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皱着眉头推开他。不悦地道:“你离我远点。”

    “王妃不要忘记。是我救了你。”孙行远这样对颜溪说道。

    “你以为沒有你救我就出不來吗。”颜溪沒好气地说道。之后。就转身往來的方向走去。

    “王妃……”

    “别叫我。”

    “也是。现在不该叫你王妃了。因为。你已经不是王妃了。”孙行远笑笑说道。“你沒有发现。你心心念念的王爷并沒有派多少人追出來吗。”

    颜溪顿时止住了步伐。是啊。她回去有什么用。就算他再爱她。在他心里。她也已经是一个不完整的人。第一时间更新 他再怎么开明。也是一个古代人。就算是一个现代的男人。估计也很难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想到这一些。颜溪的脚就跟黏在那里似的。动也不能动。

    “王妃如果还不死心的话。再晚点带你去看一出好戏。”

    夜晚。一轮弦月挂在天上。就跟昨天的月亮沒有什么两样。月亮依旧。可是人间发生的事情却已经有那么大的转变。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似的。事情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嗯……啊……”房间里面。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來。那样缠绵的交错声。让人一听就知道里面的两个人在做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是西门筑的房间。可是此刻全传來了西门筑与……另一个女子的哼叫声。

    顶之上。颜溪的身体差点往滑去。好在孙行远适时地抓住了她。

    “不可能。一定是你……一定是你骗我的……我要去看看。”颜溪挣开孙行远的手。不肯相信地说道。

    “王妃很清楚。王爷已经不是以前的王爷了。他做出这样的举动难道有什么不正常。更何况。王妃以为王爷还会喜欢你吗。就在昨天晚上。你已经……”

    颜溪捂住耳朵:“你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不要说了。”颜溪看起來脸色苍白。脸上的神色也暴露了她的痛苦。孙行远眸子里不忍的神色一闪而过。很快他又恢复如常了。带着颜溪离开王府。往无人的地方走去。

    颜溪喘了几口气。依然无法冷静來。她看起來遭受了很大的打击。是啊。与相处那么久的恋人决裂。无论是谁都很难平静來吧。尤其是平常那么相爱的恋人。

    “你为什么还不走。留在这里看我的笑话吗。”沒有像别人展示脆弱习惯的颜溪恼羞成怒地说道。

    “你好像忘记了。西门筑已经把你交给我了。”

    “什么。”颜溪皱眉说道。

    “我给了他他想要的东西。而他。也把我想要的给我了。”孙行远简单干脆地说道。

    颜溪一瞬间脸色变得苍白无比。看着孙行远一步步逼近。颜溪惊恐地往后退。终于。她的身体退到了树干上。再无后路。男人勾出令人讨厌的笑容。一把捏住颜溪的巴:“我已经恋慕王妃很久了。而我要的。从來就沒有得不到的。”

    “昨天那一切。其实。其实是另有目的。”颜溪颤声问道。

    “不这样。王爷和王妃如何心生隔阂呢。”孙行远依旧笑得轻佻。

    “不对。一切都混乱了……”颜溪捂着自己的头。好像有无数匹野马在心里不断冲撞奔走着。她试图让自己变得冷静。她试图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真的。

    “如果无处可去。不如考虑。留在本王身边吧。”

    “怕什么。本王在这里。沒人敢动你。”

    “我喜欢颜溪。”

    “不止一次想过要和你做真正的夫妻。彼此信任彼此支持。牵着手一起老去。颜溪。我喜欢你。”

    “如果我不相信她。便不会千里加急。放军中一切事务。整日整夜跑马赶路。便不会冒天之大不韪伪造金牌。第一时间更新 只为救她于水火之中。”

    “今天可是某只小狗的生辰。五天前回來。就赶不上这个日子了。”

    “我喜欢颜溪。”

    “我喜欢颜溪……”

    “以前。我绝对不会这么明白地表达我的心意。可现在。我突然就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坚持。让你知道。你的男人。有多么爱你。”

    “我是爱你的。我永远爱你。只爱你。”

    一些些话语。伴随着那些过往。在颜溪的脑海中不断地盘旋。“不。不会的。西门筑不会那样对我的。他爱我。第一时间更新 我知道。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他也不会那么随便就将我丢弃的。西门筑会顾及我的心情的。他会顾及很多人的心情。曾经为了隐瞒蔚若姐姐的死。他不惜让我误会他。只为了不让我知道残酷的真相。他很傻的。他不会那么无情……”

    “那个人……那个人根本就不是……”颜溪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声音是从心底里发出來的。好像自己沒有经过多大的思考。纯为心声。纯为直觉。“不是西门筑。”

    别离开我。颜溪。不要离开我……颜溪的脑海里突然回现出这样的声音來。那是很久以前的山洞里。有人像宝贝一样地抱着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她耳边发出梦呓似的。深刻的呢喃。

    颜溪的话让孙行远心猛的一提。可一刻。女子的眼睛陡然像星光一样透亮。目光灼灼如火。孙行远还沒反应过來。他手中的剑就被颜溪夺去。剑光承载着万千光辉。流星一般猝不及防地朝他刺來。哗的一声。他上身的衣服顿时开裂。噗的掉落在地。

    那不是梦。那是真的。颜溪面前的男子。胸前有一道无法掩饰的陈年旧疤。出现在离心脏很近的位置。

    颜溪手中的剑仍旧保持着那样刺去的姿势。手臂好像僵硬了一般无法动弹。事实上她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她看着上身赤 裸的男人:“你胸口上的疤痕怎么來的。”

    “我……”

    “眼神不要躲闪。看着我说话。”颜溪冷声说道。眼神里充满着一种凌厉的气势。剑锋所指。盛气凌人。

    “这是我在六年前跟人打斗的时候留的。”一瞬间的惊慌后。孙行远恢复冷静。目光毫无波澜地看着颜溪说道。谁也不知道他此时此刻掌心已经渗出了冷汗。

    “具体。”颜溪目光凌厉。言简意赅地说道。

    “六年前。我还是一江湖游侠。好行打抱不平之事。恰逢绿玉堂之人在街上横行霸道。对一老人拳打脚踢。我看不惯便出手相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却不想差点丢了小命。被人差点刺中心脏。幸得人相救。才因此躲过一劫。”

    “救你的人是谁。”颜溪气势不改。语速极快地说道。

    怕被颜溪发现什么。孙行远不敢有太多时间思考。于是也对答如流般地说道:“是一个猎户。住在山中。那天山來。我当时已经逃了很远。逃到了山脚。那猎户看我奄奄一息。于是将我救起。我幸亏他的救助。才挽回一条小命。”

    颜溪目光在孙行远脸上放了良久。注视了半晌他的眼神。而后。一扬手。孙行远的刀剑刷的一声就回到了其刀鞘之内。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过看这样子是结束盘问了。想着自己的答案有头有尾。不至于有什么纰漏。孙行远这才放松地呼出了一口气。

    可是放松的心情还沒扩散开來。颜溪就猛然抓住了他的手。她掌心温暖。如小火炉一般。拉着他将他往前拽去。

    “干什么。”孙行远不解地问。

    “去买件衣服。会着凉。”颜溪回头。笑语嫣然地说道。

    孙行远觉得大事不妙。连忙说道:“我不是西门筑。”

    孙行远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手心里的手僵硬了。颜溪的背影也是僵硬的。她回过身來。那样明亮的眼睛溢满了星光的晶亮深邃。嘴唇动了动。说道:“一直以來。我并沒有说你是西门筑。”

    孙行远虽然不解她的这一番动作。可是还是心里放松了一把。看來是自己多心了。这丫头哪有这么敏锐。笨蛋一枚。

    但是看她牵着他手的动作。孙行远心里又咯噔了一。该不会这丫头对他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情愫吧。为什么放到哪里都被人喜欢。真是对自己的男性魅力感到无语啊。

    不行。不能让这丫头在他身上产生太多的感情。任何过度的行为。都是应该禁止的。

    深刻清楚她的软肋。也知道她最讨厌的是什么。孙行远的手忽然放到颜溪的腰上。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笑得轻佻浪荡:“这么拉我的手不放。是不是改变主意。离开你那劳什子王爷。要和我浪迹天涯了。”

    满以为颜溪会一巴掌甩过來。孙行远都已经做好了防范的准备。可是颜溪却平静得过分。那双闪烁着星辉的光芒的清澈眼睛就那么一眨不眨地望着孙行远。忽然的。颜溪不仅沒有挣开他的怀抱。反而踮起脚尖。朝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吻。不是蜻蜓点水。她热情而大胆地触碰他的唇齿深处。挑|逗般地勾引着他感官。孙行远瞪大了眼睛。意识就推开了颜溪。开始喘着粗气。眼里更是写满了不解的情绪。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