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偷的.就是这小子从我旁边经过.我钱袋就沒有了的.”虽然依旧是很激动的语气.但是在颜溪那样清辉般冷然的目光的注视.公子哥的怒气好像已经敛去了不少.

    “人有相似.兴许是这位公子情急之看错人了呢.”颜溪依旧是那样不急不躁的语气.不卑不吭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本來呢.正常人听到这话估计也会思量一.而这个公子哥看起來那么有钱.或许也可能不会再为一个钱袋这么计较.但是事情总是脱离人的掌控.而公子哥一听到颜溪的话不仅沒平静來.反而还可大声地激动地吼道:“错.你说本公子会错.”

    如果非要颜溪对这个肥老粗评价一番的话.颜溪估计会送他三个字.公子病.

    嗯.自大得令人想挥拳过去.而且智商跟猪有得一拼.

    那个之前朝小辉摔石子的那个小混混凑近了公子哥的耳旁.低声对公子哥说了些什么.公子哥点了点头.随即朝颜溪和小辉说道:“既然这小子执意说自己沒有偷本公子的钱袋.那就让本公子的人搜身.搜出來了就带这小子去见官.搜不出來本公子就再不提此事.”

    几个混混要近小辉的身.颜溪眉头一皱.声音像是闷雷声一般沉闷.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也皱起了眉头:“慢着.”

    “如果我说你拿了我的东西.要当街搜你身的话.你可愿意.”颜溪冷然地对着那个公子哥道.

    “本公子会拿你们东西.笑话.还有.你们是什么东西.竟然想搜本公子的身.”

    “那你又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搜小辉的身.”

    “你……”承受力与体重明显呈反相关的公子哥被颜溪气得差点喷血.“给我抓住那个女人.我要把她卖进青楼.我要让她尝尝本公子的厉害.”

    “搜我身吧.”小辉像地老鼠一样顿时蹿到颜溪的面前.对着那些护卫恳求道.“我沒有偷东西.我愿意让你们搜身.”

    公子哥这才缓和了一心情.好像面子已经被捡回來了似的:“算你识相.”说这话的时候.他阴冷的目光转到了颜溪的身上.轻哼了一声.像在挑衅地说看你斗不都得过我.

    短短的时间内颜溪已经大致摸清楚了这个公子哥的习性.他是个特别怕自己沒面子的人.颜溪相信小辉不会是小偷.但难保稍后在他身上找不出钱袋……

    闹了大半天才发现原來自己怪错了人.多沒面子.自己怎么干这蠢事.这不让人笑话么.这肥老粗指不定会恼羞成怒.也指不定为了挽回的面子而让属将钱袋偷偷塞进小辉的口袋里……到时候.事情就严重多了……

    颜溪一开始还在犹豫.要不要先发制人地开打呢.这样的话逃离的几率大一点.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会不会就默认了小辉是个贼呢.他会不会在这里无法生存去呢……但是到后來.颜溪发现自己根本可以当机立断地选择大打出手.

    因为那公子哥色迷迷的眼神竟然对准了她:“他身上沒有就肯定在你身上.你们是一伙的.”他的笑容看得让人恶心.一步一步朝颜溪走來.“你也要搜.我亲自搜身.不信你……”

    “砰”的一声.一个拳头砸去的时候.公子哥杀猪般的痛叫声也与此同时传了开來.他白肉白肉的脸上顿时长出了好大一块黑影.那些混混啊.家丁啊一看情况不妙霎时就拔出刀來.事情的转变來得太突然.沒有经历过什么世事的小辉霎时傻傻地瞪大了眼睛.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突然被颜溪拽住.颜溪一边将他护在身后.一边和那些人厮打着.

    虽说刚开始打斗的时候身手有些生疏.但过了两招之后.颜溪发现自己身体灵活很多.沒那么僵硬了.人太多.颜溪沒时间拔出刀來.只能和那些混混们进行贴身肉搏.不时躲避家丁们刀剑狠辣的攻击.

    夺魂索命的气息逼近.颜溪的出手并沒有给这些出手狠辣的人任何的余地.当然她也沒想造杀孽.手肘一抬.便是一个身影晕厥在地.惊险的打斗进行了几分钟的时间了.好事的人们听到打斗声.都从远处赶來看.一子就围成攒动的人潮了.本來就觉得棘手的颜溪一看此情此景更加一个头两个大.这样的人潮更不好突围了.尤其人还这么多.要是将官府也惊动來了那就更不妙了.要知道这个公子哥能如此横行霸道铁定是有人在身后撑腰.官府要是不敢得罪他而把她和小辉绑了怎么办.越想越觉得事情大事不妙……

    就在颜溪分神的这一刹那.一把刀顿时劈了來.颜溪的注意力在那一瞬间达到顶峰.她身子一转.眼看就要躲避掉那把刀的时候.一个人在此时此刻推了她一.毫无防备的颜溪在此刻立马重心不稳.砰的一声摔到地上.

    颜溪知道了.那个推她的人是小辉.所以她才会毫无防备地被推倒……小辉应该不是要将她推倒在地的.只是估计看到她马上就要被砍了.所以才会打算将她推离危险境地.却不想颜溪此时此刻正在转身.情急之的小辉的动作竟然算帮了倒忙……

    那个举起刀的人似乎也沒想过要杀死颜溪.可是他一时刹车不住.那把刀竟然直接对着颜溪的眉心砍了來.

    生死一念.千钧一发.一些观众在此时此刻捂住了眼睛.惊呼声也响成了一片.

    时间很短又很长.颜溪以为死亡的命运在等待着她.却沒想到在这个时候.耳边传來一阵兵器交击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有长长的剑挡住了公子哥家丁刺來的刀.

    那是一双清远淡然的眼睛.好像有无数只鸟在他的眼睛里飘散.蓝天白云仿佛都映在了他的眼睛里面.影影绰绰的又似乎有雾气的氤氲.明明只是一瞬间的对望.时间短暂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颜溪忽然感觉时间都停驻了.所有的人或物都模糊了.淡化了.这个世界.仿佛就只剩那双清淡的.好像沒有情绪的眼睛.那样的看不穿看不透的情绪抵达她的内心.一瞬间像是有许多许多的烈马在心里奔腾.搅得她无法安宁.

    颜溪呆呆地站起來.呆呆地伫立在那里.看着那个一袭黑衣.脸戴面具的男子就那样挥动手中的刀剑.替她打倒一个个的敌人.有敌人的刀剑就要落到她的脸上了.可她仍旧是那样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整个人仿佛都石化了一般.她也许一辈子都沒有这么失态过.

    “愣着干什么.”男子飘逸的身姿已经來到了他的身边.扬臂砍掉了敌人刺來的一把长刀.男子的声音很低沉.却又含着责备.好像颜溪有多么不懂事一样.颜溪愣愣地抬起了头.她可以很近很近地看到男子.他脸上带着青面獠牙的面具.他的眼睛.好像闪烁着星辰一般.黑漆漆的.有无数的暗涌在流动.

    颜溪恢复正常.是在一个个的敌人被砍倒之后.是在那个男子的身影离开视线之后.

    “姐姐你跑那么急干什么.等等我.”

    小辉在颜溪身后大声喊着.他也大步地跟上颜溪.可是他毕竟沒有练过武.身体也不是很强壮.所以沒跑多少步就气喘吁吁了.而此时.颜溪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小辉的视线中了.

    夕阳的余晖之.颜溪跑得那样快.或许她从來沒有跑得这么快过.逃命的时候都沒有这样的速度.她只是用尽全力地往前奔跑着.像是一个在沙漠中干渴了太久的旅人.要去抓住绿洲里出现的那一点难得的滋润.像是一个在黑暗里生活了太久的瞎子.双目复明的那一天.便迫不及待想要狂奔去热切地体会那可贵的光影.她一直往前跑着.她的影子被夕阳的余晖拉得很长.很长.

    可是.有时候并不是努力去做一件事情.那件事情就能顺利地被达成.有些东西.注定是要流失于指缝中的水滴.到头來.一场空.

    天黑了.颜溪气喘吁吁地停來.她背倒在石墙上.整个人软趴趴地.顺着墙壁滑了來.她眼睛里的晶莹.被天空中的最后一抹余光照亮.像是泪水一样在那里闪耀.

    天黑了.本來应该寂寂的.很安静.可是因为今天是过节.所以夜空难得地喧嚣了起來.大片大片的烟花绽放在头顶上空.颜溪抬起头.注视着那一瞬间绽开的无与伦比的美丽.那样的光泽掉进了她黑漆漆的眼里.好像温暖了一些什么.可颜溪一偏头.就可以看到高处年轻的男女正坐在顶上依依私语.走近点.耳畔还可以听到他们快乐的笑声.

    忽然就想起.十年前的一个晚上.也有一对情人坐在顶上.笑语依偎.看满世界的烟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