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來一盘。。”西门筑绷不住脸了。

    “可是爹爹。你已经输了三盘了。”

    “……”

    为什么这死小孩对别人就什么也不说。有一点尴尬的事情绝不出言点破。对他这个老爹就语不惊人死不休呢。

    好小子。敢对付你爹。。等着瞧。爹会让你这小子甘拜风的。。

    “我们别玩这个了。玩其他的去。”

    小泽淡淡地微笑着。一副什么事情也不放在心上的模样:“玩什么。”小孩子老成地端起清茶抿了一口。

    “弹弹珠。。”

    “噗。”

    这些天。西门筑就是这样过來的。和爱闹的孩子出去玩玩弹珠。天气好的时候泅泅水。或者教孩子唱一些歌。和老成的孩子偶尔棋。泛舟垂钓。一起看看书。练练字。父子的日子过得十分的悠然有趣。当孩子们长大了。垂垂老矣的时候回忆起來。依然会记得很多年前的明媚午后。永远有一个笑容可亲的父亲的身影。他带着山高水远的悠然陪伴在他们身边。像是四月天里最和煦的阳光。他谈吐风趣。为人好面子却又真性情。拉着他们玩得愉快。比起父亲。他更像是一个朋友。像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

    “真希望爹爹可以一直这样跟我玩。。”丘丘不知道怎么的。心情很好的样子。突然发出这样一句感叹。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西门筑听到丘丘说这话的时候。愣了愣:“丘丘啊。爹爹要跟你说一件事情。”

    “什么。”小孩子的眼睛像是星星。一闪一闪地眨巴着眼睛问道。

    “爹爹以后不能经常跟你们这样玩了。”

    “为什么。”小孩子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爹爹要去很远的地方。”

    “跟上次一样远。要五年才能回來的地方吗。”小孩子的童言童语在西门筑耳边回响。看着孩子单纯的脸颊。看着他那样稚嫩的身体。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不经意间红了眼眶。却努力将那些情绪咽去。

    “不。这次更远。要去十年才能回來。”

    “啊。”小孩子惊讶的表情明显表示不能接受。

    “爹爹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呢。”

    “因为……又有战争要发生啊。我是男儿。必须保家卫国。要保护丘丘。哥哥。还有娘亲的平安。丘丘是愿意担心每天会有人來杀我们。或者说真的有人來杀我们。还是更愿意让爹爹去个小小的十年。让大家每一天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呢。”

    小小的孩子低着脑袋。眼睛红红的:“我都想。想要娘亲。还有哥哥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也想让爹爹跟我们在一起。”

    孩子的话让西门筑神色更复杂了。可是他忍却所有的情感。却故作轻松地笑笑:“丘丘。你要知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可以都有的。我可以让人去把鱼和熊掌烤着吃。是不是同时有了鱼和熊掌。爹爹就会不离开了。”

    “丘丘。我只是打一个比方。”西门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可以。他也想什么也得到。可以好好地活去。不用离开。跟孩子们以及孩子们的娘亲。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看着西门筑一副惆怅的样子。丘丘聪明地知道一切应该沒有希望了。不然一向笑嘻嘻的爹爹不会露出这样一副表情。然而心里升腾起了很大很大的失落:“可是。我好舍不得爹爹。”

    “傻孩子。爹爹只是去十年。又不是不回來了。到那个时候。丘丘估计都有小丘丘了。哈哈。”说到最后。西门筑努力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小孩子看到自家爹爹笑。心情也沒那么难过了。虽然还是有点失落。但是爹爹说会回來的。那就等吧。等到爹爹回來的那一天为止。爹爹可不是去外面玩哦。而是去做大将军。杀掉那些坏坏的敌人哦。

    “对了。丘丘。过一个月后。爹爹可能要跟你玩一个游戏。”

    “什么游戏。”听到游戏。小孩子眼睛都亮了。好奇地问道。

    “一个月后。爹爹会假装死去。这里会举行葬礼。娘也会哭。很多很多人也会哭。但是呢他们都是演戏的。他们会演得像真的一样。但是事实上呢爹爹只是假装的。他们也只是假装的。爹爹爱开玩笑。他们也爱开玩笑嘛。但是看到这样。外人会以为爹爹死了。这时候如果有人说爹爹死了。你就不说话。只要你心里知道爹爹暂时去了很远的地方。你也跟着演戏。就假装哭啊哭的。这个游戏很难玩的。如果丘丘让别人看出來了是假装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就算输了。”

    “可是爹爹为什么要玩这样的游戏呢。”

    “因为我要出征。要出去打仗。但是我不能让外人知道。丘丘你知道吗。上次爹爹之所以会生病。就是因为知道我去打仗的人背叛我。知道什么是背叛吗。就是他明明是我的好朋友。但是在我很冷的时候。他就故意把窗子打开。让我受风寒。让我生病。所以这次。我不让任何外人知道我去打仗了。”

    “哦。。”丘丘恍然大悟地点头。“如果大家都以为爹爹死了的话。就不会以为爹爹去打仗了吧。就沒有外人知道这件事情了。然后爹爹就可以不生病了。”

    “丘丘真是越來越聪明了。”

    “嘻嘻。”小孩子脸红红的。被夸得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这不仅是一个游戏。也是一个任务。如果丘丘完成得不好。被人发现其实爹爹是在打仗。那就大事不妙了。所以丘丘一定要全心全意地演好。这样。如果爹爹得胜归來。煌国的百姓们安居乐业。不用再担惊受怕。也有丘丘的一份功劳。丘丘这么小就能做这么伟大的事情。”

    “我一定不会辜负爹爹的期望的。。”小孩子颇有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可是爹爹。如果我成功了。那有什么样的奖励啊。”

    “丘丘想要什么爹爹都可以给你。第一时间更新 ”

    “那我可以要天上的月亮吗。”

    “可以。不管是太阳月亮。星星云朵。爹爹都能摘來给丘丘。”

    “那我可以娶小琳儿做妻子吗。”

    西门筑一愣。顿时失笑:“当然可以。只要你想。”

    “那我……”小家伙戳着手指头。眼睛亮亮地抬头道:“那我可以让时光倒流吗。”

    “啊。”

    “到那个时候。爹爹回來的时候我就二十岁了吧。我想爹爹回來的时候。能让时光倒流。这样的话。就能回到我十岁的时候了。离开爹爹这么久。娘一定会伤心的。所以倒退十年的话。爹爹就能好好地陪在娘。陪在我和哥哥的身边了。然后看着我们长大。跟我们一起玩。”

    孩子的话不经意间触动了西门筑内心最柔软的角落。那一瞬间。心充满着甜蜜。因为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那一瞬间。也充满着悲伤。因为。不久之后。他就永远都看不到这张天真无邪的笑脸了。所有的柔软与温情。都是最最短暂的存在。

    “可以吗爹爹。”小孩子用崇拜和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无所不能的爹爹。

    “当然可以。”西门筑蹲了头。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头。

    “拉钩。。”

    西门筑伸出手去。手指勾起。与孩子完成了彼此的约定。这是他这辈子。许过的唯一一次空头的承诺。

    那是惠风朗月的夜晚。秋虫的低泣在略显清冷的夜晚轻轻地响起。好像梦呓忧伤的呢喃。皎洁的月光像是落雪一般轻轻地覆盖在庭院半枯半荣的草地上。靴子踩在草地上的声音。轻柔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认真來说。不算特别寂静特别冷清的夜晚。毕竟还有万物细细的声响。

    “我一直记得我回府的剑拔弩张的那一个晚上。你一來。就能发现我才是你的爹爹。并说了一句。你回來了。我怎么感觉。其实你一直都知道先前那个不是真正的我。”

    西门泽跟爹爹西门泽并排走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可以说知道吧。”

    “其实有一次我在外面的时候。差点被人刺伤。你出现救了我。你一身黑衣。带着面具。你跟我说了一句小心点。带着责备又关怀的语气。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很熟悉。而之前那个回來的。我其实很轻易地看出來他不是你。但是我想假的也好吧。那个不回來的有不回來的理由。而这个假的……至少看到同样的脸的话。心就会得到某种安慰吧。”

    “小泽……”西门筑从沒听到自己儿子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更沒看到他这种眼里都是情绪的样子。

    “很奇怪我会这么说吧。”从不轻易表露出情绪的孩子突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略带忧伤地说道。“可是有些话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沒有机会说了。”

    西门筑眼里情绪流转。颇有些无奈地道:“你若是跟丘丘一样。该多好。”

    “可沒办法。我生來。就是这么聪明啊。”孩子非常罕见地同人开起了玩笑。虽然嘴角不笑但又满是戏谑的样子看起來欠扁极了。

    西门筑很想抓一把落叶撒到他身上。可是后來想想又沒有这样做了。毕竟这小子平常不说话不是清高清冷。而是淡然。或者说有点懒得同人打交道。撒一把落叶到他身上。估计他会淡定地满不在乎地拂去。到时候。他堂堂一个爹倒显得比十岁的儿子还要孩子气。成何体统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