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上天也是个色老头。对李秀之辈的祈祷就哼哼唧唧。对漂亮姑娘的祈祷就有求必应。

    果然。來的不是那些海盗。可是这些人的到來让颜溪倍感意外。不仅是颜溪。李秀。和孙行远也可谓瞠目结舌。

    一群人走近了。火把噼里啪啦地照耀着山洞的进口。脚步声渐渐地。渐渐地清晰了起來。颜溪的心里跟打鼓似的。片刻得不到安静。不知道为什么她感到特别特别的紧张。从來沒有如此过的惊慌与无措。可是她能做的只有告诉自己镇静來。不要慌张。

    脚步声越來越近了。火把耀眼。颜溪能看到投射到地上的人影。第一时间更新 耳边响起脚步声踩在地上嘎吱嘎吱的暗响。

    就在这个时候。不要坐以待毙的想法在颜溪脑中像是脑中一样大声地响了起來。在心里拉起了巨大的警铃声。那种充满着危机感的直觉从头窜到了她的脚。好像贯彻了她的全身。她根本沒有多考虑的时间。像是灵巧的豹子一样迅速敏捷地弹身而上。第一个人进來的时候。颜溪的刀剑就如弹簧一般毫不犹豫地伸了上去。

    可是來人也绝非泛泛之辈。很是灵巧地躲过了颜溪的攻击。一瞬间。刀光剑影就哗哗在眼前闪过。颜溪忍不住一声疾呼。第一时间更新 身形如闪电般一避。迅速暴起。一脚踹在來人的手腕上。长刀被甩上天眼看就要落。颜溪伸出一只修长笔直的腿。高高地抬起。迅速往俯冲而的刀背上一挑。使刀柄正对着自己。空气仿佛凝固了似的。灵巧的少女脚背用力。像踢毽子般利落地将刀柄往前踢去。刷的一声带起长风。直朝着远远的方向而去。夹带着那样惊天动地的力道。

    叮的一声。刀剑撞到了墙壁之上哐当一声掉了來。溅起满地灰尘。

    可与此同时。所有的火把都熄灭了來。黑暗中。沒有人能够看得清楚谁是谁。

    但是颜溪能看清楚。可以说。她能大致地看清楚。

    因为在准备熄灭那些火把之前。她就已经用布蒙上了一只眼睛。到漆黑的时候。她把那块布移到另一只眼睛上。让那只习惯黑暗的眼睛露了出來。于是她便能在黑暗中大致自如地看见物体。这是颜溪在海盗身上学到的。海盗们经常喜欢用快布蒙住眼睛。这并不是标新立异地耍帅。更不是每一个当船长的人都要是独眼龙。而是用一块布遮住眼睛。让一只眼睛长时间处于黑暗。这样在甲板底层的黑暗中战斗时。他们能够让自己处于视觉上的优势。不至于指挥太失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颜溪一手架起孙行远。一手架起李秀。在一片混乱中往前冲去。

    此起彼伏的叫喊声顿时响彻在沉沉的夜空。颜溪无法腾出手來。只能用脚踢翻拦路的众人。依靠灵活的身手左闪右避。她的跆拳道学得很精。腿法流畅优美。鞭腿力道亦很足。侧踢也十分的顺畅有力。赤手空拳之。她已经踢翻了很多个攻击她的男人们。

    一个男人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少女。他看不大清女子的模样。只感觉她冰肌玉骨。象牙白的肌肤散发着陶瓷一般的美感。细腻而冰冷。她露出一丝谨慎之色。突然间横出一脚。重重地踢翻面前的一个男人。

    颜溪驾着两个大男人冲出山洞的时候。额头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顺着她尖尖的颌吧嗒吧嗒地流來。可以想见她耗费了多少的力气。

    一轮残月挂在海之尽头。薄雾笼罩着那轮凄清的冷月。在月。一匹马儿在低头吃着面前的草。而在马上。坐着一个衣袂翩翩的男子。金色的镶边在月闪烁着粼粼的光泽。就像是水波那样。遥远而神秘。他转过头來。逆着光。看不见他的脸孔。他的眼睛静静地望着那个混乱的山洞。眼睛里的波光那样的深不可测。写满了让人无法读懂的情绪。

    马儿在那里拍打着尾巴。他就静静地坐在马上。此情此景。有种书卷气息的美妙。却那样美得不真实。好像是來自于另一个世界。海声涛涛。可不知道为什么。望着这样的一幅场景。感觉全世界都好像安静了一般似的。不需要任何的言语。

    颜溪发现这些人挺棘手的。她又看不清楚他们是谁。但是既然已经决定开打了。就要打到底。她不能抱任何侥幸的希望。 忽然之间。一把厚重大刀朝着颜溪的后颈砍过來。颜溪眼芒一闪。身体滑溜溜的好似泥鳅。贴着凌厉的刀锋快速一闪。随后就地一滚。半蹲于地。刷的一声一个石头扔过去。随着“啊”的成片惨叫。几人的肩部顿时被石头击中。身体如坍塌的大山一样朝后倒去。

    电光火石间。一拳击來。颜溪闪避而开。当然这个时候颜溪是沒有架住李秀和孙行远两个人的。他们都在撑着开打。突然之间。黑漆漆的夜色间颜溪感觉到有一个大拳头袭來。面无表情的少女突然间反手一旋。刷的一声自己的刀剑从手中出。直接朝着身边那个人的方向而去。可是在晦暗不明的微光之中。那个人竟是出自于直觉般地闪避开了。而那把剑锋凌厉的剑却继续一往无前地朝着面前轰然射去。黑夜之中的剑锋闪动着凌厉的锋芒。远远地迅速逼近。直朝马上眉目英挺的黑衣男人而去。众人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将目光纷纷投注到就要被剑封喉的月光的玄衣男子身上。

    “王爷。”有人大声地惊叫道。那叫声充满了害怕。猛缩的瞳孔亦暴露了这些男人们心里的恐慌。

    而那仿佛在欣赏月色般的男子突然间转过头來。桃花般潋滟的眸子好像沒有一丝的情绪。他唇红齿白。脸如羊脂白玉。他的脸有着别样的诱惑。尽管此时神色淡淡。依然像是罂粟一般充满着绝美的妖冶。腰间的佩剑落到了手里。他绣着金边的玄色衣袖轻轻一抬。刷的一声。一米之外的利剑登的一声掉落。与佩剑的刀锋交错在一起。在漆黑的夜空中一瞬间点燃了簇簇的光亮。虽然只有一闪而逝。却能够照见男子的脸。唇似三月春柳。眸如桃花轻摇。那雪白的脸上升起了一抹病态的潮红。他的眼睛穿过那燃起的光亮。穿过丝丝缕缕的凉风。就那么落到了颜溪的身上。

    “西、西门筑……”颜溪顿时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那在遥远月光的男子。如果那一瞬间看到的他的脸不是幻觉的话。那这个男人不是西门筑又是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李秀在被颜溪架住山洞之后的不久。就倒在一旁的草丛里了。沒有人能发觉他。而战斗着的孙行远。在此刻。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他的目光。深沉地落到了那个月骑马的身影上。那个玄衣墨发。眉目如画的男子。

    颜溪大步大步地往前跑过去。她跑了很远。跑得那样急。她好像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听不见孙行远在那叫着不要去。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好像。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要听不见了。

    她在男子的马旁停步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看不大清男子的脸。可是看起來有点像他。她小心翼翼地仰起头。试探着问:“你。你是西门筑吗。”

    男子从马上跃來。他的脸沐浴在月光之。完全地让颜溪收进了眼里。高挺的鼻。殷红的薄唇。狭长的眼眸。就像是跟她在午夜梦回之际梦到的男子一个模子印出來的。不是西门筑又是谁。

    颜溪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抚摸上男人的唇。好像要感受到男人的温度。好像要知道这一切不是梦。不是自己的幻觉和臆想。她轻轻地触摸着他的唇。他的眉眼。之后。她的手。被他一把握住了。

    “颜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呼唤。连他身上的气味。都是那么熟悉的。他的手很温暖。很厚实。此刻。正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她能感觉到他的脉动。而不是像做梦时候。那样虚无缥缈的。好像随时就能飘走一样的虚无。

    “我回來了。”他看着她说道。一双眼睛星光一般藏满了深情。那样温柔的语气。像是月光一般。轻轻地洒在她的身上。她的心上。恍惚如昨日。“我來接你回去。”

    她的泪。轰然就洒了來。她扑进男人的怀里。放声痛哭着。

    月光静静地洒在两人的身上。竟是那样的皎洁与和谐。温柔地将他们的剪影交织成如诗如画的图卷。好像世界。再沒有比这更美好的场景。跨越五年光阴。久别重逢的一个拥抱。好像诠释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好像。时间就定格在了这一刻。再也不需要流动一般。至少。在那些看的人眼里。是这样的。

    此时此刻。孙行远的眼睛却露出了一种近乎赤红的色泽。那样的眼睛里好像写着震惊。讶异。以及化也化不开的伤痛。那些神色。那样的浓重地出现在他的眼眸内。他整个人都好像有点站不稳了。嘴唇也开始变得有些青紫。心脏也开始剧烈地收缩起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