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行远很识时务地不去惹这头炸毛的母狮子。他就在那里望天啊望天。好在天公待他不薄。吹了一阵风之后。天上的云雾也散去了。露出了皎洁的弦月。与点点闪烁的繁星。

    他就在那里负手枕头。衣服渐渐地干了。他望着远处干净的天幕。耳边听着女子饶饶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话。竟然也感觉到奇异的安静。

    这种安静与他在一个人的深山草那里经历过的安静不同。深山草的安静。是听见自己心跳声的安静。是无聊的。不想去度过的光阴。而此时此刻此地的安静。却是那样充满了柔和。如行云流水般轻轻走來的安静。想一直一直那么过去的安静。是外在的细微的声音。内心的充满温柔喜悦的安静。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孙行远的耳边。传來女孩子清浅而均匀的呼吸声。孙行远侧头。眸光流转。看到女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打了一个翻身。像只小狗狗一样趴在草地上。她就那么睡着了。此刻的她。好像遗落人间的天使。充满了童真。充满了不加掩饰的天然。干净的眉眼。浅浅的呼吸。整个人好像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安静脆弱。让人想好好地呵护在怀里。

    孙行远很自然地将女孩子抱起來。这个动作那么的具有习惯性。好像已经做了很多次一样。他拍去她脸上和头发的草屑。动作温柔而缓慢。他抱着她朝前走去。

    忽然的。胸前的衣服被揪住。她的手紧紧地抓在他衣服上。半阖着眼眸。虚弱而固执地说道:“我不要回去……不回去。”

    他愣了一。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她这样的要求:“好。不回去。”

    孙行远找了一处客栈。第一时间更新 在伙计们频频注目之。孙行远不耐烦地瞥了他们一眼。那绝对是很有杀气的一眼。一子就把这些人震慑住了。看着他们在那里低头作检查卫生状。孙行远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微笑。他大步往前。将颜溪抱进了客房里面。

    女孩子全身还是很湿。在孙行远将门关掉的时候。她忽然“阿嚏”了出來。

    这样去可不行啊……孙行远将颜溪放到床上。出去为颜溪找衣服去了。找到了老板娘。花钱在她手里买了一套半成新的衣服。孙行远拿着衣服。又重新回到了房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女孩子的身体陷在柔软的床榻里面。现在的颜溪。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孙行远脱得干干净净了。因为全身湿哒哒的。不可能让她就那么穿着上床。所以在孙行远走出去给颜溪拿衣服之前。就把颜溪剥干净放被窝里面了。

    此刻的颜溪。尖尖的漂亮的瓜子脸上染上了醉酒后的红晕。有些沒有干的头发如蜿蜒的小蛇。顺着洁白修长的颈项往延伸。直到到了被窝里看不见为止。她睡得那样安静。安静得孙行远都不忍心去打扰她。

    他在床前注视了颜溪良久。看着她光洁的额头。她纤细秀气的眉毛。她一颤一颤恍如蝶翼的睫毛。她红润的唇。她尖尖的瘦瘦的巴。他用那样贪恋而温柔的眼睛看着她。好像永远都看不够似的。视线一直放在她的脸上。好像她的脸上有胶水紧紧地黏住他的目光一般。让他一刻都无法移开。

    “西门筑……”颜溪忽然嘤咛了一声。将孙行远从注视中拉了出來。他得给她穿上衣服。然后给她留上一张故意用左手写的字很歪歪扭扭的小纸条。告诉她她的衣服是老板娘换上的。之后。就踏月离开。以后。他应该避免再出现在她的世界里。他需要克制自己。

    可他的手刚碰触到她的手。就被她的手反手给握住了。她另一只手。忽然的。如花之藤蔓一般的。柔软而不可预防地缠上了她的脖子。他的鼻息间充斥着她身体的幽香。熟悉的气息在他的鼻息间肆无忌惮地乱窜着。像是毒药一般。那么甜蜜。又那么让他充满疼痛。那样复杂的感觉在他心里兵荒马乱般地奔走着。冲撞着。让他全身的细胞都好像在喧嚣一样。得不到片刻的安宁。

    他意识地推开她。第一时间更新 可是她却固执地抓着他不放。她眼睛半阖着。星辰一般迷离的眸子微微睁开。她忽而。将抓住他的手松开。将放在他脖子上的松开。两手移到了他的腰部上。紧紧地抱着他坚实的腰身不松手。

    一刻。令孙行远更加猝不及防的事情來了。她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像只鸵鸟一样寻找着最舒服最温暖的地方般。不肯离开。突然的。孙行远感觉胸口漫开了温热的液体。在这样安静的时候。在这样迷失自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时刻。她无声地落了眼泪。沒有大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有呜咽。什么声音都沒有。她的伤痛好像已经不是能够喊出來的。好像哭出來。会让心里面弥漫更深的疼痛。更加地无法释放。

    “别哭……”迷蒙中。颜溪感觉到有一个温柔有力的手在她脸上轻轻地揩拭着。那样轻柔的声音。那样似曾相识的感觉。颜溪跟傻了一样沒有动作。只有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來。她很努力地睁开眼睛。可是眼前好像只有一团白蒙蒙的雾气。她看不清那个对她温柔耳语的人。

    她的眼泪跟水龙头一样止不住地流。她想控制。可却毫无办法。心里只有巨大的虚空感升上來。忽然的。她的眼旁边。有什么温温热热的东西凑上來。那是一张薄薄的唇。她感受得到。有人在吻她。而她感觉升腾在云雾里一般。伴随着一个一个吻的落。她感觉自己飘飘欲仙了。宛如浮萍一样。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只是那样飘荡着。远远地飘荡着……

    最终。他的唇覆在了她的唇上。那样绵软的力道。好像整个人都坠入了花海一般。不会有任何的压力。只是那么自然地享受着。不像以前有人吻她的时候。那样火焰般的烧得她只想逃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会是那种攻城略地般强迫她一般的感觉。也不会是那样陌生的气息。陌生的感觉。这个吻。好像是阔别重逢多年的一个吻。好像是久违了多年的故人落的精美馈赠。充满了别样的温柔与深情。一步步。慢慢的。唇齿纠缠着。好像融合在了一起。那么的水到渠成。能自然地呼吸。能很好地喘过气。就像是在享受音乐。享受春雨般的怡然与缠绵。

    他的手。温柔而坚定的手。穿过了她的浓密秀美的青丝。颜溪能触摸到他赤-裸的胸膛。能触碰到他温热的坚实的后背。她的手丝滑一般游走过他的肌肤。颜溪现在大脑处于白茫茫一片状态。酒醉让她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她只是出于身体本能地迎合着。任他的吻落满她身体的每一处地方。那样的桃花的艳丽的色泽轻柔地开满她的身上。她一次次地颤动着。伴随着他的触碰。身体好像陷入了酥麻的状态。电流般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她难耐地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好像这样就有遮风挡雨的港湾一样。

    她的身体。小小的洁白的身体都在他的怀里面。他厮磨着她耳朵的时候。力度疼惜。像是在呵护着一件珍宝。颜溪半醉半醒地睁开眼睛。紧紧地交缠住他的手。十指相扣的缠绵温暖。心里面也因此滋生出巨大的妙不可言的感觉。她的唇里轻轻地逸出一句“西门筑”。她好像看到了男子眼里如星光般迷离诱惑的光亮。好像听到了他轻轻懒懒在她耳边落的一句“笨蛋”。那样桃花潋滟。春水泛波的眼神。化作某种多情柔软似曾相识的风。穿过遥远的时空。一笑倾城。迷失在懵懂的梦中。沒有荒冢。沒有凄坟。沒有苍凉。只有春风十里。只有桃花林。只有彼此依偎。瞳影重重的梦。

    “颜溪……”她仿佛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她努力地睁开眼睛。她好像看到了人的脸。那是她朝思暮想的脸。如玉一般俊美。有着凤般璀璨的好看眼眸。那样薄薄的唇。精致的颌。她看到了她思念已久的如画眉眼。他的脸不是冷漠的。眼睛也不是阴沉的。翩翩的美男子带着笑。带着艳阳般温热的轻柔笑意。目光深情而疼惜。温暖地靠近她。

    “西门筑……”她的身上压上了他的力道。那一刹那。她感觉温暖的潮水四面八方地朝她涌來。与她融合在了一起。她好像紧紧地抓住了那个人翻的衣袖。她好像。与他彻底地融合在了一起。心里怀揣着巨大的欣喜与满足。天长地久般。不需要多强大的力道。不需要多敏捷的速度。好像一瞬间。一瞬之间能抵达白发苍苍的彼岸。

    她只想枕在这样温暖的怀抱里。沉沉睡去。永不醒來。

    待颜溪睡去的时候。她的嘴角是挂着笑的。好像一切。都可以不用再害怕。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