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茶后。颜溪顺势坐在一把椅子上。心想着山谷也算是附庸风雅沽名钓誉了。在外面看來挺神圣的样子。而其实内里的运作。就跟一般的药堂沒两样啊。看这里这么多弟子。都能凑好几桌麻将了。一般的神医身边能有这么多弟子吗。撑死两三个。又想到自己对于这些东西的了解也仅限于书本或者电视上。颜溪又还是打消了之前的那些想法。大夫嘛也要谋生的。那么仙风道骨的天天吃空气啊。得了。管他虚伪不虚伪。能治好病就是好大夫。

    “不知道西门筑那家伙怎么样了。是不是在找我。”颜溪杂七杂八地想了一通之后。忽然地低声自言自语说道。她完全是无意识在那里说的。因为突然想起了西门筑。而她的声音也真的是很低很低的。她以为除了她自己之外沒人回听到。可是那个白衣女子的身形。就在这个时候怔了怔。握着药碗的手。紧了紧。

    颜溪忽然感觉空气有点点闷。于是走出去了。她在外头的一处石头上席地而坐。心想等那个人一醒來。就拿着银子离开这地方。

    要不是实在沒银子。她才不想待在这里。方圆好多里都是药草气味的地方。真不好受。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会一个人來这里。”颜溪听到声音回过头。发现是那个一身白衣的面纱女子。

    巡城的街上。意识到宣尤渠正在吻她。小舞猛的推开宣尤渠。

    她慌也似的想要逃跑。可是被宣尤渠强硬地抓住了手臂。他让她无处可逃。让她只能看着他。听他将他要讲的话。

    “其实我知道了。可能当初不知道。但是后來。我知道了。你今天穿得这样漂亮。你今天这么热情地给我讲各种各样好吃好玩的东西。你今天毫不掩饰地对着我笑。都是因为你想把今天变成我们相见的最后一天。第一时间更新 你打算过完今天后。就离开我的身边。从此和我两不相见。是不是。宣小舞。”

    “我不是宣小舞。我不姓宣……”

    “你就姓宣。”年轻的侯爷露出一股少见的霸道。“我知道在你们东棠。被男子赐姓的女子。就要成为那个男子的夫人……”

    “放开我。”

    “就算你今天走了。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追回來。如果我沒死。我就会一直追去。一直追到你愿意嫁给我为止。”

    “疯子。”小舞一口咬住宣尤渠的手。因为疼痛他松开了她。她开始拼命地冲出人潮。她终于跑到了一处僻静的湖边。她以为沒人会追上來。她以为一切纠缠就能就此止住。可她还刚喘上几口气。她不想见到的身影。就再度地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之中。

    慌乱的情绪在此时此刻显得很多余。小舞在这个时候冷静了來。她淡淡地看着宣尤渠:“如果你不想再在街上逛了。我们去找一个住房。做你想做的事。这样可以吗。”

    什么是他想做的事。宣尤渠皱着眉头想了一。他沒想清楚。可看到小舞平静淡漠的面容的时候。她突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找一个房间。孤男寡女……

    “我沒有把你当青楼女子。”

    他几乎是有些咆哮地说道。可是他的愤怒。他的解释。就算有再大的力道。也不过像是一个拳头打在一堆软软的棉花上。她淡淡的。沒有喜怒的说道:

    “可事实上。我就是。”

    “小舞。”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辆华丽的马车已经在他们不远处停了來。马车里的人。撩开了车窗的帘子。唤了一声。男人的声音很独特。小舞就算不转头。也可以知道。唤她的人是谁。

    “跟我走。”

    小舞眯着细长的眼睛看了皇甫炎一小会。好像不太相信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來的。

    宣尤渠从他们对望的眼神里就发现这个男人对小舞而言应该不寻常。他皱着眉头问:“他是谁。是你以前喜欢的那个人。”

    小舞沒有说话。那表情像是默认。

    宣尤渠当场火冒三丈。如果他手里有一把机关枪。现在应该在对着皇甫炎扫射。

    “滚你的。你这个沒心沒肺的臭东西。说你是个男人我都觉得对不起男人这俩字。跟你走。想得美。就算小舞不接受我。她也不会再爱你的。死了这条心吧。她爱你的时候你不懂得珍惜。现在知道小舞的好。想挽回她了。晚了。看见你真是破坏心情。小舞。别理他。我们走。 ”

    “好。”小舞淡淡地说道。

    宣尤渠以胜利者的姿态得意地冲皇甫炎丢去一个眼神。他意识地牵起小舞的手。要往前走去。可是他刚迈动步子。她的手就从他的手中滑。

    “怎么了。”他不解地看着小舞。

    小舞看着他说道:“我想你是误会了。我说的‘好’。不是对你说的。而是对他。”

    宣尤渠震惊地睁大眸子:“小舞。你不是很恨他吗。你怎么会原谅他呢。”

    小舞要转身。可被宣尤渠死死拦住:“他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你不记得了吗。你怎么还会想要给他机会。再跟他在一起呢。小舞。你冷静地想一想。不然你会后悔的。”

    小舞的目光从宣尤渠真诚而焦急的面容上移开。看向皇甫炎。说道:“我的朋友太关心我了。第一时间更新 不让我走。你是不是考虑要做一些保证。让彼此都能放心呢。”

    皇甫炎皱了一眉。像是在思考。又好像对这时的小舞有些疑惑不解。他缓声说道:

    “我会娶你。”

    “以后会让人打我吗。”

    皇甫炎摇摇头:“不会。”

    小舞的头又转向宣尤渠:“听到沒有。他说了。以后会娶我。也不会伤害我。你可以放心了吧。”

    “你忘了吗。他不是个会信守承诺的人。他曾经也答应了你那么多。可是他还是辜负了你。”

    小舞皱了眉头良久。像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给出答案:“我想。再信一次。”

    “为什么。”宣尤渠像是负伤的野兽一般。以那样沉痛的声音问着小舞。

    “为什么他曾经对你做过那么多连旁观者都无法忍受的事情。你还能原谅他。他勾勾手指你就可以奋不顾身地回到他身边。而我一心一意想要对你好。你却熟视无睹。”他刚开始是极为愤怒极为不甘的语气。可是到后來。他的声音渐渐的低沉。沙哑。那样的神情。那样的语气。充满了受伤。甚至也充满了乞求。

    你看不到吗。小舞。

    你为什么会看不到。

    你好好地看一。好不好。你这么聪明的人。应该能知道。怎样的选择才是最好的。你可以不选我。可以不给我回应。可是这个人。你不应该再跟他在一起的啊。

    你为什么还要再相信他。如果他再一次辜负了你。你该怎么办。

    “沒有这么多的为什么。只是因为。我爱他。”她看着他。淡淡地说道。“就算再次受伤。我也值得。”

    宣尤渠怔怔地后退两步。似乎所有的话。都抵不过这两句话的杀伤力大。爱情会让一个人变得卑微。聪明如她比任何人都要深谙此理。可她还是义无反顾无怨无悔地为他卑微着。就算以后会再次遭受那样无法负荷的伤痛。那也沒有多大的关系。而另一个人。就算怎么爱她。就算怎么愿意为她付出。也不过是红尘中的一个过客。永远对他封闭内心。永远不接受他的心意。沒有任何的理由。不是努力不够。不是时间太短。而就是因为她不爱他。只是因为她不爱他。

    小舞淡淡地望了宣尤渠一眼。她想说什么。但看着男子的脸。忽然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略一低头。掠过他。朝着有皇甫炎的马车走了过去。她就那样地走进了马车之中。一次也沒有回过头。

    那样绝情的女人。又那样傻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像是蛾一样扑向火焰的女人。

    宣尤渠看着马车一点一点离开他的视线。萧瑟的风吹着他年轻的脸庞。他只感觉心脏很空。前尘往事如潮水一般朝他扑來。那些回忆。那些点滴的美好。终究像梦一样恍惚无踪。

    坐在开动的马车之中。小舞看向宣尤渠。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倒是谢谢你给我解围了。要不然那个呆子会追着不放的。”

    “随便找个地方把我了吧。不用这么好心送我去客栈。”

    之前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皇甫炎突然间抬起了头。注视着美艳的女子说道:“我不是要替你解围。我之前跟你说的。都是真的。”

    “人老了。记性也不大好。你之前跟我说什么來着。”小舞一副茫然无辜的样子看着皇甫炎。好像真的不记得他之前说过会娶她的事情。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看着她的眉眼。她的笑容。像是从沒认识她那样带点审视带点疑惑地看着她。他皱着眉头。不解地问:“我不明白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小舞说:“我什么都不要。”

    “你恨我吧。”皇甫炎突然这样问道。

    小舞的神情沒有波动。她的回答。也跟上次他抛她被他问到这个问題时一模一样:“不恨。”

    他似乎放了心的样子。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恨我。”

    “即然这样。就跟我回皇宫吧。”

    她只是很平静很平静地看着他。说:“不恨不代表还爱。”

    “我不喜欢听到这样的玩笑。小舞。”

    “那随便吧。跟你走就跟你走。”她好像了无生趣可言的样子。随意而懒散地说道。

    “你是不是那个男人了。”皇甫炎的眼神有点阴冷。看着小舞。毫不掩饰他的不悦。

    她不说话。他扣住她的手腕。强迫她看着他。她感受得到他的怒气。沒有一点害怕。反而还笑了。

    “你在吃醋吗。你在不甘吗。”

    她笑起來。经常都是随意的。不带任何攻击性质的。就算很讨厌一个东西。也笑得淡淡如水。很空洞。可是现在。她望着他。笑容里满满的都是嘲讽。眼睛深处。亦有浓浓的不屑。

    其实后來的小舞已经知道了。当时他之所以那么狂热地追求着她。不过是因为他在她身上看到了那个长琇公主的影子。那个女子。那么的对他爱理不理。那么的对他的心意弃之门外。就算微笑也只是有礼的客套。而当时的她。在花誉楼内也是这样一副模样示人。虽然会有温柔的微笑。虽然会有调笑的话语。可她拒绝对人展露自己的内心。内骨子里拒绝别人的接近。

    所以。当时的皇甫炎。才那么地迷恋她。

    而到后來。发现她也不过一个可以唾手可得的女子。发现她也只是一个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烟花女子。像他这种见过万紫千红的人。面对这样一朵随意可以摘采的野花。怎么会想要去珍惜呢。

    所以。时过境迁之后。他甚至已经不记得。他生命中曾经与这样一个人。有过矢志不渝的约定。

    皇甫炎看着小舞。说道:“我曾经是对不起你。你继续待在我身边。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他的后悔。他的致歉。是她曾经多么想要的。可是现在。一切已经对她毫无意义。

    她只是慵懒着眉眼。无可无不可地淡淡说道:“随你吧。”

    她只是这样随便淡然的态度。她只是这样轻描淡写地说道。因为已经看透了。因为已经淡漠了。所以觉得跟她在一起的人是谁都沒关系。只要不是那个呆子。是谁都沒有关系。

    淡漠出尘的她懒懒地躺在软榻上。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蛊惑人心的媚态。半阖着眼眸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闪过的景物。她似乎有倦意了。眼波流转间。别有一番妩媚缱绻。

    她以为她什么都是不在意的。可是当皇甫炎吻上來的时候。她还是有一种本能的排斥。

    小舞是个好女孩。

    小舞是个好女孩。

    那样的话语。一遍一遍在她耳边回荡。

    皇甫炎喘着粗气看着她。面对推开他的她。他的眼神里写满了愤怒。也写满了不解。

    “我不想跟你走。你让我离开吧。”她郑重地看着他。

    “为什么。”皇甫炎双目沉沉地看着她。“你不是爱我吗。”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