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颜溪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特别的费力。很久很久都睁不开。待她终于睁开之后。一束阳光照进了她的眼里。眼睛格外的刺痛。

    这是在哪里啊。昨天。她不是在湖边喝酒吗。这是客栈吗。她怎么突然会在这里。想不清楚。颜溪想起來。可是她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沒什么移动身体的力气。好疼。全身像是被车碾过一般的疼痛。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颜溪发现身上疼得太不对劲了。尤其两腿像是灌了铅一样。那种感觉就好像……

    颜溪瞳孔猛的一缩。她突然掀开被子。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未着寸缕。这不是最恐怖的。恐怖的是她身上竟然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吻痕。她发现。其实最深的疼痛。是从体扩散开來的。也就是说……

    颜溪忽然记起了昨晚上的事情。有人在深情地吻她。有人的手游走过她的肌肤……昨天晚上有一个人对她做了趁人之危的事。而她。沒有反抗。只有配合。往事历历在目起來。颜溪一点都不敢去回想。她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全身都感觉坠入了冰窟之中。那么冰凉地往掉。

    西门筑……想到西门筑的脸。颜溪把脸深深地埋进了被子里。第一时间更新 她竟然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直到颜溪喘不过气來的时候。她才从被子里探出头來。可是那种郁闷悲伤的感觉并沒有消散。反而越发地加深了。她感觉心口有一个巨大的石头压着。随时压得她喘不过气來。而这种感觉。又是那样的无处可逃。仿佛无孔不入。

    旁边的桌子上放了一套衣服。颜溪手忙脚乱地穿上。她无法镇静起來。她只想逃开这个让她压抑的地方。身体酸疼得厉害。不停地在提醒着她昨日的缠绵欢爱。颜溪有点站不稳。跌跌撞撞地往外面走去。颜溪走在大街上。她一点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逃跑吧。第一时间更新 别回王府了。她沒有脸面对西门筑。更沒有脸面对自己的孩子们。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她昨夜的行为形同背叛。而沒有人会容忍背叛。尤其是。愿意为她而死的西门筑。

    对。离开这里。至少现在离开这里。暂时让她静一静。她实在沒有勇气面对那一切。让她对西门筑撒谎。这种事情她也做不出來。他的温柔只会加深她的愧疚而已。

    颜溪这样想着的时候。事与愿违的事情发生了。大街上有人爆发出惊喜的喊叫:“王妃。”颜溪感觉那个声音就像催命符一样。又像一道惊雷。将她一瞬间定在那里。顷刻之间无法动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王府的护卫们惊喜地朝着颜溪靠近。颜溪恢复了心神。拔腿就跑。可是她的双腿很疼痛。根本无力支撑长时间的跑步。很快。她就无法迈动步伐了。抱着自己的肚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气。

    “王妃。您为什么要逃走。”护卫们不解地跟上來。

    “走开。”颜溪不得已只能做出冷然的表情。她拼尽力气一个旋身。刷的一声。护卫的刀锋从刀鞘而出。一拔之。落到了颜溪的手上。颜溪用刀剑横在面前。做出保卫自己抵御他人的动作。眼神冷冽。气势凌然。

    “王妃……”

    “不要靠近我。不然就休怪我不客气。”颜溪冷然挑眉。沉声说道。

    “王妃想要离开王府么。”护卫凄声问道。他那样的眼神让颜溪心头一紧。可是。她只能选择偏过头。不去看。可是她也无力说出什么解释的话。

    “那王妃就走吧。”那领头的护卫如是说道。颜溪正疑惑他为什么会这么干脆。沒想到这护卫却从腰间掏出佩刀。尖尖的剑锋抵在自己的喉咙口。眼里是壮士断腕般的决然。“王妃。属先去了。”

    “慢着。”颜溪暴喝一声。看着护卫停止了手头的动作才冷静來。她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可想而知这一瞬间她耗费了多大的心神。她眼神无奈而凄楚。声音几乎是从喉咙口挤出來的。艰涩地问道。“你何苦如此为难我。”

    “不是属要为难王妃。而是如果王妃就这么走了。王妃以为王爷会放过我们吗。”护卫眼底一片痛楚。“若是以前。王爷断不会如此待我们。可是现在。王妃也看到了。王爷已经不大念旧情了。”

    “王爷还说过。不容许王府中出现废物。沒完成他的任务者。必定非死即伤。”另一个护卫在旁边补充道。眼神里充满着对颜溪的乞求。

    哐当一声。颜溪丢刀。脚往前踏去。平静地说道:“走吧。”

    颜溪回到王府的时候。有护卫说王爷昨天一晚上都沒睡。在等颜溪回來。颜溪听到这些。不免低了头。眼里有不为人知的幽暗划过。肩头微微颤抖。不敢往前踏一步了。直到护卫再三提醒。颜溪才能毫无办法地继续向前。

    因为昨晚一个晚上沒休息的原因。西门筑此刻正在那里熬不住地小憩。听到颜溪回來的小溪。西门筑从软榻上一弹而起。风一般从房间里面跑了出來。來到颜溪的身边。

    “脸色怎么这么差。”西门筑将颜溪的手拉进自己的手里。第一时间更新 带她往他的房间里走去。眉目中有真切的关怀。深情掩饰不住。“你昨天去哪里了。怎么一个晚上都不回來。”

    “我……我就到处走走。”颜溪支支吾吾地说。在西门筑这样的眼睛。她几次嘴唇颤抖。却沒有勇气说出实话。

    “奇怪。你衣服怎么换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神里面并沒有怀疑。有的只是好奇。还有一些的担心。

    “我……我昨天不小心掉到水里面去了。被人救了起來。”颜溪说这话的时候正对上西门筑布满血丝的眼眸。他看起來脸色苍白。那么的疲惫。想到人说昨天他一整晚都在担心自己。而因此沒有休息。一直等她回來。颜溪不敢去望他的眼睛。头低低的。不敢抬起來。

    “怎么弄的。为什么会掉到水里。你出什么事了。”他语气着急。担心一点都不加掩饰。

    颜溪忽然哽咽了起來。手捂住嘴。不想让自己哭得太大声。

    “怎么了。”西门筑把颜溪拉进怀里面。语气充满了怜惜。见颜溪久久不语。西门筑声音忽然沉了來。显得很是认真。“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如果你不喜欢我那样管教护卫们的方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可以改。因为我不大记得我以前是怎样和他们相处的。在外面游荡的这几年里。我看到王公贵族都是这样管理自己的家仆的。所以。我觉得这样是对的……我是不是错了。如果我错了。我可以改变的。不会再对他们那么严厉。我只希望你不要一声不响就离开我。一想到你会离开我的世界。我就感觉这一辈子都白活了……”他语气着急而认真。他让颜溪看着他。他的眼神那么的真诚。看不出一点的虚假。好像这些话。全部都是出自于他的内心。

    颜溪眼泪落得更汹涌了。她伸出手。使劲地揉自己的眼睛。可是眼里面的泪水却越掉越多。西门筑心疼地将颜溪脸上的泪水吻去。美人楚楚可怜的模样轻易牵动男人的心。心头某一处燃烧起了火焰。他的唇落在她红润的唇上。他想让她深入进他的骨髓之中。

    可颜溪猛然推开了他。她哭泣着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面对她的推拒。他眼神一暗。却看她伤心的模样。他也只能压抑自己的不满。缓和声音道:“沒事。我会给你时间。直到你真正喜欢上我碰你为止。”

    “西门筑……”颜溪泣不成声地说道。

    “嗯。”他不解地皱起眉头。

    “你纳妾吧。”

    “你说什么。”他瞳孔一缩。很显然被她这样的话弄得受惊不小。

    “就在昨天。我已经不止属于你一个人了。我。我和另外一个男人……”颜溪已经无法再对西门筑欺瞒去了。尤其是他对她温柔的时候。关怀备至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欺骗别人感情的骗子。

    颜溪肩膀颤抖着。她只说了一半。就无法再说去了。她看到西门筑脸上越來越惊讶的表情。难过也浮上來了。他久久地凝视着她。不能接受的怒火在他眼里越烧越大。简直要吞噬掉一切。

    西门筑扬起手臂的时候。颜溪就站在那里。沒有躲开。他甩她巴掌好了。他怎么样都好。是她的错。是她辜负了他。无论他怎样对她。她都不会有怨言。

    可是他的手臂停到了半空中。沒有朝她的脸打去。心爱的人梨花带雨的脸让他心生不忍。但那种愤恨的感觉也越來越占据他的感官。砰的一声。一拳砸。墙壁陷落去一个洞。

    “那个男人是谁。”

    颜溪低着头。不肯说话。

    他的手捏住她尖尖的颌。疼痛迫使颜溪抬起头來。大大的包含水雾的眼睛对上男人充满愤怒的眼眸。西门筑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个男人是谁。你哑巴了吗。”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