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颜溪赶到地室的时候。西门筑正在叫人对许窦用刑。年老的大夫被架在刑架上。他花白的头发已经散乱。身上遍布鞭痕。鲜|血淋漓的。看起來那般的触目惊心。

    “西门筑。为什么……”颜溪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像是完全陷入了惊讶的状态。好像完全不相信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幕。西门筑为什么要这样对许窦。难道是因为……许窦之前进來打断了他吗。

    “许窦居心不良。竟然在给我的药里面毒。”西门筑表情淡漠地说道。

    颜溪仍旧是喘着气。她跑了很远的路到这里。现在依旧有些气喘吁吁的。

    “我已经给了他机会要他承认。可是他却不肯说出幕后主使者是谁。我这才对他用刑的。怎么。这有何不妥吗。”他仍旧是那样面无表情地看着颜溪。

    突然间。张梧噗通一声跪了來:“王爷。许大夫在王府待了数十年。他不可能背叛你的啊。这一定是别人陷害的。王爷。请您一定要明察啊。”

    西门筑眼眸一挑。某种折射出危险的气息:“你的意思是。本王在冤枉他。”

    张梧一愣。他向來沒什么心眼。因为在这个王府里也不需要什么心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就直说道:“是啊。王爷一定是弄错了。请王爷再好好地查一。千万不要冤枉了许大夫啊。他对王爷可是忠心耿耿的啊。王爷死后。他差点自尽了。要不是有人对他说王爷**未曾找到。可能还活着。他或许早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啊。王爷。请您一定要明察。”

    张梧几乎是哭着这样说的。之前他想去劝王爷的时候。许昌拉着他不让去。说静观其变。时机未到。可是现在。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看着许窦奄奄一息。他实在无法隔岸观火了。这样去。王爷会将人打死的啊。

    “你说这么多。不就是在说本王瞎了眼么。”西门筑眸中折射出令人害怕的光芒。许昌和李秀以及陈淳等护卫登时跪在地上。最为冷静的许昌说道。“王爷。张梧不是那个意思……”

    可许昌的话还沒说完。西门筑顿时厉声道:“难道是说本王故意曲解他的意思。让他蒙受不白之冤。”

    “属们不是……”

    “你们好大的胆子。本王让你们开口了吗。”

    顿时。一片死寂声充斥在昏黄的室内。护卫们大气都不敢出。他们从來沒有看到王爷这样生气过。也从未听过王爷在他们面前摆什么架子。道什么尊卑。

    “王爷也真是。我们还能不知道吗。跟王妃一闹不愉快就喜欢把怒气发泄到我们身上。还这么正经。都不像王爷了……”一个看不清局势的护卫小声地嘀咕道。他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能这样说。是因为他觉得许窦可能犯了错。不然王爷不会这样。但是呢。突然间变得这么爱训斥他们。就有点不像王爷了。在他们心里。王爷都是沒什么威慑力的。很随和。像是朋友一样的人。

    可是他的话还沒说完。西门筑就阴沉着眉目道:“简直胆大妄为。尊卑不分。把他给本王拖出去。重责五十大板。”

    “王爷。他还小。这样打是会死人的啊。”

    “王爷。三思啊。”

    “王爷……”

    “你们自身难保了。还想为别人求情。”西门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又训练出一批新兵。他们都是近來才出现在西门筑身边的。他们面无表情。身穿黑衣。一就把那个小护卫架了出去。

    “王妃。王妃。你开口说句话啊。你别让王爷……”李秀话还沒完。一就被西门筑冷声打断。“我需要让你们知道。这个王府的主人是本王。而不是其他人。把李秀拖出去。重责一百大板。以儆效尤。”

    “为什么要打我。”李秀腾的一站了起來。不顾许昌的拉扯。怒气冲冲地理论。“王爷。一百大板可是会打死人的。你为什么要打我。”

    “就凭我是你的主子。”西门筑面无表情地沉声说道。

    “可是王爷一向拿我们当朋友的。王爷从來不会在乎我们怎么胡闹……”

    “朋友只是私的。可是现在。你犯了不该犯的错误。你竟敢顶撞本王。到底是谁给你胆子这样做的。”

    “王爷根本就沒拿我们当朋友。这段日子以來。王爷根本就把我们当奴隶看待。一个不高兴就颐指气使的。一点小事沒做好就重重责罚。与之前进府相比。王爷越來越暴戾了。王爷说的一些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完全不把我们当人看。王爷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和我们把酒痛饮。闲话家常了。五年的时间。不知道王爷经历了什么。王爷看不起我们了。”

    “大胆。你竟敢如此大呼小叫……”

    “王爷之前对属说过。朋友就是能相互指出不足的。朋友就是能毫无保留地交谈的。你说这也是王妃告诉你的。你说这样的感觉很好。其实在王妃沒來之前王爷也待我们很好。吃穿用度从不亏待我们。在我们心里面王爷一直是一个顶顶的好人。一个好朋友。所以我们才会为王爷抛头颅洒热血。付出生命亦在所不惜……”

    西门筑听着李秀的话。由一开始的不悦。变得沉静。他最后说道:“你认为我是个好人。所以会为我抛头颅洒热血。那么这段时间以來。你认为我劣迹不堪。是不是想要另谋良主了。”

    李秀完全沒想到西门筑会这样问他。他只是想说出自己的想法來了。他从來都沒有想过要背叛王爷。王爷知道他对他的忠心的啊。为什么要这样曲解他。

    “來人。把这个许窦的同党给本王拿。”

    “西门筑……”颜溪颤抖着声音开口了。可是她还只唤出了他的名字。他就不悦地说道。“闭嘴。”

    “这不是你该來的地方。第一时间更新 沒看到本王在整顿府纪么。离开这里。”西门筑不客气地对颜溪起逐客令。

    “你如此不听话。是不是想让本王将你也杖责一顿才甘心。”西门筑背过身对这站在那里不肯离开的颜溪说道。他的表情很阴沉。直到颜溪几乎是从牢里面落荒而逃后。表情才如常了点。

    从地室跑出來之后。颜溪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像只有这样呼吸新鲜空气。才能消除掉心里。那样沉闷的感觉。

    她往前走着。她听到一一的棍杖敲在人身上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纠缠着一点一点传进她的耳朵里面。好像很遥远。第一时间更新 又很像很近。烦闷的感觉。那样的驱之不散。

    颜溪躺在床上。她睡不着。跑了出去。她拿了两坛酒。跑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跑离了王府。跑到了很远很远的湖边。她坐在那里。看着月色。一个人喝酒。

    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夜晚。她跟那个曾经笑容温柔的男子怄气。也是这样。一个人坐在湖边。一口酒。一口酒地灌去。

    区别是。那个时候。那个男子会笑盈盈地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跟她说很多很多的话。而现在。从开始。到结束。也只会是她一个人。

    时间到底带走了什么。

    颜溪喝了酒。喝了很多很多的酒。她觉得喝醉了真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飘飘欲仙似的。什么也不要去想。能起來的感觉。好像全世界都能掌控在她的手中似的。好像她能创造出一个沒有伤害。只有快乐的世界。

    颜溪一坛酒已经喝光了。那样烈的酒。全部都进了她的胃。她感觉脑袋晕晕的。然后。就那么倒在草地上。睡着了过去。

    好热啊。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热。睡得好不舒服。脸色酡红的颜溪在草地上打了一个翻身。身体噗通一身。翻进了湖水里面。

    很久。还沒有出來。也沒见水面有任何的动静。她就是像那样。永远地沉了去。

    突然间。一道黑影出现在月。风一般就朝颜溪掉去的湖水里跳了去。那样的毫不犹豫。

    他抱着颜溪的身体。从湖水里面走了出來。颜溪突然大口大口地咳嗽了起來。很多水都被她咳了出來。她就那样悠悠地醒转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的。是一双星辰般的眸子。有着那样似曾相识的情绪。可一瞬间。她一凝眸。好像又什么都沒有了。

    “放……放我來……”颜溪这样说道。男子愣了一。随即。按照颜溪所说的。将她从怀抱中放了來。

    颜溪一身都是湿漉漉的。头发贴着尖尖的巴。那双漂亮的眼睛上。睫毛沾上了细细的水珠。她那样的瘦弱。在风中瑟瑟发抖着。脆弱得随时都能够倒去。

    孙行远第一时间准备脱自己的衣服。可是当他的手接触到衣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身也是湿哒哒的。脱來的衣服。也根本无力烘暖她。

    他想抱抱她。可是他生生压制住了自己的这种冲动。看着她脆弱无依。想是随时会随风而去的细碎白花的模样。他眼眸里有自己都无法克制的情绪:“为什么要投河自尽。”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