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都不想跟这个打不败的女怪物打架。但是又不想那么快认输。实在不甘心一帮人就这么被三个人打败。一定要赢得些什么战利品出來。不然传出去估计会被其他海盗笑死。于是他们去追孙行远和李秀的步伐。可是都被颜溪拦了來。不得已他们只好跟颜溪战斗。坚信自己一定能干翻这个女战神附体的怪物。

    电光火石之间。少女手中的刀刃猝不及防地迎上。反客为主。以命搏命。身躯闪动。刀锋凌冽。颜溪手腕顿时聚齐起巨大的力量。将两个男人手中的长剑挑。她用力过猛。自己的剑也随着闪出。就在沒有武器的男人们略微惊慌的一刹那。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身形敏捷的少女早已身而上。五指成爪。闪电擒拿。咔嚓一声拧断了一人的脖子。

    战斗了一段时间之后。颜溪身边的海盗们一个一个地倒了去。

    “我不想再杀人。识相的就给我滚。不然。就休怪我替天行道。”颜溪横剑在手。衣袂舞动。眼神凌厉如雪。充满了巨大的煞气。让人一时间不敢直视。生怕她就会那么跳过來扭断谁的脖子。

    有一群海盗还在跟颜溪杀戮着。听到这样的话他们杀得更猛了。倒不是因为颜溪嚣张的话而激发了自己体内的怒气。而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战斗力大幅度降。体内的能量要开始消耗了。不然不会说出这样休战般的话。

    而另一些人心里也想到这一层了。不过他们心里想的要比那些跟颜溪打斗的人高一层。万一这个女人只是心慈手软呢。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而且……他们忽然想到自己抓这个女人的初衷。是要把她丢出去卖的。这么固执倔强。又强大得让人难以招架的女人。会乖乖给他们卖掉吗。若是她回來寻仇。那他们不就……人。目光还是要放长远点。柿子。要挑软的捏。硬的买回去也啃不动啊。第一时间更新 更何况这硬的还那么难买啊。

    于是颜溪眼芒再一扫的时候。这些人中的主和派就吓得有点怂包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烧。命还是要紧啊。于是一时人群顿时作鸟散。有些人撒开脚丫子迅速就给溜走了。剩一些人眼看大势已去。也麻溜地从女怪物身边跑路了。这些人來得比去得还块。只见前一刻还在眼前。一阵风一样就不见了。黑暗中只听见往前奔跑的脚步声。

    颜溪累惨了。她哪是什么女怪物。只是战斗力比一般人持久些罢了。好歹也是上过战场的人。怎么可能会输给这群乌合之众。颜溪此刻额头上的汗水不停。第一时间更新 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重得有些离谱。她便一屁股坐到了沙滩上。大口大口地呼吸了两口气。可呼进鼻腔的压根不是什么令人舒服怡然的新鲜空气。而竟然是血腥味。颜溪一偏头。竟然看见一个无身的脑袋。而那脑袋上的眼珠子正瞪大着看着她。颜溪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气窜上体内。虽然想着这些人活着她都不怕死后更沒什么可怕的了。但颜溪还是觉得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钟都晦气。

    颜溪抓着一把刀作为拐杖。在那里缓缓地前行着。沙滩上留她的脚印。一个一个。连绵着往前方蜿蜒而去。

    “你们还好吧。”

    因为李秀和孙行远均有受伤的缘故。所以颜溪很快就沿着血迹找到了他们俩。此刻的他们找到了海岛的一处山洞。而颜溪一进去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们就躺在了地上。好像已经晕了过去。颜溪担心地问出了这一句。可是李秀和孙行远两个人。沒有一个应声。

    尤其是李秀。他的身上流了好多血。在他的周遭都形成了一个不小的血泊。而孙行远倒在李秀的身边。他的手里拿着已经碾好的草药包。手保持着伸向李秀的姿势。可是不省人事着。颜溪由此可以大致猜想到。孙行远是要去救李秀的。他先是把李秀翻转了过來。避免他被压着。随即简单包扎了一。再给他去找了草药。孙行远自己肩膀上受了伤。但是沒有去理会。

    推测着这样的情况。颜溪眉头皱了皱。她觉得事情有点奇怪。但好像说不上來什么。毕竟看起來好像很正常一样。

    颜溪撕开之前孙行远给李秀包扎的布料。那块布料已经血肉模糊了。颜溪把其随手丢到一旁。旁边有用容器装着的一盆水。可以猜测到应该是孙行远放在这里的。颜溪将李秀的伤口洗干净。然后快速地把草药敷了上去。撕身上一块干净的布缠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丝毫不给任何出差错的机会。

    本來就经过长时间的打斗。现在又要这么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治伤。颜溪做完这一切之后开始气喘吁吁起來。可是解决完了李秀。还有孙行远。颜溪还沒有休息的机会。颜溪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地呼出。让自己大脑放空一点。之后走到孙行远的身边。给他看探起伤势來。

    颜溪发现。孙行远只是受了轻伤。可李秀的伤口相比。他的伤口真可谓一点事也沒有。他这么一个武林高手。身手上乘。怎么会被这么一个小伤口放倒呢。怎么看起來像受了重伤似的。

    颜溪把手伸进孙行远的胸膛。以及背后。发现都沒有受伤的情况。虽然手出來的时候已经不是那样。有红色的鲜血染上來。可是颜溪摸得出他身上沒有被击中的地方。那些鲜血应该是别人的鲜血。比如李秀的或者在杀那些海贼的途中被染上的。颜溪看着昏迷不醒的孙行远。有点犯难了。难道要她把他裤子脱來。看腿上有沒有伤口。

    要知道现在的孙行远可谓全身都是血。裤子也在打斗的过程中变得破破烂烂的。被人划开了一些洞。所以根本不知道那些血有些是他流的还是全部都是别人的。

    不是吧。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郁闷地看了看天。

    算了。现在好像不是该郁闷的时候。看孙行远这气息微弱一不注意就会死掉的样子。颜溪觉得还是应该放纠结。毕竟人命大于天。颜溪拽住孙行远裤脚一边拉他裤子的时候想。不要郁闷。把孙行远当自家孩子就好。对自家孩子也都十岁了。孙行远……就当他十五岁吧。对。拥有一颗母性的心灵。就把孙行远当小孩子……

    颜溪决定再不扭捏。用力把孙行远裤子一扯。嘶拉一声。孙行远裤子从膝盖处断裂了。许是听到什么响声。还有点微弱意识的孙行远睁开了眼睛。

    颜溪看到孙行远微微睁开了眼睛瞬间觉得看到了光明。她如蒙大赦地蹲到他的耳边:“喂。你除了肩膀。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受了伤。告诉我。”

    “沒。沒有……”孙行远气息奄奄地说道。

    “可是沒有的话。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颜溪皱着眉头不解地想。

    “不要……”孙行远痛苦地呢喃出这样一句话。他那双桃花般潋滟的眸子里此刻也失去了光泽。他的指尖轻轻触到了颜溪的指尖。

    “不要什么。”颜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般地问道。完全不知道孙行远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离开我……”他的指尖触过她的指尖。往前。抓住了她的手。那样冰凉的手。抓住颜溪的手不放。

    “这个嘛。放心吧。我当然不会抛你的啦。不至于这么沒良心的。话说你突然是怎么了。难道……中毒了。”

    男人愣了愣。摇了摇头。他仍抓颜溪的手在手里。他似乎觉得那样不好。想放开颜溪。可是当他一刻。眼睛迷离沒有焦距起來的时候。他的手又坚定地抓住了颜溪的手。

    颜溪摇了摇头。这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那你到底怎么了。你自己不知道吗。不可能吧。”

    男人好像陷入了不清醒当中。他好看的眼睛半阖着。开始反复地说:“不要离开我。别离开我……”

    这家伙。不会是想到了自己心爱的人了吧。估计是。他应该是把她当成了别的女人。所以才抓着她的手不放。好吧好吧就让你抓吧。当当替代品也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

    仿佛老天在跟颜溪说既然要当就当得更猛烈些吧一样。一刻。颜溪竟被孙行远揽到了怀里。他灼热的呼吸就喷洒在她的头顶。颜溪忽然身体有些僵硬。可是。她沒有动弹。

    好像。很久沒被人这么抱过了。以前也有一个人喜欢这么抱着她。让她的头埋在他的颈窝里。他的巴则搁在她的脑袋上。好像要把她围得密不透风一样。然后。他的声音就会在她的头顶响起。他会温柔地跟她讲很多很多的事。

    你把我当替代品。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吧。好像也沒什么不妥。反正只是抱抱而已……颜溪这样想着。纠结一扫而空。顿时变得心安理得起來。

    可这样美滋滋的想法产生还沒多久。颜溪心里就像一个摆钟一样开始激烈地晃动起來。那样的不安定。因为她突然听到男人从喉咙口里溢出的两个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