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颜溪从远处看去就感觉那枚翡翠扳指色泽很好突然有什么灵感般的东西涌上脑海皇甫炎抚了良久的额颜溪越走近就越觉得那枚扳指很熟悉

    而她刚才不小心滑倒就是为了让皇甫炎伸出手來扶自己很幸运的他露出了那只戴着扳指的手她认真地看了决不至于弄错就是她曾经捡到的那一枚

    “就算这枚扳指他戴了又怎么样你是不是想这么说问題就在于我的扳指掉在渊承山庄了当时苏昀捡到了问是不是我的不想让苏昀察觉到不对劲所以我说这枚扳指是我在小摊上几枚铜板买的如果他喜欢的话就给他好了就是这样扳指到了他的手里如果苏昀跟皇甫炎沒有一点关系那这枚扳指怎么会到皇甫炎的手里不会是苏昀把扳指随意丢弃然后被人捡到辗转到了皇甫炎手里这种假设可以打消当时我为什么会想跑去渊承山庄就是因为我在去之前遇袭的那个小树林的时候有一群人來了我可以从他们的言语中知道他们是渊承山庄的人山來抓叛徒还说一定要找到那枚有麒麟的翡翠扳指如此看來几乎可以肯定是苏昀把那枚扳指给皇甫炎的渊承山庄如此郑重其事地给皇甫炎找一枚扳指说他们之间沒有特殊的纽带关联谁信”

    她的推理在情在理可以说是毫无缝隙西门筑沉声说道:“就算你说的这些都对但这又能说明什么”

    “这就相当有可能皇甫炎是渊承山庄幕后的黑手”

    “如果你说的是对的皇甫炎是渊承山庄的实际主人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在渊承山庄的时候皇甫炎只杀我不杀你要特意留你一命他跟你八竿子打不着边为什么要对你处处留情”

    “或许我对他有利用价值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切就很能说通你是敌国的皇子自然要杀掉你而我还有利用价值所以要留着我的命把小舞安排在你身边的人应该就是他目的是同样的一方面让小舞趁你不备杀了你另一方面流落在外的我一旦出现在你所在的地方附近他们就会把我抓起來”

    “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沉默了一西门筑如是说道

    “我有证据不应该只能说是有依据我发现皇甫炎竟然认识我你不觉得奇怪吗按理來说我从來沒有见过他他怎么会认识我呢”

    “他叫了你的名字”

    “不是我跟他打招呼他待我很礼貌就像知道我是你的妻子一样我听说他虽然不是皇帝但也差不多了这里的皇帝还很年幼不到十岁就有很多数百个妃子想想也知道这些妃嫔是谁的皇甫炎能这么厉害把自己一百多号妃子全部都认识以此推断去打招呼的我就是别国的妃子”言之意就是皇甫炎竟然沒有认为颜溪是自己的妃嫔这点让颜溪很奇怪因为她也入乡随俗穿的是东棠风格的服饰

    “可能他后宫里面并沒有像你这么莽撞的女子吧”西门筑毫不给颜溪面子地说道

    “对吧你是觉得我莽撞吧”颜溪不仅沒生气反而还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说道“像你这种沒什么计较的人都觉得我很莽撞人家一个不认识我的君主难道不也应该露出一点点讶异或者窘迫的神色來吗可是完全沒有太正常了正常到就像他认识我已久了解我的秉性”

    “他调查过我”颜溪郑重地说出自己的结论

    “看样子你打算好好地调查皇甫炎”西门筑淡淡地道

    颜溪忽然想到了西门筑给她的抉择如果她再查去他就会离开

    颜溪想了想说道:“西门筑你先和孩子们回去吧我不会有事的其实你不说我也希望你先回去我本來就不想成为别人的累赘拖人家的后退我也知道我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其实我心里也很过意不去现在忽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不说了你回去把病治好吧许窦这么厉害死人都能救活你的毒应该不会有事吧嗯如果我办完了事情会去找你的”

    “你这个笨蛋”听到颜溪的话西门筑都要爆炸了内心的复杂的情绪如潮水一般涌來他逼近颜溪抓住她的肩膀几乎是吼道“你这么拼命干什么不值得你知道吗不值得”

    颜溪皱了皱眉咬着嘴唇西门筑愣了一发现她的肩膀流血了是被他按住肩膀导致的他慌忙松开手她自己在那里慢慢地包扎

    “为什么不值得你可以为你姐姐倾尽所有我为什么就不能拼命”

    “如果”西门筑喉咙发疼眼眸墨黑看着颜溪声音几乎是从喉咙口里发出來的“如果要我在皇姐和你之间选一个我会选你是你而不是其他人你知道吗”

    他眼神如烈火一般里面有那么多的情绪在那里灼灼燃烧着颜溪第一次看到情绪这么失控的西门筑我会选你是你而不是其他人他的话像是雷声一般在她耳边回响那样山河浩大的承诺那样坚决的火焰般的姿态他那样地看着她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颜溪只觉得肩膀有点颤抖一时不知道说出什么话做出什么回应

    西门筑深深望了颜溪一眼随即转身离去

    她追上他的步伐从后面抱住了他:“西门筑”

    她的声音有点哽咽头也在他后背上埋得深深的很无助很无助地说道:“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女孩子软柔的声音让西门筑微微叹了一口气他松开她的手转身将浑身冰凉的女孩子抱进了怀里

    “颜溪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人远远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单纯这个世界上沒有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可是在我不知道对方心情的清楚我的不信任我的疑神疑鬼有时候会伤害真心对我好的人不是吗比如西门筑你希望我相信你可是我怀疑你你对我这么好可是我始终对你保有一份戒备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很久很久才决定因为觉得你会利用我伤害我这样西门筑你不会难过吗”

    西门筑突然只想长长地叹一口气这丫头永远都是这样她聪明她很多事情都能分析得头头是道她有时候比很多人更冷静果敢可是她的内心却还是跟一个孩子一样丝毫沒有长大是她的仇人就是她的仇人恨不得把人家打得满地找牙是她的好朋友就是她的好朋友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美好给那个人是黑就是黑是白就是白泾渭如此分明

    “颜溪不要给人以全部的信任就算是我也要怀疑就算是最亲近的人也要有一分戒备之心有些事情不妨先做最坏的打算如果结果真是那样糟糕那真发生了的时候就沒那么难以接受如果不是那样那更好你也不必为因为怀疑对方而心存自责这是人之常情既然是最亲近的人想必也是会了解你的你觉得呢是不是这样”

    颜溪笑了笑从西门筑怀里抬起头來有模有样地行了个军礼却不伦不类地说了句:“是的政治老师”

    西门筑不懂政治老师是个劳什子但也知道颜溪此时此刻一定在取笑她他无奈地看着笑嘻嘻的她:“我在跟你讲正经的事情像模像样一点好吗”

    颜溪便不笑了她卷着西门筑末梢的发丝绕啊绕的说道:“那你呢我在做什么的时候你也会怀疑我别有用心吗难道我靠近你的时候你会以为我要杀你我跟你说一句话你会觉得我深藏了很大的阴谋”

    “……这不同”

    “好吧平常之间防不胜防所以讨论这个根本沒有意义那如果有一天我的举动跟平常有很大的不同你会觉得我会想伤害你或者对付你吗”

    “这么久不说话看吧说得这么好听其实西门筑你也是一样根本就做不到不信任亲近的人”颜溪笑笑说道

    “这不同”

    “有什么不同”颜溪扬起眉毛问道

    “你是笨蛋沒什么心眼不会做出伤害人的事情而我城府毕竟要比你深一点顾及的东西也要比你多很多所以我可以信你你不可以信我知道吗”

    “说得自己跟个谋略家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颜溪大不以为然地很不给面子地说道并沒把他的话当一回事西门筑还要说什么颜溪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不说了病号太困了要睡觉觉了”

    这家伙装可怜倒有一套开口闭口说自己是病号西门筑看着颜溪直摇头可谁叫他风度良好呢就勉强勉强照顾这个笨蛋病号吧一把将颜溪打横抱起他就抱着她往床上走去

    病号衣服会不会太多了这被子挺暖和的衣服什么的就脱了吧

    笨蛋病号在叫冷好吧他好人做到底也脱了自己的衣服温暖她冰冷的身体吧

    好疼多來几次就不会疼了虽然他很不情愿可谁叫他是好人呢为了让笨蛋病号早点好起來他也是很拼的啊

    做这种事情对恢复身体毫无帮助呵怎么会呢笨蛋不是经常说生命在于运动健康在于运动吗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