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里也照影着烟花的绽放.湖里的花灯越來越多了.载着女孩子们的心事.一点一点地朝远方流去.不知道何时竟又走到了热闹的街上.噼里啪啦的响起鞭炮声.鞭炮声歇了之后.大人们的喧闹声便响耳了起來.

    小摊上摆满了许多的小东西.还有地方燃着篝火.仍旧有衣着暴露的热情姑娘们在欢快地载歌载舞.街上洋溢着独特的风情美.淳朴的人们牵着彼此的手成群结队地在颜溪身边走过.鼻息间余芬芳的气息.这里的人们喜爱在身上放置香料.衣影婆娑间.便是馥郁拂面.

    一袭湖蓝色衣裙的颜溪像是游离于红尘一般地游走着.此刻她的表情谈不上多清冷.但也绝不可以说多有兴致.她淡漠的眼神扫过街上有意思的事物.时而会发出一声轻笑.但大部分时间.她都安静得好像不存在.那样的繁华里.她就在那里踽踽独行着.仿佛整个世界于她.不是过客.也非归人.

    可是这样的淡漠清冷.在眼神接触到一个事物的时候.忽然间有了转变.颜溪停驻在那里沒有动.脚步好像迈不开一样.眼神好像穿越了山河光阴.凝望到一个人的身上.

    那个人.正在热闹的街上闲游.他一袭青面獠牙的面具.有小孩看了呜呜哇哇的发出惊恐的大叫.他抓起身旁的一个花灯.递到小孩子的手里.见到好玩东西的小孩立马笑了起來.似乎觉得这个人脸上的面具也沒那么可怕了.黑衣男子一只手给孩子点燃被风熄灭的花灯.另一只手丢出一块碎银止住花灯老板“你怎么随便拿我东西”的喊叫.

    黑衣男子在这个时候目光转了转.他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

    颜溪觉得.时间好像在那一刻停止了.风声呼啸着在天地间穿梭.有什么东西越过了山水长河.像一座桥一样横亘在他们中间.人世斗转.悲欢离合.所有的喜怒似乎都可以被翻越.踏上那座桥.似乎就可以抓到一些期盼许久的光明.有什么厚重的书卷.将会被猝不及防的大风.一页一页地翻开.有什么被掩埋的东西.好像就可以光天化日起來.

    在颜溪纠缠的目光里.男子黑漆漆的眼睛里好像什么也望不到.他转身.便朝与颜溪相反的方向走去.

    颜溪往前一步.大叫了一声:“西门筑.”

    男子的背影好像有一瞬间的僵硬.又好像沒有.但是他在颜溪叫唤的时候脚步停了一.随即步履匆匆地往前走去了.好像在躲避着什么东西一样.

    “你为什么不停.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你一定就是西门筑.你停……”颜溪冲破人群地往前奔跑着.追逐着那个黑夜般的身影.所有的人几乎都在凝望着颜溪.不懂这个气质出众的女子为何会如此毫无形象地奔跑.为何会发出那样悲痛的喊声.他们好奇的眼光就那么注视着一路疾驰的颜溪.直到颜溪的背影消失于他们的视野.

    可是这里人來人往的.经过了一群人.还有另一群人.人们还以为跑得这么快的女子是在追仇家.当他们探究的眼光落到她身上时.砰通一声.只顾前行沒顾脚的颜溪被石头绊倒.狼狈地栽倒在地上.

    男子的身影.眼看就要消失不见了.

    颜溪趴在地上.固执地朝男子远去的方向大喊:“你还活着.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这辈子都会去找你的.”

    颜溪用尽全力喊完这一句之后.整个人就感觉虚脱了一样.是啊.她好像已经跑了很远的路了.不要命地奔跑着.她想站起來.可是好像力气不太够.缺氧的大脑让她人都有点晕晕的.

    有路人來搀扶颜溪.可颜溪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有一股郁结的怒气在心中.什么嘛.明明就是他.为什么她这么追他他都不肯停.这样的郁结让别人在要扶她的时候.都被她赌气地挥开:“别管我.”

    “姑娘要躺在地上呢.快起來吧.”

    “要你管.别碰我.”暴躁的颜溪和之前清冷的颜溪已经判若两人.虽然因为力气不足的缘故.她说的话声音很小.可是还是被很多人听到了.大家都识趣地不去招惹她了.让她就那么背朝天地躺在地上.

    颜溪知道自己今天一定出了大丑.可是她什么也顾不得了.她好累.好想睡觉.为什么要躲她呢……她好想就那么静静地睡过去.什么事也不去管.什么纷扰也不去在乎.一切的风云变化都与她沒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可忽然间.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那是一双戴着黑色手套的手.薄薄的手套勾勒出线条优美的修长手指.颜溪抬起头.正对上一张青面獠牙的面具.

    “先起來吧.”男子的声音低低的.不带一丝感情的淡漠眼睛注视着颜溪.

    颜溪伸出手放进他的手里.任由他把她拉起來.

    起來之后.男子要收回手.可是颜溪却紧拉着他的手不放.虚弱的脸上多了一丝明媚的笑意:“其实我知道你会回來的.你应该不想我在大街上躺一个晚上吧.”

    忽然的.颜溪的腰被扣住.她的身体到了男子的怀里.他抱着她.在烟花绽放的夜色里.一路疾驰而去.

    湖光山色的小亭子里.冷风吹过.湖面被荡开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一勾残月静静地栖居在水中.扩散开來柔软的清辉.

    “王妃似乎对五王爷思念成疾啊.”将颜溪放之后.一身黑衣的男子开口了.尾音里好像缭绕着几许戏谑.“要是有女子也这样对我.我就是死也甘愿了.”

    颜溪瞪大了眼睛:“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王妃还是放王爷吧.就算王妃对王爷用情再深.王爷也不过一个已死之人.死人怎能复活呢.王妃又怎能将幻念投入到与王爷有一星半点的相似之人身上呢.王妃还是看开点.早早回去吧.也省得我跟在王妃身边日护夜护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你不是西门筑么.为什么用这种怪怪的语气跟我说话.”颜溪皱着的眉头舒展开來.溢出星星点点的光芒來.“你一直在保护我吗.”

    “我说了我不是王爷.还有.我确实一直在保护你.因为我受人之托.无法不终人之事.”男子耸耸肩.一双淡漠的眼睛里窥不出什么情绪.

    “你骗……”

    “好吧.如果王妃非要认为我是王爷的话.我也认了.我反正不吃亏.”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眨眨眼睛.“既然这样的话.跟我去一个地方.”

    认真闻起來.这男子身上的气味还是同西门筑有些不同的.而且声音也不是很像.被他那样搂着疾驰.颜溪心里的不安感滋生了出來.男子三蹬两跃地踏上了一处顶.颜溪突然发出喊叫:“停來.”

    男子停了來.看着表情不定的颜溪.颜溪皱着眉头.瞅着他.低声问道:

    “你要带我去哪里.”

    “时辰不早了.找个地方住.然后……”男子的手触碰过颜溪的发丝.手落在她光滑的后颈上.将她带到他的怀里.温热的气息暧昧地喷洒在颜溪白嫩的耳垂上.“做些儿女情长的事……”

    颜溪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双藏着玩乐与戏谑的眼睛.

    “王妃不是将我当成王爷么.那就当到底吧.反正我为了保护王妃.也许久沒去找过女人了.王妃也可以将这当成一种补偿……”

    “无耻.”

    颜溪一个扬臂甩过來.皓白的腕却被男子握在手中:“我这可是青铜面具.当心一巴掌甩來.我脸沒打着.倒把王妃的手给废了.”目光注视着颜溪的手.他的眼睛里露出垂涎的神色.“这么漂亮的手要沒了.真可惜……”

    颜溪用力地挣开黑衣男子.清亮的眼睛里露出厌恶的神色來:“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

    男子愣了一.看着女子的身影从顶跃了去.男子跟在颜溪的身后.大声朝颜溪的方向喊道:“那可不行.我可是要保护王妃的.如果王妃回去王府的话.我就不会出现在王妃的面前了……”

    见了鬼了.她怎么会以为那样的人是西门筑呢.生了桃花眼又怎么了.全世界只有西门筑有桃花眼吗.声音不像.气息也不像.气质更不像的.她怎么就觉得那人是西门筑了呢.难道是她真的想西门筑想疯了.看见一个一点点像的人就会投入热烈的情绪.以致丧失了基本的判断力.

    躺在客栈的床上.颜溪一整个晚上都在想这个事情.觉得自己一路上追着一个那样的人跑.真是丢脸丢到外婆家了.

    但愿不要再看见那小子.不然当心她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不过.他是什么人.为什么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哦.记得那人说过.他是受人之托……他受谁之托.

    心里头的烦乱像是潮水一样涌上來.有好多东西好像出现了一根细细的线.可是在脑海里一闪而逝.再也抓不到一星半点的影.颜溪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