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思珍的手陡然停在半空之中.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目瞪口呆地看着來人.

    轩辕辰面容冷峻.脸色沉沉.大步朝颜思珍走过去.看着盛满滔天怒意的轩辕辰.颜思珍吓得手中的刀都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可她还來不及做出其他的动作.她怀中的西门雪沿就被轩辕辰夺走.砰的一声.一个大大的耳光毫不留情地甩在了颜思珍的脸上.

    颜思珍的脸一子肿起了好高.她的半边脸颊红红的.嘴角霎时涌出点点血迹.掉在地上.像是凋谢的红梅.

    颜思珍捂住自己的脸.沒有声嘶力竭的控诉.沒有山呼海啸的质问.她沒有问他为什么那么大力地打她.打得她都眼冒金星.要站不稳了.她甚至都沒有流眼泪.眼里都沒有多痛苦的神色.她只是很平静.很平静地问:

    “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是怕我杀了西门雪沿.你的白净就再也找不着落了.还是怕你心爱女人的女儿要跟丈夫产生难以磨平的隔阂.再也无法收获到幸福.”

    轩辕辰面容像绷住了一样.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神色.只是可以知道.他现在已经从一个极端掉入了另一个极端.先前是暴烈如火.现在是冷漠如冰.都散发出令人骇然的气息.让人感到有一丝丝的毛骨悚然.

    两人的对望虽然让颜溪有点摸不着头脑.但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时刻.

    你们就在那里别扭吧.就在那里忽视我吧.颜溪眼眸一冷.身体像是敏捷的豹子一般刹那而去.恍如一阵雷霆般的飓风席卷而过.清瘦的女子已经在走到了轩辕辰的身后.轩辕辰意识到了危机.警铃顿时在心中大作.可是已经來不及了.颜溪的刀已经抵在了轩辕辰的背后.

    “放开她.”颜溪面容冷然.对着轩辕辰沉声说道.为了避免轩辕辰将西门雪沿推向颜思珍.造成两方对峙的尴尬局面.颜溪很有先见之明地一把抓住了西门雪沿的手臂.轩辕辰被挟持住了软肋.面对此种状况毫无办法.只能按照颜溪所说的.乖乖地松开了西门雪沿.而他的脸.则是一副吃了大便的表情.难看得很.

    颜溪猜得出轩辕辰应该是颜思珍极为重要的人.不然颜思珍不会那么伤痛地询问.一看两人就很有故事.颜溪眼珠转了几转.对脸颊高高肿起的颜思珍冷声说道:“如果你想要轩辕辰活命的话.就乖乖地來代替轩辕辰这个位置.被我挟持.”

    颜思珍白了颜溪一眼.大喇喇地走了出去.她的声音隔得有点远.听不大清楚.所以不知道她此时此刻的话语是真的事不关己还是纯粹赌气:“爱杀杀.不关我的事.”

    喂.真就这么走了啊.

    这可不成.她是要杀了颜思珍给小旭报仇的.怎么可能就这么让颜思珍跑了.轩辕辰放了.去追颜思珍.颜溪这么想就这么做了.松开了对轩辕辰的钳制.搂住西门雪沿的腰.快步去找颜思珍.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影赫然出现.轩辕辰面容如鬼魅一般站在那里.伸手就朝颜溪身边的西门雪沿抓來.

    猝不及防的颜溪伸手去挡.她手臂上的衣服被轩辕辰抓坏了.白嫩的皓臂上也有丝丝被抓的痕迹.红红的.颜溪很痛.沒能忍住“嘶”了一声.

    轩辕辰停止了攻击.却堵住颜溪的去路:“把这女人给我.你知不知道我要抓她干什么.她知道你娘亲在哪里.把她给我.”

    “为什么要给你.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再说.什么娘亲.不是说我娘亲死了吗.她已经为你死了一次.在冰棺中待了三年.也已经够了.她身体现在虚弱得很.你别想着再折磨她了.”

    轩辕辰的手再一次伸來的时候.颜溪的手毫不客气地拍开了他.并用了不小的力道.轩辕辰的面上浮现丝丝的愠怒之色.他那一副蓄力的样子好像在对颜溪说.再不听他的话当心他要动真格了.

    动真格.

    颜溪把西门雪沿搂紧了.一只手横在面前.眼神明亮.巴微扬.充满着挑衅意味地张了张嘴.谁怕谁.

    长风起落.空气中好似带着黄泉般的肃杀之意.刀光不绝.剑影闪闪.突然间面前一把寒芒闪过.冷厉的刀锋骤起.对着颜溪的肩膀就劈砍了來.意在让颜溪松开对西门雪沿的掌控.颜溪超敏捷地一避.身形陡然随着刀锋侧倒.嘭的一声倒在地上.与此同时手中的短刀如水般划到脚尖.朝着轩辕辰直直地踢过去.刷的一声.那刀直接朝着轩辕辰的肩膀擦了过去.噗的一声溅开血花.鲜红的液体喷洒在地.一片血腥味顿时充斥鼻腔.冷冷的风吹过來.让呼吸都有点受阻.

    轩辕辰手中的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额头上也泛开了细密的汗水.颜溪放松地呼出了一口气.可轩辕辰何其狡猾.就在颜溪呼出这口气的.放松的这一瞬间.一个大大的石头顿时出现在轩辕辰的手上.那样强有力的力道朝着颜溪的额头上狠狠地击打过去.

    颜溪意识地逃开.滚到了一边.轩辕辰一见时机到了.迅速赶到西门雪沿身边.一把就要握住西门雪沿的手臂.可不想.滚到地上的颜溪顺势一个后滚速地跑到了颜思珍掉落的那把剑旁.半蹲于地.如豹子般闪电弹地而起.一手抓剑.直接朝远处的轩辕辰夺魂索命地激射过去.

    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颜溪风驰电掣般地将西门雪沿背到背上.一边往前疾驰而去.一边吹了声响亮的口哨.不一会儿.蹄声踏响.一匹健壮的马儿顿时出现在颜溪的视野之内.颜溪眼疾手快.一拍马背.一个翻身坐了上去.

    轩辕辰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着.而且神色颇有些气急败坏.因为眼看就要追不到颜溪了.颜溪这个时候回头朝轩辕辰一笑.充满着戏谑与挑衅地扬起唇角.清秀的面容上有十二万分的得意.看得轩辕辰心头更是窝火.

    薄薄的雪景中.轩辕辰肩膀绽开了巨大的血花.凄厉的红色被衬得格外的诡异.轩辕辰看得心头烦乱.撕了块不显眼地方的衣服料子蒙住自己的伤口.他素來爱整洁.也把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整理了一.

    他往前走的时候.又看到了颜思珍.颜思珍跑过來.对着脸上已经长出了皱纹.不再像往昔一样年轻的父亲问道:“颜溪呢.”

    轩辕辰自诩能文能武.文能盖世.武能滔天.此时此刻吃了败仗.自然是心里怏怏不乐.更何况颜溪把自己弄了很长时间才抓到手的西门雪沿抓走了.这么久的努力化作了烟云.心里自然更是愁云笼罩.一个气都不想吭.脸色沉得吓人.

    得不到轩辕辰的回答.颜思珍面色一沉.脸色也变得越來越难看.她朝远处的高地走了几步.站到了高高的山坡上.她听到了马儿奔跑的声音.往声源处望去.只见颜溪骑着一匹马.带着西门雪沿往山走去了.

    “你把她放走了.就这么让她走了.还让她带着西门雪沿回去了.”颜思珍心里越來越不平静起來.他竟然把颜溪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吗.只要她想要的.他就什么也可以给她.颜溪不是他的女儿.她颜思珍才是他的女儿啊.

    轩辕辰当然不可能告诉颜思珍.他是被逼无奈打不过颜溪才放走西门雪沿的.身上还挂了彩呢.他清了清喉咙说道:“是的.我让颜溪带着西门雪沿回去了.反正西门雪沿嘴里也撬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我便让她跟颜溪走了……”

    “别说了.”轩辕辰的话宛如晴天霹雳一般打在颜思珍的心里.原來真是如此.西门雪沿嘴里撬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就把她放走了.既然如此.那之前她意图杀了西门雪沿的时候.他要甩给她那么一巴掌.好像她做了最不可饶恕的错事.

    有点无法忍受颜思珍震惊且惊讶的眼神.轩辕辰大步走开了.他擦着颜思珍的肩膀就那么走过去.就那么渐行渐远.再也不肯回头.看脸颊高肿的女儿一眼.

    为什么.他对她沒有一点的感情.为什么.他明明是她的爹爹啊.为什么他就只知道利用她.让她利用身体取得藏宝图.让她舍弃尊严为他铺设道路.所有的一切.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可为什么他似乎从來都不会像个父亲一样爱她.

    若他是个冷血的人.从來不懂得温柔也就罢了.可是他疼爱颜溪.他对颜溪有着一种大限度的包容与慈爱.他看颜溪的眼神.就像看自己的女儿一样.就像当初的颜天恩一样……

    轩辕辰只是那样往前走着.雪越越大.地上的积血渐渐加深.轩辕辰的脚印印在了雪地间.他或许不知道的是.就在此时此刻.他那个以为可以永远当做棋子的女儿.在这样的满世界冰冷中.已然开始彻悟了.而这样的彻悟.代表着.他可能要永远失去她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