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的注意力一子就被转移了兴奋地说道:“真的吗”真是的干嘛露出那种晶莹发亮闪闪发光的眼神才四五天沒有出门而已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大半辈子都关在牢房似的西门筑好笑地摇了摇头

    西门筑还什么话都沒说颜溪就跳到了他的背上孩子似的在那嚷嚷:“背我我是病号”

    “……”西门筑挑挑眉“我记得某人是手受伤而不是脚受伤吧”

    “那也要背”她连“脚也受伤”的谎也懒得扯了直接霸道大喇喇地说就是要背

    西门筑背着颜溪走在皇宫内院的小路上现在天也凉了根本沒什么景物可看宫女太监不可能像市井小民一样在那里叽叽喳喳所以气氛很是安静西门筑完全沒有闲逛的心思只想回去看书或者睡觉可背上的颜溪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开心的样子西门筑想如果不是在严肃的宫廷里颜溪此时此刻一定会在那里兴奋地说个不停的

    好了现在走到僻静一点的地方了周围沒什么妃嫔宫奴走來走去了她果然开始说话了什么这里的皇宫很精致很漂亮啊跟煌国的皇宫相比一个精巧一个大气啊什么电视剧里的皇宫根本跟这种古迹沒得比啊什么原來皇宫真是一个地方比一个地方严肃看起來等级森严的样子啊那些什么小说啊电视剧里面啊女主敢在皇帝面前口无遮拦还被皇帝大臣认为是有性格啊很可爱啊简直是在瞎扯淡啊什么自认为至高无上的人其实都会厌恶别人挑战他的权威啊

    颜溪的嘴里经常蹦出來“电视剧”西门筑感觉这个东西很玄乎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里面什么都有为什么他就沒见过笨蛋都知道的东西为什么他不知道西门筑表示很郁闷问颜溪那是个劳什子

    颜溪想了想啊这是一本书一本很全的很厉害的书这样回答他的

    “记载了很多东西里面有很多故事就像《太平广记》一样”

    “啊是的是的”她哪知道《太平广记》是个嘛玩意随便点点头应付应付这个求知欲强烈的古人就对了

    “电视剧三个字怎么写的”西门筑沒打算放过她仍在那里孜孜不倦地继续问着

    颜溪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她看见远处一个宫女和一个太监在那里拉拉扯扯八卦心起想着他们一定有故事对西门筑的问題随意地说道:“电就是电话的电……”

    “电话是什么哪个电……”

    “……”颜溪皱着眉头“就是电脑的电”

    “电脑的电又是什么电电脑是什么哪个脑”

    “脑就是脑袋的脑电呢就是……就是电啊电你知道吗电你都不用电的吗就是那个能让灯光亮起來的电啊……”

    看到眉头能皱出中国结來的古人颜溪一扶脑门:“好吧……我错了你沒用过电你是生在工业文明之前的古人……”颜溪越说越挫败西门筑越听越玄乎她无奈地挠着自己的额头有气无力地说“就是电啊电啊……你应该知道的不是坐垫的垫也不是祭奠的奠不是铺垫的垫……”

    “笨蛋坐垫的‘垫’和铺垫的‘垫’是一个字……”

    “不管了反正不是这些字”颜溪挠了挠头说道

    “那是哪个字店面的店花钿的钿宫殿的殿”

    “是的太对了就是这个对的对的”颜溪像是便秘了三天后终于大便通畅的人一样激动地说道

    “第三个供电的电西门筑你太厉害了供电你都知道你简直太神了”

    西门筑皱着眉头直觉告诉他哪里怪怪的他随意指了指“真的是这个殿宫殿的殿”

    此时阴沉的天际一道闪电劈过颜溪连连点头:“对沒错就是这个电这个电跟供电的电是一个字沒错不必再怀疑”

    果然嘛她的男人就是比较厉害连供电这么现代的词汇都说得出完美地超越了时空的局限比那个写《老残游记》的清朝大作家还具有前瞻性哎呀呀这么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说出來都不会有人信啊如果回到现代跟一些姐妹淘说起这个她们估计也会对她的男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吧

    西门筑本來还想问的可看着颜溪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得意的样子就什么也不说了应该是吧沒错吧第一个字是宫殿的殿

    西门筑转头看着在自己背上的颜溪:“第二个字呢”

    “视就是……视野的视字”颜溪终于沒有说“啊就是电视的视”或者“对的这你应该知道了视是近视眼的视”之类在西门筑听來乱七八糟的话了

    西门筑点点头:“嗯师爷的师字”

    “第三个字剧毒的剧”

    “哦聚赌知道了殿师聚对吧”

    “嗯对的”颜溪笑嘻嘻地说道

    西门筑则有些笑不出來了殿师聚这是个什么玩意宫殿里的师者不是太傅吗太傅聚在一起讲故事想到颜溪说过殿师聚里经常会扯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难道各国威严的太傅们聚在一起会讲自己国家皇宫里的荒唐事原來啊原來那些不好听的言论就是从太傅嘴里面流出去的原來啊原來正儿八经的太傅也是会像女人一样讲八卦的

    讲就算了竟然还编成书让看的人知道这么多宫廷秘事比那些扬言要将功过记录在案天天盯着皇帝瞅的史官们还烦

    “我也算看了不少书可从沒听过这本书你从哪里找到这么一本书的”西门筑纳闷地问道

    “这个嘛……这种书是**当然不能在市面上流通而且你是皇室中人嘛电视剧有很多都是讲宫廷的对皇上皇子不尊更不可能让你看到啊……我也是小时候看的了根本就不知道那本书去哪里了”颜溪觉得算是扯了一个完美的谎了这个古人应该不会再纠缠不放问东问西吧他再问也沒啥好问的了

    “小时候看的在家里”

    颜溪点点头是的是的

    “你想家吗”

    西门筑忽然的一句问话让颜溪愣了愣想家吗

    颜溪脑海中浮起的是在现代社会的各种美好的回忆有时候骑着摩托车风里來雨里去有时候开着她的吉普车奔跑在山间险地充分享受着自由冒险的气息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因此舒展开來所有的烦恼都一扫而空有时候会跟着朋友在一起吃吃喝喝讲着一些趣事她身边的人都是一些简单乐观的人跟他们在一起有时候做做月老将两个互有情意的人搓成一对有时候听着伙伴吹吹牛皮说说大话被人追杀驶入一条狭窄的道路完成了不知道多少次高难度的漂移敌人的炮火愣是沒伤到自己的车一分一毫将好几个敌人引到了一处山谷以从山间跳开始徒手而击将这些敌人们打得那是一个落花流水牙齿掉光说得那是一个煞有介事激动处拍桌而起完全不知道一句话里有多少漏洞也完全不顾伙伴们已经笑得东倒西歪直不起腰來

    想家吗

    想念那个繁华似锦的地方吗想念那些在这里找不到任何踪迹的人事物吗想念有电脑玩有手机用不开心了可以去唱k可以去飙车可以呼朋引伴可以毫无顾忌的地方吗想念了那个自己活了二十多年承载着自己大半生的喜怒哀乐的地方吗

    颜溪好像有点冷吸了吸鼻子:“一点点也不是很想吧”

    西门筑沉默了一说道:“如果想回家我可以带你去的”

    颜溪想笑就算你再厉害再有本事带我回去这种事情你也不可能做到的我那里不只是地域远更要紧的是时间很远啊

    “你不是说不会带我回家吗”颜溪指了指自己的肩膀“我的伤还沒好全不是吗”

    西门筑愣了我是说的回你在期国的家

    就算两国关系日益恶化他还是可以带她去期国的只要她想

    “西门筑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啊”颜溪突然这样说道眼里有着淡淡的暖意笑吟吟的

    是啊有西门筑在所以不能回去也沒有关系就把那些伤感的追忆变成美好的怀念吧

    “盯着我看干什么快把头转回去真是的老这么朝后扭脖子快断了吧”颜溪无奈地把西门筑的头转过去

    “话说西门筑啊我们要不要去拜见一东棠国的皇帝毕竟我们是客人不去见他不好吧”

    “放心礼仪方面我已经考虑到了早就去拜访过他了”西门筑淡淡说道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