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思珍转了身.她真就那么离开轩辕辰了.她感到心口好凉好凉.这样的雪.这样纷纷扬扬.毫无温度的雪.让她想起了以前那些在颜府中的那些日子.沒有温暖.沒有关怀.就算有光芒.也是稍纵即逝的.接來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以及让人颤抖的冰冷.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希望.那些像雪一样的冰凉.打在脸上.身上.让人生疼生疼.

    颜思珍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她的手握得很紧.那道长长的马蹄印出现在她的视野当中.那是颜溪远去的痕迹.也是她在轩辕辰心中真的毫无地位可言的印证.眼泪顺着她的腮帮一一地打來.她用手抹去.可眼泪越抹越多.她开始大哭起來.

    她很久沒有这样的大哭了.自从她知道哭沒有用之后.她就沒有再做这种无用的徒劳了.一次次地咬牙.一次次地坚持着.可是所有的信念都在刹那间崩溃.原來.无论她多么努力.她永远是一个沒人爱的人.这个世界上.沒有一个人会愿意对她伸出双手.哪怕是她的骨肉至亲.都不曾给予她平常父母的关爱.

    他们都爱颜溪.颜天恩爱颜溪.轩辕辰爱颜溪.夏倾遥也爱颜溪.所有的人都不肯多看她一眼.是的.她现在不那么讨厌颜溪了.但是她更想把颜溪摧毁.只因为颜溪是他们喜爱的.只因为这些人.一直一直让她过得很痛苦.所以她要报复.要摧毁他们最喜爱的事物.

    你们就忽视我吧.就对我冷漠吧.就毫不客气地利用我.伤害我吧.我会让你们好好瞧瞧的.

    在这样的风雪之中.颜思珍一刻都沒有停.她步履坚定地往山走去.她的身影转瞬就缩成一个不确切的黑点.在一片雪白中.徐徐地移动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是一个月之后.在这一个月中.煌国迎來了新年.要是去年的新年.一定会是热闹非凡.哪里都充斥着一股喜气洋洋的.今年的新年.虽然很多地方都可以看见烟花炮竹燃烧爆破之后留的红碎屑.但看來更容易让人想起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士兵们滚烫的鲜血.

    是的.虽然战争现在还沒有输.并且多次传來捷报.但是据说赢得很不容易.相当艰难.而且稍不注意.就会反击回來.而且.期国那些士兵感觉都疯了.大雪皑皑.可是他们沒有几乎沒有停止过战斗.一直都在攻城.攻城.在帐篷里歇了一小会.又开始满血复活般的战斗.简直就是不会停止的机器一般.他们粮草缺乏.甚至炮弹都缺乏.却还能一直一直坚持去.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

    开春了.战事一直还在胶着状态.看起來沒有半分要结束的迹象.然而这个时候.煌国的皇帝西门炳忽逢重病.当真漏偏逢连夜雨.阴郁的气息笼罩在都城.许是期国的密探间谍们有意为之.煌国的都城里竟然飘荡着煌国即将亡国的言论.弄得煌国的百姓人心惶惶的.有些百姓竟然信以为真.携妻带女连夜逃到了隔壁的梁国去了.

    虽然有一些地方已经产生了不小的暴动.但是西门筑的王府.倒还是一派安宁的.

    “爹爹到底什么时候回來啊.好想他.”丘丘吃了一口饭.嘟囔着说道.

    “吃饭的时候不要问问題.”颜溪不客气地白了小儿子一眼.

    小小的孩子咕咚一口把饭咽进去:“爹爹到底……”可是他话还沒有说话.就突然大声地咳嗽了起來.颜溪赶紧给小家伙顺背.小家伙喉咙里的饭被吞进去了.他小小的脸蛋红红的.眼睛里还有刚才因为吃得太快而喘出來的一两滴泪珠.可他刚喘了一口气.就等不及地般问.“爹爹到底什么时候回來啊.……娘不许骂我.我饭都吃完了.”

    看着小家伙明亮的眼睛.颜溪想笑.可与此同时.也感到心口一阵难言的苦涩.

    西门筑.我也很想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回來.

    你知不知道.我和孩子们都很想你.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和我们在一起.

    你在那里过得好吗.沒有受伤吧.那里冷不冷呢.你看.丘丘都这样想你了.你什么时候会回來看他一眼.如果你知道他这么想你.你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想要赶回來的吧.

    颜溪摸了摸孩子的头:“爹爹很快就会回來的.”

    “很快是多快.”

    “就是只有几天了.”

    “到底是几天.”

    “可能五六天吧.”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小家伙叉着腰.眼睛瞪的大大的.颇有些严肃.大有要跟颜溪理论一番的架势.

    “呃……”颜溪词穷了.孩子越來越聪明.越來越不好糊弄了.面对这种不好回答的问題.答不了.就只能躲开了.

    “我突然肚子疼.”颜溪装得很像地捂着肚子.颤颤巍巍地跑了.眼见孩子沒有追上來.颜溪这才恢复了原样.并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但是为了谨慎起见.她还是决定边后退边走.以防被发现.被那熊孩子发现了.估计又会乌拉乌拉大叫个不停.烦都烦死了.

    可她退着退着.感觉自己撞到了人:“啊.姐姐.你沒事吧.”

    “沒事.不过你在干什么呢.”西门雪沿大度地摇摇头.笑了笑.却仍带着些不解地看着有些鬼鬼祟祟的颜溪.

    “呃……和丘丘玩游戏呢.”如果说自己在很小心翼翼地躲儿子.估计会很丢脸吧.颜溪很果断地选择了一个无伤大雅的谎言作为托词.

    “小溪啊.”西门雪沿忽然沒笑了.她颇有些严肃地看着颜溪.颜溪意识到西门雪沿有话要说.正色地道.“嗯.姐姐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那你是不是有什么要问我的呢.”西门雪沿不仅沒回答颜溪的问題.反而还作此反问.颜溪知道西门雪沿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但是面对她和她卖关子打哑谜的这一现状.她谨慎地抛出了一个最为保险的答案.“有些事情想问姐姐很久了.但是一直沒问.想等着姐姐说.”

    西门雪沿愣了愣.然后笑了笑.说道:“距离我回來已经两个多月了.你倒真有耐心.”

    西门雪沿让颜溪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那地方显得很是隐蔽.西门雪沿动了动唇对颜溪说道:“其实.我真的知道你娘在哪里.”

    “你沒有杀她.”

    “你认为我杀了她.”西门雪沿反问颜溪道.

    颜溪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你杀不杀她与我无关.又不是我亲娘.面都沒见过呢.”

    “你说什么.”

    颜溪愣了一.她自然不可能把这种听起來大逆不道的话告诉给西门雪沿.只讪讪地说道:“我什么都沒说啊..”面对西门雪沿不信的眼神.颜溪只好陪笑着说道.“我是说我刚开始认为姐姐可能杀了我母亲.后來觉得应该不是啊.姐姐虽然聪明.但看來是一个很善良的人.”虽然刚才颜溪说的不是这话.但她心里确实有这么想过.觉得西门雪沿不像那么心狠手辣的人.因为她平时看到个小狗死了都会难受半天.这样的人又怎会提起刀刃杀人呢.所以现在这个时候颜溪说的话也不能算撒谎了.

    “说实话.认为我杀了你娘.对我來说实在有些委屈啊.”西门雪沿的表情让人有些意味不明.看着颜溪不解的表情.她接着说道.“其实我同你娘.关系还算很好的.什么我杀她.都觉得很冤枉……”

    “那为什么会认为你杀了她呢.”可能是一直沒有好玩的事情了.颜溪体内的那股八卦之火熊熊地燃烧起來了.她像个好奇宝宝般睁大眼睛问道.

    看着这样子的颜溪.好像看到了儿时的西门筑.那是还是小孩子的西门筑也这么揪着她.对世界充满了诸多的好奇与憧憬.总是为什么为什么地问着.

    西门雪沿笑了笑.她是个很温柔的女子.现在这么笑的时候格外的美:“因为她不见了.又找不着落.当时有一具女尸在那里.跟她很像……也就这样.轩辕辰认为是我杀了她.”

    “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这个问題回答的话.让我很伤脑筋呢.或许他觉得我口蜜腹剑.看起來柔和.其实心地很坏.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好了不说这个问題了.”西门雪沿仍旧笑了笑.她又重是那副温柔淡雅的模样了.好像刚才的伤感和忧郁只是颜溪一闪而过的错觉.

    怎么能这么淡定呢.轩辕辰明明就把她弄得生不如死.让她一只脚踏进阎王殿了啊.而且.颜溪还听人说.西门雪沿当时是很喜欢这个年轻的丞相的.当时的她比现在要大胆多了.毫不顾忌就往人家府邸里跑呢.

    “当时你娘逃跑了.她把我当好姐妹.告诉了我她要去的地方……轩辕辰以为我杀了她的时候.我又什么都不能说.挺憋屈的.但我又答应过她.不会泄露她的落.”

    不知道怎么的.颜溪听着听着.也感觉心口有些难受.似乎感受到了西门雪沿当时的百口莫辩.当时的她一定是有过挣扎的.可她怎么就能这么坚持自己许的诺言呢.就算是自己要死了.也绝口不说出好友的落.当时的她.到底是什么坚韧的东西在支撑着.

    “三年前.你娘去了漠北.她说要去找你爹爹.她说你爹爹很可能还活着.有人告诉她.他或许就在漠北的重镇.”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