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后的某一天.天气突然变得很冷很冷.枯黄的落叶上都结了霜.好像很快就要雪了似的.虽然是这样不好的天气.可西门筑却似乎心情很好.颜溪看到他眸子都跃出笑意的时候问他有什么喜事.他回答说.他姐姐过两天就能从冰棺里出來了.

    要不是颜溪的身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颜溪根本不信一个三年沒有生命特征的人竟然还能活过來.而且这还是医疗设备极其匮乏的古代.不过看西门筑那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的样子.颜溪的纳闷还是被笑意冲散了.好吧.他最爱的姐姐活过來了.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情.

    然而这之后的第二天.颜溪笑不出來了.因为西门筑露出一副她从未见到过的消极表情.这一切变化的起因在于.西门筑的姐姐西门雪沿.不见了.

    “守备重重.为什么会不见的.”现在的西门筑简直出奇愤怒.厉声诘问着那个來报告消息的护卫.

    那护卫只是低着头.不言不语.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一个活生生的人是怎么消失不见的.这一切來得太突然.根本沒有一丝一毫的预兆.

    一团暴风雨聚集在远处的山头之上.好像随时有大雨将至.山风呼啸.沙石舞.整个世界陷入一片压抑的阴沉之中.而就在这样的阴暗之中.一个人伫立在山头之上.衣袂翩翩.他看起來面无表情.就跟身边树的偌大磐石一样显得极为冷硬.

    “我就知道你到这里來了.”一个脸上有疤痕的女子在男子身后说道.她看起來风尘仆仆的.好像经过了长足的跋涉.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她从遥远的山脚來到这山顶上.虽然直线路程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但是崎岖耗费的时间已足够她走一段长远的平坦的路途.她看起來有点疲惫.

    男子一袭青绿色的华服.看到女子的脸时闪过些微的讶异.但随即又淡淡说道:“思珍啊.我说过让你别找我的落的.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女子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愕然.她眉头皱了皱.拳头紧紧握住:“我以为你会说些其他话的.沒想到一來就是责备.”

    “其他话.”男子淡淡地看着颜思珍.好像玩味着她说的这几个字.“该说你找我找得很辛苦.我应该十分感动.我确实应该感动.如果你已经把巴哈国的藏宝图拿到手了的话.”

    颜思珍的脸越來越苍白了.她肩膀有点颤抖.她从袖间取出一卷羊皮纸.不由分说抓住轩辕辰的手并将其摊开.将羊皮纸掷地有声地放在了轩辕辰的手里.

    “这是.”轩辕辰一丝不解.随之而來更多的是惊喜.他眼眸晶亮地看着颜思珍.似乎要向她求证什么.

    颜思珍有点赌气地撇撇嘴.说道:“你自己看就知道了.”

    一打开.轩辕辰发现.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巴哈国的藏宝图.

    “这是真的吗.”

    “是真是假.试一试不就知道.”颜思珍挑挑眉.大不以为然地说道.

    沒错.现在的颜思珍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动不动就只知道瞎折磨人.或者动不动就被气得不成样子的千金小姐.时间将她打磨得越來越锋芒.也有了一股原來不具备的飒爽大气.

    沒有人知道她在这几年是如何成长的.只知道此时此刻现在她的眼睛越來越绽放出一种光亮.那是一种属于强者的光芒.懂得忍让.也懂得适时的反唇相讥.更懂得.这个世界上沒有绝对正确的东西.沒有绝对靠谱的宝藏.谁都有可能说谎.哪怕是曾经笃定的事物也会有变幻的那一天.所以轩辕辰对她辛辛苦苦从巴哈王子那里得到的藏宝图发出是真是假的质疑时.她并沒有如何刻薄地说“我这么拼命拿到的东西.你竟然不相信我”.只是一句且试之词.她敛去了猖狂.她变得更加冷静理智.而并在此基础上迸发出了一种勇敢洒脱了.

    轩辕辰朗笑一声.他也感受到了颜思珍的变化.他静静地打量了这个眉目与她有一些些相仿的女子一会.然后说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奖励么.”颜思珍目光灼灼地看着轩辕辰.“我想要颜溪痛苦.”

    轩辕辰皱了一眉头.并沒有立刻说好.也沒有说不好.他眉宇舒展.用一种安静淡定的目光看着颜思珍.沒错.眼神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只要将目光定定地放在一个人的脸上.不移开视线.或安静.或淡笑.就会给人一种安定平和的气质传递.那个被看的人也会因此变得不那么暴躁.山风呼啸.沙走石之间.颜思珍戾气被抹去了几许.也同样看着轩辕辰.那个眼角眉梢都已经有细细纹路的.已经有苍老之态的四十几岁男人.

    “我一直有个疑问.你为什么这么讨厌颜溪.你似乎恨她到骨子里去了.怎么.是因为夏倾遥么.”他的话语带着一些好奇与审视.表情冷静地看着颜思珍.像是想知道她内心深处的想法.

    “不仅是夏倾遥.只要是与她有关的.我都恨.都讨厌.她爱的我想剥夺.她讨厌的我想壮大.我想毁掉她的一切一切.这就是我活着的全部意义.至于我为什么如此讨厌她.憎恶她.这理由.你应该清楚不是吗.”她目光带着一些冷然.几乎是有些不客气地说道.

    “你不知道以这样的语气同我说话.乃为大不敬么.”轩辕辰语气冷了一些.有些严肃地说道.

    若照以往.只消轩辕辰一个眼神.或者一个稍微严厉的语气词.任颜思珍如何扬跋扈.也只得乖乖低头去.什么也不敢再说.现在.轩辕辰说了如此的重话.按理说她也应该一如平时般噤如寒蝉的.可是她不仅沒有低头.眼里更迸射出一种更为倔强的光芒.好像有些话再也无法藏在心底.不吐不快.

    “我是颜府的嫡女.我是颜天恩正室的女儿.我生來就应该备受荣宠的.可是事情却与预想截然不同.我虽然长得不是顶顶漂亮.但也沒难看到那种让人恶心的地步.我虽然不是天资聪颖.但我也沒有蠢笨如驴.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爹爹颜天恩就是不喜欢我.他就是更喜欢颜溪.我承认颜溪比我漂亮.比我可爱.比我聪明.可是他也不应该什么都不给我啊.他冷落我娘.他冷落我.那个时候我一直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努力想去弥补.我努力练字.后來.我的字写得比谁都漂亮.连颜溪都忍不住夸奖我.说她的字比我得差远了……”

    说到这里.颜思珍的目光有些恍惚.她继续说道:“那时.我和颜溪的关系也不是那么坏的.我们都还是小孩子.哪懂得那么多.就一起玩.我是她姐姐.她是我妹妹……如果只要我爹爹.只要我爹爹能夸奖我一句.对我能好一点点.不在我做错了一点小事就把我关进柴房里饿几天.不把我当做奴隶一样召之即來挥之即去.不对我娘动辄打骂.我可能就不会那么讨厌颜溪.就算妒忌她什么也不做就可以赢得全部的宠爱.我也不会.那么地憎恶她……”

    “我努力地学习她.我试图让自己像她.我以为这样爹爹就会爱我.就会像抱着她那样.也把我抱在怀里.会问我最喜欢什么颜色.给我扯那个颜色的布料.会带着我在夏夜的庭院中.看花看月看星星……可是.什么都沒有.沒有.前一刻他还在微笑.可只要他看见我.就会变得很冷漠.他的眼神里.经常带着鄙夷.好像我就是个滑稽的小丑……我讨厌颜溪.都是她.如果沒有她.爹爹就会爱我.就会爱我的.她就我们两个女儿.”

    “那些年.我一直带着那样的仇恨.我沒有那些仇恨的话.我会活不去的.我本來就不是一个多坚强的人.我就带着对颜溪的那些恨意咬紧牙关过了去.爹爹年事已高.忙于朝廷的事情已经手忙脚乱.家里的事根本管不着.颜溪又单纯.她母亲白净也是与世无争之人.于是所有的事务.明里暗里都拢到了我的手里.爹爹失踪在战场的消息传來的时候.我想我的好日子來了.”

    “我疯狂地折磨颜溪.是的.我要折磨她.我给她身上了很多毒药.我让人鞭打她.我抢走她最爱的男人.我杀了她最贴心的丫鬟.我看到她痛苦.我好开心.我觉得我自己报仇了.我把爹爹最疼爱的宝贝踩在了脚.鲜血泥泞.泪流不止.她终于尝到了我曾经所受的痛苦.我多年來的委屈并沒有白受.”

    颜思珍忽然笑了一声.她的笑又冷漠又苦涩:“我一直沒有后悔的.直到那一天.我知道爹爹为什么不喜欢我之后.我知道多年來的真相之后.我才知道.颜溪是那么无辜.这一切.都跟她沒有关系.就算沒有她.爹爹也不会多看我一眼.因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