神那样焦急如火的眼神逆着长风而來聚集到了女子的脸上砰通一声一个翻转她将女子从铁蹄硬生生救了來而他的后背被马蹄踩过一口鲜|血如雾花一般猛的喷了出來

    拥着那样血流如注的身体他突然抑制不住情感歇斯底里地狂吼了起來:“你醒醒南风醒來啊”

    颜溪再次醒來见到的不是席堇程而是西门筑憔悴的脸孔

    颜溪脸色苍白可西门筑脸色比她似乎更白

    “你醒了”他握着她那只沒有受伤的手轻声地说道

    颜溪只是两眼空空地望着天花板望了一又觉得很累一般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不要睡”西门筑皱着眉头道“大夫说你醒过來以后短时间内不能再睡”

    是怕一睡不醒了吧

    颜溪只好听话地睁开了眼睛却犹自一副困倦的丝毫提不起精神來的样子

    为了努力不让自己睡着她在努力跟西门筑找着话題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到一向谨慎的你被人了毒吐了血还会抽搐活死人一般躺在床上我梦见堇程哥对我砍了一刀我梦见他说蔚若姐姐还沒死我梦见我已经死了”颜溪说话声音很轻她也轻轻地皱着眉头困扰地说道“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很奇怪的梦呢”

    “颜溪……”西门筑心里百味杂陈手臂上的疼痛应该会折磨得她痛不欲生可是她还是要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梦她当时到底是经历了多痛苦的境况呢

    他吻了吻她冰凉的手背他的唇很温热却似乎沒给她带來丝毫温暖

    “你不要这么伤心席堇程他已经断了一只手臂”

    颜溪轻轻转动虚弱的眸子:“你做的”

    西门筑摇摇头:“他自己断的”

    “当时我赶到京城的时候四处派人寻找找到了你和他他在一处医馆里我当时质问他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他说是他紧接着他就在众目睽睽之砍了一只手臂來说是赔你的肩上之伤然后他叫我告诉你他对不起你”

    他不想在病弱的她面前说死这个不吉利的字眼所以他沒有告诉她席堇程还说如果她死了他一定会把自己的头颅砍來祭她

    颜溪眼波动了动

    “我们回去吧西门筑好不好”

    “可是你肩膀上的伤太重根本禁不得颠簸”

    “沒事的我命很硬的我忍受得住回去好不好”

    他握住她的手:“虽然这是东棠的皇宫可是我会保护好你的你不用怕”

    颜溪摇摇头:“我们回去找许窦吧你中了毒不要拖了我们回去好吗”

    她为了证明自己的沒事强撑着坐了起來还对他笑笑可一刻就被他紧张地拉进了怀里

    “不要乱动了”

    “回去”

    “待在这里”

    “回去”颜溪看着西门筑说道“我本來就说过让你先回去可是你又放心不我现在不仅沒让你好好休养还让你拖着疲惫之躯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当我刚才醒來看到你的脸时第一个感受是像上了天堂可是马上就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了你不该出现在我身边的”

    “如果我的病养好了你的病久拖不愈了我会很想把自己吊起來打的”颜溪闷闷地说道

    其实他比任何人都不想她待在这个地方

    可是她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总不能因为想保护她不受到心灵的伤害就不顾她的身体了吧

    不行现在绝对不能回去必须等她身体养好再说

    而至于他的病情其实他根本

    沒有病

    沒有人能够在他眼皮子底毒

    他当时是自己服了毒药但他有解药只是当时他沒有想到那毒药物性那么强烈他沒有一点力气后來是真的晕倒了他看到颜溪跟席堇程走却只能发出细弱蚊蚋的声音之后就是整天整夜的晕厥待到他醒來的时候他才叫人找颜溪的落可那时的颜溪已经受过很严重的刀伤了

    “颜溪”

    “嗯”

    “我之所以來东棠皇宫一方面是因为既然來东棠京城了以国家之名來访问一东棠国君也是必须的另一方面是我是在东棠这里中的毒国君有义务派遣最好的大夫为我治病若是我一个不好病死在这里东棠国和煌国会开战的现在关系好不容易缓和点谁想打仗”

    他继续七里八里地游说就这样半哄半骗地把关心他到不行的小妻子安抚好了

    龙涎香的气味在室内袅袅飘散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对坐饮茶

    西门筑雪白的貂裘松松垮垮地披在外面里面是松绿色的映有银色底纹竹节的锦缎腰间的一尺镶边腰带上垂着一块通透的和氏璧唇红齿白细长的凤眼如三月桃花轻佻地半阖着闲闲饮茶的姿态优雅自若颇似画中人

    皇甫炎一身黑裘此时此刻的他并沒有看见蔚若时的那样温柔耐心但也并不像遇到寻常的來客一般就算微笑也有几分寒气他此刻看西门筑的感觉怎么说呢有点像看一个老朋友但又充满戒备

    “是你杀了席堇程”西门筑并沒有那样好的耐心事实上他也懒得编造一个玲珑圆通的话來表达自己的意见皇甫炎又不是他谁他干嘛要顾及不唐突了别人

    皇甫炎果然是一愣不过也很快缓神色來说道:“我什么也沒做”

    “是啊你什么都沒做只是你的人不小心到了宫外不小心经过了席堇程的身边然后不小心地在席堇程耳边交谈说颜溪被病痛折磨多达数日惨叫声三日不绝终究还是撒手而去最后不小心地看到了席堇程当街自杀的样子”西门筑淡淡说來端起喝茶专用的精致盖碗轻轻地推开了茶盖

    和聪明人说话不亮瞎灯皇甫炎并无否认只是沉声说道:“你想如何”

    “我不想怎么样还是跟以前说的那样我给你你想要的你给我我想要的记住了最重要的是不要让蔚若见到颜溪”

    皇甫炎沒有点头也沒有摇头只是皱着眉头问道:“素闻煌国五王爷放纵不羁是煌国皇上的掌中之宝一生锦衣玉食我曾经让苏昀差点要了你的命你知道一切是我做的却并沒有对我行报复之事反而还一派悠然地和我私谈条件到底是为了什么”

    西门筑一愣笑道:“当然是为了江山社稷啊为了东棠和煌国能够两国安好永结秦晋就算我吃一点亏忍耐一又有什么呢我们煌国人就是有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上至皇子至贩夫走卒都深刻地铭记不忘国忧的理念怎么样是不是很伟大”

    皇甫炎表情严肃地看着西门筑年轻的掌权者眼中渗透出一股敬慕:“的确是很伟大”

    西门筑“噗”的一声将茶水喷了出來哈哈大笑形象全无:“这种话你也信”

    皇甫炎抬起眸子只是淡淡地看了西门筑一眼像是福至心灵一般笑了笑沒有说话沒有任何的解释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