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再度醒來的时候.感觉头晕晕的.眼前一片模糊的景象.她这是在哪里.她的脑袋像是被一团乱麻缠住.像是有什么东西搅在了一起一样.格外的压抑与难受.她想说些什么.可是她只能张张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这种感觉难受极了.

    “醒來了.”一个低声的声音响起在颜溪的耳畔.“水.拿水來.”那个声音这样说道.很快一碗水就端到了颜溪的面前.一只手从后面托起颜溪的颈项.将水一点一点地送进颜溪的嘴里.

    因为水的浸润.身体舒服了很多.喉咙也沒有那么的干涩了.她也渐渐能看清楚眼前的景物了.她看到了熟悉的脸.那是许昌和李秀的脸.

    许昌和李秀一直陪伴着他们的王爷主子來到了边疆.他们也知道王爷身边的小亲兵就是王妃颜溪.所以在私里一直对颜溪多有照顾.

    脑袋不再那么的混沌难受.颜溪心里面的一些情绪陡然地高涨了起來.抓住许昌的袖子.睁大眼睛问:“西门筑呢.”

    “你们救起了我.应该连他也救起了吧.”颜溪苍白的脸上一双眼睛格外的透亮.透出浓浓的期待.可是那样璀璨如星辰的眸子却在看到许昌和李秀满面愁容的时候.倏忽暗淡了來.

    “你们沒有找到他.也就是说……”颜溪突然掀开盖住身体的厚实的被子.站起來的时候脚步有极大极大的虚浮.可是她还是大步往前坚定地跑去.可跑了两步.就被李秀撑开的双手拦住.

    “王妃要干什么.”

    “滚开.”颜溪大喝一声.她面容惨淡.眼神黯淡.却能发出如此中气十足的一句呵斥.让李秀不由得怔了怔.而就在这怔愣的时候.颜溪大力地推开李秀.朝外跑了出去.李秀又不好去抱住颜溪不让她走.更不可能用绳子捆着她.这实在是以犯上.只好跟许昌一起.大步追上颜溪的步伐.稳稳地跟在颜溪的后面.

    颜溪站在军营里停了一会.似乎在想清楚这是什么地方.然后.像是明确了方向一样.一瞬间之后就大步迈开了.她跑得那样急.那样快.很难相信她是一个战斗了整整一天.滴米未进.又遭逢了爱人离去那样巨大人生变故的人.她好像一个女战神一样.拼着一口气往前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不好.王妃看样子是要往聚陆原的悬崖边跑去.”许昌眉头一皱.沉声说道.他的话刚落音.李秀也是眉头一紧.两人大步前行.一直追着颜溪的方向而去.

    悬崖边的这里.还躺在许多许多的尸体.更多的是敌军的.当然自己军队也是死了人的.但后來因为援军的赶來.使得这里的胜利方成为了西门筑军队.西门筑军队当然不会善待敌人的尸体.所以这里敌军的尸体无人搬运.就那样地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断手断脚断脑袋的.鲜血都已经干涸了.红到发黑的色泽.看起來那么触目惊心.巨大的山风吹过來.颜溪长长的头发被吹起.石子被哗啦啦地卷起.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股残余的血腥味.闻起來让人有些作呕.

    西门筑.你在面吗.你就在这寒冷的悬崖面吗.深不见底.暗无天日的悬崖.你过得还好吗.

    “王妃你干什么.”眼疾手快的许昌身往前.再也顾不得任何地一把拦腰抱住颜溪.震惊且悲痛的声音那样响亮地在颜溪耳边响起.

    “放开我.让我去找他.放开我.”颜溪歇斯底里地大吼道.像是一只完全失控的小兽一般.在拼命地挣扎出许昌的桎梏.她那么用力那么用力地呼喊着.“放开我.我要去找他.他就在面啊.”

    “王妃.您知道您昏睡了多长时间吗.三天啊.派去寻找王爷的人至今一个都沒回信.他们全都消失了.听当地的人说面是一片泛着毒气的沼泽.王爷.王爷凶多吉少了啊.”可以说是沒有任何希望了啊.李秀朝着颜溪痛心疾首地说道.沒有任何一个人希望那样年轻优秀的男子就那样地再也不见.可是有时候人还是要面对现实啊.

    听到李秀的话颜溪明显怔了一.那样的惨白死寂瞬间席卷她的眼睛.她顿时像个木偶一样僵僵地立在那里.李秀的话仿佛宣判了她的死刑……可是一刻.又有什么闪亮的光芒在颜溪的眼睛里亮起.

    “不会的.他不会死的.我们刚开始相遇时.也遇到了悬崖.我们一起跳去的.可是我们两个人都沒死.我们跳到了水里.我们活了來.现在西门筑一定就在悬崖等着我.他一个人在面很孤单的.我要去陪他.我应该去陪他是不是..”颜溪不再那样地挣扎了.但是她表情的变化很大.刚开始的时候充满了希望.好像很相信自己所说的西门筑不会死.可是后來.她用那样可怜的眼神望着李秀.似乎期待着李秀能给予她一个肯定的回答.能点点头告诉她.是啊王爷还完好无损地在面.能给她一点点的勇气.可是沒有.李秀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那样高的悬崖啊.这是整个大陆最高的悬崖.面不仅有毒气沼泽.还有荆棘.还有许多许多难以了解的魑魅魍魉.千百年來.据说身陷悬崖的人数以千万计.却就只有一个人活了來.那个人说.面简直就是一个人间地狱啊……”

    “有人活了來不是吗.”颜溪的眼里燃起了希望之火.那样明亮而迫切的眼睛就那么注视着李秀.

    “那个人不是从悬崖摔去的.那是一个年岁近百的老者.他是自己从很远的地方取道进入悬崖底部.一路跋山涉水而去的.他说那个地方是一个集全了所有罪恶恐怖的地方.沒有一个人能回來.也正如他所说.除了他之外.再沒有一个人能回來.探险求真的人尚且不能.更何况从这样险峻之地直摔而去的人呢.这悬崖峭壁.沒有任何横生的树木.也沒有任何突出的岩石.也就意味着.摔去的人沒有任何缓冲.九死一生啊.”

    “我不相信.不相信.你说的都是骗我的.我知道了.你们一定也是背叛了西门筑.一定是这样.所以你们才不希望我找到他.你们放开我.”颜溪情绪渐渐激动起來了.也开始变得不正常起來.她整个人无比的躁动.眼里燃烧着一种要将整个宇宙毁灭的感觉.

    她这样.让许昌和李秀心里也是很心疼的.王爷和王妃对人多好啊.他们多么的幸福啊.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人间惨剧.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心爱的人就这样毫无预兆地离去的吧……王爷还那么年轻啊……

    王爷和王妃风风雨雨都过來了.却在这样的时候.被迫分开.并且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对方的面.这对王妃而言.该是一个何等的打击啊……

    “王妃.想想小世子们吧.他们还那样小.你忍心就这样丢他们吗.”许昌的声音掺杂着伤感.这个平日不苟言笑的男人在此时也变得那么的忧愁.他的声音低低地在颜溪耳边响起.像是一根细细的线一样.将处于疯狂的.崩溃的边缘的颜溪.一点一点拉回现实的世界里.

    可是现实的世界那样痛苦.要面对现实.是那样残忍的选择.颜溪只感觉胸腔里有一把浓烈的火在烧.片刻又像有数九寒天的冰霜毫不留情地朝她砸來.她的胸口那样疼.前所未有的疼.像是全世界都已经不在了一样.那个在她伤心难过时会温柔抱住她的男子.那个笑起來老是不正经的男子.那个给予了她那么多的温暖.为她打开了一片新天地.成为了她人生中最重要一部分的男子.就那样.那样地再也不见了.

    好痛苦啊.颜溪感觉心里格外的难受.胸腔里有什么灼热的东西在涌动着.鲜血丝丝缕缕从她的嘴角溢了出來.可是她却感觉不到疼痛.她只感觉到压抑.纠结.脑袋像要裂开了一样.有无数匹的烈马在奔腾着.她伸出手.朝自己的脑门上狠狠一击.大片大片的黑暗瞬间将她包裹.很好.不会疼了.就那样.安静地睡去吧.

    “娘.娘.我们出去晒太阳吧.今天天气很好哦.”转眼.已经到了两个月之后.颜溪被许昌他们护卫着.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已经从边关回到了家中.此时此刻.睡在房中的颜溪被小小的丘丘抓住胳膊.小小的孩子天真无邪地笑着.试图将颜溪从床上拖起來.而颜溪.也沒有多大的反抗.似乎晒晒太阳也好.她就胡乱地穿了件衣服.麻木地任由孩子拖着.面无表情地往前走去.

    今天的太阳确实很好.因为现在是春天了.到处鸟语花香的.那样的美不胜收.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