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们.他们就是海洋的占领者.如果非要让大海有主人的话.那么他们是则是当之无愧的主人.不为别的.只为他们可以肆意在大海上驰骋.好像玩转了整个海洋一般.

    是的.颜溪现在看到的.是十來个穿着很正常的男人.但是颜溪从他们凶神恶煞的表情來看.觉得他们应该是海贼沒错.虽然中国的海贼不像西欧的海贼那样从服装上就标新立异.也很少会在战斗时戴上一只眼罩以适应光线的变化.但是颜溪以前见过海盗.海盗有着自己独特的气场.颜溪感觉得到.更何况.这几个人就好像是突然从大海深处冒出來似的.表情又很凶狠.不是海盗还能是山贼不成.

    果然.这十几个海蛮子一看见颜溪背上背着个包袱就开始攻击过來.好像看到了一盆饕餮美食一样.再加上颜溪衣服颜色虽然素淡.但识货的都知道那种面料价值不菲.海贼们也经常做行商的勾当.有的海贼甚至是从商人转化來的.又怎么可能不识货.所以.他们望向颜溪的时候.眼神越來越热切了.

    颜溪估计这海上的行当不好做了.不然这些海蛮子怎么会上辈子沒吃过东西一样.恶狼般地朝她扑來.禁止同商禁的不只是商船的生路.也把海盗的吃用來源给断送掉了.毕竟不是食物链顶端的生物除了吃商船再沒得其他选择.以前在大海上呼风唤雨的时候金银珠宝随便扔.现在穷途末路了.连一个女子的财物都要如饿狗般不顾一切地扑上來.此一时彼一时在此时此刻的他们身上得到了绝佳的印证.

    颜溪刚开始对这些绝命之徒是有些畏惧的.那种恶狼般的眼神让她感到有一丝的惊恐.也正因为这惊恐她在应战的时候格外的谨慎.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分心.只全神贯注着.可是后來的时候她发现她多虑了.这些人除了一两个是厉害点的狠角色之外.其他的多为丧家之犬.尤其是那两个厉害点的被颜溪撂倒之后.剩的人更加地孬种.提不起精神來应战了.可是他们却仍旧还在苟延残喘着.似乎不抢东西是死.被人打死也是死.所以他们依旧在对颜溪实行着攻击.

    啪的一声.一个人的肩胛骨被颜溪颜溪过去的刀柄猛的敲碎.颜溪一脚踢翻了身边的一个人.在砰的一声人体的倒地声中.颜溪一个筋斗速地猛翻过去.用脚夹住了自己舞的刀剑的刀柄.一个海蛮子见到这一幕.眼神一狠.抓起地上一大把沙子就朝颜溪的眼睛袭过去.满以为颜溪这次一定被沙弄瞎了眼睛.可颜溪鬼使神差地双手弹地.避过了攻向她脸部的沙子.整个人顺势一翻.倒挂着的她将脚夹住的剑稳稳地插进了那个得意洋洋的人的喉管.鲜红的血液噗的一声迸溅了出來.与鲜 血的夕阳交相辉映.闪烁着热烈的色泽.

    虽然这些人都是坏人.而且一看上一个女子就毫不犹豫地扑上來.可见平时肯定做了不少欺善凌弱的事情.但是颜溪沒有想过赶尽杀绝.因为她不想好好看风景的时候造那么多杀孽.再加上这些人身手实在比她差了无数个等级.赢了比自己弱的人好像也沒啥光彩的.颜溪一点都不想和他们再打.沒成就感.可是很无奈这些人就像牛皮糖一样纠缠着她啊.

    颜溪到最后都把刀插回进腰间的刀柄了.赤手空拳地和他们战斗着.他们依然被打趴.但是打趴之后很快又站起來了.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啊.就像动漫里看的不死僵尸一样.完全沒有要停止的打算.好像对对方的实力熟视无睹.只想着寻求自己的胜利.瞎了眼似的.

    颜溪刚开始想.和这些人打.练练手也好.后來.忽然又想到一个更有意思的点子.利用这些人.好像可以完成一件自己已经想做很久的事情.

    海盗们忽然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战斗起到作用了.那个强大得令人发指的女子.那个眼神看起來比他们还要可怕的女子.竟然已经显示出疲软之态了.是的.她好像有些力不从心起來.好像已经被他们永不歇止的车轮战攻击得身心俱疲了.果然骄兵必败嘛.谁叫她有刀都不拔出來的.哼哼.打死打伤了他们的兄弟.等会看她怎么死的.一定要把她大卸八块以祭兄弟们的亡灵.

    突然的.一个拳头夹杂着猛力.穿透浩大的海风朝着颜溪的肩膀砸过去.那一瞬间.海盗感觉时间很静.也很慢.慢得他能够看到自己的拳头并沒有打到那个女子的身上.那个看起來已经疲累过度脚步虚浮的女子瞬间又仿佛不死的女战神附体一般.身如电转.姿态轻盈.用了一个很巧妙的角度避过了他的攻击.可是.她却就那样倒地了.还发出一阵哎呀的痛呼.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可是.明明.他都沒有打中她啊.连根头发丝都沒挨着.只是看起來像碰着了一样.

    颜溪倒在了满地是沙子的沙滩上.紧紧皱着眉头.好像受了重伤.那个海盗傻傻地站在那里.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同伴爆发出一阵如释重负的热烈欢呼.有人叫着他的名字说着他很厉害是英雄的话.他不禁有些飘飘然了.兴奋地展开了想象.难道.难道我具有了某种传说中的神力.可以隔空打物.而且还有十分强大的指人即倒的力量.

    这些海盗都不是善茬.眼见着颜溪倒在地上了.突然间.一把尖刀闪烁着寒光举了起來.眼看就要朝颜溪狠狠地插去.而颜溪快速地在地上转了两个圈.躲避开來这样的攻击.但是在这样人多势众的环境中.又一把刀朝她脖子袭來.这一次.颜溪避无可避了.而她的手.像是突然失去了力气一般.举不起剑.沒有应招上去.沒有拆掉对方的攻击.于是那把刀就闪着冷冽的寒光.朝颜溪的脖子刺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一股阴森森的寒冷的风一闪而过.有什么光芒万丈的东西在眼前晃过.那是一把剑.映射着漫天无数的光华.那样强烈的刀锋朝着海盗们袭來.电光火石间.刷的一声.那样强烈而快速的力道.一便是好几颗人头落地.血流如注的颈项光秃秃地立在那里.啪嗒几声.那些无头的人跪在地上.噗通.不约而同地一起倒在了沙滩上.场面血腥得很.像是电影里的恐怖镜头.让颜溪有些不忍直视.

    黑衣的男人.厚重的面具.滴血的刀锋.以鬼神神差电闪雷鸣的姿态将颜溪从地上救起了之后.黑衣男人把她放在了他的身后.他背对着她.往前砍翻了几个沒有死透.爬起來就逃的海盗.他杀人的手法十分残忍.不是刷的一声把头砍來.就是在中间把人分成两半.看得颜溪脊背有点冒寒气.这种人是谁给她找的怪物啊……

    “我说.算了.别追了……”颜溪话还沒有说完.黑衣修长的男人就如风一般迅速蹿到一个海盗的面前.伸出手.咔嚓一声.毫不留情地折断了那最后一人的脖子.噗通一声.断气的人像是死鱼一般倒在满是沙的沙滩上.溅起了嘭嘭的尘埃.

    “我说.你手怎么这么狠.我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这么变态杀人的人.”颜溪眉头紧皱地看着那些残缺的尸体.很显然不是很能适应这样的场面.

    突然.男人的手伸向她的腰间.颜溪以为他要对她干什么.意识地后退.沒想到男人的手带过他刀柄的尾巴.扯出了她鞘中的刀.

    “为什么心慈手软.既然有刀.为什么不拔出來.”

    “我不拔不行吗.”

    “愚蠢.”男人眼神淡漠地吐出这两个字.“你以为你有放过他们的心.他们就会感念你的恩德.不杀你.”

    “其实我是因为……”颜溪话还沒完.忽然传來一阵血腥味.颜溪胃里面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翻腾.颜溪的眼睛瞟到了那缺胳膊少脑袋的尸体.意识地合起手掌.特别真诚地朝着那些尸体们拜了拜.嘴里还喃喃地说.“虽然都是我的错.但是你们也别太怪我了.我怎么知道这人这么变态.我只是想引他出來而已.请你们千万要知道我是不想杀你们的.如果要杀你们也给你们一个痛快的.你们晚上寂寞千万不要來找我.冤有头债有主……”

    黑衣男:“……”

    “其实你打得过他们.但是装作呈疲软之态.其实就是想引我出來.”

    “不然呢.”颜溪一点也不想呆在这个到处都是尸体的地方.太影响心情了.在夕阳的余晖迈动着步子往前走去.一边回头对黑衣男说道.“我身体哪有那么弱.当然是想让你出來啦.”

    “不惜以命相博.”

    “哪有那么严重……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來的.以前长净在我身边的时候.总是出现得特别及时……对了.长净这家伙这几年都去哪里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不见人影了.真是……”

    “如果我沒能來得及时呢.”黑衣男似乎对这个问題耿耿于怀.眼睛严肃地看着颜溪.“你知不知道这样依赖一个人本身就是一种错误.如果我身手沒你想的那么好.如果我突然出现了什么意外无法及时救你.你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