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想。她一定倒了八辈子血楣。好不容易出來游趟山玩趟水。可身上的银子都被小偷偷光了。现在望着大街上人潮发呆的她。身上的唯一仅剩的财物。就只有那头棕色的小毛驴了。

    啊啊啊。为什么每次出门都被偷钱啊。上辈子也是。这辈子就更不用说了。她看起來就那么好偷吗。她衣服穿得很张扬吗。她看起來很好欺负吗。

    该死的小偷。最好别给她看见。当心她看见一次暴揍一次。

    踹着墙角狠狠地发泄了一通之后。颜溪发现自己能做的。就只有郁闷望天了。沒银子吃。意味着今天晚上沒饭吃。沒地方住。她一个姑娘家露宿街头……虽然她可以大大咧咧到以天为被以地为炉。可是要是让西门筑那厮知道了。会不会把她摁到搓衣板上暴打啊。

    不过。现在身边只有一头毛驴。毛驴又不会说话。这个。反正也传不到西门筑耳朵里面……是不是可以……嗯。

    慢着。她为什么要露宿街头呢。她这不还有一头毛驴吗。

    把驴卖了她就有银子了。

    哈哈。颜溪从地上一弹而起。拍了拍毛驴的背:“不要怪姐姐太残忍了。姐姐也是为你好。你想。你跟着我的话。晚上我沒法子给你弄东西吃。你不会饿得肚子疼啊。”

    毛驴给颜溪丢去了一记白眼。

    就在颜溪准备牵着毛驴往卖场走的时候。第一时间更新 毛驴突然之间撒开马蹄。跑掉了。这一变故让颜溪防不胜防。待她反应过來的时候。毛驴已经跑出很远了。

    于是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只看见一个姑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那里跑着。这个摊子被她撞到。那个东西被她踩坏。她以能快能起來的速度终于追到了毛驴。而此时。毛驴已经气喘吁吁跑不动了。

    “真是不可爱啊。让姐姐追了这么久。”

    颜溪拉着小毛驴就要往回走。可当她一转身。就发现一大群人正以幽怨的眼神看着她。将她的去路围得水泄不通。

    “干、干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虽然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可是一看到这么多群众以那种危险的眼神望着她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有点想吞口水。于是开口说的话也是结结巴巴的。毫无以前横冲直撞的那种底气。

    当那些人伸出手來的时候。颜溪感觉到自己更沒底气了。

    都是一些街边小摊上的一些小玩意。可是被颜溪要么撞毁。要么踩得稀巴烂。他们的意思很明显。要颜溪赔。

    颜溪自知理亏。凝重地吞了吞口水。很具真诚度地给了他们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以示歉意。紧接着。一拍驴背。跨驴而上。不顾他们在后面怎么喊。就是死死地挥鞭。第一时间更新 驱赶着毛驴。她一个劲地往前跑。完全都不敢望后面的人。她知道他们此时此刻一定是那种很凶残。很想把人切碎的表情。

    谁沒有个难处呢。颜溪在心里默泪。看在她平时对买东西街头小贩们出手也不薄的份上。就原谅她算了吧。

    “看在你这么够义气的份上呢。我就不卖你算了。怎么样。我很好吧。”逃出來了。毛驴的速度就慢了。颜溪坐在毛驴的背上。抚着毛驴的耳朵说道。

    如果毛驴能说话。此时此刻它一定会想说。什么叫你大仁大义不卖我了。那么多人在等着你。你还敢去卖场吗。

    毛驴幽幽地翻了一个白眼。第一时间更新

    之后。它就开始拼命撒蹄子往前跑了。

    喂喂。这臭家伙要带她去哪里。不是吧。为什么把她载到这山里头來了。

    它是在干什么。报复她吗。不是吧。这么沒良心。。。

    此时此刻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的颜溪很显然已经忘了到底是谁先沒良心的。

    “看你长得这么憨憨傻傻的。沒想到你走腹黑路线啊。”颜溪找到了一处山洞。一边往地上铺草。一边幽幽地说道。

    “这年头。不仅是人不可貌相。连驴也不可貌相了啊。”继续幽幽地道。

    “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第一时间更新 银子被偷也就算了。怎么身边偏偏是这么一个沒有良心的同伴。把我带到这个荒郊野岭。也不知道能御寒一点的破庙歇歇……当初有马我为什么不买马。为什么要买一头驴。买驴就算了。明明这么多驴让我选。为什么我非要选中你这头臭沒良心的家伙。”

    在颜溪歇了一小会。准备继续开启口水模式的时候。小毛驴耳朵卷住耳孔。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果断装死。

    颜溪:“……”

    就在沉默蔓延的时候。突然间。噗的一声。有个什么东西响了。颜溪吓了一跳。刚才那声音。好像是人发出的。

    这破山洞里还有别的人。

    颜溪经常在野外生存。养成了在野外生存的一些习惯。所以随身会带原始的火种。本來就捡了一些柴燃起了火。现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她大胆地拿起了一根上面有火的大棒子。往声源处走去。

    一大滩血。

    在这种野外看到这种东西。就算颜溪心理素质再强大。也难免有些犯怵。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摸上了她的脚。是一只血手。妈呀。

    “救救我……救救我……”

    “大哥。你能不能不用这种颤音跟我说话。第一时间更新 我本來就很怕了……”

    那位:“……”

    “我受了重伤……我……”

    “好好好。你先别说话。我试试给你止住血。”因为火棍沒有地方可以放的缘故。颜溪只能把火棍先丢回火堆里去。借着微光。小心翼翼地把人背到背上。将人放到了明亮的火光附近。之后开始给人查探伤势。好好地包扎了他的伤口。

    “你中毒了。”颜溪发现问題沒她想得那么顺利。皱着眉头问道。

    那人一直处在想说话但好像又很难发声的那种状态。现在他带血的手抓住颜溪的手:“解毒……解完毒……我给你……很多银子……”

    “怎么解毒。我不会啊。”颜溪摊手。表示沒有办法地说道。

    可沒有回应。那人晕过去了。

    就在颜溪毫无办法可想的时候。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就跑进山洞了。外面应该是了大雨。所以他们才來这山洞躲雨的。

    外面大雨停了。两个少年背着背篓就要走了。颜溪还在那里挠着头。她忍受不了般抓狂地说道:“我到底怎么给你解毒啊。。。”

    两个少年愣了一。停住步伐。其中一个少年问道:“谁中毒了。”

    颜溪指了指自己的身后。少年们走上前來的时候。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就闻到了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药香味。

    一个少年看到颜溪身后躺着的男子。当机立断地放自己空空的背篓。把男子背在肩膀上。对颜溪道:“拿上我的背篓。跟我们走。”

    看这两少年。应该是药童吧。沒想到啊沒想到。得來全不费工夫啊。他们现在一定是背着这人去他们师傅那里去解毒。就算他们不说。颜溪当然也是要跟他们一起走的。那个人说了解完毒后会给她很多银子的。虽然吧。他的毒解与否可以说跟她沒半毛钱关系。

    颜溪抓着背篓。一脚踢向装着装着死就睡过去的毛驴:“走了。”

    这是一座山谷。上面写着。风莱谷。

    驴似乎不太适合來这种地方。万一惹事了咋办。颜溪就把小毛驴用绳子套牢在树旁。

    药童一走进去转眼就不见人影了。这山谷间洞洞挺多的。颜溪周围沒见着一个人。就在那里自行摸索着。

    不远处。有光透亮。那是大大的洞口间照进來的光。颜溪沒有多想。就走了过去。

    很多人在那里。有人在抓药。有人在给人探脉。有人在说着什么。找了这么快总算在这地方看见人了。颜溪舒了口气。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她忽然感到。有点点不对劲。

    那个白纱覆面只露出眼睛和额头的女子。为什么那么望着她。她的眼神好奇怪。可是怎么。她给她的感觉。那么熟悉。

    颜溪突然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嘴里也有点口干舌燥。或许也是为了让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她往前走了一步。开口说道:

    “请问能在这里喝口水吗。”

    一个爆笑声传了出來。就在颜溪摸不着头脑的时候。那个笑的人开口了。是个正在看书的女弟子:“你要喝我的口水吗。”

    “……”

    南风。

    就在颜溪郁闷的时候。她恍恍惚惚的。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她南风。

    这里。怎么会有认识她的人呢。

    颜溪茫然地张望着。她好像看到了那个白衣女子的面纱动了动。可转瞬。她就转过了身子。

    颜溪摸了摸脑袋。估计自己离开熟悉的人太久了。所以都产生幻听了吧。

    看着那个白衣女子的背影。颜溪想。怎么就是感觉到她很熟悉呢。

    “请问。我们在哪里见过吗。”颜溪觉得自己太冒失。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郁闷也沒有用。

    那白衣女子转身回來看着颜溪。她的眼睛出奇的宁静。可以说是死寂。她的声音很沙哑。缓缓地说道:“茶在那里。自己倒。”她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颜溪闷闷地“哦”了一声。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