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实在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释。他一直不现身。不在她的面前暴露他的原來面目。而是用那么默默保护的姿势陪伴在她的身边。他还爱着她。却说尽各种谎言将她推开。除了死去。她找不到任何的理由來解释这一切。其实。早就已经这样猜到了。潜意识里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不然无法在那一瞬间就大彻大悟地明了一般。因为早就猜到了。但是不肯承认。期待着一切只是自己胡思乱想。只是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但是越问去。却越发现事情其实是按着自己设想的方向发展。原來。真的是他得了无法救治的病。所以。才会那样地选择推开她。才会想尽办法地让她远离他。“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沒有什么能够分开我们。生不能。死也不能。”颜溪看着西门筑。以前所未有的坚定说道。大床之上。一男一女正在颠鸾倒凤着。床榻摇动。显然状况很是激烈。华贵的房间里面。一股浓烈的麝香味传來。奢靡的气息充斥鼻间。床上的男女不时发出压抑的轻哼声。很显然他们不敢大声地发出声音來。因为他一直给人营造的都是深情款款的形象。怎么会在自己心爱的女人出走之后就与另一个女人厮混呢。是的。现在在床上的男子就是那个假扮西门筑的男人。而至于床上的女子。长得并不如何美艳。虽然脸上已经是潮红的情|欲色彩。比平常多了几分绮丽与妩媚。但是脸上那个丑陋的疤痕却那么的让人无法忽视。当她眸子一转的时候。那道陈年的旧疤看起來那么的狰狞。好像充满了阴狠之气。好像她的心里面埋藏了多年的积怨一样。“要我说你还真是沒用。明明是喜欢的女人。送上门了。却都一点制服的能力都沒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要我怎么说你好呢。倾遥。”女子说话尾音婉转。听起來让人无比的酥麻。她魅惑地咬着男人耳朵说道。声音轻轻的。却一字不落地传入了男子的耳朵之中。沒错。现在假扮西门筑的就是夏倾遥。听到女人不加掩饰的嘲讽的话语。夏倾遥并沒有太明显的反应。他沒有怒意。反而还让女子大出所料。同意般地点了点头:“是啊。我就是太软弱了。不然。她早该属于我的。”他话音淡淡。好像藏着一丝后悔。更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你这么爱她。为了她不惜划坏自己的脸。不惜花这么多年的时间学习西门筑的言行举止。你为她把一切都付出去了。可是却是这样的结果。你就让她跟一个道不清來历的男子走了。其实你所谓的爱她也不过是一个美丽的幌子吧。欺骗人欺骗自己而已。其实你比起得到她。更想得到西门筑的王爷地位吧。呵呵。”女子的声音仍旧那么充满嘲讽。甚至比之前嘲讽更甚。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所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也不过如此。一个个说得那么好听。到头來为了权利富贵还不是可以放弃口口声声标榜着一辈子深爱的人。第一时间更新 “你知道什么。”夏倾遥对着女人的肩膀就是一咬。声音轻轻柔柔的。又带着些隐而不发的怒气。但是因为情|欲的原因。声音听起來充满了蛊惑。落到女人的耳里。更是充满了酥麻的味道。“來历不明的人。來历不明的人会说我是鸠占鹊巢么。”“你说什么。”女子睁大眼睛说道。很显然那双眸子里充满了讶异。充满了不可置信。也充满了一些害怕。说这话的时候她身子猛的就是一颤。“我说。我们的事情暴露了。颜思珍。”男子目光灼灼地看着颜思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字一句地对她说道。一点一点看着她的眼睛越睁越大。“那个人是谁。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一瞬间的震惊之后。颜思珍颤抖的裸|露的身体散发出怒气來。眼睛里也写满了逼问。看得夏倾遥心里头非常不舒服。好像他就跟傻子一样。而她颜思珍是天底顶顶聪明的人。“我叫人动手的时候。那个领头的护卫叫人住手。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就那么跑了。那人临走的时候叫我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我安分的话。所有的权利。所有的荣华富贵都会归我。”“什么。”颜思珍很显然不能明白这样的状况。“那个人为什么这么说。他有什么权利这么说。”“我猜。他就是正主吧。”夏倾遥这样说道。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可能。要别人霸占了你的位置。霸占了你的女人。你不会想回來赶走那个替代你地位的人吗。而且。他既然是王爷。又为什么非要漂泊在外。为什么不回來过他逍遥自在的生活。”颜思珍不解地这样问道。接着说道。“我估计你可能猜错了。要知道西门筑不可能还活着。从那样的悬崖里爬出來。还活着的人不可能存在。”“我猜。就是你说得那样吧。”夏倾遥这样回答颜思珍。“什么。”跟她说得那样。西门筑死了。可是他之前不是说西门筑还活着吗。这不自相矛盾吗。“他迟早是要死的。只是暂时沒有死。听说那悬崖到处都是瘴气。就算他活得了一时。也过不长久了。他之所以不回來。是担心他所爱的女子因为他的死去再次沉入谷底吧。”“把他心爱的女人托付给另一个狼子野心的男人。”颜思珍皱着眉头问道。夏倾遥颇不喜欢颜思珍形容他是个狼子野心的男人。眉头一皱。但是他还算能忍。也沒跟她说什么。只是解释道:“我爱颜溪。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伤害她。他估计也在暗中察觉到了。不然不至于对我抛那样的话。比起随着他去死。他估计更希望有另一个男人照顾她。退一万步说。生不如死活着。也是活着。”颜思珍沉默了一会。好像已经理解。并初步认同了夏倾遥的话。可是不久。她又眉头紧皱地说道:“我本來以为西门筑已经死了的。所以就让你假扮西门筑。第一。我们有荣华富贵可以享受。第二。对你而言更重要的。就是可以得到你爱了那么久的女子。然而现在。你爱的女子已经离去了。我们的荣华富贵。估计也……”颜思珍想到了什么。突然地说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西门筑可能就在暗中。当初你为什么要将颜溪关起來。你这不是逼西门筑现身将颜溪带走吗。”“我当时是想孤注一掷。永绝后患。我想将西门筑逼出來。然后。就叫人将他乱箭射死。可是我沒想到许昌那兔崽子。竟然在临阵的时候叫那些人别用箭。让他们住手。”“为什么他们不听你的话。而听一个小小的护卫的话。”“我哪知道那些贱奴心里怎么想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颜思珍很痛恨夏倾遥的懦弱无能。心里想像这种人还是只能好好地去弹他的琴。论心机运算可比普通人都要差远了去。懊恼当时自己怎么会看上这么个蠢货白痴。现在也把自己拖了水。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可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因为现在夏倾遥是她的救命稻草。所以沒办法只能这样巧言相问。可是夏倾遥怎么会听不出來颜思珍话语里的怒气。虽然装得再好可是夏倾遥还是能听得出端倪。他顿时也气不打一处來。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烦躁地道:“怎么办。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沒想到自己努力地好语气却换來他这样愤怒的回答。颜思珍也怒了。她一向耐性很差。脾气更差。丝毫不能别人给她甩脸色。心里一烦。该说的不该说的话全部一股脑都倾泻出來了。大声地质问道:“怎么又怪我了。当时要不是你为了你的颜溪寻死觅活的。我会给你出这主意。你知道我为了给你换脸耗尽了多少人力物力吗。你知道要造出來这种跟西门筑完全沒有差别的脸。不让最亲近的人发现。耗费了我多少心血吗。你知道要搜集西门筑的性格与爱好。有多么艰难吗。这些也就算了。我认了。也是我自愿的。我不跟你吵这个。是我瞎了眼看你可怜。我对你最难以忍受的事情是什么。你知道吗。明明西门筑的性格摆在那里。明明他对护卫礼贤士。你却干了什么。你犯众怒。你干一切西门筑原本不会干的事情。你才來几个月。就弄得多少人对你不满。你装西门筑也要装得像一点。不必那么急于暴露本性。要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整改整个王府……”“你住嘴。”被说中了痛处。夏倾遥恼羞成怒地说道。沒有人会喜欢被人这样说。尤其是夏倾遥知道自己的错误。心里已经很后悔了。颜思珍还要那么咬着不放。真的可恨非常。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