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被西门筑带回在东棠买到的客栈后.已是这天的黄昏了.因为已是冬季.见不到以往日穿晚霞的景照了.天色灰蒙蒙的.沒有一只鸟在云层里.天际感觉无比的遥远.却并无法让人感到壮远的开阔.只剩压抑.很压抑.

    孩子们见到西门筑的马车回來了.顿时紧张地围了过去.西门筑一句多余的话也沒说.手里抱着晕厥的颜溪.越过孩子们就朝房间走了过去.与此同时.亦有护卫传來大夫.急急前行.

    马车上.小小的女孩子跳了來.云霓带头问小琳儿:“发生什么事了.不会是王妃姨姨……”她沒敢说去了.因为她话还沒讲完.小琳儿的眼泪就啪嗒啪嗒地掉落來.其实细细观來.也可以看得出这孩子以前也哭泣过.眼睛都是红通通的.眼眶也肿着.

    丘丘尖叫一声.朝着颜溪的房间里跑过去.眼眶通红.一路惊声叫着“娘.娘”.

    云霓和小泽也跟上了丘丘的步伐.几个孩子着急地往前奔去.而被抛在远处后头的小琳儿.却还在那里一个劲地哭着.留着眼泪.仿佛停不來似的.

    西门筑刚从房间里走出.就看到孩子们一股脑地扑向自己.眼看孩子们就要推开颜溪的房门.西门筑低喝一声:“你们干什么.”

    丘丘仰着纯明的眸子:“娘呢.”

    “这不在里面嘛.”

    “她沒事吗.”

    “大夫在给她治.”西门筑语气沉沉的.他忽然想到以这样严肃不耐的表情对着孩子们有地不好.于是轻轻地摸了摸丘丘和云霓的小脑袋瓜.柔声说道:“沒事的.你们别担心.”

    “娘是不是生了好严重好严重的病.”丘丘不依不挠地问道.眼眶红通通的.像只担惊受怕的小兔子.

    西门筑笑笑:“不是很严重.”

    “爹爹骗人.”丘丘带点忿然之气地说道.“如果不是很严重的话.那小琳儿为什么一直在那里哭.”

    “这个……”西门筑愣了愣.“小琳儿一直在哭吗.”

    丘丘重重点头:“不信你问哥哥和阿焚哥哥.”

    “她是因为……估计是因为沒给她买糖葫芦吃吧.她生气了但我沒理会.她就在那里哭.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是么.”西门筑讪讪地笑道.力图安抚丘丘的情绪.

    丘丘“哦”了一声:“好吧.”

    西门筑在心里呼出一口气.可此时低低的小小的声音出现在众人的耳畔:“爹爹撒谎也要认真点啊.小琳儿最讨厌吃糖葫芦.嫌酸.”

    小泽的声音让丘丘瞪大了眼睛.恍然大悟地说道:“是呢.小琳儿不吃糖葫芦的.”

    西门筑乜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拆自己的台的儿子.而小泽根本无视他的眼神.微微低着头.神色淡淡的.那么老僧入道的模样.好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

    西门筑只剩浓浓的挫败.只能板着脸说道:“总而言之.相信爹爹.你们娘一点事也沒有.知道了吗.”

    “一个多月前叔叔也说一定会很快找到王妃姨姨的.要我们相信你.一个多月难道很快吗.”云霓学着西门筑的语气轻描淡写地说道.丝毫不给西门筑台阶.

    这群臭小孩……

    就在这些孩子就要越过西门筑推门而进.让西门筑招架不住的时候.门忽然打开了.颜溪面色苍白.站在那里:“真是一群熊孩子.觉都不让我好好睡了.”

    “娘.”

    “姨姨.”

    颜溪打了个哈欠说道:“昨晚上跟你们爹爹了一夜棋.好累.待我元气恢复了再跟你们玩.好吧.”

    说完.颜溪就挥挥手.把门合上了.

    “娘好像沒什么大碍呢.”丘丘说道.

    云霓也点点头.可转瞬皱着小眉头说道:“可是既然是在睡觉.为什么大夫也在呢.”

    孩子们的目光望向西门筑.

    西门筑一愣.很入戏地接过话茬.“说得也是啊.”一把捋起衣袖.“为什么大夫也在呢.竟然打扰你们娘休息.我这就把他撵出來.”

    西门筑走进房间后.丘丘就说:“看样子娘好像真的沒什么事呢.我们走吧.去看看小琳儿.说不定她现在喜欢吃糖葫芦了呢.”

    小泽望了一眼颜溪所待的房间.看到自己的同伴走开了.他目光虽然有点复杂.但什么也沒说.稍显木讷地朝丘丘和云霓跟了上去.

    西门筑一进房间.颜溪就已经再度躺到了床上.大夫说颜溪并沒有大碍.只是身体比较虚弱罢了.稍加调养便可.

    西门筑点了点头.让大夫出去了.

    颜溪根本沒有刚才那般笑语嫣然.精神气十足的模样.现在的她.脸孔有一种近乎透明的苍白.额角冒出细细的汗水.肩膀有些微微的颤抖.与之前的模样当真判若两人.想來之前她的强撑一定很辛苦.为了不让孩子们担心.她应该费了很大的力气.

    那根淬着剧毒.让人沾之即死的毒针.蔚若当时确实是高高举起來了.但却是朝着自己的手腕刺了去.

    或许她是疯了.她因西门筑的那一番话弄得神志不清.弄得心力交瘁.她被自己的纠结矛盾深深束缚住了.所以她脑袋混乱了.眼睛模糊了.一时扎错了地方.

    又或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无法真正手去杀了颜溪的.她可以陷害颜溪.攻击颜溪.但到真正自己动手去取颜溪性命的时候.她又无法是那个十恶不赦的恶魔了.所以她几次犹豫.所以她眼神波动.或许她早就知道自己错了.或许她已经明白自己的罪大恶极.可是她又不愿意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席堇程的死亡给了她太深刻的创痛.她或许猜到堇程是因为她而死的.可是她不愿意承认.她不想让悔恨的情绪侵占到自己身上.那样会将她淹沒至死的.她只能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外來者的错.这样.她就畸形地.有了某种活去的动力.

    可是她纯然无害的女儿将她的种种柔软勾出來了.那样小小的稚嫩的孩子就像一面天然的明镜一般.将人的所有阴暗冷漠.自私无情都映照得一清二楚.所有的掩藏都好像无所遁形了.冰封骨髓之中的脆弱便光天化日起來.

    人是需要信念而活的.沒有了精神寄托.会发生极其恐怖的事情.残存的良知让蔚若看到了自己丑陋恶心的一面.所有的信念轰然坍塌.所有的支撑也都化作了零散的泡沫.犯过重大错误的人一旦正视自己.那样慌乱的情绪就会如洪水一般无情地朝着胸口涌來.世界于彼.好像沒有了存在的意义.

    房间只有颜溪和西门筑两人.颜溪躺在床上.半阖着眼睛.脸孔苍白.神色恹恹的.西门筑微微俯身.朝颜溪的耳贴近了一些.轻声问道:“你还好吧.”

    他的气息很温暖.在颜溪身边环绕着.颜溪伸出手.捏了捏西门筑的脸.轻笑着道:“看见美男子.所有的不适都烟消云散啦.”

    西门筑一愣.对于她的玩笑不仅沒笑.反而还低低地叹了一声:“你大可不必在我面前如此伪装的.”

    颜溪眸子在西门筑脸上定了须臾.她的眸子失去了掩藏一般渐渐地暗淡來.她抓住被子.将头伸进里面.闷住自己.尔后.西门筑听见有呜咽声从被子里传來.

    后來.西门筑去见了小琳儿.他一如往常般蹲在孩子的面前.望着孩子粉雕玉琢的幼嫩小脸.柔声问道:“丘丘哥哥告诉叔叔小琳儿马车之后就一直在哭.小琳儿为什么哭.”

    西门筑其实很担心.小琳儿是不是认出來了蔚若是她的母亲.

    小琳儿此时咬着小泽给她买的小糖人.含糊地说道:“就想哭啊.那个坏人拿着针的时候我好怕.担心姨姨就那么死掉了.一想到再也见不到姨姨.就很难过.在马车上也这样想.所以眼泪就根本止不住啦.”

    “不过.那个坏人也好可怜.虽然被捂住了眼睛.可是她在死的时候那种声音.我还是能听到.人还是不要做坏事的好.不然会有恶报的.”

    “可是.那个坏人好像娘啊.可是娘不可能是坏人啦.想到娘.心里就不开心了……”小琳儿沒再舔糖人了.不知道怎么的.语气带点怅然.声音越來越低.

    西门筑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说道:“小琳儿要坚强一点.坚强才会成长.知道吗.”

    小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奶声奶气地重复道:“嗯.坚强才会成长.”

    “叔叔.爹爹呢.”小琳儿说完后.想到了什么般地问道.

    西门筑愣了.他努力掩去眸中的暗淡.爹爹去陪娘了这种话对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來说该是何等的打击.

    他温柔地说道:“从今以后.叔叔就是你的爹爹.”

    小琳儿一愣.脸红红的.低声地嗫嚅道:“可是我现在还很小.我不要现在就嫁给丘丘哥哥啦.”

    小小的女孩子声音很低.西门筑沒听清楚她说什么.再问了一声.孩子慌忙地说沒什么.西门筑也就沒去管.只说道:“过两天.小琳儿就随我去煌国吧.”

    “爹爹太可恶了.就想把我嫁出去.”小孩子不高兴地说道.

    “……”这西门筑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他说的已经被这小丫头彻头彻尾地误解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