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笑起來真好看.”小辉的声音在颜溪耳边响起.

    “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说得好像我平常不笑似的.”颜溪摇了摇头.

    “不是啊.虽然姐姐平常也笑.可平时姐姐笑起來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姐姐在笑.好像只是敷衍一样……”

    “是吗.”颜溪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这么僵硬吗.”

    “有啊.”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实话的话.当心被我灭口哦.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有刀.随时可以咔嚓掉你的小命.好小子给姑奶奶小心点.”

    “女侠饶命.以后一定会好好说话.”小辉装模作样地严肃说道.说着说着忍不住大笑.他好像好久沒这么开心过了.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真是的.当心笑破肚皮了.”颜溪无奈地看了少年一眼.

    “感觉姐姐和我越來越近了……”终于笑完了.少年眼里仍旧有笑意.好像特别开心地说道.

    人小就是好啊.一点小事就能满足成那个样子.年轻就是好啊.沒有钱.沒有权势.却比所有人都要活得开心.都要无拘无束.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忽然想到.自己也才二十五岁.也不见得有多老啊.

    总是会在一瞬间的极度快乐之后掉落悲伤的谷底.好像所有的欢乐都是铺垫一般.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很厉害.沒想到她发现她骨子里仍旧是看不开.看不开.

    因为看不开.所以才会走遍大江南北找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才会坚守那在别人看來很可笑.也让自己很累的执念.因为看不开.其实明明知道他已经死了.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却还固执地不肯回去.想一直.一直那么地寻找去.找到老.找到死.纵便知道自己什么也找不到.可是真正放弃他.何其难.

    他说想去极北之地.极南之地.极东之地.极西之地.想去很多很多有意思的地方看看.她去了.穷尽她所能去到的最远的地方.直到无路可走.她去了漫漫黄沙呼啸席卷的沙漠.去了雪域的高原.去了很多很多的地方.多得连她自己也数不清.刚开始的时候是非常痛苦的时候.不知道这样的跋涉是为了寻找他.还是为了.完成他的遗愿.

    手镯被颜溪轻柔地抚摸着.深绿的丝线串联起用乳白和田玉和淡绿翡翠雕琢的紫荆花.相间而布.翡翠明硬.和田玉温软.那样的风采.就像他一样.有时候很英武.有时候又很散漫……通过触碰手镯.就好像能够触碰到他.好像就会留住那些回忆.

    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走到了偏僻的地方.身边的小辉也已经被人潮冲散.举目四望.仍旧找不到熟悉的人影.这里比之前那里僻静许多.反正自己也就是來转转的.就随性地随便看看吧.

    颜溪在一处客栈里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已经是午了.又随便转了转之后.黄昏的余晖已经出现在天边了.艳红的色泽染红了大半个苍穹.颜溪沐浴着流金般的光芒往前走去.她一袭湖蓝色长裙.气质出众.脚步从容.远远望去.好似画中人.

    满树的花都被染上了那样鲜艳的色泽.那是有些像樱花的花.但又似乎不是樱花.是那样壮丽唯美地开满了道路的两旁.但却沒有像樱花一样边开边落.细细的花瓣静静地洒落來.一小点一小点的.并不多.淡淡的芬芳在空气中飘洒.颜溪踩在铺着些微花瓣的小路上.缓缓地行走着.

    岁月是那张写满悲欢离合的纸张.总有一天笔记会慢慢淡去.而人们的记忆也会逐渐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可是抓不住明月的影.但求留住一颗琥珀的心.就那样静静地想念吧.那个生是她美好的依存.死是她美好回忆的人.就那样静静地放在心里吧.

    那一瞬间.颜溪似乎想通了很多东西.无悲无喜.无欢无愁.她感觉自己成长了很多.忽然感觉自己一身轻松.有时候懂悟就是來得那么自然而然.根本沒有任何理由可循.或许是这一刻天空格外的绚烂吧.那如火的色泽就那么进入了她的内心.烘暖了她心里许许多多的寂凉.或许是这里的花绽放得很好吧.很像十年之前他向她表白的那个地方绽放的花朵.那是有那么好看的木槿花啊.那是的他们就在树.别扭的他红着一张脸.说着喜欢她的话.

    天色还沒黑.尚是黄昏.小河边上已经有花灯在那里悠游了.年轻的人们总是急躁.总是希望自己的愿望能够早早地实现.承载着少女情怀的花灯在湖里游动着.轻轻的风吹动纸船.发出沙沙声.好似情人间温软的低语.

    西门筑.不管你活着.还是已经死去了.都会希望我过得好好的吧.

    你曾经说.如果你死了.就让我另嫁.你是希望我不要难过.不要孤单一人吧.

    曾经的你为了不让我知道蔚若对我的恨意.不遗余力地试图将事情掩盖去.就是为了给我筑造一处无忧无虑的象牙塔吧.

    五年了.我虽然找你找了那么久.但可谓是毫无目的.在那里胡乱地行走着.不知道自己要往哪个方向.小辉揣测你是个负心汉的时候.我说的是如果你听到了这样的话.估计会被他给气活.其实在我的心里.在我最深层的潜意识里.早就知道你已经不在了.早就知道你已经长眠在那深不见底的悬崖里.为了救我而摔悬崖的你.已经永远都无法再睁开眼睛了.我很清楚地知道一切一切.可我就是不愿意承认.我不愿意回家.不愿意呆在王府.其实最主要的不是想要找你.而是王府里面.有太多我们共同生活的记忆.而我不愿触及.

    “我终于找到你了.”年轻的小辉从小道的那一头忽然出现.风呼啦啦地吹起他的衣袂.他的笑容绽放得那样热烈.盛满了喜悦.其实他和她明明沒有认识多久啊.可是找到她.似乎对他來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要回去了.”颜溪的眉眼绽放出一种别样柔和的情绪.恍如笼罩着淡白雾气的粉色小花.充满了生命浅淡的莹然.“我是说.我有要回到自己家里的打算了.”

    “啊.”

    “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才打算告诉你这样的喜讯.是的.我不再找我丈夫了.我要回去好好地照顾我儿子们.怎么样.要不要恭喜我.”

    小辉还太小.无法深入地懂得这样的解脱对于一个人有多么重要.可他是一个善良而且很聪慧的孩子.就算不是很懂.依然笑着点头.非常捧场地说道:“恭喜姐姐.”

    “我有时间会再來这里看你的.到那个时候.我就邀请你去我家玩.好吗.”

    “真的吗.”少年眼里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像是小鸡啄米一样连连地点头.“好啊好啊.”

    万般过往恍如浮云掠过.飘飘然似乎带走了许多东西.有些让人无法负荷的重担.仿佛就在一瞬之间化作了某缕清风.就那么远远地飘去了.

    西门筑.我决定放你了.尽管会有些难度.可我还是要试试.

    飘飘洒洒的小花渐渐将视线剪描得影影绰绰起來.忽然间耳畔传來不寻常的响声.许久沒有战斗过的身体.反应已经大不如从前.颜溪还沒來得及伸出手.一个从远处抛來的小石子.就砸中了小辉的额头.小辉“啊”的大叫一声.被磕破皮的额头顿时渗出丝丝的鲜血.

    一个混混模样的人走上前來.颜溪意识地把小辉护在身后.她不说话.只冷冷然地看着这个來者不善的小混混.

    这个小混混朋友多着.背后还跟了一大批的人.有一些是和他一样怪异打扮的小混混.可更多的是一些穿着家丁衣服的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衣衫亮丽的公子哥.年纪三十岁上.肥头大耳.他脸上的表情让人一见到就觉得这人平时应该为富不仁.

    “偷东西竟然偷到本大爷头上了.混小子不要命了.”富贵的公子哥横眉怒目地发出一句怒骂.冷冷的目光落在颜溪身后的小辉身上.好像小辉已经严重地触犯了他的逆鳞.

    颜溪挑了挑眉毛.朝后看了一眼捂着脑袋的小辉.小辉这时的表情可谓惊慌失措.像是遭受了不白之冤般的大呼:“我沒有偷东西啊.”

    小辉这孩子心性纯良.天然地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质.安静而内秀.孤独而渴望温暖.感觉像一枚剔透的水晶.这就是颜溪为什么会和这个孩子做朋友的原因.她本來就不怎么相信这个淳朴的山里孩子会偷人家东西.回过头來见到孩子一副震惊而莫名其妙的神情.那份笃定便更加在她心里加深.

    “想必你也听到了.小辉说他并沒有偷你东西.”多年的南北徙转.多年的人世沉浮.颜溪已经不像最初那样.一开口便带着一股愠怒了.她的气质沉淀得更为从容.不至于像之前那样心里不爽便撸起衣服开打.她清冷的话语.清冷的眼神.让她凝练了某种光华.让那个原本就对她颇有探究的公子哥目光越发离不开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