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斗的双方陷入激烈的比拼当中。好像是李秀背后突然又涌出了一股鲜血。李秀发出了痛苦的呻 吟声。李秀眼看就要倒去。颜溪立刻回身。将李秀扶稳。

    颜溪眉梢微微挑起。眼里迸射出寒光。一刻。颜溪的身体就离开李秀的身边。如旋风般迅猛袭上那些可恶的海贼们。她闪电般地掠过一排的海贼们。沒有人看得出她是怎样出手的。只听见咔嚓咔嚓的骨骼断裂声就如瀑布一般响起。众人顿时爆发出痛苦的嚎叫声。手腕断裂出迸发出火焰般的热度。令人疼痛难耐。扑通扑通。手再也拿不稳刀剑。手中的武器就这样纷纷掉在沙滩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而这个时候。颜溪的身体早已经站好在了原地。仍旧站在李秀的身边。扶着他。仍旧还是原來那个位置。风吹衣舞。神色淡淡。好像一直就站在那个地方。沒有动弹过。而那些人。好像也不是她打倒的。

    忽然间。海贼发出大叫声。他们再也不敢小瞧颜溪等人。他们开始认真审视他们的能力。他们开始发出亡命之徒般的攻击。

    打斗进行了很长时间。相当之长。刀光剑影。血肉横。像是激烈的战场。有着令人难以忍受的血腥味。令人耳鸣式的兵器交接声。月光也好像开始变得晕黄起來。原來洁白的色泽荡然无存。一阵阵的冷风不住地袭來。充满了肃杀的阴冷。天地间也似乎弥漫着一股浑浊的气息。

    “啊。”不知道是谁发出來的声音。凄惨的尖叫不像是人声。而像是某种动物临死前的悲鸣。充满了害怕。充满了绝望。

    噗通一声。颜溪扬臂一甩。一个人的身体就从颜溪的肩膀处了出去。直接砸向他们的同伴。

    而就在这个时候。趁颜溪不注意的时候。一把刀从海贼的手里伸出。在空气中泛起阴寒的色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直接捅向李秀的肚子。

    而此时。黑衣的孙行远嘴唇已经泛起了青黑的色泽。大滴大滴的冷汗从他的额角流。他的眼前模模糊糊。好像什么也看不清楚一样。晃了好一会头才恢复视线。可他连呼吸都是那么的困难。充满了艰难险阻一样。他把一把刀插在沙土中。才勉力维持住身形。就在他这么大口喘气的时候。他上挑的桃花眼末梢扫到了攻向李秀的那把闪闪发亮的弯刀。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了原來所站的地方。一道黑影自空气中闪过。他的身影已经扑到了李秀的身上。而刀擦过了孙行远的肩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刺破了他的皮肉。顿时。噗的一声。鲜血从他的肩膀喷溅而出。染湿了金黄的沙地。

    “你、你怎么了。”被扑倒的李秀发出了一句痛哼声。受伤的背充满着格外的痛楚。看到孙行远流出來的鲜血。李秀心里充满了惊讶。也对这个陌生人充满了感动。可是这个陌生人好像情况也不太乐观。而李秀显然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被刺中后背流了这么多血还活着已经是万幸。他现在脑袋已经晕乎乎了。一刻。他的身体飘乎乎的。黑暗无孔不入地朝着他的袭來。他霎时间晕厥了过去。不省人事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而孙行远仍旧倒在李秀的身上。他好像失去了力气一般。无法从晕厥的李秀身上醒來。从他那半阖着。马上就要阖紧的眼眸來看。他情况也很不容乐观。好像马上也要步上李秀的后尘晕厥过去了一样。他的眼前已经越來越模糊。肩膀上流出來的血也加速了他的虚弱。让他更加地昏昏欲睡。更加地充满疲惫。好像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沒杀成人不死心的海盗捡起了地上掉落的弯刀。朝着躺在李秀身上的孙行远狠狠刺去。他是准备两个人都杀死的。反正这刀这么长。两个人都可以在这把刀毙命。于是他用了很大的力道。要杀死两个人的力道。狠狠地插去。

    然而就在刀接触到孙行远衣服的那0.01秒。一股寒冷的气流顿时穿过空气。寒冷的气流由一把长剑带起。直直地穿越空气而去。摧枯拉朽般。以强大得令人发指的速度和力度。洞穿了那个执刀海盗的手腕。“哇”的一声。那个海盗顿时大叫起來。痛得在那里抱团打滚。发出嗷嗷的痛叫声。

    而这个时候。竟然又有人不怕死地接近那两个人。第一时间更新 因为孙行远杀死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所以那个海盗非要找孙行远报仇不可。他小心翼翼地接近孙行远。可他还沒來得及有任何出手的机会。那个人只见寒光一闪。顿时有黑色的身影如迅猛的狮子一般俯身扑过去。颜溪一个利落的顶肘撞膝。将那人打倒之后。毫不客气地跨坐在那人的身上。雷霆般的手段制住了那人准备暴起的动作。只见白光忽闪。竖起的刀就朝那个人的心脏猛 插去。可是那人在这样的垂死之际竟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道。冲破了颜溪的束缚。一个猛力将跨坐在他身上的颜溪弹开來。他快很准地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刀。第一时间更新 眼神充满着修罗的阴狠与怨恨。电闪雷鸣般地捅向颜溪的腹部。

    颜溪一个迅速的弹身逃脱了那人狠辣的攻击。巧妙地避过了那么捅來的长刀。身体往旁边一越。以几乎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森寒的刀刃抵住那人的脖颈大动脉。细长的手臂一旋。噗的一声。鲜 血从那人的脖颈大动脉迸射出來。颜溪意识一避。宛如从天而降的神祗般。屠戮场过。血液不沾身。

    一道寒光顿时闪过。铺天盖地的清冷锐气朝着颜溪的面门及其他要害位置而來。完全是凭借着高超敏捷的应变能力。颜溪才弹跳而起。如豹子般迅速一闪。躲过黑暗中一群人的凌厉攻势。

    这些海盗很显然要比之前遇到的海盗更棘手。人也更多。

    这个时候。孙行远从袖子里掏出來一个小瓶子。打开。一颗药丸盛放在他的手上。他快速地服去。撑着力气从地上站了起來。这时。他像是脑后长了眼睛一般。反手一插。登时了结了一个袭击者的生命。

    那些人步步逼紧。颜溪全身散发出巨大的爆发力。她的刀被打掉了。第一时间更新 她闪电般一旋。从一个死掉的海盗的腰间拔出刀來。刷的一声发出出鞘的锐响。清冷的空气像是被雪白的刀刃吸附。颜溪手臂一起一落。沙滩好似变成了冰天雪地。寒冷得无以复加。充满了冰冷无望的肃杀感觉。两道血线开在两个男人的脖颈之上。嘭通传來尸体的落地声。像是一个掉落在河水里的巨大石头。

    颜溪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还不待她喘出一口完整的气。又有刀锋迎面朝她而來。颜溪被这突如其來的剑雨逼得连连。无孔不入的几把剑贯穿着厚重的寒气朝她逼近。就在她被逼得一再往后眼看就无退路的时候。背后陡然传來尖锐的刺痛感。

    而刺痛感只是一瞬。一刻。身后传來噗通的倒地声。孙行远结果了那个袭击颜溪的人。当颜溪回眸望向孙行远的时候。男人的眼睛已经呈现了赤红色。像是那种熬夜熬了很久都沒休息的人。此时此刻的他很显然已经到了疲惫的边缘。

    背后陡然传來湿冷的寒气。颜溪眼眸好似琉璃。刹那间绽放细碎的光芒。她速地一旋身。头往后一仰。生生地躲过了扑面而來的攻击。她半跪在男人的尸体之上。如灵敏的豹子般迅速弹跳而起。细瘦的腰肢弯起半圆的弧度。反手抓起插在适才男人心脏上的匕首。一脚踹开迎面而來的另一个男人。接着如弹簧般就地一滚。躲过两把嗜血锋利的长刀。

    她雷霆般将李秀扶起靠在肩头上。另一只手抓住孙行远的手。大声道:“快逃。”

    如果她一个人还好。这些小贼们虽然身手刁钻了点。可要全部解决他们还是不怎么成问題的。就是自己要耗一些时间。可是现在。颜溪最耗不起的就是时间。李秀流了那么多血。孙行远不知道突然出了什么状况。是受了重伤还是怎么的。已经沒有那么强的战斗力。颜溪只能做出撤离的攻略。

    撤离风险当然要大过于直接的打斗。要知道逃离的时候自己可是在往前跑。背后的位置全部都露了出來。供对方当成肉靶子在那里扫射。这不。很快就要一把刀朝着颜溪的脊髓攻击过來。这样去不是办法。他们不比这些海贼跑得快。颜溪只能说道:“孙行远。你带着李秀先走。我随后來追赶你们。”

    男人沒有怎么的固执。事实上他老早就想这样了。因为他现在很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突然出问題的身体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战斗力。如果硬待在颜溪身边。非但不能保护她。反而还会成为她的累赘。现在一听颜溪这么说。孙行远立马架住李秀。发力般地往前面跑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