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听着小丫头这充满埋怨.却满是天真的话语.西门筑越发感到有些不忍起來.这孩子迟早有一天知道自己父亲不在了的.到时候她还能有这样快乐的心情吗.

    还是这么小的孩子啊.才四岁大.本來应该是被父母捧在掌心里的宝贝.可现在却沦落成无父无母的孤儿.

    “叔叔怎么一子不开心啦.”小女孩手掌嫩嫩的.碰了碰西门筑的脸.西门筑握住小女孩冰冷的手.露出微微的一笑.说道:“叔叔沒有不开心.”

    几天之后.西门筑的马车已经离开了将军府.在马车上的小琳儿怏怏不乐地说:“为什么爹爹不來看看我呢.我好久都沒看见他了.难道爹爹不要我了吗.”

    西门筑和颜溪一时间均沒有言语.小琳儿揪着西门筑的衣袖:“叔叔.爹爹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她大大的眼睛里有着泪花.小小的眉头皱得很紧.见西门筑不言.小琳儿将目光转向了脸色微白的颜溪.

    颜溪将小琳儿一把抱起.柔声地说道:“爹爹怎么会不喜欢小琳儿了呢.爹爹之所以不來见小琳儿.是怕小琳儿伤心啊.”

    “为什么.”听到颜溪说自己爹爹不是不喜欢自己.小琳儿眼睛亮了起來.可是听到颜溪接來的话.小琳儿眉头蹙了起來.清澈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因为……”颜溪说道.“因为爹爹要去战场啊.小琳儿不记得了么.爹爹是保护国家的大将军呢.现在小琳儿沒有娘了.沒人照顾.爹爹又不能带着小琳儿去战场.所以就只能跟着我们走了.怕小琳儿难过.所以就不能來见了.要是小琳儿舍不得爹爹.不跟我们走.那怎么办啊.是不是.”

    颜溪还是无法对小琳儿说出父亲已经故去的事实.等孩子长大点再说吧.那样.可能就沒那么地难受了.

    “哈哈.马上就要回家了.我家很漂亮的.比将军府要好看好多.小琳儿你就多在王府住一阵子吧.”看小琳儿闷闷不乐的样子.丘丘特别大哥哥地说道.他掉了一颗门牙.咧嘴大笑的模样滑稽极了.

    经过长时间的颠簸之后.西门筑的马车就回到了王府.煌国比东棠还要暖和一点.所以此时此刻扑面而來就是一阵略为温暖的气流.让风尘仆仆的一行人感到舒服极了.但也仅限于略微了.因为煌国的草木也已经显示出衰颓之势.这不.一刻.一股大风袭來.大家又不由得在风中凌乱了.

    晚上的时候.颜溪在床上辗转反侧.折腾很久了仍旧沒有睡意.西门筑只好伸出手.将乱动的女子摁进怀里:“再动來动去就不要想睡了.”

    颜溪从西门筑怀里抬起头.眼睛亮亮的.眉眼间感觉不到一丝夜深人静不入眠的疲惫:“可我就是睡不着.”

    “不是生病了吧.”西门筑皱起眉头.

    “那倒沒有.”

    “那有什么事让你想到睡不着.”他挑起眉头轻轻问道.

    “好像.也沒什么事.明明沒有不高兴.也不是很难过.也沒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有点闷.可我就是睡不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动來动去.好像这样舒服一点.”颜溪也颇为困扰地说道.

    “闷什么啊.”西门筑把女子搂紧一点.“傻瓜.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蔚若的事情.小琳儿发现了自己的父亲死了.等等一系列烦心的事情现在都不要去纠结.”

    “小琳儿的事情不是过去……”她弱弱地说.

    “……”她精神倒挺好.还挺有逻辑地挑他的语病.

    “对了.小旭是谁.”

    “什么.”

    “你有时候晚上做梦.会叫小旭小旭的.小旭是谁.是男还是女的.”西门筑也被她弄得睡不着了.曾经有好几次想问她那小旭是谁.但因为种种原因忘了.现在记起來了.当然要问了.

    “男的.”颜溪说道.看到西门筑皱起來的眉头.颜溪沒忍住.笑了.“要真是男的我肯定会说是女的.我还以为你看得懂我在跟你开玩笑呢.沒想到你脑袋瓜到底还是不开窍.这么笨.多大了.比丘丘还要小吧.”

    “……”

    西门筑感到很沒面子.当机立断地岔开话題:“我问你小旭是谁.”

    “我以前的好姐妹啊.不过死了.”颜溪尽力无所谓地说道.可是低垂的睫毛还是无法掩藏住她眸间的那抹暗淡.

    “世界上有很多无能为力的事情啊.我最好的好姐妹.被人杀死了.可是我却报不了仇.杀小旭的那个人至今都找不到.我想她还是那样无法无天地猖獗着呢.”

    “很好笑吧.我所以为的姐妹.要么就永远离开了我.要么就毫不犹豫地背叛了我.要么就恨不得我死去.我难道就这么沒有同性缘.”一阵浓浓的伤感后又一阵纠结郁闷.又忽然想到自己还真沒啥同性缘.拿前世來说吧.自己玩得好点的女性朋友也只有小旭而已.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女性朋友.但也只有两三个而已.真的好少.倒是男性朋友好多.她骨子里是不是真是个男孩子呢.所以才和男生比较投缘.唉.她真是姐妹花杀手.越想越郁闷.

    “只是刚好意外罢了.别想那么多.再说你不是还有一个姐姐吗.”看到颜溪皱眉茫然的样子.西门筑接着说道.“你颜府不是还有一个比你大一些的姐姐吗.”

    颜溪刚开始沒想到啥.谁啊.什么她还有姐姐啊.后來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颜思珍.”

    “好像是这个名字.”

    原谅她一开始还真沒把颜思珍想成她姐姐.虽然那女人老是阴阳怪气地好妹妹好妹妹地叫她.

    “你这么厉害能查到这么多.怎么就查不到我和颜思珍关系很差呢.要不是她.小旭怎么会死.”

    西门筑有些讶异.颜溪后來知道他为什么讶异了.虽然他知道很多骨肉相残的事情.可是对于姐姐.应该还是想的比较美好的.因为他很爱自己的姐姐.所以潜意识里会第一直觉地认为别人的姐姐也蛮好的.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回家了.”他低声说道.

    “那又不是我家.我只想把颜思珍找出來.然后把她叉叉掉.小样.当时还喂我毒吃呢.落到了我手里我每根毒针都给这破女人试一遍……”

    “喂.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沒事的.”看到西门筑那种担忧心疼的眼神.颜溪郁闷感爆棚.

    “我终于知道你当时身上为什么有毒了.原來是你姐姐……”

    “其实呢.她不是我姐姐.我们沒什么关系的.真的.我也不会因此而很伤心.我都沒把她当姐姐.对她完全沒有一丝的伤感.在我眼里.她只是个仇人而已.”颜溪越说越觉得不对劲.到最后几近有些抓狂了.“你别这么看着我……”

    “你小时候一定过得很苦吧.”

    唉.巨挫败.就知道他会这么问.

    “颜思珍.真的不是我姐姐.我跟你说吧.我呢.其实本來不是这里的.你懂吗.我跟你说过什么电视剧.什么电脑吧.其实呢.那都是我的世界里原來有的.也就是说.我生活在一个更久远之后的时代.比这更为发达的时代.那个.你能懂吗.”

    “你从很远的时代來到这里.就比如.我有一天去了现在已经不存在.而史书上有记载的朝代.”

    “聪明.就是这样.”

    “你在说梦话吧.”

    “我知道这很难理解.也根本不可能发生.可就是发生了.你看.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不是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么.历史不是在发展么.既然你是久远之后的人.那为什么还会这么蠢呢.”

    “……”...

    原來.他不是质疑穿越的真实性.而是单纯地觉得她不会是穿越过來的.

    许是见她皱着眉头不高兴了.他轻轻一笑.带着哄似的捏了捏颜溪嫩嫩的脸:“不管你是怎样的.是从很远的时代來的还是骗我的.是聪明还是笨蛋.你都是我的妻子.所以你有什么好不高兴的呢.”

    这话着实窝心啊.尤其颜溪在经历了一些像蔚若那种比较难过的事情之后.就更喜欢听到别人对她很在乎的话了.感觉自己越活越回去了.

    “你以后.还是不要瞒着我什么事情了.”颜溪想到了什么.说道.

    “其实.我也沒那么脆弱啦.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瞒着我干什么呢.好.就算你为了不让我知道一些事情瞒着我好了.可是.如果我察觉到了希望你说出來.就说出來嘛.想想.如果我真误会你是因为对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才瞒着我的.然后很不高兴地走掉.那你不就得不偿失了吗.说我蠢.自己也不聪明啊.”

    她哪能知道那种心情呢.那种希望自己好好呵护的珍宝永远明净剔透的心情.希望有什么灰尘他來挡.她就住在象牙塔里.永远也不要被纷扰所累.人生在世需要的不就是寄托和幻想吗.他不要她因为经历沧桑后而变得老成世故.他只希望她永远保持着对世间的一份浓浓的期待.永远天真快乐.无忧无虑.

    看着她严肃得跟什么似的.他也只能装成一副很受教的样子点头道:“嗯.你说的是.我次知道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