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脸颊红红的。一开口就酒气扑鼻。闻起來有一股难得的清冽芬芳:“我。我哪里投河自尽啦……真是。我怎么知道……我突然会掉水里……我睡着睡着就进河里面去了。我也不知道……”她傻乎乎的样子看起來很是无辜。

    孙行远皱起的眉头沒那么紧了。可是仍旧看着颜溪说道:“那为什么不挣扎。不试着从水里面游出來。”

    “我……我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水里很舒服。很凉。而我。身体好热。热死了。像冰箱一样的地方。我……我为什么要离开。”颜溪眼神迷离地说道。她说话有点说不大清了。奶声奶气的。很用力在说的样子看起來可爱极了。

    “笨蛋。”男人无奈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说完之后。他自己就后悔了。看到颜溪傻乎乎的好像沒有听到的模样。孙行远才放松地呼出了一口气。

    “跟我喝酒吧……好像还有酒。”突然。女子大喇喇地抓住了孙行远的手腕。不知道她哪里來的这么大力气。抓着他就往前走去。然后。在之前喝酒的地方。又不管不顾地坐了來。

    孙行远沒跟颜溪一样那么坐來。他站在那里。对她说:“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回去换衣服。这样一身都是湿的不好。”

    “我……我不回去。”

    “你这样会生病的……”

    “你好啰嗦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颜溪皱起了眉头。“我都说了不回去。你再说……再说重复的话。当心我打你啊。”

    孙行远无奈地摇头:“好。随你。”

    “陪我喝酒。”颜溪很女王地命令道。“为什么不动。我说陪我喝酒。”

    “你醉了……”

    “我沒醉。我清醒得很……我要是醉了。就好了……我就是想让自己醉……”颜溪突然从草地上起來。手放在孙行远的肩膀上。试图将他往压。“喝酒……坐啊。”

    男人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颜溪抬起双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星子般的眼睛好像揽上了无数的光华。可看在眼里那么的迷离和忧伤:“我只是想找……想找一个人一起喝我坐在……坐在草地上喝喝酒。说说话……也不行吗。”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觉得我不成体统。根本沒有女孩子的样子……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无礼极了。”

    “颜溪……”他有话要说。可是她却沒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你是不是也要跟我说什么尊卑有别。要对我劈头盖脸一通大道理。要责骂我不听教化。”

    他的眼睛里顿时闪现出令人难以理解的情绪。他的声音有一丝他自己都无法意识到的认真与沉重:“你很不快乐吗。”

    “快乐。”颜溪再一次坐在草地上。好像在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題。“我曾经想过……在他消失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想过。只要他活着。他活着。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就算。就算他已经完全失去记忆。喜欢。喜欢上另外一个女子。”颜溪醉醺醺地说道。她说一句话看起來都费力极了。“现在情况看來。也沒那么糟。”

    “可是。为什么。还是会觉得难受呢。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明明这一切都是自己应该承受的。明明到现在为止也沒有那么难以接受。可为什么心里依然不好过呢。

    为什么会很怀念那个时候那个跟她一起躺在草地上。说笑无忌的男子呢。为什么有时候尽管不跟他说什么话。但是经过树的时候。听到树上传來的他和李秀放肆大笑的声音的时候。心里也会感觉到无比的美好呢。

    颜溪一直记得。在刚开始西门筑听到西门筑死去的时候。许窦。那个平时最为固执的老大夫。竟然服毒自杀。要不是救治及时。他已经命丧黄泉。早已不可能存在这个世上了。许昌。那个平时最为冷静。好像什么事情也不能引起他的震惊的冷淡男子。竟然破天荒地流了眼泪。犹如孩子般大哭不止。好像失去了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事物。李秀更是悲愤之病倒床榻。几天几夜都在昏睡之中。好像经历了人生中最为致命的打击。

    或许在他们心目中。再沒有那样对他们好的主子了。又或许在他们心目中。西门筑已经不是他们仰人鼻息的主子。而更是一个朋友。会对他们偷拿他的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在月亮很好的时候。拉着他们一起喝酒。那个时候洁癖啊。尊卑啊。都忘到了九霄云外。每个人都是彼此最为珍贵的朋友。最不可多得的财富。

    所以在以前西门筑别扭着不肯承认喜欢她的时候。他们会一度拿此取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看着他一次次暴走。一次次像个孩子一样大声嚷嚷:“再说去信不信本王让你们去喂猪。”他一次次生气。却一次次毫无威慑力。护卫们继续揶揄他。跟他开玩笑。继续无视他暴跳如雷的命令。尽管他每次都会骄矜地说本王是你们的主子。让你们住嘴就住嘴。可是在他们眼里。他就像是个被宠爱的孩子一样。骄傲而充满孩子气。他们将议论他和颜溪作为茶余饭后的笑谈。他们当面背面都调侃他。他们看起來很损他。可是在他出事的时候。在他有难的时候。他们一个比一个要冲到前面。他正儿八经交代的任务。他们也是拼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完美完成。从不跟他打马虎眼。

    他们很懂他。懂他骄傲外表平易近人的心。懂他淡漠。面无表情之的伤痛纠结。懂他闲淡散然背后的睿智。懂他的随性而为。懂他的与世无争。所以他们喜欢他。所以他们尊敬他。他们会在连颜溪都误会他的时候。告诉她。其实王爷只是别扭了一点。他心里面其实是把她看得很重的。他之所以什么都不表露。只是害怕被她拒绝。被拒绝对他來说。是一件多伤面子的事。

    颜溪也一直记得。他从刚开始的别扭青涩。渐渐地变得喜欢向她表达很多的观点与情绪。渐渐地告诉她。她是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渐渐地变得越來越让她了解。那么多年的相处。她懂得了他的善良。他的悲悯。他的聪慧。他的闲淡。在她心里。他是那么白璧无瑕的一个人。所以。无论出了什么事。她都那么相信他。就算很多事情摆在眼前了。逼得她往不好的方面去想。可是最终的选择。她还是选择相信他。而他。也从來沒有让她失望过。他们好像心灵相通。变得越來越有默契。变得。越來越像是一个人。懂得了彼此灵魂深处最为宝贵的精髓。

    可是现在。她已经越來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而他也好像。拒绝她的靠近。他说。以后让她别干涉府里面的事情。他说。以后她再做些违背他命令的事情。他会重重地责罚她。他说。他是这府邸唯一的主人……

    为什么。感觉他离她那么的遥远。为什么五年的时间。将一切变化了那么多。难道。这就是人性么。

    “狗屁。”不知道为什么。久久不言语的颜溪突然间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仰头。往自己嘴里面灌着酒水。

    突然间。她手里面的酒坛子被人抢掉。颜溪皱眉不悦地转头。看见一袭黑衣的男子坐了來。他笑笑说道:“你这样把酒全喝光。我喝什么。不是说让我与你一起喝酒么。”

    男子仰头。将女子酒坛之中的酒灌了去。

    “喂。”颜溪要去抢他的酒坛。可是他已经一饮而尽。酒坛倒过來的时候只有几滴水淌來。孙行远耸耸肩。“沒有了。”

    “你好歹给我留一点啊。”

    “喝什么喝。喝这么多伤身体。”看着她喝不到酒时一脸皱眉不悦的表情。他不客气地训斥道。

    “要你管。你是我谁啊。”颜溪也极其不客气地回答道。

    之后颜溪又想到什么。说:“你把我的酒喝光了。就要赔我。”

    “是你自己说要我喝的。”孙行远颇为无奈地说道。

    说得也是。不过……“我不管。你赔我。”颜溪眸子转转。“你不赔我也沒事。就要答应我做一件事。”颜溪很大牌地扬起颌。一副根本不容人拒绝的跋扈模样。很有大姐头的风范。

    “什么事。”

    “你先答应。犹豫干什么。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不干脆。我不会要你去杀人啦。”依旧这么霸道的语气。

    “好。你说。我答应。”

    颜溪立刻眉开眼笑了。那样子。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笑得那么满足。充满着孩童般的喜悦。

    颜溪咕咚一声。朝后躺在草地上。

    “陪我躺一会。说说话。”

    “就这么简单。”

    颜溪漂亮的眼睛凶神恶煞地一转:“不然你还想怎样。”

    说实话。她倒在地上张开手臂的时候。他是有一点点想歪……

    孙行远如颜溪所期望的。躺在了颜溪身边。

    “这大晚上沒星星沒月亮的。有什么好待在这里的。”孙行远郁闷地说道。身上的衣服湿哒哒地贴在身上。“还这么冷……”

    “闭嘴。”

    “……”这丫头今天是吃了火药是吧。说句话冲得不行。更何况。是她要他跟她聊聊的。他刚一开口她就叫他闭嘴。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