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西门筑仍旧正色地说道.一板一眼的话语显示出这件事情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且他也不会被颜溪的坚持所改变自己的看法.尽管他需要她.可是他更需要她好好地.沒有一丝一毫危险地活着.

    “我知道.这地方相当危险.正是因为危险.所以我才要待在你身边.”颜溪也板起了脸.讲道理一般地跟西门筑杠上了.颇有些互不相让的架势.

    “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回去好好呆着不行么.”西门筑皱着眉头说道.

    “你越是赶我走.我就越不想走.”

    “你……”西门筑被颜溪这话气得不轻.这丫头就是要同他对着干吗.她怎么越來越不听话了.

    沒想到颜溪沒有一丝一毫挑衅或逆反的神情.她只是很平静很平静地看着西门筑.很有自己的见解地说道:

    “我不是非要违背你的意思.而是我知道.你这么急着赶我走.就是因为这地方是一个龙潭虎穴.而且你或将失去保护我的能力.甚至有可能.失去自我保护的能力.这原因有可能是内在.从你和你部的不和就可以窥见一二.他们对你并不忠心.或许是外在的原因.现在形势变得越來越对期国有利.外表强大.内在一盘散沙的煌**队可能对抗不了这样的敌人了.至少很有可能院门关这座城池会失掉.而你.或将面对死亡的威胁……你觉得这样.我会离开你吗.”

    颜溪目光沉沉地看向西门筑.那样的眼睛宛如黑夜般宁静.又透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來.让西门筑意识地想回避那样散发着光芒的眼睛.

    西门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哀叹一声般地吐出來.这个举动说明他心里的心事颇重:“如果我死了.你好歹有机会另嫁.明知道结局不会好.为什么非要陪着我送死呢.难道你以为以你势单力薄的力量.能改变些什么吗.”

    “你为什么说出这种话.”颜溪眼睛死死地看着西门筑.她的表情那样的沉重.带着那样悲戚的神色.“你也太对不起我千里迢迢这样赶來了.你太小看我了.你太小看我对你的感情了.”

    她那样忧伤而又明亮的眼睛让西门筑心里感到一股浓浓的错愕与难言的苦涩.在她面前他忽然觉得自己那样的渺小与卑微.忽的感到有些抬不起头來.他讷讷地说道:

    “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好好的……我沒想到会说出这样的话.”他长叹了一口气.“但这就是现实.这一场仗.我们十之**会败了.而我也……”而我也不知道还有命回去否.他比任何人都要舍不得她.可是他必须为她安排好退路啊.

    “不要说会失败.沒有什么事情是注定的……我跟你说过吧.我來自另一个世界.我的世界的历史里.曾经有一个叫日国的国家.还有一个叫娥国的国家.娥国是当时很强大的国家.是最古老的帝国.而日国呢.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穷得都沒有鞋子穿.沒有东西吃的那种国家.可是两国开战.日国.这个连炮弹都缺乏的国家.竟然打败了雄狮一般的娥国.当时.沒有一个国家看好日国啊.可人家就那么赢了.尽管赢得很艰巨.可他们就是赢了.这不是我杜撰出來的.这是真真实实发生的历史啊.只要不放弃的话.强弩之末也可以扭转局面.成为攻击别人的有力武器.事在人为不是吗.”颜溪紧紧握住西门筑的手.试图给这个身体已经虚弱到极致的男人带去温暖与希望.

    “想我好好活着对吧.”颜溪小心翼翼却又坚定有力地握住了西门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那就胜利吧.如果你死了.我也会陪着你去的.我不懂什么危险.不懂什么大道理.我只知道我爱你.我不能沒有你.你在我就在.你不在.那我也沒有活着的必要了.”

    她一字一句.坚实有力.掷地有声地在西门筑耳边说道.轻声的话语.却又蕴含着那么大的力量.她像一个女战士一样无怨无悔地站在他的身旁.用她的温暖.她的明智.她的勇敢.给予他最有力的精神支柱.

    是的.人生不是传奇小说.不是个人秀的舞台.可以说根本不存在依靠个人的力量就使得历史局面扭转的事件.一个事件的促成要根据多重内部外部的因素.个人的力量或许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但是.历史毕竟是由人的行动构成的.个人的力量再势单力薄.多个人的力量就可以汇聚成某种**的大江.总要有人去努力.也总会有人像是火炬一样.催化点燃人们心中对胜利渴望的信念之火.

    人生沒有定数.战斗.也沒有定数.

    尽管赢得很艰苦.但是捷报还是一次次地传來.这让一直处于失败阴影的煌国战士们.再次燃起了追求胜利的动力.

    我们知道.如果一个人很强.一直以來都很强.但是突然的.他一直都遭受失败.因为许多种机缘巧合.长时间沒有再品尝过胜利的滋味.他很难不产生对自我的怀疑.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失败者.很久以前的种种成功也无法增强他心里的自信.但是突然的.一件胜利的事情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他的心里又会升起一片重生般的艳阳.哪怕还是会对自我有所质疑无法大步前行.但仍旧会有往前走的动力.而不至像之前一样.因为害怕失败而原地不动.并且死气沉沉了.

    现在的煌国士兵们就是如此.煌国的士兵本來凝聚力普遍不高.碰到小打小闹还好.但是一遇到大型的战事.因为行动力的缘故.很容易溃败.但是现在.西门筑以王爷身份的到來.形成了一种主心骨的凝聚力作用.再加上西门筑平时治军张弛有度.而且具有极高的责任心.使得士兵们许多都为其心悦诚服.

    不得不承认人心真是制胜与否的关键性因素.朱元璋与陈友谅在生死的决战中.到底是朱元璋取得了胜利.陈友谅为人暴戾残忍.只要遇到阻碍者都会毫不留情地杀掉.哪怕那个人是主人.是兄弟.而当时的朱元璋则能笼络人心.他的聪明才智不仅体现在“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低调隐忍上.更加体现在他当时的宽容隐忍.禁止乱杀无辜.收聚人心上.

    是的.凡做大事者必然有一定的胸襟.也有一定的良善.人的眼睛不是瞎的.而这个世界上也沒有小说里出现的主角光环.所以再高明的演技也会有被看穿的那一天.只因为是假装的.不是真的.演技骗得倒无知鼠辈.骗不倒英雄豪杰.而运筹帷幄要无知鼠辈何用.所以.真正成功的用人者.其内心是有很深厚的仁义与善良的.

    近乎奇迹般的.西门筑的军队势如破竹地胜利了起來.简直让人震撼.但这显然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因为岳在前线捷报频传时.后方令退兵的十二道“金字牌”就遥遥递來.所谓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真是说出了许多功败垂成事件的核心内涵.

    当然.这次猪一样的对手并非出自京城.也并沒有什么讲和的命令.毕竟还不是皇朝江河日的末路时代.一切的腐朽并沒有这么光天化日.

    因为是关键时期.单纯地喊口号无法激化士兵心中的烈火.西门筑这几次战斗中.几乎每一次都身先士卒地领兵战场.而颜溪.就一直以亲兵的身份陪伴在他左右.始终不离不弃.守护在他的身旁.

    “环境带给人的变化真的很大啊.”颜溪摘自己的盔甲.把玩着上面殷红的翎毛.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道.

    因为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养.西门筑的身体已经比之前要好了太多.而且在战场上颜溪一直守候在他身边.宁愿自己受伤也决不让人伤害到他.这样的行为不止是出于对他的爱护.更是出于对整个院门关整个军队的爱护.因为她死了一切可以照常无误地进行.而主帅西门筑死了.一切都可能陷入僵化.敌国的军队会趁势攻入.杀这些无主的士兵们一个措手不及.

    是的.虽然还有副帅.将军.提督.都统.西门筑死了还有其他人代替他的位置.但是位置可以替代.而西门筑在大家心中的重要意义.则是无人可以更迭的.毕竟.不是每一个主帅都愿意与士兵们打成一片.不是每一个主帅都可以亲自带领士兵杀开一条血路.尤其西门筑还是一个本可以锦衣玉食衣食无忧的皇子.

    有时候.颜溪甚至都忘记了儿女私情.有时候.她甚至和士兵们一样以仰望的角度看着这个战神般勇武而又仁德的男人.有时候.她完全忘记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完全忘记了民族大义.她就只想拼却自己的努力为他的成功奉献一些什么东西.如果非要用什么情感形容这种感觉的话.那应该就是对于英雄的极度崇拜吧.

    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人.能那么光明而温暖.像是神祗一样.那么的充满了气概.

    “是吧.”西门筑软在座位上.慵懒地说道.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狭长的凤目斜斜一瞥.探究的目光落在颜溪的脸上.“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他好笑地挪了挪唇:“像个傻子一样.”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