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一开始也不是沒有猜到过可能会有这样的结局。但还是就那样做了。其实不是一点理由也沒有的。不是一个神志不清昏了头了就可以作为理由解释的。想想。谁会喜欢被自己喜欢的女人老当成别人。一开始或许还能忍受。还能告诉自己她本來就不属于自己。为了接近她别无他法。可是时间越往后延。一切就越难接受了。凭什么是这样。凭什么他跟她在一起。就要永远是戴着别人的面具。难道他要这样掩藏本性过一辈子吗。换了任何人估计都不会甘心吧。喜爱的人永远都是喜爱的别人。叫别人的名字也就算了。可是要一辈子改变自己的本來性格。一辈子都束缚在别人的框架。能开心起來吗。

    于是。他开始试图展现自己本來的面貌。他要她慢慢地接受他。接受真真正正的他。而不是她在他身上看到的属于别人的影子。他要她随着时间的逝去。渐渐地真正他。

    对于那些护卫。他承认他的措施是有些激动了。可是细细想來。这也只是一种反弹而已。刚开始的时候。他算很用心地对他们好。可是总有一些什么地方怪怪的。他感到他们不尊敬他。他感到他们喜欢笑他。他反感那样的玩笑。他一直就不是爱开玩笑的人。而且他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努力了很久却还是感觉融入不了他们。挫败之余。他总有一种被戏耍的感觉。他并不知道可能那就是西门筑与他们护卫们相处的常态。可以互相调笑。可以对主上不那么尊敬。他当时很烦那种不被人重视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既然都是了王爷。都已经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琴师了。为什么还是沒有人尊敬他。于是他开始对这些护卫们大刀阔斧。杀鸡儆猴了。

    他觉得应该在他们面前树立他的威严。

    “我自己有分寸。我自己做的事情我也很清楚。用不着你在那里指手画脚。”夏倾遥十分不高兴地颜思珍这样说道。凌乱地铺陈在肩上的墨发像是张牙舞爪的龙蛇。映衬着其主人极度不爽的心情。

    看到颜思珍不屑的脸孔。夏倾遥更是气不打一处來。此刻的他好像什么也顾不得了。模样显得有点咄咄逼人:“反倒是你。什么同情我。什么都是为了我。说得自己跟个圣母似的。其实你心里打什么主意我比谁都要清楚。你帮我也只是为了对付颜溪。你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现在这样。都是为了让她伤心。试想一。如果有一天你挽着我的手一起走出來。她该是何等伤心。到时候你如果以我做过的事情來威胁我。以我是冒牌货來胁迫我。我不是只能听你摆布。那个时候。颜溪被最爱的西门筑抛弃。伤心欲绝。你的目的就达到了。”

    “你……”颜思珍顿时瞪大眼睛看着夏倾遥。好像在质问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一样。眼神中写满了震惊。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算什么小九九吗。你爱那个曾经在煌国的宰相轩辕辰。而轩辕辰心里面只有颜溪。所以你就想让颜溪痛苦。我知道你的为人。只要是你所喜欢的东西被人剥夺。你就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把其抢回來。如果抢不回來。就会把跟你抢的那个人毁灭掉。尤其那个人还是颜溪的话。你的怒焰会更加高涨。我知道的。我一直都知道。我好歹也在颜府做了这么久的琴师。怎么连你善妒的本性都看不出來。一开始你也不是喜欢我。你就是觉得颜溪爱我。所以在颜溪面前毁灭掉她喜爱的人的形象……”

    夏倾遥只有一点说错了。她之所以会跟轩辕辰有交集。是因为轩辕辰是她的亲生父亲。而非什么喜欢的男人。

    “你要干什么。”颜思珍在心里震惊。对夏倾遥产生厌恶的同时。心里面更是拉起了一道警铃。夏倾遥为什么突然间跟她摊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难道……

    “是的。你已经沒有任何价值可言了。”夏倾遥勾起唇角。薄情地笑笑。“就连这床上功夫也较之前毫无长进。你觉得你对于我还有留來的价值吗。”

    “不。倾遥。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好歹也在一起度过这么多的日日夜夜。你不能这样对我……”

    “什么夫妻。你这种女人也配做我的妻子。别再那里一副求饶嘴脸了。徒惹人恶心。若今天你不死。明日死的就会是我。你逮住了我的软肋。如果有一天我处于风。像你这种什么都做得出來的女人会轻易放过我。所以啊不是我心狠。怪只怪你平日作恶太多。我信不得你。所以……”夏倾遥忽然勾出令人胆战心惊的一个笑容。那样的笑容在人看起來宛如魔鬼。充满了寒意。像是來自地狱的深处。寂静得深不见底。

    同样。山洞里也是那么的寂静。冰冰凉凉的风驶过长长的距离。从洞口遥遥地吹进山洞里面去。霎时间。里面的人打了一个寒战。

    打寒战的只有颜溪一个人。而她身边的西门筑。身体却是已经滚烫得不行。毫无疑问对于现在的西门筑而言。第一时间更新 这冷冷的风对他來说实在是舒服的享受。对他來说。现在如果有冰水更好。因为身体实在太热了。热到好像自己的五脏六腑会因为受不了束缚而冲破皮肤奔腾出來。

    “热。我好热……”西门筑喉咙都已经沙哑了。整个人开始剧烈地颤抖起來。

    颜溪心疼地抱着他的头。她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她该怎么样去做。现在山洞的地面已经很冰了。吹得风也已经够冷了。可是为什么他还在说好热。怎么办。一想到西门筑这几年來都是这样过來的。颜溪心里的疼痛更深地从心底里漫出來。一个人的时候他该怎样度过。沒有人相伴。疼痛的时候只有自己。是多么孤单。多么寂寞的一种心情。

    他真傻。为什么不早点來找她。他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她的心情。他自己不会难受得想找一个人陪伴吗。

    长长的时间过去之后。西门筑终于沒有那么难受了。他面色苍白。但是终于不像之前那样像从火里面出來的一样充满了灼热感。虽然现在的他看起來虚弱了点。但是总算不至于那么痛苦了。他躲过了一劫。颜溪也稍微轻松地呼出了一口气。可是。也只是稍微轻松而已。

    看到颜溪眼角的泪水。西门筑伸出手去。将她眼旁的泪水轻轻地擦去:“别哭。你如果太伤心了。我会觉得我这几年的隐藏都是白费力气。你不要这样为我伤心。为了不让你见到我这样子。我可是忍了两年不去见你。你要知道。两年。对我來说有多么难熬……”西门筑说话很艰难。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这样说道。

    前三年都是在昏睡之中。待到后來被人救醒來的时候。那个救他的大夫说。他只有两年的寿命了。但凡掉落这个谷底的人。都会沾染毒气。他还有两年的命已经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早知道这样。我。我当初就不会來找你。不会在你身边保护你了。早知如此。我就应该离你离得远远的。让你以为我死去了。让你不再有希望。慢慢的。你就不会那么伤心了。现在我的出现。只会给你打击。让你。更难过而已。与其这样。你还不如跟那个假扮我的人在一起。至少我看得出來。那个男人是爱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何种目的那么假扮我……”西门筑说一个字都要费好大的力气。可是他还是用尽力气。慢慢。慢慢地说道。因为有些话现在不说。谁知道一次还有沒有机会说。

    颜溪努力忍住泪水。因为西门筑不想看到她的泪水:“不。西门筑。这个世界上沒有人能够代替你。在我心里你是唯一。我不要其他人爱我。我也不想跟其他的人一起过。我只要你。只有你能够带给我快乐。只有你最懂我。”

    西门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里充斥着满满的感动与动容。但心里更多的浮上來担忧。什么只要他。只会爱他。只有跟他在一起才会快乐。说得好像如果他死了。她好像就生无可恋似的……

    “答应我。颜溪。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要活去。要活到一百岁。要努力去忘记我。要好好地活去。不要被太多的事情牵绊住。我相信你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那就去做吧。不要记得我。要忘记我。更不要随我而去。我不会喜欢这样的你……”

    “不。我不答应。起來。西门筑。起來。我们回府。我们去找许窦。他那么厉害的大夫。什么病都能治。他会医治好你的。他什么病都能治好。你起來。不要这么疲惫无力……”颜溪开始变得有点失控。此刻的她宛如一只不安的小兽。因为剧烈的情绪起伏。因为心里浓烈的伤痛。她起來的时候都要站不起來。可是她却那么努力地逼自己站稳。扶起气息奄奄的西门筑。步履蹒跚地往前走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