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有些不敢正视西门筑的眼睛.低头轻声地嗫嚅道:“我自己來的.”

    在西门筑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士兵抢先一步说道.这次士兵倒敢抬起头來了:“你先别急着骂我.我听到说你受了重伤.才赶过來的.我潜伏在这军营里.不敢主动來找你.听到有人说你身体不会有大碍了.可就是放心不.想见你一面再走.今天见到了.好像你精神还不错.我也就放心多了.好了.不再这里碍你的事了.我回家了.”

    总是这么风风火火.总是那么振振有词.总是让人很无奈.但又很难生出责备之心來.

    “颜溪.”西门筑忽然叫住了往外走的女子.

    一身士兵服的颜溪回过头來.清澈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西门筑.笑了笑:“是不是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

    你留吧.

    很想对她说这一句话.你留在我身边吧.不要回去.就在这里.一直呆在我身边吧.

    好像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沒见到她的面了.想问她过得怎么样.想知道家里孩子的情况.虽然知道她把家里的事情照顾得很好很好.虽然知道她还近乎神乎其技地把他的姐姐找回來了.虽然这一切.很多很多的东西.都已经通过信件让他知道了.可还是很想.亲口听她说一说发生的事情.

    在这荒芜的边关地区.已经很久沒有那样活泼的笑声了.像是绿洲一样.带给疲惫旅人的滋润的水.好像已经很久无法见到了.身上肩负着那么多人的性命.沒有一刻能安安心心地放松來.心里头的弦.已经绷得很久很久了.

    你留吧.这句深藏在他心底的话.这句他想宣之于口的话.终究只能放于心里百转千回.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以如此儿戏呢.更何况……

    “你眼神好复杂.是不是很想我了.但是呢.又很不好意思说出來.所以又在那里犯别扭啊.”颜溪折了回來.坐到了西门筑一旁的椅子上.她取脑袋上沉甸甸的头盔.哐当一声大大咧咧地放在桌子上.看着一言不发的西门筑.笑意盈盈地说道.

    “这不是你该來的地方.”西门筑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脸色难看地说道.

    他喉咙动了动.咽去了什么东西:“回去吧.而且不要再來了.”

    他脸色越來越沉.看得颜溪心里头有些发毛.他的眼神.也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好像颜溪有多么累赘似的.

    真是混蛋.大老远跑來看他.不说啥慰问的话就算了.还一直板着个脸.來都來了能怎么样嘛.并且她也沒被人发现.沒丢他的脸啊……走就走呗.次求她她也不來了.混蛋.

    颜溪抓住头盔.气呼呼地往脑袋上罩.沒好气地丢了句“走了”.然后就往外面走去.

    走吧.早点离开这里.而且不要再來到这个地方了.这样的龙潭虎穴.不是你该來的地方.

    现在的情况.一点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乐观啊.你就呆在太平的京城.让我在这边关戍守.远远地护卫你安全吧.

    接近心脏的伤口那么疼.像是刀一样狠狠地在那里捅进.一口浓烈的鲜血从喉咙口里涌上來.之前尚可以尝试忍一.可是现在再也无法忍住了.鲜血就那么顺着他的嘴角流來.他仍旧在忍耐.忍耐着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來.于是.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她的背影.看她一步一步远离自己.颜溪抱怨地嘟囔着往前走去.丝毫不知道.身后的男人正在用他强弩之末的身体.进行着脆弱的坚持.在这情况.他是绝对不能让她回头看一眼的.

    好像.她走了吧.再坚持一会.说不定她会回來.这丫头一像很机敏的.一定不能让她看出什么端倪來.

    走吧走吧.

    颜溪刚走到转弯的地方.突然间.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声音隔得那样远.而且也若有若无的好像沒有一样.并且也不确定到底是从哪里发出來的声音.也有可能只是什么凳子啊.杯子啊摔到地上的声音.可清秀的女子忽然眉头一紧.她转身.拔腿就往西门筑的房间跑去.

    气喘吁吁地推开门.原來在那里坐的好好的男子.已经倒在了地上.颜溪霎时瞪大了眼睛.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地席卷了她的心脏.格外的压抑与难受充斥在她的胸口.

    “西门筑.”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床上的男子面容苍白如纸.好像了无生气地躺在那里.突然间.他好像陷入了什么可怕的梦魇之中.眉头紧皱.俊秀的面容上渗出了点点汗水.伸出手想抓住一些什么.

    颜溪很想冲上去抓住西门筑的手.想给予他一些温暖.想鼓励他坚持住.可是事与愿违.她什么也不能做.她其实是很有顾虑的.她不想让西门筑丢脸.所以她不能让别人以为.她.西门筑的王妃.沒事找事地來到这边关了.

    是的.现在.军营中的人很多.大家都面色沉重地看着床上重病的主帅.

    这么多人在这里.她当然不能轻举妄动.

    “之前叫军医來的人是谁.”姓苏的将军皱起眉头.沉声问道.

    颜溪不知道这人突然问起这个问題干什么.但也只能恭恭敬敬地出列.并压低声音显得更加像个男人.说道:“回将军.是我.”

    苏郭力打量了颜溪半晌:“王爷晕倒的时候你在他身边.”

    颜溪迟疑了一:“是.”

    苏郭力似乎还想问些什么.却突然间止住了.而是突然冷声地说道:“你把头抬起來一点.”

    颜溪镇静地抬起了头.虽然心里打鼓得很.这男的发现什么了.但是面上却是无一丝一毫的慌乱之色.只是定定地目光直视着苏郭力.

    “你不是阿三.”苏郭力挑起了眉.

    “诚如所见.”

    “你是谁.怎么会在王爷的身边.你是哪个营哪个队哪个编的.”从來沒有见过颜溪的苏郭力.自然地对这个出入在王爷身边的生面孔产生了怀疑.

    这个……

    什么营什么队什么编啊……让她临时怎么瞎造啊……如果瞎说了这个人真去查.发现她根本是胡说八道怎么办.

    见颜溪迟迟不做声.苏郭力的脸上眉头紧紧皱起.声音也变得低沉:“问你话.你哑巴了不成.”

    “他是本王的亲兵.”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慵懒的声音突然出现.粉碎了这马上就要剑拔弩张的气氛.

    “既然是王爷亲兵.刚才问这人.为什么这人不言语.”苏郭力好像有点不甘心.说的话也有一股盛气凌人的味道.明明是疑问句.却并无谦卑.像是在质问什么.

    “他是暗卫亲兵.本王命令过他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适才不言不语纯是因为忠于本王.也在情理之中.”看到苏郭力面色复杂地点了点头.但好像又欲言又止.有什么要说的话一样.西门筑轻轻咳了一声.淡淡地问.“苏将军还有什么要盘问的么.”

    苏郭力眼睛瞪大.意识到自己太僭越了.慌乱地道:“末将只是担心王爷的安全而已.万不敢盘问于王爷……”

    “也就是说沒什么要问的了.”西门筑淡淡地挑了一眉.毫不客气地起了逐客令.“那就给我滚出去.”

    苏郭力面色乍青乍白.好像含着奇耻大辱一样.终于愤恨地一咬牙:“末将告退.”

    “你们都出去吧.本王需要安心养病.”西门筑对着一些其他的士兵说道.颜溪也跟着那些士兵一起走开.想要留给西门筑一个清静之地.却不想西门筑指着颜溪说道.“你留.本王有事要吩咐你.”

    一行人走了.房里只剩西门筑和颜溪.

    颜溪不说话.就那么看着西门筑.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西门筑张了张嘴.却不敢望颜溪的眼睛:“你回去吧.”

    颜溪站在那里沒有动.也沒有说话.西门筑只能不理她.闭上眼睛躺在那里.可过了一会.他又睁开了眼睛.他抬头看向颜溪的时候.发现女子的眼眶红红的.可是她咬着唇站在那里.想哭.却倔强地不肯发出声音.

    “你这又是何苦……”

    “我不知道你病得那么严重……大夫说.你伤到心脏了.差一点就沒命了.”

    “颜溪.我……”

    颜溪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她的手抓住西门筑日渐消瘦的手:“别赶我走好不好.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让我照顾你.”

    女孩子的眼睛黑盈盈的.里面蕴含着毫不掩饰的真诚与关怀.显得那么的温暖与真切.就像有什么小小的手.在西门筑的心口一一地挠动着.有暖意层层叠叠地浮上心头.再沒有比在异乡见到自己心爱的人更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了.其实.他也很想.她待在他身边啊.

    西门筑不顾自己的伤口把颜溪搂进了怀里.仍然是那样的姿势.他的巴搁在她的脑袋上.好像汲取着什么温暖一样.颜溪也舒心地躺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特有的气息.也感到很安心.只不过.他瘦了好多.他本來就不胖.现在更加瘦弱了.尤其是巴.尖尖的.越來越磕人了.这边疆的日子很不好受吧.不过如果她待在他身边的话.日子应该沒有那么地难捱吧.

    可是一刻西门筑却推开了颜溪:“回去吧.”

    颜溪特别不高兴地撇嘴:“怎么这样.”

    “回去吧.”西门筑面容有些疲惫.却很坚决地对颜溪说道.眼神更是透着不容反驳的坚持.

    “如果我不呢.”颜溪才不在乎他的坚持.她从來就不是多认真听话的人.要她丢重伤在身.稍不注意就可能撒手而去的西门筑.她可做不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