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也不想跟他进行无意义的斗嘴.都老夫老妻了.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也不像开始时那样喜欢斗嘴.非要争个谁强谁弱了.算了由他去吧.“你知道吗.在我们那个世界里.有一个叫爱因斯坦的物理学家.物理学家呢就是研究一些运行规律等等的人.很厉害的.爱因斯坦死后呢.有一些医学家科学家的就把他的大脑保存起來.要研究这位天才的大脑构造……”

    西门筑纯良地眨眨眼睛:“所以呢.”

    颜溪也学着西门筑一样纯良无害地眨了眨眼:“所以我也想研究一你啊.通过观察.看看一个平日不学无术的京城纨绔……好吧.把你说成这样你指不定想抗议.那平日事不关己云淡风轻的闲淡散人可以了吧.想知道你这种人到底是如何变成一个爱国家爱人民的热血主帅的……”

    “就直接说对我越來越崇拜不就好了.要拐这么多弯.”西门筑望着颜溪亮晶晶的眼睛.笑了笑.

    “你知不知道你很破坏美感啊.就算知道是这样好了也藏着不说.做做样子让我等小兵崇敬崇敬不成啊.非要这么自恋.”

    她嘟囔的样子让西门筑忍不住扬起了嘴角.西门筑忽然拉住颜溪的手.她的手上有了很多刀伤.看得西门筑眉头微皱.不过他的声音却是极为温纯的.像大海一样温柔地包住日月般:

    “过不久.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颜溪知道西门筑注视着她手上的伤口.也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必定是有些过意不去的.这家伙表面上云淡风轻.可心里鸡婆得很呢.颜溪这样想着.抬起头正对着西门筑的眼睛.眼神晶亮.笑嘻嘻地说道:“并肩作战的这些日子.是我觉得最开心的日子.感觉自己的人生从來沒有这么有意义过.虽然吧有危险.战争本來也很残酷.但跟心爱的人一起保家卫国.一起为着共同的目标而奋斗.心灵都因此变得十足的充实.一点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又不是那么娇弱的女子……”

    还有要说的话.还有想要告诉他的心事.此刻都被一个“唔”字掩盖住了.虽然出乎颜溪意料.但事情就那么发生啦.是的.西门筑在此时此刻吻住了她.

    外面风一点也不柔和.沙沙的.夹杂着细碎的石子疼痛扑面.外面的天空一点也不湛蓝高远.北地的狂风那样肆无忌惮地吹袭着一排排的杨树.那样暗无天日的阴暗笼罩來.如同阴霾一样给天地造成一种紧张可怖的感觉.那样不适合温软缠绵的场景.可他们.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热烈地拥吻了.

    是啊.管那么多干什么呢.此时此刻在一起就好了.

    他们之间.已经由最开始星火燎原的依恋.变成现在天长地久般的习惯.那样的感情.磨平了棱角.过滤了渣滓.那样的纯澈不染纤尘.那样的契合.相依偎的.仿佛就是彼此的灵魂.

    “打完仗后你最想干什么.”颜溪从西门筑怀里抬起头來.享受这难得的安宁.确实是难得的安静啊.很多时候.可能说着说着话.就有号角吹响了.敌方來突然袭击.一子就要准备迎敌.或者说总会有军营中的事情來打扰.有时候连吃饭的时候都不得安宁.毕竟是关键时期啊.

    “我吗.”西门筑温柔地顺了顺颜溪的头发.目光温柔而遥远.像想起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一样.“我希望去你那里吧.”

    “什么.”颜溪表示不是很懂他的话.“什么叫去我那里.”她皱了皱眉头.试探性地问道.“难道你打算去我从小生活的那个世界吗.”

    “是啊.”西门筑笑着点了点头.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颜溪说道.“去你生活的地方.看看你从小是在怎样的环境中长大的.而且.你不是说过你那个世界里有很多新奇好玩的东西吗.”

    “是啊.”颜溪有点感慨.笑了笑.这家伙终于相信她不是信口胡诌些什么.而是认为她真的來自于另一个世界了.好像算是一个突破性的进步了吧.

    “所以啊.你不请我去看看吗.”西门筑饶有兴趣地提议着.却看到颜溪沒忍住轻笑了出來.她无奈地摇摇头.“笨蛋.”

    “如果能想來就來.想回去就回去的话.我早就回去了啊.还傻乎乎地待在这里干什么.”看到西门筑脸色一变.颜溪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盈盈的笑意堆上清秀的眉眼.她笑嘻嘻地道.“啊.这当然是之前的想法.在沒有遇到西门筑之前.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沒人疼沒人爱的.当然会想起以前的好朋友啰.但是遇到西门筑之后.就一点也不想回去了.真的.你看我都沒跟你提过我有什么离愁别绪.那是因为见到西门筑的喜悦已经把那些愁绪都冲淡了嘛.”

    西门筑脸色渐渐和缓了许多.摆出一副算了不跟你计较的神色.但是很快.略略失望的表情又浮现在他的脸上.

    “就沒有去你那里的方法吗.”可以看出來.他还是对去她的世界保持着某一种执念的.看來未知的事物对于人而言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就连他这个一向老僧坐定淡淡然的人也不例外.

    “嗯.我想想啊.”颜溪托着巴.食指一一地在腮边打着.煞有介事地思考着.“我看小说的时候啊.听说什么九星连珠的时候.就能吸引人回到现代呢.”

    “九星连珠六千年才一次.据说两千年前就已经有了.如果用这个法子的话.还需要四千年.”西门筑平静地说道.“还有其他简单的方法吗.”

    “有啊.小说里男女主挂了.一般就会回到现代吧.”

    西门筑:“……”

    颜溪也觉得自己说得太不靠谱太扯淡了.干笑着挠了挠头.

    “第一个愿望看來达不成啦.说说第二想做的事情吧.”颜溪笑嘻嘻地说道.显得特别兴致勃勃地说道.西门筑不忍心扫她的兴.便也努力地搜索枯肠.想到了什么.他便开口说道:

    “想去很多地方看看吧.极北之地.极南之地.极东之地.极西之地.想多去很多有意思的地方看看.古人不是说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刚好.我也很想去旅游.”颜溪也听得眉色舞的.兴奋地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的和我志同道合呢.”一激动之.颜溪扑过去.一把抱住了西门筑.西门筑沒想到这丫头竟然这么热情如火.也是怔了怔.不过一种开心的感觉更多地占据他的心口.好像整个人都因此而轻松了不少.

    “对不起……主帅……我……”突然间.门被两个打闹着的士兵不小心被撞开.两个原本还有争执的士兵见到房内的此情此景.不禁都讶异地瞪大了眼睛.竟然.竟然……

    此时此刻.抱在一起的西门筑和颜溪的亲密姿势非常地引起人遐想啊……

    “我……”穿着士兵服的颜溪蹭的就从西门筑的腿上站起來.她想解释什么.可什么都还沒來得及说.那两个士兵就大声地说道.“我们什么都沒看到.什么都沒看到.”

    “喂.”颜溪着急地想冲上去.可是西门筑的声音在她身后出现.阻止了她的前进.“当心越描越黑啊.”

    其实呢.对于这种事情.描也是黑的.不描也是黑的.那些士兵说哇咧哇咧什么都沒看到.不代表他们会对别人说他们什么也沒看到.所以呐.仅仅是一个午的时间.西门筑好男风的事情就以快的速度在军营各处传播了开來.

    原來.主帅竟然喜欢俊秀的男子……果然吧.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來的亲兵也沒看出有多厉害.却日夜守在主帅的身边.怪不得叫亲兵了.亲密的亲啊.

    不是说王爷府里有一个如花似玉的王妃么.王爷还跟人家生了孩子……哎呀咧.王爷竟然男女通吃.鸡兔同抓啊.难怪说王爷荒唐风流.果然名不虚传啊……

    说什么王爷是痴情种.只会爱他家王妃一个人.什么王妃是备受荣宠的人.如今看來.跟平常的家眷沒有两样嘛.

    本以为这些评论会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渐渐平息.沒想到当事人的置之不理避而不谈.反而助长了他们谈论此事的气焰.就连远处的西门雪沿也捎信给颜溪.大抵是问她知不知道这件事情.要她别太伤心.果然是好姐姐.给她说了一大通西门筑的好话.生怕她会崩溃似的.

    颜溪坐不住了.“这些人实在太可恶了.一点也不知道消停.”

    “管那么多干什么呢.”西门筑只是淡淡地这么说道.好像谈论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他淡漠的态度让颜溪更加觉得郁闷了.

    “他们说的可是你啊.男女通吃……嘴巴跟屁股似的沒擦干净.真可恶.”

    彼时的西门筑正在研究地图.听到颜溪的比喻顿时失笑.抬头看到颜溪横眉怒目的样子.越发有诸多笑意浮上眼眶.

    “你笑什么.还笑得出來.真是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