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筑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膀.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模样:“有什么关系.让他们去说吧.在军营里也无聊.他们不找点东西扯皮说八卦.日子会很难捱的.他们又不像我一样有俊秀的小亲兵不离左右……”

    “你.”这人是怎么的.她为他不爽.他倒还拿自己取乐.这种感觉.跟大冬天的时候她怕他冷给他辛苦缝制了衣服.可他却很贱很贱地非要裸着上身躺在雪地里说被这样冻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觉一模一样.

    “本來就沒什么关系不是吗.”西门筑脸上残存着淡淡的笑意.他眼睛好似深夜的星星.闪烁着令人迷离的光泽.定定地看着颜溪.一眨不眨地很专注.“你又沒有不相信我.我为什么要在乎一些不相干的人看法.为什么要为这些人置气呢.随它去岂不很好.”

    原本还咋咋呼呼有如小麻雀的女孩子听到这句话立马偃旗息鼓了.在西门筑星辉斑斓一样眩人眼目的眼神里.颜溪红着脸低头.轻轻地说了句:“说得也是.”

    一星如豆的光芒在黑夜中划过细碎的光芒.室内中有什么东西被浅浅地照亮.烘得人心里也暖暖的.

    西门筑看着傻笑的女孩子一个劲地连连摇头.真是的.好像小孩子一样.说两句话就高兴成那样.这丫头.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几天.颜溪一直有不好的预感.而随着号角的吹响.战事的拉开.这种危险的感觉越來越明显了.总感觉有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心里很难得到平静.

    这场战斗发生在聚陆原.可以说这是煌国与期国这次战役的最后的一场战争.因为在煌国打压势力渐渐倾颓单薄的期国将倾入驻扎在煌国边境的所有士兵.在聚陆平原上与煌国一决胜负.这是煌**事家们根据情况测定的结果.而且根据西门筑自己的推测.也觉得期国会采取如是的攻击.因为根据西门筑的私人斥候从期**营中得到的期**队的粮草日渐衰竭.已经供不起大部队的消息來看.期国很有可能会采取如是速战速决的攻占方式.

    兵败如山倒.期国在煌国一次次猛烈进攻中已经显示疲态.疲态之的人很难保持一种稳定的情绪.再加上内外部的因素.期国很可能就如军事家们所说的.会决一死战地发动一次最后的攻击.而煌国.也必须好好应战.

    事实上煌国的军队也存在一些问題.因为与后边郡县衔接不当的原因.所以造成兵器运输的延迟.这就造成了一些士兵难以得到新式的武器.有的甚至只能得到一把生锈的刀.

    综合多种因素來看.这并不是一场很好打的仗.末路狂徒的期**队如果攻占了聚陆原.就有可能势如破竹一气而直捣院门关的黄龙.

    天色阴沉.狂风呼啸.旗帜宛如撕裂的锦缎一般在空中舞.写满了肃杀的悲凉.鼓声擂擂.一种紧张的气氛在天地间蔓延开來.牵动着百万雄师的心.

    开战.

    咆哮般的马蹄滚滚地踏过大地.扬起无数漫天的尘土.天地间充斥着马嘶声.人的惨叫声.兵器碰撞的激烈声响.金戈铁马.马革裹尸.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声势浩大.大批大批的人扬起刀.大批大批的人从马上跌落去.他们有些的头颅和身体是分开的.头颅了出去.血溅开很远很远.身体才像慢镜头放映一般.徐徐地掉落去.似乎还强撑着一口气.不忍不挚爱的国土分别.可他们忘了他们连头都沒有了.怎么还能撑上一口气呢.

    在战场上.人的生命是最轻贱的.比禽兽更不如.跟草木沒有分别.他们的死甚至得不到特殊的怜悯.有时候完全充当了皇朝的奠基石.而他们的死去.却只能任无情的人说上一句历史的必然.

    “小心点.”一个士兵为颜溪砍掉了就要刺入颜溪体内的长矛.而就在他话刚说完的那一瞬间.咻的声音突然响起.划破大气.颜溪听声辨位.脑袋一侧.本來箭会从她身边而过.然而就在箭快要刺來.离颜溪只有一米之远的时候.马忽然乱跳起來.颜溪瞳孔顿缩.在0.01秒之内移动身形.瞬间脱离战马.颜溪毫不客气地翻身而.扑到了刚才那个士兵的身上.

    在生死边缘救起了那个刚刚保护他的士兵.颜溪再一次站起來的时候.已经不见西门筑的人影了.

    颜溪以后回忆起这场战争的时候.仍旧会有毛骨悚然的感觉传來.这场战争打得太久了.当时的她.手臂快要无力挥动箭镞了.当时的战斗是两方集中兵力火拼的战斗.谁也不肯认输.更主要的是.两方的综合军事力量太不相上了.沒有一方有明显的倾颓之势.也就沒有一方想要投降放弃.这对于士兵而言.当真是挑战人体极限的一次战斗.

    好像赢了吧.因为颜溪看到煌**队的旗帜正往前冲去.估计是要乘胜追击吧.而期**队的后撤更加论证了颜溪的想法.颜溪当即跨上一匹马.往西门筑的方向追去.

    颜溪胯的马一只脚受伤了.跑起來特别慢.弄得颜溪心里着急得很.但她心理素质毕竟还是很强的.控制住自己消极的情绪.正在这个时候.敌国的一个骑着马的士兵跃入视野.

    大好机会.

    那人眼中寒芒一闪.只见一袭黑衣的颜溪直接朝他扑來.毫不犹豫地抓住他的腿.试图把他往拉.那人长刀从腰间拔出.毫不客气地朝颜溪而去.颜溪迅速一闪.如泥鳅般躲过了他的攻击.她松开了拉他脚的手.身体从一匹马上迅速到了另一匹马.滑溜溜地贴上了马背.迅速坐起.

    她手中的刀刃不知道何时不见的.懊恼自己太急功近利.竟然沒有先捡一把刀再去与人抢马.事到如今抱怨已无任何的用处.颜溪努力去抢那人手中的刀.但是因为用力过猛.那士兵的刀也了出去.事已至此颜溪只能与这个武功不弱的敌国士兵进行贴身肉搏.五指成爪.手臂弯曲.直接朝敌国士兵的喉咙口抓去.

    过招來.颜溪险胜.一拳毫不客气地把这个难缠的士兵打倒.一边驾着他的马迅速地往前奔去.决定不能再犯之前的那种错误.颜溪看到敌国的士兵就身而去.全神贯注.屏气凝神.集中注意力.在毫末之间趁那人不注意.咔嚓一声折断了人家的手臂.与此同时敌国士兵的刀就到了自己的手中.颜溪再不迟疑.拉住缰绳.纵马狂奔了起來.

    刷的一声.一道血线冲天漫起.颜溪的刀上已经沾上了鲜 血.她砍倒了就近的一个士兵.她的马也被人捅了一刀.颜溪如崩塌的山峦般从马上哗啦滚了來.砰的一声头磕在地上.鲜 血顺着她光洁的额头掉落來.

    颜溪根本沒有擦去血迹的时间.在这样紧急的情况.只能接踵地陷入另一场厮杀与战斗.

    她看到西门筑了.

    西门筑的情况并不好.他受了伤.

    西门筑苍白的脸色映入颜溪眼帘的时候.颜溪的眉头蹙得很紧很紧.颜溪眼眸一眯.身如豹动.一个侧翻躲过凶猛的大刀.几个翻滚远离前來袭击的人.也來到了西门筑的身边.半蹲在地上.迅速弹地而起.暴起伤人自卫.

    “西门筑.”颜溪紧张地看着身上大片染血的男子.

    和西门筑一瞬间的眼神交汇让颜溪心里生出一丝古怪的感觉.刚想开口.颜溪突然间眸子一沉.警觉之心大起.多年在生死边缘打滚的经历让颜溪在即将而來的灾难面前产生一种近乎奇迹般的直觉.细微不可察觉的光芒在她眼中一闪而过.她陡然举起剑.朝着速而來的箭镞狠狠地砍去.

    而西门筑却是跟颜溪有默契般.抓住颜溪的胳膊.完全不顾身上的伤口.带着她就开始突出包围圈.狂奔起來.

    大风袭來.吹起西门筑和颜溪如瀑的长发.分分合合纠缠到一起.大口大口喘气的他们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一股冷气从他们身后突然地泛起.

    一支长箭呼啸而來.带动空气里的寒风.发出嗖嗖的声响.黄昏的余光照耀着大地.将一切的一切映得分外明亮.晕黄的天地像是染血了一般.死寂地照着地上残乱的情况.冷风呼啦啦地吹着.吹起颜溪单薄的衣衫.

    哒哒的马蹄声像是催命符一样在耳边响起.颜溪一听就知道.來人不在少数.

    果然.來了很多很多的人.其中有一些人是颜溪认识的.他们本该是西门筑麾的将军.如今却坦然地加入到了期国的队伍之中.

    那么多的人.此时此刻就包围着颜溪和西门筑.退路只有一条.就是万丈悬崖.

    人群暴动起來.颜溪从地上捡起那只曾经射來的箭镞.就在颜溪避开一个敌军的时候.一只长箭带着雷霆之势.从颜溪的手上射出.流星般闪动着慑人的光芒.直朝坐在马上的叛徒将军而去.

    正中眉心.分毫不差.

    这又是一场鏖战.颜溪千万次告诉自己要坚持住.要坚持到援军的到來.她的手臂的力量早已经透支.可是为了保护身边重伤的男人.颜溪无法不继续挥动着刀剑.去杀掉那一个个要将他们推入地狱的可恶敌军们.

    突然之间.一匹烈马竟然直直地朝着颜溪和西门筑奔來.就在这个时候.眸中闪过一道锋利光芒的颜溪举起手中的刀.也似地将刀插进马匹的喉咙.噗的一声.惨烈的鲜 血顿时喷溅.颜溪森寒的匕首方向向右.沿着马匹颈部大动脉继续划.旋转.拉扯.哀嚎声起.

    可与此同时.一把长刀朝颜溪攻击了过來.颜溪一时间无法闪避.眼看就要被狠狠击中腹部的时候.一个身影陡然覆在了颜溪的身上.并将颜溪往安全的地方狠狠一推.西门筑这一推很好地让颜溪避过了风险.自己也巧妙地躲过了刀剑的攻击.可是这样的完美很脆弱.也就是此时此刻的西门筑盘非常不稳……

    而此时.一个彪形大汉正趁颜溪不注意.一个拳头朝颜溪的头部击去……

    不行.颜溪的头部不能被击打.她头部原來就受过伤.是她最最脆弱的部位.哪怕是轻伤后果都难以设想.更何况是这样堪比刀剑一般的大拳头.像是要将颜溪的脑门击碎……

    几乎是沒有经过考虑.意识的.条件反射的.西门筑猛的朝那个彪形大汉一推.将他狠狠推开.而他本來就盘不稳.这一瞬之间.身体好像受到了巨大的推力.西门筑的身体顿时朝后退去.而在他的身后.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西门筑沒有发出叫喊声.他的身体腾空在那里.衣袂翻间.就那样地掉了去.

    那一瞬间.颜溪感觉世界静止了.静得连风吹过耳畔的声音都那么清晰.静得心跳的声音都那么的容易听到.一一.像疯了一样.乱得毫无节奏.

    “西门筑.”

    颜溪的声音几乎是从胸腔里爆发出來的.她的眼前.还一直浮现着西门筑摔山崖的那一幕.明明前一刻还在眼前.保护着自己的人.一刻.就那样.那样地不见了.

    颜溪手中的刀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像再沒有了支撑般.她的身体一软.砰通一声.屈膝跪在地上.她已经无力杀掉这些拦路的人跳悬崖去找西门筑了.她好累啊.她今天已经打了一天仗了.从清晨到日落.那么久了.她一点也不想再奋战去了.就那样吧.就那样吧.

    眼泪.像是无情的雨点一样.啪嗒啪嗒地掉了來.打在她的手上.那只残存着西门筑体温.西门筑之前还握过的手上.

    不知道是有人袭击了她.还是她自己身体已经到了疲惫的谷底.一阵黑暗席卷了她.砰通一声.她的身体僵硬地栽倒在地上.像是死尸一样.沒有温度.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