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根本不是他亲生的.颜天恩.他根本不是我的爹爹.”说这几句话的时候.颜思珍眼里含着雾蒙蒙的泪花.眼泪就那么聚集在了眼里.却悬在那里.始终沒有落.她低头.肩膀轻轻地颤抖了一.仅仅是一.似乎那些伤痛而无可奈何的过往就那么沉淀來.泯灭了一样.她再抬起头的时候.眼里已经沒有了眼泪.

    “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一个爹爹生的孩子.我就沒有颜溪那么漂亮.跟她一点相似都沒有.因为.我们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血缘关系.颜天恩他如何能爱我呢.我根本不是她女儿.这也就罢了.可我偏偏是我娘的女儿.也就是.我娘在是他妻子的同时.与另一个男人有染.并生了是孽种的我……”

    “住口.你要连我也一起骂吗.”

    颜思珍这一次的表情很淡然.像是一切都不在乎了一样.说道:“那些时候.最痛苦的不是真相本身.而是当我知道.我在用整个生命错怪了一个人的时候所产生的那种愧疚与自责.我不知道我竟然还是会有这些情绪的.我以为仇恨和厌恶已经麻痹了我的所有感知.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就是那么不可预防地后悔了.这一切.完全与颜溪无关.也与颜天恩无关.颜天恩沒有杀了我这个孽种已经算很好的了.他又怎么能心无芥蒂地疼爱自己宠姬与别的男人生的野种呢.我一直忘不了颜溪的眼神.说要杀了我替小旭报仇的那种眼神.我很害怕.但是之后的我坦然了.她要來杀就杀吧.反正我本來也不该在这世上.”

    轩辕辰已经有些震怒了.她将自己一口一个野口地称呼.存心要让他心里添堵.要忤逆他.他是想大发雷霆的.可是.他敏捷地发现到这个时候生气好像有点不合时宜.因为颜思珍的情绪太不对劲了.她是他的女儿沒错.可她更是他有用的棋子.他现在还不能失去她.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來.他深吸了一口气.心里平静了一些.他忽然想到些什么.皱起眉头疑惑地问道:“既然你已经不怪颜溪.甚至还觉得对她心存愧疚.那为什么刚才我说要给你奖励的时候.你说要让颜溪痛苦.”

    “答案不就在你的话里头么.”颜思珍沒有苦涩.沒有那样无奈而伤痛的表情.她只是嘲讽地勾起嘴角.以那样轻淡的语气说道.“听听你着急的语气.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跟颜溪过不去呢.那么地维护.你很舍不得让她受到伤害吧……”

    “我沒有……”

    “为什么要否认呢.”颜思珍看着轩辕辰说道.“既然她对你而言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那为何在我说要让她痛苦的时候.你表现得很犹豫.而且到现在都沒给我答复……”

    “我只是不想节外生枝……”轩辕辰试图解释.

    颜思珍摇了摇头.轩辕辰见她做出这样的动作.且眼神淡漠.接來要说的话也卡在喉咙里.沒有要再说的打算了.他只是看着颜思珍的嘴唇动了动.听到颜思珍说道:“之前你把颜溪抓到了秘密的地方.你只给她服用红花汤.却丁点沒有伤害她的意思.你见面问的.都是她母亲的落.”看着轩辕辰惊讶的表情.颜思珍面无表情地说道.“这一些.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

    “为什么……你明明不爱我的娘.为什么还要对她做出那种事情.要让我來到这个世上.”颜思珍眼眶有点发红.再次蓄满泪水的眼眶中有着不解.有着伤痛.那看起來像是一种浓烈的控诉.

    轩辕辰张口想说些什么.可颜思珍接來的话打断了他想要说的.颜思珍说:“既然你那么喜欢颜溪的娘亲.那么你为什么不同她生孩子.这样.受苦的就是颜溪了……颜天恩不爱我就算了.我完全可以理解.可是你既然是我亲生爹爹.为什么你也一点都不心疼我.为什么在你心里.把颜溪看得比我要重.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喜欢颜溪.”

    因为我不喜欢你的母亲.所以我也不喜欢.她给我生的孩子.这是轩辕辰最心底的想法.但是他绝对不打算对颜思珍说出口.

    十七岁以前的轩辕辰.生活在期国.还是少年的他有一个魂牵梦绕的女子.那个女子叫白净.当时的他是有名医馆里的一个小药童.而她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她脚因练舞扭伤了.请大夫去看.正好就是请的他的师父.而他亦跟随在左右.他进了那个偌大的府门.就那么遇到了他一生也无法忘却的女子.她温柔.素淡.她像晨光中的鲜花一样美好.她有点像他的母亲.总是带着轻淡柔和的笑意.尽管她比他要小.可是她学识渊博.而且人又善良亲和.他感觉她是那么通透.那么蕙质兰心的女子.与他见过的所有女子都要不同.

    年少的爱有着无法想象的疯狂与炙热.就算暂时偃旗息鼓了.也一直根植在心底.得不到.就越发有一种想靠近的冲动与渴望.他听说她嫁人了.嫁给了当时年纪已经不小的兵部尚书颜天恩.人家是兵部尚书.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药童.尽管颜天恩年事已高.可他到底还沒那样的勇气与他抗衡.所以他沒想过癞蛤蟆去吃天鹅肉.他只是想更近地与她生活在一起.哪怕她可能对这个小小的药童一点印象也无.但是陪在她身边.总比一个人在医馆浑浑噩噩度日要强.

    所以.他就辞去了医馆的工作.他來到了兵部尚书的府上.做了低等的奴隶.

    白净在颜天恩府邸过得并不开心.颜天恩时而温柔.时而凌厉.而且他喜欢生气.一生气就会说出一些过分的话.让白净很是难堪.更重要的是.颜天恩只是一介武夫.并不志趣相投的两人过得一点都不交心.白净是饱读诗书的女子.充满了灵气与诗意.她渴望的或许是一个能与她畅谈天明的翩翩才子.而不是一个满身酒气.口口声声说爱她疼她.却对她动辄怒骂的粗老头.

    那一天白净一个人在亭中吹风.轩辕辰忍不住给她奉上了一杯热茶.他还说了句:“夫人宽慰些.”那是他进兵部侍郎府后第一次与心爱的女子说话.他也沒打算多说.就准备退.可是白净突然叫住了他:“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她目光流转.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声问道:“你是以前跟楚大夫到我府上來的药童.”

    轩辕辰惊讶非常.简直就是受宠若惊了.他沒想到她能记住他.会不会她其实也可能在偷偷喜欢着他呢.所以一见面就能知道他是谁.那么清楚.少年的他那么那么开心.就因为女子轻轻淡淡的一句话.他就觉得好像拥有了全世界.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他了一样.虽然他知道一切可能只是他乱想而已.可还是那么开心啊.世界上沒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轩辕辰一向口若悬河.绝对不是扭捏之辈.但当时他无比腼腆.甚至脸红地点头“嗯”了几声.然后.不敢再面对她似的.一溜烟就跑掉了.

    他听到她的笑声.很轻.很低.可是那道小小的.充满笑意的声音就那么穿过重叠的树木飘进了他的耳朵里.跑动着的轩辕辰觉得自己窘迫极了.可是又想起她的笑声.她在笑啊.应该不像之前那么愁眉苦脸了.于是他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怀着谁都不可能知道的巨大欢喜.步履轻松地往前走去.

    如果他能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当时应该沒有那么轻松自若吧.那次的事件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就成了某种把柄.來证明他喜欢白净的把柄.

    那个有心人.就是颜思珍的母亲.徐芸.

    她把他单独叫出來.她说.她知道其实他一直对白净有非分之想.她说他不用解释.她说他对白净的眼神太过独特.轩辕辰沉默了.或许是吧.虽然他努力去控制.可是有些东西.还是会被外人发现.可能之后.他辛苦隐藏的秘密.就会被那样公诸于众.

    他会死吗.如果让颜天恩知道.他觊觎着他的女人.颜天恩会留他这个微不足道的奴隶一命吗.

    答案显而易见.轩辕辰是害怕的.沒有人会想死.

    徐芸给了轩辕辰活去的机会.徐芸答应不去告诉颜天恩.

    轩辕辰那时年纪不大.但却也并沒有那么单纯.他当然知道她是有条件的.也正如他所预料.的确如此.而那个条件就是.她要他成为她的左右手.跟她扳倒几房夫人.她说她觉得他是一个相当有能力的人.她想做的事情.他可以帮她做到.

    罗消息.阴谋.陷害.他日后成为宰相.应该就是在这样一座深宅大院中树立的雏形.

    或许他并不知道他有一种成熟果敢的魅力.而这种魅力在丈夫是一个比自己大三十岁的老男人.又年久失宠的徐芸眼里.则有着更为致命的吸引力.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