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哲抿着嘴,暗自郁闷了会儿,最后终于忍不住了,从小板凳上跳下来,跑到主卧门口去“砰砰”的敲门。

    可不管他怎么敲,里面就是没动静。

    最后没办法了,又跑回去,找爸爸要主卧的钥匙。

    战池看着他一脸闷闷不乐的神情,抬手摸着他头,笑问:“妈妈现在心情不好,你确定要去打扰她?”

    “没关系,”战哲微微皱眉,正儿八经道:“妈妈见到我就会开心了。”

    战池抬眼,看了看时间,忽然岔开话题道:“快到上学的时间了,你要是迟到,妈妈肯定更生气。”

    他这话说到点上,不无可能,战哲咬着自己的手指,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站在那纠结起来。

    男人勾唇笑起来,又追问道:“你是愿意让妈妈先静静,还是愿意让妈妈更生气?”

    小朋友郁闷的问,“难道就不能让妈妈现在就消气吗?”

    “不能。”

    “……”

    过了会儿,战池眼底忽然闪过一抹狼一般的光,又道:“不过我有个办法。”

    战哲一听,眼里露出好奇的光,“什么办法?”

    “你先乖乖吃饭,待会儿准备去上学,然后爸爸负责把你|妈妈哄好,保证等你放学的时候,她就不生气了,怎么样?”

    “可是我想让妈妈送我去上学……”

    “那算了,随便你。”说完,战池转身欲要回卧室。

    小朋友见他真要走,立马着急了,“哎,爸爸——”

    “……”他停下脚步,却没回头。

    “好吧,我答应你。”战哲耷拉下小脑袋,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可是你得保证,不能让妈妈再生我的气了!”

    “嗯,我保证。”

    ……

    战池把孩子送到学校,再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九点。

    江云浠刚起床没多久,他到家的时候她刚好洗完澡从浴室里走出来,浑身上下就围着一块浴巾。

    毕竟在一起时间久了,有些事也渐渐习惯了,她没怎么在意,走到衣柜那边,从里面翻睡衣,背对着他问:“你儿子呢?”

    “送学校去了。”男人一边回答,一边朝着她这边走近。

    “送学校去了?”江云浠重复问了一遍,有些纳闷,“他今天怎么肯让你送了?”

    话音落下,她就拿着睡衣转过了身,却见后面的男人已经脱了外套,正在解衬衫上面的扣子。

    他俯首看着她,涔薄的唇勾着,笑容隐约裹挟几分邪恶,而眼底深处,则因欲|望而变得猩红。

    江云浠见他这样子,心里不由慌乱起来,下意识的问,“你想干什么……”

    男人微微一笑,薄唇轻扯,“干|你。”

    ……

    暮色时分。

    江云浠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多才起来,整个人累的提不起一丝力气来,起来梳洗一番,然后看了下时间,想着儿子该放学了,拿了车钥匙,准备去接。

    战池从浴室出来,换了衣服,跟她说,“我跟你一起去。”

    她无精打采,想着这样开车也不安全,遂点点头,“好吧。”

    路上,江云浠还是感觉累,一直闭着眼睛休息,一路上没睁开。

    战池抽空侧首看她安静的侧颜,忍不住勾起唇角,连笑都变得温润。

    人生最难得的事,就是两个人能相守到老。

    小浠,幸好我遇见了你,让我也体验了一下这种“难得”。

    接到孩子,战池开车回去,江云浠被折腾了一天,早忘了自己儿子偷亲人家小姑娘的事。

    战哲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朝自己爸爸竖了下大拇指,一脸崇拜。

    快到家的时候,忽然想起今天老师教的一句英语,嫩声嫩气的学着说:“I-love-my-father,I-love-my-mother,I-love-my-family。”

    战池闻言,笑了下,转头去看副驾驶上的人,刚好江云浠睁开眼睛,与他的视线对上。

    他伸手过去,紧紧握住她放在腿上的手,笑容和煦,声音轻柔,“I-love-my-wife。”

    ——【完】——

章节目录

追妻99次:过气前妻很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安笙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安笙并收藏全本小说追妻99次:过气前妻很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