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叶露出吃惊的神色。这般坦然而然。她难道忘记了。是他主子的决然离去。才让她沦落到这般田地的吗。

    还是。她不记得他是皇甫炎身边的人。

    小舞整整昏迷了四天。才从医馆的床上醒來。

    醒來的时候。看见宣尤渠巴长了胡子。一副憔悴得不行的模样。他呆呆地望了她几秒钟。在那里毫无顾及地笑起來。似乎唯恐她笑话。他用手捂着嘴。在那里偷偷地笑。笑得让小舞无语极了。

    宣尤渠想起什么似的。从怀中掏出钱袋。说:“那个人沒有要你的银子。他说。帮助你也是他主子的要求。”

    小舞点了点头。

    待小舞吃完点米粥之后。第一时间更新 宣尤渠问小舞:“那个人的主子是谁啊。应该不是个男人吧。”如果是个男人的话。他就有很强大的竞争对手了。

    小舞面无表情地说道:“是个男人。”

    “哦。。”宣尤渠闷闷地哦了一声。

    “是我以前喜欢的那个人。”

    宣尤渠眼睛瞪大了。小舞不应该恨死了那个人吗。小舞曾经跳崖想要死去。她把生死看得很淡。以她的性格。就算死了。也该是不会要那个人的施舍的。可是。为什么当时她能那么若无其事地求助那个人的手。她的神情间。感觉不到一点的怨恨。

    “为什么这样。”

    虽然是句沒头沒脑的话。可聪慧如小舞。很快明白了宣尤渠想要说的是什么。她开口道:“沒有为什么。只是我突然想活去了。”

    “小舞……”宣尤渠眼里有深深的动容之色。

    小舞轻轻地笑了笑。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可宣尤渠还是感觉到有点眩晕。小舞真。真的是个大美人啊。

    “那这钱……”想到了什么。随即。宣尤渠指着钱袋问。“还要不要。”

    “当然要。”小舞一把抢过钱袋。“这是他欠我的。”

    “宣尤渠。”过了会小舞开口道。

    “嗯。”宣尤渠其实是有点愣的。她一直呆子呆子地叫他。这么正儿八经地叫他宣尤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倒真是少见。“什么事。”

    “我跟你喜欢的南风。长得很像吧。”

    她轻轻淡淡的一句话。让宣尤渠愣了一脊背僵直了起來。他认真地看着她:“你别误会。不是因为你跟南风像我才这么照顾你的。我已经不喜欢南风了。我现在只喜欢……”

    “宣尤渠。”他话还沒说话。她就淡淡地打断了。“找个好一点的女人一起生活吧。”

    “小舞……”

    “我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过几天我带你四处逛逛吧。我可是在巡城待了这么久。怎么着也要带朋友去好的地方参观参观。怎么样。赏脸吗。”小舞扬起嘴角。冲着傻呆呆愣在那里的男人轻轻地笑了笑。第一时间更新

    “赏脸。当然赏脸。”宣尤渠头都快要点断了。

    真是个呆子。

    那一天。小舞用银子给两人买了衣裳。他们不再是那般灰扑扑的。而就像巡城里的公子小姐。

    那一天。应该是小舞一生中最放松的一天。她就像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给宣尤渠介绍着巡城的美食美景。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她叙说着那些的时候。眼角眉梢。有轻轻淡淡的笑容。那是不带矫饰的笑容。沒有面具。沒有伪装。那样自然而然地。像个大孩子一般渐渐地绽放。

    那天的风很好。那天的云也很好。那天的人也笑得格外热情。格外淳朴。如果沒有那个人的出现。那一天。应该会是非常完美的一天。

    是的。那个人就是皇甫炎。

    当时。皇甫炎正撩开车窗。因为有些无聊。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的风景。然而。那张熟悉的容颜。就在这个时候。映入了眼帘。

    一袭红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不显半分俗气。而是那么的妩媚。明艳。肌肤若白雪。眉黛似远山。唇红齿白。眼眸盈盈。好似一波摇漾的春水。那样美丽的如花朵一般绽放的她。就像从悠远山林而來蛊惑人世的妖物。有着摄人心魄的惊艳。

    皇甫炎记得。她只穿过两次红衣。一次是她答应了他的追慕。说愿意等他的时候。另一次。就是现在。

    然而也就是现在。她的身边跟着一个眉目清秀的男子。笑起來的时候眼波格外的温柔。像在晨光中安静捧书的少年。却比读书的士子。又多了几分超凡脱俗的贵雅之气。

    “小舞。”宣尤渠轻轻地开口道。

    “什么。”小舞扬起头。注视着比她高出一截的宣尤渠。

    “你今天很漂亮。”

    小舞愣了一。随即才轻轻地张唇说道。

    “真不会说话呀。你应该说。小舞。你今天格外漂亮。什么很漂亮。说得我平时很不漂亮似的。”

    她嗔怒地说着。看着宣尤渠以为她真生气了傻呆呆地要解释的样子。她沒忍住。笑了。

    那样的笑容。不妩媚。第一时间更新 不明丽。甚至有点不淑女。但是很开怀。很不掩饰。就好像在那样的笑容里。看到了最真实的小舞。一个普普通通的。有自己笑容的小舞。

    宣尤渠吻了她。

    大街之上。他有点激动地。抱住了她。并吻了她。

    那样的两人。那样在大街之上拥吻的两人。男的英明俊朗。女的风华绝代。黄昏的落日在他们的身后。将他们的身影拓印出融融暖意。那样的主角。那样的背景。构成了一幅最美最生动的画卷。引來人们频频驻足。

    皇甫炎感觉自己手有点疼。细看。是滴血了。

    那枚有麒麟的翡翠扳指被握碎了。坚硬的碎片。磕在他的拇指上。丝丝血流。

    “把车开到那两个人那里去。”皇甫炎淡淡地命令道。于是他的马车。就开始渐渐地接近小舞和宣尤渠了。

    蔚若一直不会忘记那一天。那可以说充满着森寒之气的。让人想想。都后背生寒的那一天。

    堇程死了。她当时也是要寻死的。她跳进了湖水中。可上天非要捉弄她似的。让一心求死的她被人救了起來。

    救她的人。是一个年轻的男人。长得很丑。又黑又矮。

    她从昏睡中醒來之后。发现有一只手在她身上不安分地乱摸。

    她本就孱弱。现在又是溺水后初醒。根本无力反抗。虽然她觉得很恶心。但是当她发现自己沒有反抗的力气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也沒那么痛苦就是了。反正她是要死掉的。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她心里头平平静静。好像一点遗憾都沒有了。

    就在男人毛手毛脚准备脱去蔚若衣服的时候。门砰通一声打开了。一个三十岁上的妇女进來了。后來蔚若才知道那个女人是男人的妻子。男人有时候会來山上打打猎。所以山上会有房子。而女人。可能一早听说男人在山上金藏娇。就逮着个机会來山上这里抓奸了。这就不难理解她为什么会带着一瓶毒液上山來。

    蔚若的脸被毒液喷中。那种火烧般的感觉充斥在脸上。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样的灼痛。像是要把脸生生地撕碎开來。幸而她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然一定会双目失明。还是很惨烈的连眼睛都沒有了的双目失明。

    “看你这个贱人还怎么去勾 引男人。”那女人说完这一句之后。就带着自己的男人离开了。蔚若想。这女的之所以不杀她一定不是因为不敢。而是觉得这样被毁容。比让她死去还要痛苦。

    其实那个时候的蔚若。只是觉得心里很空洞。并沒有害怕。更沒有痛楚。她只是开始想。难道之前自己做的种种真的都错了吗。所以老天要这么惩罚她。

    她只是太爱太爱堇程罢了。她只是不想任何人夺走他罢了。她只是想让那个让他们不得不分离的人。尝受一点点该有的痛苦罢了。

    她错了吗。可是为什么。是她错了。

    蔚若后來还是沒有死。她抓住一根绳子。跌跌撞撞想去找可以上吊的树木的时候。却因为疼痛而晕倒在路上。有人救了她。救她的人是一个老者。他叫做太赤子。常年住在风莱谷里。悬壶济世。堪称神医。

    她嗓子变得沙哑了。是在太赤子给她脸部施针的时候。因为疼痛。而叫沙哑的。后來。太赤子怕她忍受不住而死去。于是只能罢手。所以她的脸只有四分之一的地方是完整的。不过她觉得无所谓。反正堇程死了。长得再漂亮。也沒有任何意义了。

    一方面。在这仙风道骨的山谷间住着。平静的生活平静的节奏。跟死去沒什么两样。另一方面。也算是报答太赤子的恩情。所以蔚若就自动地做起了太赤子的弟子。为他采药。有时候让他教教自己一些简单的医学理论。当有人來到这山谷间问一些寻常的小病的时候。她可以诊断出那人是什么病。并给其拿药。虽然这样的几率很小。但不至于不存在。就有那些腰缠万贯的人。哪怕一点伤风感冒。也不远千里來到这小小的山谷间。不惜重金地要太赤子救治。

    蔚若为了不吓到太赤子的弟子门徒们或者远道而來看病的人们。总是会用面纱盖住脸。蔚若就这么在山谷间平静地一直生活着。渐渐地沒有想过要死了。她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去。可是沒想到。在那样一天。她会再次见到那个人。

    那个她曾经深深牵挂过。最后却成为她最恨的人。那个她以为再次见到不会有任何感觉。却还是在她心里掀起了滔天万丈的人。那个改变她一辈子。让她变得一无所有。让她只要想到就无法安枕。后悔曾经遇见的那个人。就那么风尘仆仆地站到了她的面前。那个人的眉眼。依稀是多年前的模样。那个人依旧有着最明亮的笑容。就算是发生了重大的事情。也好像无法让其有任何的改变。

    当时的蔚若看着那个人逆光的身影。只是在想。如果很多年前。她和这个人之间沒有遇见。只是互不相干的平行线。这样一切的一切还是按照着原來的轨道前进。所有的悲剧就不会发生。所有的痛苦也沒有破土生根的机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该有多好。

    “请问能在这里喝口水吗。”那个人往前走了一步。询问道。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