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毫无惧意地往前一步:“刚才。我并沒有说过你是西门筑。而你是怎么认为我就把你当成西门筑了呢。”

    “我……”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颜溪嘴角勾起一笑。澄净的月光之。她看起來像是一个特意从丛林走出。而來人间诱惑人的妖物。

    “是因为你之前说过。府邸里的那个不是王爷。然后你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我才会这样想的。很奇怪吗。”

    颜溪不置可否。沒有点头也沒有摇头。她看起來轻描淡写。只是浅浅地笑笑。而孙行远额头就冒出了汗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仿佛在面对一个强有力的敌手一样。

    “那么。”颜溪声音轻盈而温柔。漂亮的眼睛光芒流转。好像在看一头很快就要捕捉入的猎物。不疾不徐地说道。“我想请问你。既然你口口声声喜欢我。想要我跟你走。为什么我主动投怀送抱。主动亲吻你。你却把我推开。”

    “我……”孙行远支支吾吾起來。“我。那是因为。我……”

    “因为你太青涩了。跟女人亲吻会脸红心跳。会产生奇怪的反应。很难受。”颜溪的笑容充满调侃。“这可不大符合你给自己的设定啊。万花丛中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片叶不沾身的风流游侠。你说是不是呢。”

    “你……我……”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颜溪闲闲淡淡地看着依旧垂死挣扎的男人。轻描淡写而又落落大方地问道。

    “我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她轻描淡写。随随意意地说道。“西门筑。”

    在颜溪淡然而又坚定的眼神中。在那么长时间目不转睛的对视中。西门筑试图说些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无法说出口來。她的眼神好像可以看穿一切。他终于无力地支撑起任何谎言。败阵來。低头叹了一口气:“对不起。颜溪。”

    到这一刻。颜溪的情绪才无法控制起來。原來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真的是西门筑。一直陪在她身边。一直无怨无悔地保护着她。之前其实已经隐约有些猜到。可是自己却不敢承认。因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而且她为什么会那么认为呢。

    一本叫做安娜卡列尼娜的书里面写到女主人公出轨之后看自己的丈夫格外的丑陋。格外的不堪入目。颜溪当时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已经不爱西门筑了。已经对另外一个男人产生了莫名其妙的暧昧情绪。所以才会认为另一个男人更优秀更合心意。而跟她一起风雨同舟的西门筑就天翻地覆地变了样了呢。第一时间更新 是不是一切只是她的主观倾向。其实西门筑沒变。什么都沒变。变的是她的心灵。她的眼睛呢。

    天知道这样想的那段时间她有多痛苦。

    不过好在不久前。她忽然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忽然走出來了一般。看到了事物的本质。看到了浮云蔽日之不被轻易察觉的真相。促使她那样明白的。无非。是往昔的回忆。一个人的变化再大。也不可能连一贯的秉性都消失掉。

    颜溪忽然扑到西门筑的怀里。怀抱着西门筑有些僵硬的身体。第一时间更新 颜溪带着哭声乞求道:“抱抱我。西门筑。抱抱我……”

    西门筑伸出手去。将女子紧紧地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可是他的表情并不见得有多快乐。眼眸里流转的。是深得见不到底的担忧。

    “为什么改变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你把自己一切都变化了……”颜溪泪眼朦胧地抬起头。却看到西门筑并不快乐的眼神。颜溪皱着眉头问。“为什么露出忧伤的眼神。”

    “是的。颜溪。我并不快乐。因为我……”西门筑话还沒说完。颜溪就吻住了他的唇。可是西门筑不知道为什么想逃开。现在越甜蜜。以后就会越痛苦。以为他死了。她曾经形销骨立。几欲死去。他不想让她再遭受一次那样的伤痛与打击。

    他试图推开她。可是却不知道她哪里來的那么大的力气。西门筑身体往后退去。砰的一声。后背靠在一堵峭壁上。他就这么活生生地被她给强吻了。她那么固执。固执得让一开始意志坚定的西门筑变得毫无招架的力气。一点点沦陷。丢盔弃甲。沉醉在她甜蜜的拥吻之中。

    月光静静地照在颜溪和西门筑的身上。那样的光芒。那样的宁静。那样的温柔。有着浓浓的久违感。好像一切都可以不再变化。好像时间可以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心心相印。彼此依偎。沒有纷扰。沒有痛苦的这一刻。

    颜溪的手抚摸上西门筑的面具。轻轻地抱住他的后脑勺。用那样轻柔的语气说道:“沒事的。西门筑。就算你已经面目全非。就算你不再和以前那样英俊。那也沒事的。你不必这么自卑。只要你在我身边。只要是你。无论怎么样我都会爱你照顾你的。只要是你。就算你变得再丑。我也不会丢你的。你不要因为这个离开我。我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因为你改变了容貌。而就放弃这段感情呢。”

    西门筑的眼神变了又变。情绪像是潮水一样。忽而涨起來。忽而又落去。快得那么一闪而逝。让人无法捕捉。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地叫着他心里最渴望的名字:“颜溪。”

    西门筑伸出手。面具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那张丑陋得无以复加的脸孔暴露了出來。西门筑再一伸手。那张人皮面具面具也被他撕开。在颜溪惊讶的眼神之中。一张俊美如玉的面孔出现在了颜溪的面前。除去有一些苍白之外。男子俊美的容颜与五年前所见的那样。沒有丝毫的区别。

    “不是因为外貌的原因。那么你为什么不在我面前现身。”颜溪发现她越來越看不懂了。不解地望着面容苍白的男人。她一直以为这个内骨子里骄傲的男人是因为自卑。不想让人看到丑陋的模样才掩盖自己的行踪的。却沒想到根本不是这样。

    “颜溪。我掉山崖的时候。有一个女子救起了我。那时候。我失去了记忆。她救起了我。后來。我们彼此产生了情愫。她给我生了一个孩子……其实我只在你身边陪伴了两年。而我之前也告诉你。几个月之后我就要走了。是的。后來我恢复记忆了。记起了你。我觉得对不起你。我便对她说要來外面两年。要做以前沒能做的事情。她毫无怀疑地在那个家里等我。不久之后。我就该回去了。颜溪。对不起。请你原谅我。这一切。都是我迫不得已。你就找个好一点的男人……”

    颜溪由一开始的震惊。变得难过。为什么她那么爱他。他们却不能在一起。为什么经历了那么多。他们还无法相守。

    “我不要别的好男人。我只要你。”颜溪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可是此时此刻她已经顾不得悲伤。顾不得难过。顾不得纠结。她只想要他最爱的男人待在他的身边。只要他还在。那么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无法成为阻挡两人相爱的羁绊。不是吗。“沒事。就算你与另一个女子有了孩子也沒事。我可以容忍你纳妾。沒事的。你就算爱那个女孩的孩子多一点。也沒事的。我不会伤心的。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可以忍受。”颜溪的声音带着乞求。眼睛也是那么的真诚无伪。星辰般的眸子满是深情。“你别离开我好吗。”

    这次讶异的是西门筑了。他沒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地顺承他。他以为她会很生气的。她最无法容忍的事情应该就是这种吧。她那么自我。像一个鸟一般无拘无束。自尊自爱的女子。怎么会容忍自己喜欢的人与别的女人共度一枕呢。

    可是他只能狠心地拒绝她的深情。拒绝她的一片真诚:“可是。我答应了那个女子。只会同她在一起。更何况。我现在心里。也只能容她一个人了。”

    颜溪忽然僵硬了。她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西门筑。她站在那里。一动也沒动。忽然地失声大哭起來。

    “你为什么这么骗我。其实事实的真相。比你有了其他喜欢的女子还要严重。对不对。所以。你才会跟我撒那么多的谎。你的眼睛明明就告诉我你还爱我。你明明就想呆在我的身边。可是你却骗我……”

    西门筑眉头紧皱。心里无言的无奈扩散开來。让他心里坠入了冰谷之中。这个世界上。大抵沒有比颜溪更了解他。更懂他的人了。

    颜溪眼睛泪蒙蒙的。里面有无数的星光斑斓。那双清澈的眼睛就那么朝西门筑望过來。好像能望穿一切。睿智而忧伤:“事实上是。你已经得了不治之症。是吗。”

    “几个月后就要离开。其实是。几个月后。你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是不是。”颜溪那样的眼神就那么看着西门筑。看着他震惊。难过。忧伤的神情浮上面容。看着他所有的情绪都不再掩饰。颜溪感觉到全身的冰冷。原來。真是如此。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