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永远无用的建议。”颜溪这样说道。孙行远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只是笑。

    “雨停了。我要走了。”颜溪起身。对孙行远说道。“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孙行远也站起來:“那王妃想去哪里。”

    “你很烦啊。”被人管。尤其还是被不应该的人管。颜溪很不乐意。哪怕或许对方是在关心她。

    “别跟着我啊。再跟着我。我们就连朋友都不是了。”颜溪说完之后。就拔腿往亭子外走去了。孙行远则倚在亭台柱子上。看着跑得比兔子还急的女子摇头失笑。他环着胸。看了看远处高远的天空。似笑非笑地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了。

    一袭黑衣的男子在隐蔽的树林里行走着。他沒有走大道。他已经很少出现在人群之中了。因为面具的缘故很容易被人家注意。多年的黑暗跋涉。他已经不大能自如地周转在人们的注视之中了。他在树林的深处。很隐蔽很隐蔽的地方扎了一个茅草。他的娱乐活动也已经沒有以前那么多了。他现在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看看书。有时候会捡來几个碗。放上水。每个碗里面的水都不同。他就拿一根棒子。在那里敲打着碗壁。听着伴随着手的敲打。一声声传來的乐音。虽然音难免敲得不是很准。但是那质朴的声音传到耳朵里的时候。犹如天籁般婉转动听。外面偶尔传來几声鸟鸣。叮叮轻轻敲打的声音就与鸟鸣声融成了一体。好像遥相呼应似的。有着格外和谐的旋律与韵调。

    在这样一个时候。戴着面具会很难受。感觉身处牢笼。被束缚了一样。于是脸上的面具就应声落地。被随意地丢到了一旁。脸上还是闷闷的。极不舒服。再伸手。撕掉了那一层千疮百孔。看得人头皮发麻的人皮。一张因为常年得不到光照的俊美脸孔就苍白地显露了出來。

    那张爬满疤痕的人皮是他自己制作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其实很粗糙的一件成品。但足以忽悠住别人。因为任何一个人都不大能盯着一张恶心的脸望那么久。就算有那样强大的忍耐力好了。可是这不是比赛。比谁更能发现漏洞。而是人与人之间正常的交往。不会有人无礼地盯着一张残缺的脸看那么久的。他越坦荡。越沒有人会那么注视。这点。屡试不爽。

    他现在的日子。过得就像是清修一样。很少有大悲大喜的时候。这样的日子很无聊。很寂寞。他本來就不是一个如何甘于寂寞的人。沒有文人雅士那样高洁的情操。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有着普通的喜怒哀乐。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想和她生儿育女。想和她一起白头偕老。做世间所有平凡普通夫妻中的一对。在儿女承欢膝。子孙满堂的欢笑声中。牵着她的手一起死去。那样的日子。才是他想要的。才是他认为的永恒。

    而这样的山间小筑。看似清雅脱俗。可是。那是逼出來的风骨。如果有选择。他从來都不会想像这样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听乐音。一个人看花看鸟。一个人给自己讲故事。毕竟。人不是生來就享受孤独的。更何况有过那样绚烂。那样热烈。那样美好的尘世生活后。孤独。就如同毒药一般。在每个夜深人静的旧梦中。不断地啃噬着他的肉身与灵魂。

    可是这样的状态。他终其一生。都无法再改变。他只能。永远地这样孤独去。

    他有时候。想过自尽。可是又好像有什么东西牵绊在心里面。明明知道那不该是再牵绊了的。可若要就那么放弃掉的话。好像又有点不舍。有时候。刀已经架到了脖子上。可就是。无法横心來。

    总会在他坚定信念。决心就那么奔赴黄泉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声音蹦出來。活着。活着。活着……

    那是谁的声音。他比谁都要清楚。那个声音很清脆。很甜软。就像是枝头开着的浅色花朵。被风颤动出微甜的幽香。有时候那个声音是笑着的。在他耳边说。活着。活着。活着就有希望。有时候那个声音是带着哭声的。好像充满了乞求。充满了无助。在求着他。活着。活着……

    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只有在回忆往昔的时候。才是快乐的。好像一子回到了从前。好像所有的一切。从來都沒有发生改变。可是当从往昔中回神过來的时候。寂寞。又那样密不透风地笼罩着他。抬眼看到的。是茫茫四野。是幻雾飘渺。是他不想要。但却无法排遣掉的虚空。无孔不入。周而复始。

    你知道那样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吗。

    你知道。爱而不得。是怎样一种绝望吗。

    你有沒有恨过自己的无力。你有沒有想用尽一切。拼尽全力也要做到的事情。但事实却告诉你。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在徒劳无功地碰壁。

    颜溪迈上王府大门的台阶的时候。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揉揉鼻子。皱着眉头嘟囔道:“是不是感冒了啊。”

    “王妃你可回來了。王爷找了你好久了。”护卫一看颜溪现身。以为自己在做梦。不是说派了很多人出去都找不到王妃吗。怎么突然回來了。护卫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沒有眼花。于是大声地惊喜地说道。

    颜溪闷闷地说道:“嗯。回來了。”

    就在这个时候。许是听到了护卫的声音。西门筑从里面迅速出來了。他一见到颜溪。就马上走上前來。着急地问她:“你到哪里去了。有沒有发生什么事。看你头发湿成这样。第一时间更新 为什么不早点回來。”说完。就拉住颜溪的手。带着她往里面走去。

    “要厨房快点烧水。”西门筑命令人烧水。火力全开。水烧得很快。一排排人们提着水桶给颜溪的浴桶加水。当身体浸入水中的时候。颜溪感到身心都被涤净了。呼吸间都感觉轻松了很多。

    就在颜溪在浴桶中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脚步声突然出现在她的耳边。她从水面的倒影中看得到來人是谁。可她竟然意识地蜷缩起來自己的身体。并以手护住胸部。形成一个戒备的动作。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像个刺猬一样。第一时间更新 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无力去想那么多。

    男人的手突然放到了她的肩膀上:“还疼吗。”

    颜溪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不疼了。”

    “那……”

    “我洗完澡再跟你说话好吗。现在。你能不能出去一……”

    “颜溪。我们是夫妻。”西门筑的声音听起來有点沉重。“为什么你那么防备我。”

    “我不是防备你。而是……”颜溪突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毫无说服力地道。“只是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花瓣浮在浴桶的水面上。颜溪修长洁白的纤细双腿在浮动着红色花瓣的水中若隐若现。仿佛蒙上了一层妖娆的轻纱一般。分外的迷人。从男人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女子微微露出來的。浑圆诱人的胸部。虽然她身子不自觉地在往缩。可是胸前的诱人。依旧在水中影影绰绰。若有若无。

    “我知道。你已经另外有喜欢的人了。对不对。”

    “西门筑。请你不要这么揣测我。”

    砰的一声。水面绽开巨大的水花。颜溪的身体顿时腾空起來。她的手臂被西门筑拽住。他一把把她从水中拉了出來。颜溪大惊。情急之一把拽住了一件外衣。覆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可是他却抱着她。大步往床上走去。

    砰的一声。她的身子被他扔到了床上。她挣扎。他却狠狠地禁锢住她。

    “回來这么久了。几个月了。你对我一直都是这么不冷不热的。为什么。刚开始你推开我。我不怪你。我给了你适应的时间。可是到现在。几个月了。你的状态依然沒有调整过來。为什么你离我越來越远。为什么你拒绝我的亲吻。拒绝我的拥抱。拒绝我的亲近。你知道这样我有多伤心吗。”

    男人质问的话语让颜溪瞬间就沒有了力气。她大大的眼睛满是茫然无措。无力地央求道:“对不起。请再给我一点时间。不要现在好吗。晚上。晚上我一定会……”

    “我就要现在。”伴随着这句话的落地。男人的眼睛充满野兽般的暴戾。好像那么的势在必行。完全不在乎她的感受。他那样俯瞰众生般地宣布道。“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要你现在就属于我。”

    说完。他就像在牢笼中束缚了了太久。突然被放出的野兽一样。不再压抑。而是流露出最原始的兽性。唇印在了颜溪的唇上。开始在她口腔之中毫不顾忌地索吻起來。她挣扎。可是他一把扯住她的头发。让她只能屈从于自己。

    “放开我。你混蛋。放开我……”颜溪狠狠地推他。可是头皮上传來的疼痛。让她的声音一子变得很是微弱。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