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月光很安静。斜斜的一勾。像是女子姣好的远山黛眉。皎洁的月色洒落來。像是无声地落了一层雨。覆盖在地上万物之上。给地面温柔地铺上了一层洁白的纱。

    凉凉的风穿过庭院中栽种的柳树。像是一双温柔的手。穿过女子浓密秀丽的长发。撩起阵阵清香的芬芳。

    “休息吧。”男子的手按在颜溪的肩膀之上。静静地看着脸色绯红的女子。

    颜溪睫毛低垂着。她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怎么的。睫毛像蝴蝶一样轻颤着扇动着。这个时候。男人的薄唇已经欺近了她的脸颊。蜻蜓点水的吻掠过她如花瓣粉嫩的脸颊。很快。就落到了她温软的唇瓣之上。一步一步侵进她的唇齿。然后。更深地纠缠着她。

    颜溪眉头轻轻地皱起。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皱眉。可是她的心里。就升起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可是让她想要逃避。想要躲开。想要抗拒男人的索吻。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或许是太久沒见了吧。突然间这样。好不习惯。

    颜溪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着西门筑原來星辰般的眸子一点一点变得暗淡。他发出近乎喑哑的质问:“为什么躲开。”

    “我……我突然有点喘不过气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知道。我们五年都沒有见了。我也很久沒跟人这么亲密接触了。我有点不适应。在所难免吧。你说呢。是不是。”颜溪虽然有点不愿意。怕伤害到什么。但她还是鼓起勇气这么说道。因为她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说的话。都不去解释的话。好像事态会更糟糕。

    “颜溪。”他突然看着她。眼睛很深沉。好像有话要说一般。

    “嗯。”颜溪点头。表示她在很认真地听着他即将要说的话。

    “我不是怀疑你。也不是不肯相信你。虽然可能有点残酷。但我还是想问你……”他神色凝重。“这五年來。你是不是已经另外有了喜欢的人。”

    “我……”颜溪忽然紧紧皱着眉头。一瞬间。她好像失去了力气一般。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五年的时间。你另有喜欢的人也很正常。说实话。如果我真的死了的话。会很希望另外有一个人來照顾你……这次回來。我感觉我们之间不像之前那样了。好像产生了很遥远的距离。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隔阂吧。这应该不仅是时间的问題。而是我发现。你有心事。是不想要告诉我的心事。”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好像这样才能支撑着他讲出面的话。他说道:“如果你有了另外喜欢的人。跟其他的人产生了感情。那么。你可以随时离开我。我绝对不会阻拦你。我不要你因为害怕我难过而待在我的身边。是。你离开我。我一定会很难过。可是与同你难过。不开心相比。这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你是如此优秀的女子。我从不怀疑你会遇到比我更优秀的男子。任何时候。你在我心里都像是鸟一般。我不愿束缚你。愿意给你一片自在翱翔的天地。只要。那是你想要的……”

    颜溪忽然抱住了西门筑:“不是。我沒有……”

    “你不必急于否认。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五年。这么长的时间……我沒有那样旷世的情怀。不需要一个女人思念我到连所有的一切都放弃……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但是你还是希望待在我身边。那也沒事。你告诉我。我知道真诚如你。如果把一切都埋在心里的话。一定会难过的。你知道。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从來都不会真正地怪你。”

    “我沒有。西门筑。我沒有其他喜欢的人。这辈子。从开始到现在。我喜欢的。一直只有你一个人而已。你不要乱想。而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的时候我好心疼。你为什么要这么爱我……”

    “那时因为。第一时间更新 就是爱你啊。”西门筑笑着。把颜溪抱进了怀里。“好了。沒什么事就好。那你休息吧。我去隔壁的房间睡。”

    他这样说的时候。颜溪彻底慌张了起來。对于她推开他的吻的事情。他心里。一定是依然存有着很深的芥蒂的。不然不会说去隔壁睡的这种话。

    “不要去隔壁……”

    颜溪攀住了西门筑的肩膀。不管不顾。就吻向了他。她的吻很热情。好像要消除掉西门筑心中的那些想法。是的。她从不怀疑西门筑对她的感情。她也知道西门筑不会欺骗她。她不知道她到底还有什么放心不的。她到底还在扭捏什么。为什么要去想那么多毫无头绪的东西。为什么要推开。那么爱自己。自己也爱的人。

    任何的不适都是可以克服的。为了他。

    颜溪发现最近的自己真是十足的善变。前一刻还那么坚定自己的心。一刻顿时又土崩瓦解起來。当他的唇撩拨她唇齿最深处。那样温热的力道足以将她溺死。烧死。几乎要喘不过气來的时候。当他的手拿掉她束发的簪丝。让她的头发顷刻散落來的时候。当她的胸前的衣服被解开。半开的衣服间可以看见薄薄的亵衣的时候。当她腰间的衣带被扯掉。双腿被男人的手分开的时候。那种不适的感觉陡然拔高了起來。不知道怎么的。她感觉前面像是一道高高的悬崖。如果再往前一步。就将是万劫不复。尸骨无存。

    想到悬崖。在颜溪面前回放的。突然间就是五年前聚陆原的那一道悬崖。那个时候。刀光剑影。腥风血雨。男人就在她的面前腾起來。连一声唤都沒來得及发出。他望了她一眼。就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了去。

    “不要。”颜溪猛然推开了压在她身上的男子。抓起衣服就逃离了床榻。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走了两步才发现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她犹豫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回头。她的脸色很苍白。颤抖着唇。对仍旧在床榻之上。此刻面无表情的男子低头说道:“对。对不起。我……”

    颜溪不敢去看西门筑的眼神。转身。就落荒而逃般地走了出去。长廊之外。风很凉。她的眼睛一片茫然。心更是。麻木得都好像都不会再跳动。

    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伤害她爱的人。为什么当他碰触自己的时候。心里面会有好难受的感觉涌上來。

    这不应该的啊。他的心里。会有如何的反应呢。他明明如此地爱她。却遭受了她这样的拒绝。他一定会很难受吧。

    可是。颜溪却沒有一丁点的勇气往回走。更沒有一点点的勇气。支撑着她回头看上一眼。她只想。一个人好好地静一静。

    第二天。西门筑神色如常地來找颜溪。找她吃饭。找她去散步。找她说话。他们之间。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好像昨天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当然颜溪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她知道。这是西门筑对她的宽容。其实她倒希望她能质问她。虽然她会因为什么也回答不出來而显得窘迫。但这些窘迫也好比他什么也不问要來得好。她感觉心里很愧疚。非常愧疚。可是。她暂时又不能做出什么补偿性的事情來。所以让她越发地纠结。

    说是两个人说话。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颜溪在说。西门筑在听。西门筑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沒有以前那么健谈。口若悬河了。大部分时间。都是颜溪一个人在说。说着说着说到口干舌燥了。他仍是只嗯啊两句。当颜溪有点失望的眸子望向西门筑的时候。他只是略显窘迫地说道:“对不起。我。我忘记了很多东西。我很认真在听你讲话。可是我。不知道如何回你。你不要难过。”

    颜溪听到他这样说。连忙摇摇头:“不。我还以为你想别的事情去了。对不起。我应该知道你的脑袋受伤了的……沒事啦。你听着就好。我來说。”于是颜溪又笑笑。开始讲她觉得有趣的事情了。

    颜溪觉得。比起他们两个人亲吻。或者搂搂抱抱。她更喜欢他们走在午后的阳光。她讲故事给他听。她觉得她的身体可能在经历一个冷淡期吧。过了这一段时间。兴许就会好的。

    有的时候。他们会和孩子们玩游戏。孩子们现在都十岁大了。小琳儿也已经有八岁了。很庆幸小小的孩子沒有变成颜溪害怕的那种沉静。她仍旧爱笑爱闹的。跟在丘丘的身后唤着丘丘哥哥。丘丘和小泽的个子已经长得很高了。十來岁的孩子已经到了颜溪的胸口。可是云霓却沒有长很高。虽然她小时候比丘丘和小泽高上半个头。可她毕竟是女孩子。现在已经要比丘丘和小泽矮了。她好像很不服气似的。尤其是仰起头跟小泽讲话的时候。特别不乐意一样。

    有喜爱的人。有一群活蹦乱跳的孩子们。衣食无忧。岁月长远。好像世界上再沒有了什么烦恼一般。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当颜溪望着西门筑的脸的时候。那种安心的感觉才会彻底地进入心底。而不是悬浮在半空之中。当她沒有见到西门筑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会陷入一些迷茫的想法之中。不知道在空洞什么。

    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因为西门筑消失了那么多年患上了后怕的后遗症才会如此的。而是。她感觉和西门筑之间。好像渐渐地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