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要看人的。”颜溪说道。“别人我才不会想得这么好呢。在我心目中。只有两个人能绝对信任。一个就是我丈夫。另一个就是我姐姐了。虽然不是亲姐姐。但是我觉得世界上沒有比她更好的人了。她不仅救了我的命。是我的再生父母。她还对我非常好。比亲妹妹还要亲。我姐姐真的很漂亮呢。我做梦都想要成为我姐姐那样的人。能歌善舞。还会画画。温柔。淡雅。有气质……”说着说着颜溪眼眶就红了。昔人远去。空留念想。“算了不说了。越说越难受。”

    “南风。”

    颜溪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幻听了。她刚才听到。有人叫她南风。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她身边。只有这个穿着白衣戴着面纱的姐姐啊。她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不是吗。

    “我也有过一个妹妹。”白衣女子轻轻地开口道。“那不是我的亲妹妹。我去外地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孩子。我动了恻隐之心。将她救了回來。我当时很喜欢这个孩子。所以把她认作了我的妹妹。我让她跟我有同样的姓氏。我让自己的女儿叫她姨姨。”

    颜溪瞪大了眼睛:“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我跟我姐姐也是这样的呢。”

    蔚若并沒有理会颜溪。淡淡说道:“可是。后來。发生了很不愉快的事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在一起呆了很多年之后。我的丈夫。了我的妹妹。我的丈夫。已经忘记了我当年为他付出了多少。他满心满意地。都是想的我的妹妹。他希望我妹妹跟他一起上战场。我记得有一次他醉酒了。他抱着我。叫的却是我妹妹的名字。我妹妹从外地写一封信回來。只是几句话。他会整个晚上都在那里看。有一天。我想告诉他一个消息。我怀孕了。我走到书房。发现他在聚精会神地看我妹妹写给他的信。我瞧他冷。去给他披衣服。他还觉得我很烦。打扰了他的兴致。我跟他说。我最近有些心神不定。要他早点回房间休息。不要让我一个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以说我从來都沒有对他有过这样的要求。那一天我鼓起勇气这么说了。可他只是很不耐烦地在那里说好。我想心就是在那个时候死的。我妹妹的只言片语他可以那么的当做宝贝。而我的任何要求。他都只是不耐烦和敷衍。”

    越听去。颜溪越觉得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來。她张唇想问什么。可她什么也说不出口。

    是巧合吧。一定是巧合吧。

    “其实我早该醒悟了的。他爱的更多的。是我妹妹。我原來是东棠国的公主。我有一个喜欢我的人。他叫皇甫炎。他一直在暗中在注视着我和我的丈夫。有一次。他收买了梁国的一个叫齐岩的将军。他让齐岩把我妹妹绑走。并让其写信给我的丈夫。说我妹妹在他的手里。要他快点來。我丈夫不管不顾地去了。我当时被皇甫炎的人绑住。捂住嘴。强迫必须待在一处隐秘的地方。我看到。我妹妹受伤了。我丈夫抱着她。几乎是哭着求她别有事。他甚至还朝着齐岩跪。我从來沒有看到过他那么着急。那么害怕。那个时候。我应该想到。我妹妹对于他。一定有很非凡的意义。毕竟有一次。我肚子疼。呼吸微弱。庸医误以为我死了。告诉了他。他只是很平静地给我盖上了巾帕。沒有说一句不舍的话。沒有任何过激的反应。只是我当时脑袋沒有开窍。还是觉得我丈夫这样害怕我妹妹会死去。其实是正常的吧。我妹妹这么可爱。谁都不会舍得她离开吧。要是我能叫能动的话。也会跪着哭求那人放过我妹妹的吧。”

    蔚若淡淡地叙说而來。颜溪的身体。已经无可控制地颤抖了起來。她伸出手。似乎想碰触到蔚若的面纱。可是手伸到半空之中。就颤抖着收了回來。她眼眶通红。喉头哽咽。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抛进了冰水里。前所未有的压抑和难受。

    “那一天晚上。他看我妹妹來信那么认真的那个晚上。我沒有打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冒着大雨走向了厨房。我熬了一碗红花汤。喝去了。我让人去告诉皇甫炎。我愿意跟他回东棠。我以假死的方式离开了那个我待了七年的地方。离开了那个。我陪伴了七年的男人。”

    “我不知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颜溪眼泪忍不住往掉。她很无措地看着蔚若。她的心难受得无以复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觉得这一切。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此时此刻的她对蔚若充满着心疼。她不知道此时此刻的蔚若到底是以何种心情在叙说这样的往事。更不知道当时的蔚若到底经历了多大的痛楚。流掉孩子。决然远走的时候蔚若的心有多挣扎。她唯一知道的是。这一场曲终人散的悲剧。和她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蔚若眸子一转。淡淡地看向颜溪。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先别急着惊讶和愧疚。南风啊。还有更多。你想象不到的事情。”

    “我其实想过。这一切悲剧与你无关。是我的魅力不够。是堇程的定力不够。难道因为欣赏鲜花到忘了吃饭。就该去责备鲜花吗。很多道理我都懂。可我毕竟不是圣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希望有一份美好爱情的女人。堇程的身边不是沒有过女子。他从來都不缺少诱惑。可是他能稳得住。如果不是你的出现。他或许爱的永远都只是我。如果不是你。我就能和堇程快快乐乐地生活去。我就能跟着我爱的人白头到老。我早该发现了的。我早该知道他对你有其他的意思的。那时我只是很傻很傻地相信他。你们在一起谈论战事。你们一起出入战场。我从來不觉得有什么。我只是想。堇程是我最爱的男人。南风是我最疼的妹妹。他们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呢。”

    “为什么堇程会那么喜欢你。南风。你太不忌讳了。你应该离他远一点。你不应该跟在他的身边。你会让他以为其实你也是很喜欢他的。他才这样不去断开对你的念想。被他迷恋眼神看着的你。难道就沒有一点感觉吗。是不是其实你也喜欢他。所以你才离得他那样近。是不是你和他已经有了亲密的关系。是不是你们之间还有很多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不是。不是。”颜溪拼命地摇着头。“我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沒有跟堇程哥在一起。他是大将军。有很多事情要忙。我只是一个小统领。我平常都不太能见到他。我不喜欢他。我真的不喜欢他。我更沒有和他有任何亲密的关系。姐姐你相信我。”

    “其实。在东棠皇宫的时候。我一直想要见到你。”

    “姐姐……”

    “我常在不经意的地方。对皇甫炎提起你。说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比堇程和小琳儿还要重要。有时候。会在他进我寝宫的时候。会听到我在说梦话。叫的都是南风的名字。刚开始。他很舍不得伤害你。到后面。他就非要抓你不可了。他喜欢我。而我不从。他就只能用你來威胁我了。这就是为什么他非要抓你而不是其他人的原因。”

    “如果把你抓进宫去。他以你來威胁我。而我以要守身如玉为名。坚决不从。他会怎么对待你呢。他怒了。会无人道地折磨你。他会让你痛。让你叫。让你直到崩溃为止。到那个时候。我再哭泣着求他别伤害你。然后从了他。我们会还是好姐妹对吧。你还是会感动到不行对吧。到那时。你的脸毁了。你的身体残废了。你恶心成那个样子。西门筑都认不出你了。他还会爱你吗。你会痛苦。但你不能死。因为我不会让我的好妹妹死去。我会告诉我重情重义的好妹妹。你的命都是姐姐用身体换來的。所有的委曲求全都是为了你。如果你死了。姐姐也会随你去的……”

    “不要说了。”颜溪捂着耳朵。眼泪已经密布了整个脸颊。她整个人在剧烈地颤抖着。像是被逼到角落的某种小兽。

    “其实这不是最残酷的。我本來沒有想过那么用那么残酷的手法对你。可是你却让堇程死了。”

    “什么。堇程哥……”太多的震惊袭來。颜溪差点发不出声音了。

    “是的。他死了。听到你死去的消息。他就自杀了。是你杀死他的。是因为你。”蔚若已经接近癫狂的边缘。双目灼灼地看向颜溪。“我暗中布那么多条线索。我就是希望。你会怀疑。我的死是因为堇程造成的。这样你就会跟他反目成仇。可是沒有。就算你中了我的计怀疑他。要杀他。他竟然也原谅了你。并继续给予你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就算是被你杀了。也会是笑着死的吧。”

    “后來。他知道了我的落。他知道我在东棠的皇宫之中。他让我跟他回去。我毫不掩饰地说。如果那个女人死了。我就跟你回去。我知道我和他再无可能。我当时只是那么一说而已。沒想到第二天。他真的把你从巡城带來了。当时我站在高高的城楼上。我看到了他。我看到他坐在马上。带着满是血的你走來。我那一刻哭了。我想我好对不起他。其实他还是爱我的。其实他为了我。真的什么都可以做得出來。那时候我想。我也好对不起南风。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人生真是说不出的讽刺啊。当我擦干眼泪。看到了什么。看到他不顾生命危险地扑向你。将你从马蹄救起。他抱得你那样紧……在我跟你之间。他还是选了你。他还是放不你。他还是一心一意。只有你。”

    “以为你死了。他竟然自杀。他竟然自杀……”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