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眼睛。紧紧地落在颜溪的身上。此时此刻的她脸上有着甜美的笑容。像是得到了此生的至宝。尽管她的脸上还残存着之前哭泣的泪水。可是谁都无法否认她笑得那么幸福。好像得到了全世界一般的幸福。

    孙行远闭了闭眼睛。那一瞬间。好像有一个巨大的石头击中了他的心口一样。那样的疼。那样的充满了痛楚。那样的疼痛好像能蔓延到全身。身体好像要爆炸了似的。孙行远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來。那样痛苦的眼神。好像他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样。那么地无法割舍。

    他像个负伤的兽类一样。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步一步。眼神黯淡地往前走去。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一句话都无法讲出來。他只是行尸走肉般地往前出去。眸子里好像再也见不到一丝的神色。充满了空洞与麻木。

    男子跃到了马上。伸出修长的手。伸向脸上泪痕犹在的女子:“上來吧。”

    颜溪将手放到男子的手里。笑容幸福地点了点头。之后。她的身体就出现在了他的怀抱里。两人共乘一骑。

    颜溪突然想到什么。说道:“那些人原來是你的人啊。我还以为是要杀我的人呢。”

    “是來找你的。”

    “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也算误打误撞了。不过幸好我沒杀人。不然就太不好了。”颜溪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有预感这些人不是海盗。所以才沒有拔出刀來。而是一直徒手或者拿石头攻击。只想着逃离而已。沒想着要杀人。看來果然善有善报。

    “哦。对了。李秀。李秀在那边。”颜溪想到了什么。一子从马上滑身子來。不顾马上的男人。而就是往原來打斗的地方跑去。当然。现在已经完全沒有打斗了。

    “李秀你……你在哪里。”颜溪往前走着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倒在地上的身体绊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的手和膝盖都擦破了皮。可是她完全沒有呼疼的心情。因为借着明亮了些许的月光。颜溪看到躺在地上的人就是李秀。

    颜溪叫人把李秀扶起來。“孙……孙行远呢。”颜溪喃喃地说道。随即她大声呼喊道。“孙行远你在哪里。”可是沒有人回应她。颜溪便叫人找一个穿黑衣戴厚重面具的人。可是却一无所获。大家又燃起了火把。可是谁都无法找到颜溪所描述的那个人。

    “还在那里看什么。我们回去吧。”西门筑已经骑马赶到了颜溪的身边。不解地看着颜溪。

    颜溪翻身上了马。第一时间更新 坐到了西门筑的前面。她的小小身体就被西门筑圈在怀里。颜溪再一次往远处望去。可是茫茫四顾只是一片笼罩着雾气般的漆黑。那个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一身黑衣的男人。始终不再出现在她的视野之中。仿佛就那么再也消失了一样。再也看不到了。

    “这人好像不大喜欢在别人面前露面。说不定他又藏起來了吧。”颜溪皱着眉头这样想着。可是心里依然有些放不。怎么也是有革命情谊的人。如果是跟李秀一样倒在不为人知的哪里。不被人发现。因为身受重伤而动弹不得。那就惨了。

    “你说什么。”西门筑好像沒有听清楚颜溪所讲的。询问道。

    “是一个保护了我很久的男子。之前还在的。现在却不在了。你派人多找一吧。”西门筑的眼里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好像在疑虑什么似的。一刻重又神色如常了。吩咐人按照颜溪所说的那么做。吩咐完了对颜溪说道。“我已经派人留在这里找了。如果找到了的话。他们会将他好好医治的。我们先走吧。这里太冷了。”

    说完之后。西门筑便打马前行。

    夜晚。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躺在西门筑的豪华马车之中。静静地思索着什么似的。男人就睡在软榻之上。月光洒在他绝美的容颜上。像是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充满了美好的感觉。他的眉眼依旧是记忆之中的那个模样。像是无瑕的美玉一般。颜溪就那么静静地望着他。好像永远都看不厌似的。

    他竟然还活着。他竟然。跋涉那么远的路途。來找她了。

    就在不久的之前。颜溪还打算完全放弃他了的。打算放他。开始一段新的旅程。尽管那么的不舍。可是还是想抛掉一些思念。可是。就在这样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回來了。他活着。回到了她的世界当中。颜溪发现。好像这一生。都沒有什么遗憾了。尽管她对西门筑充满了歉疚。她似乎应该再等一阵子。不应该那么早就放弃他的。可是她相信。西门筑应该不会怪她的。

    有些时候。世事真的充满了太多的奇妙。很多事情那样的诡秘莫测。上一秒。永远也无法猜测到一秒的情况。她至今还无法完全相信西门筑真的活着回來了。哪怕他就在她面前。之前还会用温柔的语调同她讲话。她还感受到了他的心跳。他的脉搏跳动。他眉眼间的温度。感受到了他的怀抱之中的温暖柔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是。这一切对她來说。还像是在做梦一样。充满了不确定感。充满了小心翼翼的幸福感。她真是经历了太多的挫败。才会那样的胆小如鼠。明明就在她眼前的幸福。她却不敢去相信这是真实。

    是啊。有什么不敢相信的呢。颜溪给自己鼓气道。那么困难无助的日子她都熬过來了。什么样的害怕都经历过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忽然想到。这五年。好像只是弹指一挥间。似乎是昨天。他为了保护她。从万丈的山崖上滚落去。似乎是昨天。她因为他的离去而哭得肝肠寸断。似乎是昨天。她接受不了他死去的事情。第一时间更新 执意要翻越千山万水去寻找她。那些离别。那些伤痛。那些痛不欲生。在这一瞬间都那么地清晰在目。清晰到让她想哭。让她想不顾一切地大声宣泄出來。

    此时此刻的颜溪。内心充满了感激。感谢他还活着。感谢他在这样的时刻。像梦境一样降临她的身边來。感谢上天。赐予她这样的幸运。感谢自己。还好好地活着。并沒有轻生而去。

    后來。西门筑醒转了。估计是马车的颠簸让他很容易就醒來。西门筑慵懒地睁开了眼睛。正好。颜溪根本也睡不着。两人就在那里说起來话來。刚开始。颜溪并不知道说什么。她感觉自己很是木讷。心情也好像还在激动的情绪中沒有走出來。直到后來她平静了一。才开始找西门筑说起话來。

    “你这几年都到哪里去了。”颜溪这样说道。外面的月光静静地洒在地上。马车的车轮在地上碾过轻轻的声响。偶尔发出嘎吱的声音。时间好像那样的静。静得连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我掉了山崖之后。很庆幸是落到了水里。所以才沒有死掉。之后。我的身体顺着湖水一路流走。我也不知道流到了哪里。我只知道我流了很久。那个时候感觉自己都好像要窒息了一般。可是我丝毫沒有挣脱的力气。后來我彻底晕厥过去了。醒來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一个人照料着。那个人说我受了重伤。是他把我治好的。他说还以为为我必死无疑。因为我这一睡就是三年。他差点都对我失去希望了。却沒想到。我竟然活了过來。我醒來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在一个药汤里泡着。可是我突然想不起來我是谁。我的脑袋里好像很多记忆都消失了一般……”

    他继续说道:“后來。那个照顾我的人不知道有仇家追杀还是怎样的。死去了。之后。我就一个人四处流浪着。经历了一些颠沛流离饥寒交迫的日子之后。我就遇见了几个穿着蓝色衣服的人。他们一见我就很惊喜地叫我‘王爷’。后來。我回到了王府。因为是熟悉的地方。所以很多记忆都被唤醒了起來。虽然依旧有些记忆记不大清。但是比之前相比。已经好了太多……”

    “不用放在心上的。只要你沒事就好。”颜溪捂住了西门筑的双手。用她温暖的双手试图捂热他的冰凉。她温柔地笑着。脸上的笑容那么柔和。“沒事的。以前是你当我的记忆。帮我回忆起來我所不记得的东西。现在是我当你的记忆。我会努力让你记起你不记得的。以前那些珍贵的回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颜溪笑了笑。接着说道:“我曾经想过很多很多。因为我以前看的小说里。如果男女主经历离别后阔别重逢。如果男的沒死的话。十个有九个会失去记忆。我那时候就想啊。如果你能回來。就算失去记忆。完全忘记了我也沒有关系。你就算已经有爱的女子。已经完全不喜欢我了。也沒有关系。只要你幸福。只要你好好地活着。一切就有希望。我会等。等到你把我记起來的那一天。哪怕那一天永远也不会到來。我也会是笑着死去的……”

    “颜溪……”西门筑一伸手。将眼睛里闪着泪花的女子拥进了怀里。轻轻地拍打着颜溪的脊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