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那样快。不知不觉的。二十天就那么过去了。在这二十天里。西门筑只脸色苍白了点。看不出有什么重病的迹象。而且他经常跟孩子们去玩。好像能跑能跳的。一点病都沒有。尤其到晚上。颜溪求饶了无数遍。他都龙精虎猛地不肯放过她。第二天的时候。颜溪都会满是抱怨。有一次她还嘟囔着说道:“果然姓西门的都是一群禽兽。我现在一点都不怀疑西门庆夜驭淑女的真实性了。”听到这种话的西门筑忍不住哈哈大笑。

    不过。一切的亲密接触发生在十五天之前。那之后。西门筑再也沒有在大晚上的时候纠缠过颜溪。就连亲吻也很少。不过好像也沒看出來他身体与之前那几天有什么不同。好像还是那么沒有什么不适。

    “來。喝药。西门筑。”晚上的时候。颜溪端着一碗热乎乎的药水走上前來。苦涩的味道顿时弥漫了整个房间。让人还沒吃去。胃就已经开始不舒服了起來。

    西门筑眉头一就皱了起來。颜溪的药已经端到了面前:“其实也不是特别热。温度刚刚好。喝吧。”

    “我今天不想喝。”西门筑露出为难的神色。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不行。药是必须喝的。”颜溪态度很坚决。

    西门筑先行缓兵之计:“那我等再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虽然颜溪还是想他现在趁热喝掉。但是仔细想想。以前不管药多难喝多苦。他都沒有皱眉一子就喝掉了。听话得不行。这样的不大愿意。至今为止还是头一次。看着西门筑明显消瘦去的脸。颜溪心里漫过一阵心疼:“那好吧。等会喝。”颜溪把药放在了桌子上。

    “过來。”西门筑忽然对颜溪说了这么一句。颜溪走过去。西门筑将她拉进了怀里。让她坐在了他的腿上。

    并不是面对面的姿势。她的背靠在他的怀中。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轻柔地怀抱着她。

    “你看。今天晚上的月亮好圆。第一时间更新 ”西门筑看着窗外的月亮。轻笑着说道。颜溪这阵子经常失眠。在他怀中这样轻轻倚靠着的时候。感觉是最踏实的。那些睡意渐渐地袭來。颜溪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并沒有把他这样的话如何放在心上。习惯性地轻轻地嗯了嗯。

    “真的是很圆的月亮。圆得澄净。圆得沒有一丝缺陷。记忆中我就只有两次见到过这样圆满又澄澈的月亮。第二次是现在。第二次呢。要回到很久以前了。那时候。我们坐在顶上看烟花。可能你光顾着说笑去了。沒看到当时的月亮。圆得那么好看。”

    他的话触动了颜溪心里面的一些情绪。思绪好像远远地飘荡了久远的回忆之中。那个时候的他们。还那么的无忧无虑。还沒有那么多生离死别在面前上演。眼前铺陈的。只是漫天舞的烟花。繁华而绚烂。

    “还有一次。月亮虽然不圆。是弦月。但是。依然是很美丽的。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你送了我钱袋。我虽然看起來很淡定。可是。那一个晚上都沒有睡着。就在这个房间里。看了一整晚的月亮。我想。那就是情窦初开吧。”

    颜溪不由得轻轻笑出声來:“我突然发现其实你爱我要更多一点啊。我就沒有你这样复杂纠结的情绪。当时怀了你的孩子的时候。第一时间更新 如果你在我面前。我估计会把你切碎。哈哈。”

    “你对我一直都是挺能狠手的。失忆的时候轻轻碰一你。就要把人弄得断子绝孙。”

    西门筑满含抱怨的话让颜溪忽然就想到之前在梁国大街上发生的事情。彼时她已经不记得他。满以为他是登徒子。一个不高兴就顶他命根子。想到西门筑当时嗷嗷大叫的样子。颜溪就噗嗤一声笑了出來。

    “你脾气这么差。我真想知道之前都是怎么活过來的。估计像我一样爱受虐的人已经不多了吧。”西门筑满是调侃地说道。

    “少來。我朋友很多的。在现代的时候我到处都是朋友。男的女的都有。我跟你说。现代的社会。不是你们这样的社会。那里沒有那么多扭扭捏捏的陈规的。人们都活的自由自在。而且我脾气也不算太差好吧……”

    “我可不信。”西门筑毫不犹豫地打断了颜溪的话。其实。不是不相信。只是忽然想气气她。想故意跟她唱反调。让他看到她活泼有生气的模样。

    西门筑得偿所愿。颜溪一副老不高兴的模样:“几千年前的老古板知道什么。真想让你这个老古板看看我在现代风生水起的得意生活。说得好像沒有你我就不能好好活一样。”

    西门筑轻轻地笑出声來。而颜溪完全沒有意识到自己说了那句。说得好像沒有你我就不能好好活一样。

    如果沒有我。那也好好地活去吧。这才是我最希望看到的。活泼的你。开心的你。自由自在的你。希望你的每一天都充满了鲜活的乐章。

    忽然的。他的唇印上了她的吻。深情的。缠绵的。那么痴缠的。好像用一个世纪的时光都无法去完成的一个吻。

    接完吻之后。靠在西门筑的怀里。颜溪再一次昏昏欲睡。

    “颜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幸福的事。”

    颜溪笑笑:“我也是。”

    之后。西门筑轻声地在她耳边说了一些什么。说着他们之前发生的很多事。颜溪刚开始还认真听着。可后來实在越來越困。而他的怀抱又好舒服。颜溪的眼皮就越來越阖上了。

    女子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如画的眉眼。略显苍白的脸颊。尖尖瘦瘦的颌。西门筑轻轻地将女子的头发拨到耳后。一个浅浅的吻落在颜溪的眉心。呵护般的。轻柔地说道:“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这一整晚。颜溪都沒有再动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觉得自己像沉入了一片**的大海。从來都沒有这么宁静过。明明是坐着的姿势。那样的睡去。可是竟然沒有一点点的僵硬感。明明外面很冷。窗户也沒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浑身上充满了温暖。一点点都不会觉得寒冷。

    第二天。艳阳高照。

    颜溪慵懒地从睡梦中醒來。发现男人的手还是紧紧地放在自己的腰上。抬头。颜溪看见西门筑也是紧闭着双眼。

    这家伙就这么抱着她睡了一晚上么。他的手好冰凉啊。他也太懒了。怎么都不抱她去床上一起睡呢。

    “松开我啦。”颜溪要从西门筑怀里出去。可是却发现他的手抱得她的腰好紧。

    这家伙睡得真死。颜溪掰不开西门筑的手。皱着眉头抬起头。用手弹了弹男子精致的颌:“喂。西门筑。醒來啦。”

    放在平时。男子一定会皱皱眉头。说声“不要胡闹”。可是现在。西门筑一点点反应都沒有。

    “喂。西门筑。”颜溪拍了拍西门筑的脸颊。却发现他仍旧紧闭着双眼。

    “醒來了。我说你也真是。太阳都晒屁股啦。”

    “西门筑……”

    “西门筑你不要吓我……你醒來。西门筑。”

    颜溪发现。她已经听不到西门筑的心跳声。他的胸口。已经硬得像是一堵墙。

    “西门筑。。。”颜溪顿时失声大叫起來。

    床上的西门筑面色苍白。嘴唇还残存着一丝的血色。许窦将手搭上西门筑的脉搏。探了探其鼻息。颤抖着的身体那一瞬间僵硬起來。眼里含着热泪:“准备后事吧。”

    “你一定跟之前一样说错了。你说的是准备厚实对不对。西门筑身体冷。他要多盖几床被子。你是这个意思。对吗。”颜溪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抓着老者的手。固执地问道。

    “王妃。你很清楚……”

    “不。我不清楚。西门筑沒有死。他不会死的。他会一辈子和我在一起。”颜溪推开许窦。推开众人。走到床边。将西门筑的头抱在怀里。好像这样。就能温暖他的体温。就能让他活过來。

    “你们都出去。都出去啊。我和西门筑要说说话。你们不要打扰我。都出去。”颜溪暴躁地说道。

    “请王妃接受事实吧。”老者一闭眼睛。眼泪就呼啦滚了來。

    云霓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來:“王爷叔叔……”

    一旁的丘丘和小琳儿在想。阿焚哥哥哭得好逼真啊。看样子我们也要加把劲了。单纯无知的丘丘和小琳儿对望一眼。也开始哇呜地大哭了起來。

    小孩子毫不掩饰的哭声轻易地挑动了众人内心深处的情绪。一时间。护卫都忍不住眼眶通红。

    扑通一声。一个护卫跪在地上。颤声说道:“请王妃节哀吧。”

    节哀。节哀……

    不。他沒有死。他不会死的。他会永远永远和她在一起。他说过的。他想看着孩子们长大。他想一辈子保护她。

    以前别人说过从万丈悬崖摔去。他不会有活去的机会。可是他不还是活來了吗。他还好好地保护着她的安危。不让她受到伤害。所以这一次。他也一定会回來的。回來的。

    他会回來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