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若看着西门筑说道:“我真的会杀了她的。”

    西门筑从腰间拔出來一把剑。哐当一声丢在蔚若的面前。沉声道:“动手吧。”

    “或是你要我亲手杀了她。”西门筑眼眸淡淡。不起波澜地问道。

    蔚若怔怔地后退一步。眼神闪现一丝茫然。突然间。蔚若似乎想通了什么一般。笑了。

    “如果你想用这一招对付我。你应该先作沉痛状。说自己多么地爱她。多么地舍不得她。但是自己却为了一些更重要的东西。必须活着。不能死去。你如果这样。我会如你所愿地认为你是真的不在意她的生死。第一时间更新 ”

    言之意就是西门筑这样淡然的态度都是装出來的。他其实很在乎颜溪。但是认为这样淡然的话。蔚若就会被他摄住。既然威胁不到他。可能蔚若一心软。就会放了颜溪。

    而西门筑这样无情淡然的态度。显得太过。太假。其实内骨子里是相当不希望颜溪死去的。

    “是吗。”西门筑淡淡地抬起头來。轻声地说道。“我当然是希望她活着的。可是如果非要拿我的命换她的命的话。我想我还是不愿意的。因为我爱她。所以我绝不会为她去死。因为我知道。我死了。她如果活着。会相当难过。相当内疚的。这样的活着。比死去更痛苦。不是吗。”

    蔚若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神棍的言论。一个人竟然能把贪生怕死说得这么深情款款也是需要莫大的功力。蔚若看着西门筑。这个人抱有这样的心态。也就是他真的不在乎南风的生死。

    南风也听到了吧。她就算再相信这个男人。此刻也知道。这个男人并非那样值得她信赖吧。

    难过吧。无奈吧。心酸吧。

    蔚若心里升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的快感。

    “我似乎听到你在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明明沒有声音传出。西门筑却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他眼神像是一面通透的镜子。像洞悉了一切事物一般。看着蔚若。

    “你为什么会笑呢。自然是因为开心。你为什么会开心呢。因为你觉得颜溪也不是那么被人爱的。颜溪也是和你一样的可怜人。一直以來。你种种的报复行为。不是因为你真的那么恨她。而是因为你嫉妒她。对吧。我可以为她付出很多。你嫉妒。席堇程心里对她念念不忘。你嫉妒。小侯爷一直在追着她跑。你嫉妒。她的阳光可爱。积极向上。你嫉妒。她可以不顾世俗流言。活得坦荡磊落。你嫉妒。她在军事上有卓越的才华。完全匹配于你的席堇程。在军中有那么多投缘的朋友。她不是领袖。但若她有要求。绝对一呼百应。她就像一颗耀眼的明星。毫无缺点。像是上天的宠儿。你嫉妒她。是不是。”

    “所以现在你心理有了稍稍的平衡。是吗。”

    蔚若带着面纱。看不到脸。但额头是苍白的颜色。身体有些颤抖。

    “你不应该只感到平衡。你应该心里产生巨大的优越感才对。为什么。因为你是个把爱情看得比任何一切都要重要的人。我不可以为颜溪而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席堇程可以为你而死。你不是应该感到莫大的欢欣吗。”

    “堇程他不是为我而死的。”

    “他是。席堇程不是被颜溪害死的。而是被你害死的。是你让席堇程沒有活去的意愿的。你知道吗。在知道你沒死。从东棠皇宫回來的那一天。席堇程喝了很多酒。他用自己的头往墙上撞。他在寻死。他口中一个劲地在说对不起。若不是颜溪将他打晕了。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不可能……他不可能这样。”

    “你相不相信。他还哭了。”

    “我不相信。他从來都不会哭。既然你想要见颜溪最后一面。现在已经见到了。你可以走了。不要再跟我说话。”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害怕听到我说起席堇程的事情吗。你害怕知道。与其说席堇程是因为伤了颜溪而自残。其实是因为失去了你。人生毫无希望。所以才决定一了百了的。是吗。”

    蔚若喘了两气。她让自己平静了來。

    “我刚才说的这一些。我以我的生命起誓。绝不是胡编乱造的。但是既然你不信。我也沒有办法。你手段这么厉害。应该可以知道。席堇程为了你。曾经想要杀掉梁国皇帝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知道对于这种纵横沙场的将士最向往的是什么吗。是外攘敌夷。内效君王。是全忠义之名。他作为一个本该受人敬仰彪炳史册的护国大将军。差点为你弑君叛上。凌迟处死不足恕其罪。你以为你自己为他付出了很多。可你何曾知道。他待你也一片真心。”

    蔚若差点跌坐在地上。他说什么。他说堇程为了她。差点杀了皇上。其实不必这么惊恐。早就猜到了不是吗。他一系列怪异的举动让暗中在观察的她查到不对劲的地方了不是吗。是的。她早就知道了他的意图。可她不愿承认。当时的她。就算他真的砍皇上的头颅她也绝不相信他是因为她而去弑君的。既然她在他心中占有这么重要的位置的话。他怎么还会念念不忘怀别的女人。所以一定不是为了她。怎么样。她都不相信他是为了她。

    “你依旧不相信。”西门筑像是有读心术一般。看着蔚若说道。“男人跟女人有很大的不同。你全心全意对待一个男人。男人未必会一心一意地爱你。他可能会贪恋别的风景。但他心里还是会有一个占重要位置的女人。也就是说。席堇程或许喜欢过颜溪。但那只是一时的迷恋而已。他内心真正爱的。还是曾和他并肩与共。相濡以沫的你。”

    “是你的苛求完美。才导致了席堇程的死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你滚啊。不要再呆在这里。”蔚若的声音本來就沙哑得像个老人。现在这么带着哭声的一吼。难听刺耳。宛如鬼哭狼嚎。

    西门筑纹丝未动。蔚若继续大吼道:“死了这条心吧。我会杀了颜溪的。我不会放过她的。你别妄想我会放了她。”

    西门筑勾起无情的一个笑容:“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现在就杀了她。”

    “我不会让她这样轻易地死去。我要让她变得像我一样人不人鬼不鬼。怎么样。心疼了吗。”蔚若看了西门筑一眼。眼里浮现一丝诡秘的笑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既然心疼了。你何不把她带回去。代替她去痛苦。”

    “这样的蠢女人。我何至于心疼。”西门筑表情凉薄地说道。“造成今天的这一切。实在是她咎由自取。我说了多少次。要她别再查去。她却非要跟我对着干。她去渊承山庄。不仅什么也沒找到。还让自己腹中的胎儿流产了。差点害的我连命也一并丢了。她找來乞儿。问得小舞是东棠中人。就非要去东棠。我阻止她。她还义正言辞地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她一定会让自己姐姐的死沉冤昭雪。她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就连晚上做梦。说的梦话都是在那里推理……”

    “不要说了。”蔚若颤着声音打断。

    看着蔚若。西门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沉声地说道:“放了她吧。蔚若。也放过你自己吧。”

    “席堇程是爱你的。你有什么好恨颜溪的。”

    “颜溪说她从小就沒有父亲。她母亲是一个傻子。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以前。你是锦衣玉食。有父皇疼爱的公主。而她只是一个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孩子。她的生活其实要比你差太多。她看似无忧无虑。其实也有很多烦恼。只是她不向别人说罢了。她的生活并沒有比你好多少。你又有什么好妒忌她的。”

    “你应该知道她的性格。她是不会怪你的。就算你错了。她也仍旧会包容你。她有时候很固执。有时候又傻得可怜。你很清楚的。不是吗。”

    “不。我不清楚。我什么都不清楚。我不会做错的。我沒有错。是颜溪毁了我的全部。就是她。我恨她。我厌恶她。我错了。沒有。就算我现在杀了她。我也是沒错的。因为是我曾经救了她的命。如果我沒有救她。她早就已经死了。既然她的第二次生命是我给她的。那我就有拿回來的权利。谁都无法阻止我。”

    西门筑知道。看蔚若通红的眼眶。或许。她已经开始舍不得颜溪了。她已经开始记得颜溪对她的好了。她开始后悔了。可是她仍旧不愿意承认这一切。不愿意承认席堇程是因为她而死的。不愿意承认她心底里对于颜溪的愧疚。如果仍旧守着以前的那些想法。不曾动摇。是不会那么痛苦的。是不会觉得自己很罪恶的。所以当然不愿意承认。

    这个疯狂的女人要干什么。西门筑眸心一紧。

    蔚若原先就用一根发黑的毒针抵在颜溪的手上。现在。她的眼神陡变阴鸷。看着那根银针。好像要将银针深入颜溪的皮肉里。结束这一切。

    西门筑所能料想的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既然和平的方式行不通。那就只好粗鲁一点了。”西门筑目光沉沉地说道。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