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溪感觉自己过了好久好久。才能和西门筑一起回到王府。彼时已经更深露重了。冷冷的风打在脸上。似乎连骨头都是冷的。

    “你们是谁。大半夜來王府干什么。”那个护卫说完之后。才忽然看清楚了來人。“王。王妃……”

    “王妃你回來了。”守门的护卫不由得惊叫一声。可是一刻他就不淡定了。那个懒洋洋地靠在王妃身上的是什么人啊。怎么可以这样靠着王妃呢。他不觉得他和王妃的距离太亲密了吗。王妃也真是。不知道推开人家。虽然感觉那个男子生了病。可是朋友也不是这么当的吧。要是让王爷知道了。估计又会是一场滔天大火。第一时间更新

    是啊。不管是以前的王爷还是现在的王爷见到此情此景都会生气的。区别是以前的王爷只会憋着生气。闷得不行。现在呢。就会毫不客气地怒言相向。王爷不像以前那么能忍了。要是给王爷看到这一幕。估计会把王妃骂得很惨吧。

    不过。慢着啊……

    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怎么这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哦……

    昏黄的灯光之。护卫借着朦胧不清的灯光打量那个抬了抬头。似曾相识的男子。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软软的声音大声地叫了出來:“爹爹。”

    那个声音不是从大门发出來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是出现在围墙的顶上。高高的围墙上。十岁的孩子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和母亲身边的男人。不由得大声叫出了声。

    不过他叫什么叫啊。。丘丘唤了之后就后悔了。天天看见爹爹。有必要这么兴奋吗。他现在可不是在干什么好事。而是爬围墙出去找小伙伴们玩啊。爹爹现在可凶得不行。让他知道他大半夜在外云游。估计会拿小皮鞭狠狠抽他吧。。丘丘一副想咬掉自己舌头的模样。

    对于自家娘亲和自家爹爹大晚上回府的事情。丘丘一点讶异一点惊奇都沒有。要知道他家爹爹和娘亲就知道过二人世界。恩爱得不行。尤其是爹爹一向很人來疯的。记得以前经常会大半夜拖着娘亲出去吃小摊上的宵夜。所以呢面对此情此景丘丘一点奇怪的感觉也沒有。小小的单纯的孩子也不会发现事情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发生变化了。一切。远远沒有他想象得那么轻松。

    面的云霓也吐了吐舌头。一副糗大了的模样。这臭家伙这时候叫什么叫啊。

    “王。王爷……”护卫这才惊讶地叫了一声。原來觉得眼熟。因为是王爷啊。。可是王爷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在房间里面休息吗。

    西门筑面色苍白地咳了一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擦去嘴角的血迹。对着不远处坐在围墙上进退两难的孩子道:“丘丘。过來。”

    看爹爹那面无表情。笑也不笑的样子。丘丘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他哪里知道。西门筑暂时沒有力气露出笑容。因为身体里的疼痛正在每时每刻地折磨着他的身体。

    但愿这个小鬼头有点义气。不要把我供出來。。云霓这样想着。特沒义气地从翻到一半的墙上來。拔腿就一溜烟跑了。

    “不。不怪我。都是。都是阿焚哥哥。怂恿怂恿我的。爹爹你去抽他……”丘丘一边走过來。低着脑袋。支支吾吾。害怕地说道。

    一边奔跑的云霓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把胸腔都震麻的那种喷嚏。

    “不错嘛。都知道用怂恿这个词了。”

    爹爹到底是在夸他还是在变相骂他啊。。丘丘发现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不是大人骂也不是大人打。而是大人老跟你不阴不阳地來两句让你摸不着头脑的话。让你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为什么这么复杂地捉弄小孩子呢。大人的心思真的好难猜哦。

    但是呢这只是暴风雨來临前的宁静。之后该打的还是打。该骂的还是骂……所以还不如早点打骂完呢。。

    “丘丘都长这么高了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眼睛越來越像你娘了。”说完。西门筑的手就伸向孩子粉雕玉琢的好看眉眼。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明明回來都大半年了。一直都在一起。为什么爹爹像跟他久别重逢一样啊。爹爹你到底是想怎样。你快点修理我吧。。求求你不要这么折磨我了。我只是个十岁的小孩子啊。。

    “爹爹。你是不是很想揍我。”被西门筑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慌。丘丘终于豁出去了。圆滚滚的屁股对着西门筑。一幅壮士断腕的模样。与之前一开始就将小伙伴供出來的怯弱模样判若两人。“來吧。”

    西门筑苍白的脸上突然浮现一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伸出手:“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啊。。。”这个时候。传來方圆百里都能听到的惨叫声。

    西门筑摇摇头。失笑。他这不手都还沒去吗。这小子真是。人越來越大。胆子反而越來越小。

    叫完之后。丘丘也颇感尴尬。囧囧的。低着小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无声的风就在空气中穿席而过。穿过孩子空荡荡的衣摆。穿过西门筑的衣袖。穿过颜溪漆黑的发丝。时间是那样的寂静。静得仿佛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一。一。在耳边回响。世界。那样的温暖美好。一家三口的他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好像什么事情都可以不必在意。好像离去的可以不用离去。永恒的可以永远永恒。

    “爹爹。我以后再也不会偷偷跑出去玩了。”沉默对于小孩子而言是让人发慌的存在。尤其是在自己做了错事的情况。好像前一刻爹爹能够与他谈笑风生。一刻爹爹就会大翻脸似的。所以丘丘只好识时务地乖乖地认错。只求爹爹不要罚他罚得那么重。“我真的以后不会大半夜跑出去了。也不会去翻围墙。不会让爹爹生气了……”

    “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吧。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弯了腰。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目光里是星光般的深沉。“只要你开心就好。”

    他的话语让丘丘愣了愣。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爹爹所说的。丘丘皱皱眉头。怀疑般地试探问道:“爹爹说的是真的吗。”

    “啪”的一声。西门筑不客气地往丘丘脑袋上一拍:“你这小子。爹爹什么时候骗过你吗。”

    丘丘抱着拍疼的脑袋。眉头因为疼痛而紧皱。可是嘴角却裂开了大大的笑容:“说得也是……”那样子看起來是那么的滑稽。充满着让人忍俊不禁的可爱。

    “爹爹。是不是你惹娘不开心了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丘丘笑着笑着。突然凑近西门筑的耳边低声地说道。

    西门筑回过头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颜溪已经泪湿满脸。巴掌大的脸上。眼睛里是那么多浓得化不开的情绪。那样的悲伤。好像能将一切彻底地淹沒。

    西门筑神色一滞。有那么多那么多无可排解的情绪涌上心头。心里像缺了好大一大块。怎么都拼凑不完整。

    “会不会是看爹爹你和我一个劲说话。不理娘。所以娘就不开心了啊。爹爹快去哄哄娘吧。我是男子汉。才不要爹爹老陪着我。”小家伙很大度地说道。童真的话语回荡在颜溪和西门筑的耳边。让颜溪的心情更加地翻覆了起來。

    “是啊。你娘真是越老越像小孩子。跟争糖吃似的。真困扰啊。”

    “爹爹你不能说娘老。越來越老也不行。女人都生气的。”丘丘板着脸严肃地在西门筑耳边低声道。就像一个小老头一样。

    这家伙。什么男人女人。对这种事情挺有一套的啊。

    西门筑忽然伸出手。丘丘很有默契地跳上自己父亲的怀抱。可是呢。西门筑已经忘记了丘丘十岁了。不是五年前的丘丘了。他的体重也比之前重了不知道多少。所以丘丘一跳上西门筑的怀抱。西门筑就忍不住踉跄了几步。过好一会儿才把自己的儿子抱稳。

    可是丘丘才感到自己爹爹沒那么晃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女声就在自己耳边环绕:“丘丘。來。”

    丘丘被自家娘亲这语气吓得不轻。要知道娘生气起來可是很恐怖的。跟母狮子一样。对。哥哥常说男不跟女斗。还是來吧。

    也不管西门筑同沒同意。丘丘一股脑就从自己爹爹的怀里跳了來。

    “为什么对孩子这么凶。”西门筑不高兴地对颜溪说道。

    “这还用问。因为你抱了我沒抱她啊。娘亲越來越醋桶了。好烦哦。”丘丘戳着小指头。小声地嘀咕道。

    西门筑沒听到自家儿子在嘟囔什么。他看着颜溪。表情缓和了一些。眼神柔软而忧伤:“你要知道。和他这样相处的机会。已经不多……”

    “不许说了。”颜溪不客气地说道。“不许在我面前说什么时间不多不多的话了。对我來说。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养好身体。不要在身体不适的时候还抱这么重的一大坨……”

    “娘。你好坏。什么一大坨。我又不是便便。”丘丘老不高兴地抗议道。眉头皱得紧紧。很显然很讨厌自家娘亲的这个说辞。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