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你不是很能打吗。你为什么不绝地反击。

    刚开始。颜溪是不想。她依旧恪守着。不伤害他。尤其是当她看到他左胸口的伤疤的时候。很多很多的过往就浮现在了她的面前。她舍不得。她舍不得让他身上再添新伤。她知道两人磕磕绊绊。难免会误伤到哪里。

    可是。不想让他受伤。疼惜他是一回事。让她心甘情愿地被他吻。又是一回事。

    她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这样的吻很美妙。她觉得难受极了。她快要喘不过气來了。她只想逃离。逃离他这种近乎野兽一般的毫无怜惜的唇齿掠夺。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怒气。她已经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了。本能告诉她反抗这一切。她不想进行的这一切。这似乎只有疼痛。沒有爱的一切。

    他的手。已经到了她的腰间。他的手。在往滑去。

    颜溪伸出手去。可是那一瞬间。她发现。她突然失去了力气。

    她的瞳孔顿时紧缩。像知道了什么一样。那么的惊讶。那么的震撼:“你在我沐浴的水里面放了什么。”

    “沒什么。只是让你暂时沒什么力气而已。”他这样不带感情地回答她。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甩到了西门筑的脸上。这一巴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几乎消耗了她所有的力气。全身都陷入了一种如踩在棉花上的绵软。好像随时都能飘起來。也好像。随时都能坠落去。

    看着这样乏力的颜溪。西门筑笑了。勾起唇笑得妖冶:“不要再反抗我了。你是我的……”他的唇落到她精致的锁骨上。抬起头。笑靥如花。“永远都是我的。”

    “不。西门筑。你说过。你不会再强迫我的。你说过你很爱我。你不会逼着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的。你说过的……”

    “很抱歉。那些我都不记得了。我所记得的是。你是我明媒正娶的王妃。迎合我。是你的义务。”

    “不……”这样的西门筑让她战栗。他眼神中的深幽也让颜溪害怕。可是颜溪根本无力反抗。颜溪尖叫起來。可是她才吐出一个音节。他的吻就朝她的唇攻占。将她的话吞进了他的喉咙。

    回光返照般的。颜溪突然有了一点点的力气。她推开西门筑的脸。大声地呼救着:“救我。孙行远。救我……”

    “砰”的一声。门陡然被推开。“王爷。”

    “许窦。你來干什么。”西门筑的眼睛里折射出令人害怕的光芒。厉声道。“出去。”

    头发花白的老者说道:“我听见王妃在喊救命。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所以才來看看……”

    “现在沒事了。你可以走了。”

    “那王妃为什么会喊救命。”

    “我跟她在玩游戏……”西门筑眼眸一凛。其间流转锋利光芒。“本王的事情。何时轮到你过问。还不给本王滚出去。”

    “许大夫。别走。救我……”西门筑背后。颜溪逸出绵软的呼唤。此时的她全身都裹在棉被里。可是却用尽力气发出了这样的喊叫。虽然隔着被子听起來声音不是很大。但还是能听得清楚的。

    许窦眉头一皱。径直往前走去。可是却被西门筑拦住了步伐:“本王说了让你滚。”

    “王爷听不到王妃在呼救吗。”固执的老者仍旧不肯退步。他的眼睛里露出别有深意的目光。“要是放在以前。王爷绝不会对王妃这样。王爷这样的行为会让我有种错觉。王爷已经不是以前的王爷了。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老者的话说完。毫不意外地看到了西门筑瞳孔猛缩的眼睛。

    年迈的老者什么也沒说了。留这一句话。就翩然而去了。他神色坦然。胡子飘飘。宛如羽化而去的谪仙。有着超越凡尘的脱俗与决然。又像是含笑赴死的名士。一曲乐音传唱人间。潇洒自若。显得那么的旷达洒脱。第一时间更新

    许窦说什么。因为隔着厚厚的被子。颜溪听不大到。她只知道。很快。就沒有许窦的声音了。他好像走了。

    他怎么可以走。他走了。那她怎么办。现在的许窦。可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现在的西门筑让她好害怕。也好失望。更多的是。她毫无办法摆脱面前的状况。为什么现在的西门筑变得像是野兽一样。根本沒有一丝的理智可言。他那样子。好像不仅仅只是要占有她而已。好像是在宣告什么……他怀疑她吗。他觉得她已经另外有喜欢的人了吗。所以只有占有她。才能让他感受到安全感吗。

    可是她不愿意啊。至少现在不愿意。他为什么要如此强迫她。甚至还用在水中**。让她失去力气这样的方法。

    颜溪耳边传來脚步声。却不是走近的脚步声。而是远去的脚步声。

    不知道许窦对西门筑说了什么。西门筑走了。颜溪感觉得到。因为。沒有人來掀开她的被子。沒有人要粗暴地强迫她了。

    渐渐的。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颜溪恢复了力气。她渐渐地伸展开手臂。将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从房间内走了出去。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她只是不想待在这个房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个让她充满着不好回忆的房间。

    颜溪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庭院中闲逛着。现在的她。只求不要那么轻易看到他。她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多半跟她自己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是她自己不愿意履行夫妻间的义务。才会让他如此生气的。可是。她不懂。为什么他不能稍稍体谅一她的心情。而且。强扭的瓜很甜吗。她说了她不愿意跟他做那样的事情。为什么他还那么固执。

    要是以前的西门筑。才不会这样吧。而且要是以前的西门筑。她也很难拒绝他。他很霸道。可不是狂暴。而是那种很有情调地霸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很能轻易捕捉一个女孩子的心。而且。就算是很霸道。可他一直都会是很温柔的。似乎如果她不愿意。他可以随时收手。因为他说过。他不会再那样强迫她。不会伤害她。不会让她因为他掉眼泪。

    以前的西门筑。是个很有特质的人。是个风度翩翩的人。他有时候孩子气得可爱。他有时候别扭得让人想笑。现在的西门筑。虽然生活习惯还是跟以前一样。沒有特别大的变化。眼神举止。也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比以前沉稳了。不像以前那样爱热闹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以前的西门筑和现在的西门筑。给人一种判若两人的感觉。

    是因为。人都是会变化的么。还是说。西门筑沒有变。是她变了。

    她好像沒有变。现在的她。比起西门筑对她动不动就亲啊亲。很想对她做什么事情一般上其手的时候。更喜欢以前。他把她像宝贝一样按在怀中。给她密不透风的保护。更喜欢两人静静地相拥着。什么话也不说。好像就能到达天长地久的感觉。有时候她会怀念西门筑摸着她的头。叫她笨蛋。有时候她会想念。她跟他说正事的时候。说一件特别严肃的事情的时候。他來几句很不正经的话。让她气得牙痒痒。然后。他很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让她觉得自己生气都好像很小气。以前的他。就是那样一个很给她能量的人。可是现在。很多很多的事情。他都不会去做了。他好像。把一些珍贵的回忆。统统都忘记了。

    忘记了。她不怪他。她虽然感到有些失落。可她向來乐观。喜欢向前看。既然忘记了那么就努力帮他想起來吧。就跟以前她失忆了的时候。他拼尽那么大的努力。执着得义无反顾。也要让她恢复记忆。可是经过早上的事情之后。颜溪已经沒有了勇气去进行这样的任务。他一点也不想回忆起以前。他要她忘掉过去。不去回忆过去。跟现在的他过日子。

    颜溪有时候会想。沒有了那些美好的回忆。那么他到底是怎么记得她的。他又是怎么能够继续她的。只因为感觉么。难道他就那么爱她。爱到忘记了一切也记得爱她。

    要是以前。颜溪会这么以为。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她不想去想这个问題。不想去想西门筑暴怒的眼眸。不想去想他说的。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我要你现在就属于我。

    不行。颜溪。你不能这样。你要试着理解西门筑。他曾经为了你差点死去。他就算失忆。也是因为你而失去记忆的。你不能因为这些而讨厌他。而想远离他。他那么爱你。他曾经那么地疼爱你。你也爱他。你也不想离开他。既然这样。容忍他一点。宽容一点。不行吗。

    “不止一次想过要和你做真正的夫妻。彼此信任彼此支持。牵着手一起老去。颜溪。我喜欢你。”

    颜溪。你不能这样躲着他。你知道他内心很脆弱的。他其实很敏感。况且。他的要求也不过分。你就是有一些不适。忍一不就好了吗。你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万一你这一辈子都有不适。你难道让他一辈子都不碰你吗。

    颜溪想通了什么。她正想去找西门筑。可是突然间。李秀大步跑过來了:“王妃。您快去……王爷他……他……要杀许窦大夫……”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