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筑还沒说什么。小泽就转身走了。他十分的有大人派头。像是在对西门筑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來。

    西门筑被这小家伙弄得好挫败。只好乖乖地跟上自己小小的儿子的步伐。

    而此时。颜溪醒來了。她做了噩梦。突然醒转。她感觉头好闷。想出去走走。她走出去的时候。却刚好看到了西门筑的背影。他走到了假山之后。

    西门筑对住的地方一向颇有讲究。颜溪以前还很纳闷。有这么华丽的有亭台楼阁的像小别院还只住了他们这一伙人的客栈吗。后來才知道。这个财大气粗的家伙把人家客栈的后院买來了。所以此刻颜溪看到精致的假山亭阁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怎么好像听到了小孩子的声音。这家伙大半夜跟自己儿子在磨叽什么。玩游戏。颜溪虽然鼻子塞塞的。可是既觉得好玩还觉得很好奇。于是便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朝父子俩走过去了。

    小泽看着西门筑。年幼的孩子有一股超乎年龄的老成和睿智。那双像镜子一样的眼神遥遥望向你的时候。你会生出一种所有的想法是不是都被他看透了的念头。他的深沉老故。很难让人相信他还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小孩子。

    “小子。你这么看着你爹干什么。”西门筑愣了一。淡笑了笑。低头捏了捏还不到他大腿的孩子的小脸。“好吧。说找我出來干什么。”

    孩子的声音奶声奶气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稚嫩的小脸高高地仰起:“爹爹。你爱娘吗。”

    如果西门筑现在在喝水。一定会把水噗的一声喷出來:“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看着自家儿子苦恼迷茫又郑重其事地看着自己。西门筑越发想笑。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呢。

    “哦。难不成你有喜欢的女孩子了。”西门筑这样说着。满以为这小家伙又会一副“我在跟你说正事”的严肃模样。可回忆西门筑的。是孩子红着脸的一句轻哼。“爹爹在胡说什么呢”。

    这家伙还会害羞啊。看來也沒那么不正常。哈哈。

    “爹爹。一定会回答爱娘的吧。”小泽又说话了。看着西门筑。缓缓地接着道。“可是。爹爹为什么要欺骗娘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在说什么。”

    “爹爹当初为什么要自己吃毒药。让自己中毒呢。”看着西门筑讶异的神情。小孩子接着说道。“我当时。在爹爹的门外。听到爹爹说。只有这个办法了。我从门缝里面望进去。看见爹爹正在吃一颗药丸。 吃了之后。爹爹就开始抽搐了。是我发出惊叫声。所以才会有护卫叔叔來的。不是丘丘。”

    “我在爹爹放东西的箱子里或者包袱里找了很久。我找到了一个小瓶子。打开有几颗红色和白色的药丸。我偷溜出去。让外面的大夫看了。大夫说红色是毒药。白色的是解药。而那种毒吃去之后。症状跟爹爹的。完全一样呢。”小泽说起话來似乎很吃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个字一个字缓慢地说着。他身体本來就不好。说完这些后。咳嗽了好几声。

    西门筑愣了会。他知道儿子很聪明。却沒想到这么聪明。这么小。他的观察力。探究力。推理能力。以及勇敢的程度。就已经大致相当于一个成人了。

    “其实。我当时是要有要事要完成。但具体有什么事情。你是小孩子。可能还不懂。不存在我欺瞒你娘这种事情。我装病不是要欺骗她。而是为了别的目的。你娘也知道我在装病。我早就告诉她了的。”

    “所以我当时在门外。听到娘快哭出來的声音。是娘装出來的吗。”小泽说的当时。是颜溪看到西门筑中毒抽搐时。因为异常的担忧。而大声疾呼的那个时候。

    西门筑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是的。”

    “这样啊。”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西门筑又是自己的父亲。就算小泽再聪明。此刻也不由得放了心。轻轻地笑笑说道。“娘的演技真的很好呢。能装成那样。”

    “娘。是不是啊。”小泽的眼睛突然转变了方向。朝着西门筑背后不远处的身影说道。

    西门筑突然瞳孔一缩。背影僵直。回头望去。果然。他看到了。他此时此刻。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颜溪脸色很苍白。可是她却对自己的儿子扯起了一笑。缓缓地走过來。抱起了自己的小儿子:“是啊。我们家小泽说得沒错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娘的名字就叫演戏。演技当然会好啊。”

    平日不苟言笑的孩子也在此时扯起轻轻淡淡的一笑。可是很快。他小小的脸颊就有点僵硬。

    “娘。放我。”

    “干嘛啊。你这可不行啊。装酷也要有个限度吧。我是你娘呢。抱一抱都不行吗。”

    小泽脸色更白了:“娘感觉不到吗。”

    “什么。”

    “你的肩膀。流血了。很多血……”

    颜溪笑不出來了。她把儿子放來。拍了拍儿子的头。尽力柔声说道:“小泽先回去休息好不好。”

    “嗯。”小泽走后。颜溪突然有点支撑不住。砰通一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摔到了地上。

    “这破身体。明明沒什么事。晕毛晕啊。”颜溪努力晃去脑袋中的眩晕感。挣扎着要从地上站起來。熟悉的手掌伸到了颜溪的面前。颜溪想也沒想。就牵住了西门筑的手。被他带着站起來的时候。她大喇喇地用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好像一点事也沒有。

    她忽然觉得有点累。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懒懒地开口道:“骗我就算了。干嘛连孩子也骗。”

    “颜溪……”

    颜溪懒洋洋地坐在那里。懒洋洋地抬眼:“嗯。你说。我听着你的解释。”

    “我们先回房。把你的伤口先包扎。好吗。”

    颜溪忽然重重地咳嗽起來。苍白的小脸上有病态的红晕:“我想先听你说。”

    “说什么。”

    “说你为什么骗我。你给自己吃毒药的原因。”

    西门筑久久无言。颜溪感觉到身体越來越冷了。

    “是不是想阻止我把事情查去。”颜溪淡淡道。“我跟你回去的话。蔚若姐姐死亡一事。我就不会再查去了。这件事情。就会成为永远的秘密了。对吗。”

    “其实你很早以前。就知道整件事情的真相了对吗。你一次次看着我碰壁。一次次让我要做的事情无功而返。你说那是关心我。不让我做危险的事情。其实。你是想阻止我。对吗。”

    西门筑默然无言。颜溪只觉得心口很堵。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想潜伏在宫尧的地室。以此找到线索。是他一手将她的计划打破。她说要继续将关于姐姐案件的真相找出來。可他逼她。如果还要查的话。就留她在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她那么那么地关心他。看到他中毒比任何人都要着急。可到头來一切的一切。他的中毒也好。不想她再涉险的措辞也好。只是他在欺骗她。

    很多很多的事情。他什么都知道。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可是他隐瞒着。不告诉她。他看着她傻傻地往南墙上撞。明知道她有多坚持。却还是在她的耳旁冷言冷语。说不想再卷入她的纷争。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像一只小丑一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那里四处奔走。贻笑他人。

    “你阻止我的原因是什么。你这么费尽心思地阻挠我。欺骗我。是因为你跟皇甫炎达成了某种协议吗。你害怕我知道蔚若姐姐的事情后会对付皇甫炎。而你不想我伤害这个与你有着同之义的人。是吗。你想夺江山社稷。要依赖他的帮助。所以你不希望我得罪他。哪怕他是我的仇人。我也应该忍住。对吗。”

    看着天边沉沉的月色。西门筑皱紧的眉头。渐渐的松缓了來。他看着颜溪。轻轻地。缓缓地。目光遥远地。对着颜溪溢出三个字。

    “对不起。”

    颜溪握紧了拳头。肩膀有点颤抖。

    “我是个男人。虽然嘴上面说喜欢游山玩水。可是有时候也难免雄心激荡。所以会想要很多很多。我跟皇甫炎私交涉的事情。因为撒了第一个谎。所以要用很多谎來圆。我知道我不应该欺骗你。瞒着你。但是也请你体谅我。好吗。我其实早就想对你坦白了。但觉得。你既然沒有发现。就不用说了吧。”顿了顿他接着道。“我早说过。我城府深。顾及的东西也有很多。你不必太相信我。我曾经跟你承诺过。我不会理任何朝廷纷扰的。可是我沒有做到。我现在真心诚意地向你道歉。而且也发誓会断掉和皇甫炎的联系。不会再理任何这些争权夺利上的事情。颜溪。你能原谅我吗。”

    颜溪的手握成拳。一点点更紧了起來。她的胸腔激荡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情绪。她朝西门筑大声吼道:“不原谅。我不想再见到你。”说完这句之后。颜溪蹬蹬蹬地跑远了。

    西门筑觉得。应该沒什么大碍了。这丫头嘴上说着不原谅。不想再见到他。其实只是因为接受不了事情是这样的。所以。才会那么生气。

    晚上的时候。颜溪看着西门筑沉睡的脸。心。一点一点不平静了起來。

    他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瞒着她。

    他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秘密。不愿意告诉她。

    那个晚上。她一直都在等着他的解释。等着他。将他心里的秘密告诉她。可是。他一句话也沒说。就那么睡过去了。

    第二天。西门筑起床。发现颜溪不见了。桌子上。留着她的一封信。

    是的。沒错。我走了。是你让我不得不走的。你并沒有把全部的事情都告诉我。不要把我当笨蛋糊弄。

    西门筑怔怔地看着她的字。一阵慌乱的情绪霎时席卷了他。他沒想到。事情真的这么严重。他以为。就算她生闷气好了。过两天就会沒事的。可是。现在。她竟然离开了。完全沒有一丝的预兆。

    西门筑丝毫不知道。写信的主人。其实就在这座宅院外面高高的大树上。正在那里吃着糕点。一个一个往嘴里塞去。吃得脸上五花六花的。像只懒馋的小猫。

    她帅气地从树上一滑而。挑着一个包袱。在护卫寻找她之前。驾着马儿离开了。

    ps:【颜溪是有其他目的的。不要觉得她怎么又走啊走的。至于什么目的。看去就知道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