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时候.颜溪回到了小竹楼.当时正是清晨.开着细小白花的藤萝纠缠着雅致的扶梯而上.有蝴蝶轻轻地落在凤尾花上.落恋人般甜蜜的浅吻.晶莹的露珠在草叶上流转.渗透出阳光的色泽來.一片清澈的湖水上.偶尔有鸟涉水而过.抑或有舟船摇渡的声音传來.天人合一.与世无争的安静气息就在这个天南尽头的小竹楼蔓延.使人的烦恼与疲惫瞬间一扫而空.湖光山色.怡然洗心.

    置身于这样景色中的颜溪.心情也比昨晚好了太多.就连不远处小茶寮传來的喧闹声.在此刻也仿佛被模糊成了温暖的剪影.一点点的烟火气息使人更能与自然山水.天地万物和谐地相融.

    颜溪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开始拿衣服出來.一想到昨日趴在地上.心里就沒來由地火大.真是一辈子都沒这么囧过……颜溪好久都沒有这样强烈的情绪了.强烈地想把一个人暴揍的情绪.虽然她很清楚地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原因.也不关别人的事.可是她一火大就开始很不淡定地给自己找理由了.怎么是她的错呢.谁叫那个王八蛋也长了一双桃花眼.初次见面时还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对.都是他.

    颜溪泡在浴桶里.不客气地搓着自己的身体.好像在撒什么气一样.脸涨红涨红的.一瞬间好像又是好几年前那个暴躁易怒的小姑娘了.可是这次已经沒有那个怀抱温柔的男子摸着她的头.轻笑着对她说.又生的哪门子气.女孩子生气容易老的.

    颜溪忽然停止了搓自己的身体.因为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那个男的说会一直保护她.直到她回到王府为止……而昨天在她眼看就要被人家的刀剑刺中的时候.他却來得那么及时.替她扫去了危险.这也就是说.很可能那个男的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有危险一子就及时到來的话.估计他……寸步不离地在跟在她身边.

    寸步不离……颜溪望着浴桶中花瓣自己若隐若现的双腿.脸上的神色不停变化.乍青乍白.乍红乍紫.已经能用五光十色來形容了.到最后还是无法镇静來.一拉衣服.风一般地从浴桶中走出.

    青碧色的衣服落在纤细高挑的身子上.颜溪抓住包袱.就从房间推门而出了.最后一次望了一眼这美轮美奂恍如梦境一般的小竹楼.颜溪再也沒有回头地往前走去了.

    很美的小竹楼啊.可是呆久了.会让人感到寂寥与冷清.尤其是一个人在这里的话.深夜了.孤独便会无孔不入地袭來.哪怕是一个陌生人说说话都好啊.可是夜深了去哪找陌生人.这样的时候.清冷很难让人感到悠然.而只是苦涩的寂静吧.

    待我换个心态的时候.再來吧.再來找小辉.再來邀请小辉去我那里看看.那个孩子.应该会喜欢王府的.那里的人很好啊.他应该不会不适应的.

    小辉啊.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为什么不敢在一个地方呆太久.不是我很容易对风景心生厌倦.而是我很容易就对人产生感情.或许不只是人.风景也一样吧.呆久了便难以割舍.所以我不同你告别吧.你不必太想我.我也不必太想你.我已经不敢在人事物身上倾注太多的感情了.我很害怕离别.害怕分开.所以.我拒绝能让我产生长情的留驻.

    颜溪青碧的衣裙扫过青草离离的地面.窸窣的声音.像是破碎的美玉.又像是掉落的乐音.

    颜溪往前走着.可是她不知道目的地在何处……接來该去哪里呢.

    北地.西地.南地.颜溪都去了.颜溪看到了朔北连绵的狂风.摧枯拉朽的姿态像喝醉的酒徒般充满末日悲欢的狂放.呼啸着掀起漫天尘埃.颜溪看到了沙漠不老的胡杨.挺拔坚硬的姿态伫立在流金旋转的沙尘中.像日月一样有着永恒而不死去的精魂.男儿般的英雄气概后又有女子般的温婉多情.月的冰凉中胡杨成片地泛起连绵的光炼.被吹起的银白色泽哗啦啦一闪一闪.她还看到了雪域的佛祖.一声声梵呗像是天籁一般从遥远处传來.清透的绝响化作凉风般穿透雪域漫天舞的洁白.风马经幡的摇动声中.有不羁的僧人唱着情歌迷离在山麓.不吃木鱼吃烟火.苍凉的背影是被俗世带上镣铐的绝美姿态.

    她也已经看过了在天南尽头伫立的小茶寮.供倦客抖落一袭仆仆的风尘.在淳朴安静犹如遗世**仙谪的地方.一溪月色与满山萤火交相辉映.仿佛编织出了星月同明的不世盛景.如画如梦中.传來哪家姑娘踏足而歌的舞步声.星河泼墨.不是圣庙.却有冰清玉洁的水兜头而.听一曲锦簇流转旧梦.洗去俗世缠身的阿什.

    已经去了北.去了西.去了南.索性.就再去东边吧.那里有草薰风暖摇征辔的花草馥郁.也有蓝成与天空一色的大海壮阔.绕完了这九州大陆一周.就取道归去吧.

    到了东边的富庶之地.颜溪不再像在其他地方那样消极无为.打马走过了.她在一个繁华的地方落了脚.有时候女扮男装变作风流的士子.折扇翩翩出入于烟花鼎盛的青楼场所.

    她并不是有特殊的癖好.也并不是有如何高远超然的心性.对歌舞之女的美貌有着不同流俗的欣赏.她之所以混迹青楼.是因为她觉得那里很热闹.会有很多很多的音乐在耳边流过.或许那些音乐是靡靡之音.不那么纯洁.不那么灵性.可颜溪很爱听.

    她喜欢听到琵琶声扬起的时候珠玉落地的声音.圆滚滚的好像真的有无数的珠宝落在盘里.她也喜欢听扬琴的声音.想比琵琶而言要清细单薄的声音.有点像轻轻地敲在水晶上迸溅的响声.古筝的乐音要回味悠长一些.像是一段一段的金玉发簪柄掉在琉璃美玉的地上.又像是一个一个的石头砸进空幽的山谷.后一个音的升起夹杂着前一个音空山的回响.

    七弦.五弦.三弦古琴的声音是她最不喜欢的.喑喑哑哑.像一唱三叹般的迟暮老者.或许是她年纪还不够大吧.心性还不够成熟淡然吧.所以对这种适合在雕花床上醒來.推开窗看见老旧乌篷船时响起的乐声到底欣赏不來.

    音乐对人是很能起到净化的作用啊.听到一些乐音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干净了许多.那些弹琴的姑娘想必在那时也洗去了一身的脂粉气.露出最真实的自己了吧.真好.捧着一杯茶.听着美人或如泣如诉.或清扬婉兮的乐声传情.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啊.

    只可惜这样的享受.自己现在才知道.而西门筑那家伙.老早就知道往这跑.虽然那家伙活得短.不过活得倒满快活的.皇位不要.权利不要.种一些花草.一盘闲棋.枕在花楼的软榻上.听一夜弹唱.逍遥自在.

    颜溪回到自己落脚地方的时候.已经是夜色深沉了.无星无月的天空让人感觉到有一些压抑.对于晚归且孤独的人來说更显得有些可怕.清冷的风在身边吹着.颜溪步履急迫地往前走着.可忽然她步履又不急迫了.从容得很.怕出事干嘛.要出事了更好.那样的话那个说守在他身边的男人就会现身.她正好可以问问他.他到底是受何人所托.还有告诉他别跟着她.如果他胆敢在她洗澡的时候也在附近.那就小心他的眼睛.

    颜溪好希望在这个时候來一场啥意外.遇到个啥仇人.到底是自己太无聊了.想找个人折腾折腾.自己要被刀剑砍中的时候死活不挪步.任谁打也就站在那里.让那个男的一个人去打.让他累死累活的……一切只能是自己的臆想罢了.沒意外不高兴.

    不过慢慢走也是可以的吧.她慢慢地走.他就会在周围慢慢地跟着她.这大晚上的这么冷.估计他也会冻得受不住吧……颜溪这样坏心眼地想着.笑着慢慢慢慢地往前走去.一阵冷风吹來.突然间鼻子不适.一个喷嚏打了出來.颜溪吸了吸鼻子.然后笑了起來.到最后.她的笑声越來越大.

    “我怎么这么蠢.他冷我也会冷的啊.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哈哈.蠢死了.”

    还有啊.她为什么非要跟那个人过不去呢.好像.他也沒对自己怎么样.虽然吧.他说的要跟她在夜里做一些儿女情长的事情让她感到很恶心.可是好像也怪不了他.是她非要把人家当成西门筑.他不这样让她反感的话.好像很难脱身啊.

    他虽然嘴巴坏了点.可是一口一个王妃.对她尊敬得很呐.

    颜溪大步往前走去了.嘴里喃喃地念着什么.天上厚重的云层被风吹开了几许.丝丝缕缕的月光洒照了來.冷蒙蒙的夜色中.一袭长裙的女子踏着淡淡的月光往前走着.而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一个男子环着胸倚靠在树上.眸光如星.清冷的月光打在他青面獠牙的面具上.薄薄的嘴唇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笑.他静静地.静静地跟在颜溪的身后.一路上.都未曾让她发觉.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