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声音好像带着哭声。但又好像在笑似的。她埋首在西门筑的怀里。脸被遮住了。所以此时此刻沒有人可以看出她的真正情绪。她的声音在西门筑的怀里响起:

    “其实我一点都不感到悲伤。我感到很幸福。真的。我从來沒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从來沒有为一个人这样付出过。因为遇见了西门筑。我开始变得会很用力地去爱一个人。我这一生。沒做过什么大事。我唯一值得骄傲的事情。就是來到这里。遇见了你。然后。与你相爱。与你度过那么多的有笑有泪的日子。你让我学会了很多很多东西。让我幸福地拥有了自己的血脉。让我感受到生命里的每一缕清风。每一丝阳光都是那么的弥足珍贵。你让我相信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让我觉得自己是被爱的。是有底气的。所以。我才能在一些事情上。比以前变得更加坚定。更加的强大。”

    “我以前一直沒对你说过什么表露心声的话。直到你走了之后。我发现我有那么多的话想要和你说。想告诉你很多很多我的想法……现在你回來了。真好。一切好像还不晚。我们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去诉说我们心中的所感所想。”

    西门筑静静地听着颜溪的话语。他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看起來有一些幽暗。此刻的他表情很是奇怪。当然颜溪看不到。当颜溪从他怀里抬起头的时候。他的表情又恢复如常了。她看着他。笑盈盈的:“我说的。是不是啊。”

    “是。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西门筑笑着再度把颜溪揽进了怀里。可在颜溪看不见的角落。他的眼神又变得有些奇怪了。充满着让人完全读不懂的情绪。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颜溪就快要睡着了的时候。西门筑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之前你说有一个男子一直在保护着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个男子。是谁。”西门筑状似无意地问道。

    “是谁很重要吗。”颜溪笑了。顿时睡意全无。手指戳了一西门筑的胸口。

    “那个……也不是很重要。你继续睡吧。”西门筑目光躲闪地说道。表情也有点不自然。

    “吃醋大王。真的是……”颜溪无奈地摇摇头。“我估计我不把那个男子的事情告诉你。你这一整晚都会睡不着了吧。”

    西门筑讪讪地笑笑。颜溪看了直摇头。

    “他啊。叫孙行远。是长净的朋友。长净有要紧事去了。他就來代替长净的位置。來暗中保护我。知道了吧。”颜溪对着西门筑说道。

    “知道了。”西门筑点点头。好像在沉思着什么。颜溪刚想问他在想什么。为什么表情有点不大对劲。可是他却以一句“累了。要睡了”打发了颜溪。

    颜溪也沒有多勉强他。只是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颜溪自己也陷入了沉思。开始在软榻上辗转反侧起來。

    颜溪。颜溪。颜溪……

    颜溪永远也无法忘记孙行远那样呼唤她的声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也无法忘记他那样握着她手的力道。他抱着她在怀里面。他在她耳边说。颜溪。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那样痛苦的呼唤。声音像是从喉咙口里挤出來的。充满了艰涩。却也饱含着那么强烈的感情。

    那样的声音。那样的饱经痛楚。对她而言。是那么的熟悉。好像他是她生命中某个重要的人一般。

    还有他的眼睛。那样桃花潋滟。好像有无数水波在里面荡漾。充满着迷离的眼睛。也是那样的熟悉。尽管他有时候眼神间充满了淡漠。可是她还是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出故人的味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好像他们认识了很久似的。尤其是在交谈的时候。他们。有那么多的默契。好像。他完全知道她的想法一样。

    这一切。虽然他沒有刻意表露。可是她还是能够依稀感觉得出。有些情绪就好像藏于彼此呼吸的空气之中。于无声处脉脉流淌。

    她还记得。他的心口附近。有一道陈年的旧疤。

    这一切的一切。只是巧合吗。

    颜溪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就狠狠地摇了摇头。自己真的是神志不清。有病了。西门筑就在她的身边。就在她一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得到。一伸手就可以够得着的地方。为什么她还要想东想西啊。有时候说不定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奇妙呢。有些人就是可以一见如故。就是可以倾盖堪比白首。有些人就是长了一双桃花眼。看起來好像对每个人都包含情义一样。实际上只是他眼睛里生來就好像缭绕着雾气一般。时而轻佻得可以。时而深邃得可以。

    身上有疤痕又怎么了。他是一个树敌多广的人。连脸都可以毫不犹豫地给人划成那样。更何况胸口。他要被人杀死。也好像并不是如何意外的事吧。

    她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真是的。西门筑就在她身边。要是西门筑知道她现在脑袋里满头满脑的都是别的男人。估计会气得暴揍她一顿不可。好啦好啦不想了。睡觉。

    颜溪压心里的想法。渐渐的。就沉入了梦乡。再一次醒來已是第二天。马车外面清风骀荡。艳阳高照。是难得的好天气。颜溪的心情难得的大好了起來。仿佛得到了重生一般。瞥了一眼西门筑的睡颜。颜溪对着阳光露出了大大的笑脸。好像她又回來了。不再是那一个清冷如霜的江湖女侠客。而是以前那个。爱笑的。充满了朝气的。对什么事情都保有乐观之心的颜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一切。都好像又有了一个美好的开始。颜溪此刻的心里。充满了源源不断的能量。世界上再沒有比此时此刻更幸福的时候了。

    一个月之后。颜溪和西门筑从东边回到了煌国的府邸里面。

    这几年的时间里。煌国皇帝西门炳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这种状况一直从五年前西门筑参加作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所以当时才有人才敢那么胆大妄为地在西门筑身后捅刀子。因为当时已经有人对煌国的皇帝逼宫。所幸煌国皇帝虽然身在病中。但依然有运筹帷幄的不凡见识。第一时间更新 力挽狂澜。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扼杀掉了躁动不安的反叛势力。不过令他遗憾的是。对于他戍守边关的最疼爱的儿子。他是鞭长莫及。能及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不久前。听到儿子回來的消息。他当然是比谁都高兴。不过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每况愈。甚至都已经缠绵病榻。连站立。都已经成为奢侈了。

    事实上西门筑早在两个月前就回來了。他是被护卫们在梁国的边境处找到的。当时的他看起來很落魄很憔悴。目光也很空洞。好像已经完全不记得谁是谁了一样。后來西门筑被接回府邸。找了大夫诊断他的脉搏。大夫也无法对西门筑的病症什么定义。只说西门筑很可能被摔坏了脑袋。神志不清。失去了某部分的记忆。毕竟。他是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去的。还活着已经算万幸了。一点事也沒有。那可能才奇怪着。

    可是西门筑睡了一天之后。第二天醒來。就冲着所有人问:“颜溪呢。”

    大家沒想到他还记得王妃。都很高兴。于是对西门筑说:“王妃去外头找王爷了。听说她现在已经到了东棠国内。”

    西门筑就叫李秀带人去找颜溪。李秀领命去了。可沒想到李秀前脚刚走。西门筑后脚就跟上了李秀的步伐。

    他很渴望见到颜溪。越早越好。

    西门筑和颜溪回到王府的时候。很多人都很高兴。且不论府邸里面的人。西门雪沿是西门筑的姐姐。高兴乃是正常。府邸里面的护卫受了西门筑太多的关怀与照顾。兄弟般的他们对西门筑的回归感到由衷的高兴也不是什么大事。要说的是京城里的百姓们。听到颜溪五年寻夫。最终皇天不负苦心人。将自己的丈夫找了回來的事情。都沸腾了起來一般。将这件事情从大街传到了小巷。对于这对郎才女貌。情比金坚。矢志不渝。如胶似漆的情深伉俪。大家都表示了祝福。并将其当做传奇一般在大街小巷传颂。

    当然。正统人士对此可谓是不屑一顾的。男儿嘛。要么就应该征战沙场。要么就应该饱读诗书。报效国家。尽管西门筑是王爷。可是他们只是表面上尊敬。心里并沒有多佩服的成分在。儒家思想教他们从來都是妻为夫纲。宋明理学也告诉他们存天理灭人欲。儿女之间从來都是私情。虽然他们很清楚西门筑也曾经金戈铁马。但是对于这一些情情爱爱。他们从不认为这有传颂的必要。连锦上添的花亦算不上。

    尽管市井小民显得沒文化。容易被煽动。但在真性情这一方面。还是要比那些书读得多。满脑子成见的官员腐儒们更实在。更知道把握手头的幸福一些。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