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孙行远也若有所思般地看着燃烧的火焰。黑漆漆的眼里写满了看不清的情绪。低低地呢喃出这样的话。目光扫过颜溪的脸。一瞬间又移开了去。声音听起來有些似是而非的伤痛。

    “感觉你好像有什么故事。不如说來听听。”

    “我能有什么故事……”

    “诗句吟得挺动情的嘛。”

    “人在江湖飘。怎么可以不來两句诗附庸风雅。尤其像我这种喜欢与漂亮姑娘打交道的人。吟诗作对更是必须要学会的看家本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姑娘们一见武功厉害。又张口便是诗书的人。很容易就倾心相许的。虽然我可能吟的是骆宾王的鹅鹅鹅……”

    颜溪笑了:“哪有你说的那么蠢。”

    孙行远用得意的语气说道:“我纵横情场这么多年。经验肯定要比你丰富。世间花痴女子多了去了。看见对方有点个才貌就随着对方私奔远去的又不在少数。但可笑的是这种景象还被到处称赞。看过戏曲西厢记吗。点头了。看过吧。那张生和崔莺莺见过几次面。就爱得那么死去活來的。他们能有多少了解。崔莺莺对张生的爱。大抵都是自己的少女情怀在窜动吧。第一时间更新 现在闺中窜动的女子不少啊。遇见一个出手相救的男人就可以以身相许。不惜离开父母的。痴缠者甚矣。王妃以为个个都像您一样有思想有见解。”

    尽管孙行远夸赞了颜溪。可是颜溪不吃他送來的香饽饽。客观地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可是崔莺莺和张生到最后还是终成眷属了啊。在惊鸿一瞥中成就的感情。璀璨壮烈……”

    “那只是小说。真实的事件是由元稹为原形塑造的。元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只是一个美丽的幌子罢了。事实上他对他生命中的那个莺莺早就始乱终弃了。第一时间更新 这样的人谈何深情。很多私奔。不顾流俗地坚持在了一起的人。到最后未必会有好的归宿。”

    孙行远说的话挺有道理的。的确。那样一面之缘就不顾一切。刻骨相恋的。爱的可能只是对方的才貌。更多的是想象中的对方。一旦在日后的相处中发现女方发现男方不那么英武不那么风度翩翩。男方发现女方不那么温婉贤淑。不那么水秀天成。很可能原來恩爱缠绵的感情就会变成一种极度怨念的情愫。曾经执手誓言说矢志不渝海枯石烂的人很可能就变成相看两厌的仇人。这种可能性会很大很大。因为一般私奔的都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地位差距悬殊的两者。这不是金钱权利的问題。更多的是家庭熏陶的问題。环境有很大的不同。人的观念看法也会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这样的两者特别可能会产生分歧。比起门当户对的两个人婚嫁。要有更大的怨偶隐患。曾经的相爱到最后极有可能会变成束缚的重担。

    “因为几面之缘的不熟知的男子便抛却自己的一生。这样的女子在一些人眼里确实是很蠢的。她们蠢得肤浅。看重外貌。看重一些外在的东西。可是……”

    颜溪本來在烤鱼。这个时候抬起了头。看着孙行远说道:“可是我确依然还是很欣赏她们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或许是看重外表吧。毕竟都沒有深入的接触。不知道对方人品怎样。不知道对方真正的兴趣爱好。可要是我是养在深闺不得外出的女子。我或许也会这样奔赴一场很可能会破碎。且建立在看长相看身材基础上的恋爱。不是见识太浅。眼光太短。也不是我不想去知道那个人的秉性与内涵。可是。沒有时间。也沒有那样的契机。养在深闺。见到外來的男人一面已经就很不容易。又如何能保持长久的联系。透过三三两两的事件看出对方的人品來呢。”

    “比起听凭父母之命嫁给一个我从來沒有见过的完全无法知晓的人。第一时间更新 与他平静地生儿育女。度过时日。我更希望能把握住当时的幸福。毕竟那是我能真正感知到。并且深刻拥有的感情。哪怕那是错的。是肤浅的不堪一击的。可我仍然愿意蛾扑火。不为别的。只因为那是自己做的选择。自己给自己的命运做出的主宰。可能一生只有一次的主宰。”

    孙行远有明显的愣神。听完颜溪的话之后。他眼里闪过一簇光芒。好像被颜溪的话所惊讶到了。他看着低头去认真地烤着火的颜溪。她看似马大哈。但好像一旦投入一件事情就会很认真。她那番话仍在他耳边回响。他忽然就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道:“遇见王妃。一面之缘就够了。”

    好像永远记得她刚才的眼神。永远无法忘记她说出那一番话的眼神。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拥有那样坚定的自我天地。很给人力量的一种眼神。好像很多人。都可以通过一些事情來掌控自己的命运。只要你想要。逃脱掉世俗的桎梏。勇敢來。这个世界。毕竟也只是人的世界。与你为难的。也只是跟你有着同样能耐的你完全能摸清楚他的想法的人而已。

    你有你自己选择的路要走。人活着也不过一旅心路历程。第一时间更新 内心的感受。比外界的很多东西更重要。

    “说得好像你已经对我不能自拔了似的。”颜溪懒懒地丢出几个字來。

    他愣了愣。随即轻笑着说道:“几乎要非卿不娶了。”

    “几乎这两个字用得不好。用已经更恰当。我也更爱听。”

    孙行远忽然朗笑出声。那样的笑声。扬在夜空之。格外的清朗。夹着无拘无束的放荡不羁。

    颜溪也笑了。可是她的笑容是浅浅淡淡的。就如她的心情一样浅浅淡淡。有一些轻柔的情绪在心里流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想。为什么有时候人的感情就那么奇妙呢。有些人在一起很久却依然不能交心。有些人三言两语的交谈就可以成为忘机的朋友。就如同他和孙行远。明明之前还冷冰冰的相处。沒过几分钟。相处的氛围就感觉变了很多。可以相互开逾越的玩笑。可以很不礼貌地调侃。可以放出很自恋的话。可以放声大笑。可以在这种冰冷的异地感受到一丝有人相伴的温暖。可以在这禁锢严苛的古代。露出有人能懂的会心一笑。

    忽然相信。真的有人可以在惊鸿一瞥中成为莫逆之交。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其实都是群居性的。择类而处的生物。

    “鱼烤好了。”颜溪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之后。就伸出手。把鱼递给了孙行远。“呐。吃。”

    “你先吃吧。”那鱼看起來色泽极美。香气也诱人得很。看得出颜溪很用心。可是她拿给孙行远的时候。孙行远推辞着这样说道。“王妃烤得太不容易了。吃饱了再给我吃吧。我现在也不饿。”

    “哪有厨师自己吃东西的。第一口当然要给欣赏者。”颜溪笑着。因为月光柔柔地洒來的缘故。她的眼睛里泛起奇异的光泽。那看起來像是星星掉落在河水里一样。晶莹璀璨的光在她的眼睛里流淌。

    盛情难却。孙行远只好接过。他拿着鱼。面具戴着很碍事。很不好吃东西。颜溪看着他。笑了笑。说道:“如果你突然说肚子饿。不吃鱼的话。我会很伤心的。我烤了这么久。这么用心呐。”

    “突然想清楚了一些事情。”孙行远拿着烤鱼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你突然让我出來。特意让我吃东西。其实只是想看我的脸长什么样啊。”

    颜溪愣了愣。懂了孙行远的话里开玩笑的意味极浓。颜溪大方一笑。说道:“被你猜对了。我就是很好奇你长什么样啊。如果不是貌比潘安。风流倜傥。那就不要拿开面具了。”

    满以为男人会极其臭屁地说我比潘安英俊多了然后刷的一把面具揭开的。可是颜溪猜中了结局。却沒猜中过程。这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依旧意气风发地说道:“那我就沒有潘安那样的脸了。哈哈。”

    “突然间这么谦虚了。”颜溪淡笑着调侃道。在颜溪心里。像孙行远这么有自信的人。就算相貌堂堂。也不会承认自己比潘安差多少的。而且。他也应该明白她只是调侃恭维之语。一解释谦虚就变得颇显扭捏了。

    “怕把王妃吓到啊。”

    颜溪懂了。这人是不想摘面具。所以在跟她打马虎眼呢。本來嘛。面对人的**。颜溪觉得窥探并不好。但是她还是有点想知道的。所以。她就轻描淡写。只是玩笑般地。沒有多坚持地说道:“那我更好奇了。美男子见过不少。还沒见过丑得能吓到我的。”

    他本來可以以一句“王妃太拿人取乐”了之类的话四两拨千斤的。颜溪也不会再多问。可是他突然把手伸到脑后。一边解开脑后系住面具的细绳带。一边说:

    “既然王妃这么好奇的话。我再拒绝倒显得扭捏了。一个大男人怎么也不能输给王妃一个姑娘家。相貌怎么了。相貌不见得有多重要。就算长得奇丑无比。也无需遮遮掩掩。是吧。”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