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很快.秋天的尾巴一闪而逝之后.冬天就如约地到來了.世界都染成了银装素裹的白.放眼望去.初冬的积雪在地面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凛冽的北风无情地呼啸着.世界变得很冷很冷.

    可是寒冬之后.春天就來了.一切最难捱的时候.最冰冷的时候.好像都已经过去了.窗外的风景发生了变化.由一片银装素裹变成春暖花开.万物带來春的气息.坚硬的冰层.在一点一点融化.虽然不能一就全部溶解掉.变成涓涓细流.但是一切已经渐渐的有了改变.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就是最值得庆祝的时候.

    渐渐的.枝头跳跃的鸟儿换成了恼人的蝉.雪白的荷花娉婷地立在水中央.盈盈间.有粼粼的波流.后來的后來.枝叶开始变红.初秋的时候.十月怀胎的颜溪诞了一名女婴.

    女婴被取名为西门爱.名字是颜溪取的.

    后來的后來.发生了很多事情.西门雪沿嫁给了一个真心爱他的男子.那个男子是一个猎户.平时憨憨厚厚的.只有在面对猎物时会露出精锐的感觉來.或许沒有人知道的是.那个男子就是杀死轩辕辰的人.彼时轩辕辰在山间逃亡.那个山头猛虎非常多.夜深人静的时候猎户以为是來攻击他的猛虎.一箭射倒了轩辕辰.说來也巧.那个地方正是悬崖.轩辕辰被射到之后掉入了悬崖.尸骨无存不说.猎户还根本不知道他误杀了人.走到悬崖边的他看着空荡荡的谷底:“可惜了一身好虎皮.”

    后來.虚长净给颜溪寄來了一封信.说他现在过得很好.已经追寻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子.但那个女子执意要跟颜溪郑重地说一声对不起.希望得到她的祝福.颜溪看罢信件才知道.那个长净喜欢的女子.是芽儿.

    芽儿在信中满满都表示歉意.她说.如果不是他们拿她爷爷奶奶的生命威胁她.她绝对不会对颜溪做出背叛的事情.对她來说.颜溪就像是她姐姐一样的人物.她不奢望颜溪的原谅.但是.什么也不说.不敢去道歉.那么这件事情就会成为她永远的阴影魔障.

    说來也巧.人世间的际遇真是充满了奇妙.芽儿被轩辕辰逼山崖后.身体落入江水之中.大难不死.尝尽人世苦涩的她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一个组织的重要人物.在一次任务期间救了气息奄奄的长净.长净一定要报答她.可是她却对长净说.去保护我所牵挂的人吧.

    颜溪的脑海之中忽然就回想起长净说的一句话.记不大清了.但大意如此:我见过一个爱哭的女子……

    不记得是什么场景说的话了.不记得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但是颜溪当时的确是震了一震的.这个像木头一样的长净.从他嘴里面听到女子这种词.真的是稀有难得.虽然只是这样的一句话.但估计那个女子.应该是在长净心里.别样的存在吧.

    “谢谢你特意写信给我.告诉我你对我的抱歉与内疚.不过如果你早一点说就更好了.我会早一点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每个人都有良善.愧疚之心.不过现在.好像也不是很晚.祝福你和长净生一个大胖小子.当然多生几个也好啦哈哈.我写毛笔字很慢的.手也有点不听使唤.写这么多字真是要了我老命.你们可不要辜负我的苦心和期待.要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啊.”

    后來的后來.颜溪渐渐的.很少与外界交流了.她有时间的时候.一般都不会怎么去外面逛逛了.只会看一书.打理一盆栽.跟小泽学一棋艺.虽然每次都被那小子虐得体无完肤.但是颜溪越挫越勇的精神一直很好地保存着.不行再來嘛.就不信打不倒这小子.

    颜溪有时候.会叫人教她弹一乐器.或者将一些有名的乐师请入府内.听他们一弹唱.或许就是一个午.

    我想看很多很多的书.我想听很多很多的乐声.想栽很多很多的花草.想有人陪我棋.到难分难舍.三天三夜都不合眼.我想看着孩子们长大.想看到他们成家.有自己的孩子.想听到自己孙子孙女唤自己爷爷.当然最想有的就是一个跟你一样漂亮可爱的女儿.让丘丘他们不许欺负她.好好地保护她.让她无忧无虑地长大.让她不要跟你一样.有痛苦的童年.让她的小时候好好地被呵护.就像弥补你的不快乐一样.我想活到很老很老.想看到自己的国家越來越繁荣.想自己期望的事情都能被实现……

    听着听着音乐的时候.颜溪总会想起西门筑对她说的这一番话.彼时伤痛已经渐渐淡去.只余淡淡的美好.在不经意间席卷上眉眼.

    颜溪的气质变得越发沉静了來.可那不是消极的沉静.而是心如止水的淡然加上笑对生活的坦然.年轻的时候她很美.美在青春活泼.笑一笑就好像有阳光般的力量.给人温暖.现在的她美在优雅.美在给人一种宁静的享受.好像一眼望去.就能让人静到心里.十年的积淀.三十五岁的她已经饱读诗书.跟人棋的时候.能淡笑着取胜.对于乐理方面.也越來越有独特的见解.她变得越來越宽容.越來越善于倾听.她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纹路.可是在人看來.越显美好与安静.

    西门筑离开的那一年.她二十五岁.后來.她发现什么事情不对劲.才知道.丘丘之所以沒有那么伤心.是因为西门筑告诉丘丘.他是假死.他十年之后会回來.

    后來孩子不确定了.有点茫然地问颜溪的时候.颜溪已经能笑着回答:“是啊.你爹爹不会骗你.他说十年之后回來.就会十年之后回來.会如你所说的.给你摘星星摘月亮.大显神威地让时光倒流.”

    偶尔的时候.也会出去走走.虽然是极少数.在花灯如昼的时候.会看一看天上绽放的烟花.会去感受一尘世的热闹.看着街上流露出幸福笑容的人们.自己的嘴角.也会跟着露出一笑.尽管终成眷属的幸福她沒有.但别人拥有着.让她羡慕一.好像也是一件蛮让人开心的事情.

    上次去的时候.眼前闪过一双双桃花眼.春意盎然.如三月桃花.这个时候心里才会冰凉來.往府邸的方向走去.回到他以前住的房间.替他整理一书.整理一他生前爱穿的衣服.翻看一他的笔记.怅然地叹叹.这个世界上.毕竟只有一个西门筑.

    二十岁时候的丘丘已经不是那样的小孩子了.他已经明白.那个答应他十年后回來的男人.永远都回不來了.十岁时候的那个游戏.其实不是游戏.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他的父亲.年仅三十出头的父亲.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所谓的出兵.所谓的完成任务.不过是他欺骗他的幌子.当年在鸿桥边跟他拉钩约定的那只手.托给他的只是一个虚假的承诺.

    西门昱踩在冰冷的雪地上.修长雪白的狐裘在风中猎猎起舞.鸿桥上已经结了冰.弯弯的一弧看起來像是美好的弦月.冰清玉洁地立在那里.西门昱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很恍惚.好像在那里.看到了当时的自己与父亲的身影.

    “这不仅是一个游戏.也是一个任务.如果丘丘完成得不好.被人发现其实爹爹是在打仗.那就大事不妙了.所以丘丘一定要全心全意地演好.这样.如果爹爹得胜归來.煌国的百姓们安居乐业.不用再担惊受怕.也有丘丘的一份功劳.丘丘这么小就能做这么伟大的事情.”

    “我一定不会辜负爹爹的期望的..”

    “可是爹爹.如果我成功了.那有什么样的奖励啊.”

    “丘丘想要什么爹爹都可以给你.”

    “那我可以要天上的月亮吗.”

    “可以.不管是太阳月亮.星星云朵.爹爹都能摘來给丘丘.”

    “那我可以娶小琳儿做妻子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想.”

    “那我……那我可以让时光倒流吗.”

    “啊.”

    “到那个时候.爹爹回來的时候我就二十岁了吧.我想爹爹回來的时候.能让时光倒流.这样的话.就能回到我十岁的时候了.离开爹爹这么久.娘一定会伤心的.所以倒退十年的话.爹爹就能好好地陪在娘.陪在我和哥哥的身边了.然后看着我们长大.跟我们一起玩.”

    “可以吗爹爹.”

    “……当然可以.”

    “拉钩..”

    西门昱手里拿着一壶酒.那是父亲西门筑身前最爱喝的酒.西门昱有同他父亲一样好看的双手.十指纤长.骨节分明.现在西门昱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厚实了.现在的他既高且瘦.

    今天不是父亲的忌日.但是对西门昱來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父亲跟他有约定的那天.就是十年之前的今天.过了今天.那个男人就彻底毁约了.

章节目录

金牌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于蹊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蹊并收藏全本小说金牌拽妃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