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男的电话刚挂断,顾言痕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顾言痕挑眉,旋即点了接听,嗯,顺便点了个外放:

    “悦悦。”

    舒悦笑了一下,“言痕,你不厚道啊,岩岩不说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告诉我你要结婚?”

    苏岩一把抢过顾言痕的手机,先一步道:

    “嘿嘿悦姐,是吧,我就说要提前告诉你们,顾言痕非拦着不让,说要给你们一个惊喜。”

    顾言痕:“……”

    分明是面前这个丫头拦着他,说要炸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的!

    算了,自家媳妇的恶作剧,身为老公可不就得负责背锅吗。

    宠着呗,还能咋办。

    舒悦闻言也没有丝毫的怀疑,还给顾言痕把锅扣得更加严实了。

    “呵,他肯定是怕提前走漏了风声你家里二老不同意,所以来个先斩后奏,啧,真阴险,岩岩你以后可小心着点儿,这种男人最要不得了。”

    顾言痕:“……”

    苏岩捂嘴忍笑,连忙附和,“是啊是啊,我要保护好自己。”

    想到什么,苏岩又露出一种贱兮兮的表情问道:

    “嘿嘿,悦姐,你跟玉哥什么时候考虑啊?”

    苏岩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她家玉哥可真够可以的,在顾言痕的订婚仪式上把人抢走,最后还来了个假戏真做,把悦姐给骗走了。

    好在恢复后的饶清虞也没再多加阻拦。

    不管怎么说,薛君玉终归算她看着长大的孩子,知根知底,也不担心舒悦会吃亏。

    苏岩若是在舒悦面前,现在只怕已经要挨瞪眼了。

    “老男人都不急,你倒是替他瞎操心!”

    苏岩刚想反驳,就听电话里传来一道男声:

    “我怎么从这话里听出几分埋怨来着?看起来某人着急了啊,那行,咱明天就去先领证。”

    然后便是舒悦的反驳声:

    “去去去,哪儿有人说领证就领证的?你看看人言痕都还办个婚礼呢!”

    薛君玉翻了个白眼,“一把年纪还办婚礼,我都替他羞。”

    这话别说舒悦了,连苏岩都听不下去了。

    “喂喂喂,玉哥,说谁年纪一大把呢?在场谁年纪最大心里没点数吗?啧,这么一想的话我就心疼悦姐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拥有幸福,悦姐,要不然你把玉哥踹了吧,娱乐圈我认识好多比玉哥年轻貌美的小鲜肉,我介绍给你。”

    “那敢情好……你干什么!”

    薛君玉抢过舒悦的手机,语气有些危险地道:

    “丫头,你有本事再说一次。”

    苏岩秒怂:“嘿嘿,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你们什么都没听见嘿嘿。”

    薛君玉哼了一声,算是勉强放过她,转而问起正事。

    “怎么没公布你的结婚对象?”

    是的没错,从苏岩的微博来看,她只说了她要结婚,结婚对象和结婚时间都没有说,也正因为这些未知,才激起大家的猜测和讨论,这才是让微博几度瘫痪的最重要原因。

    苏岩皱了皱鼻子:

    “唔,我也想啊,可是我男人身份特殊,到时候来参加的宾客也特殊,我得低调啊。”

    说起这个苏岩就发愁。

    因为她和顾言痕的身份,注定参与婚礼的人身份都不会太低。

    谷家,饶家,秦家,楼家,顾家,军区,国会,还有英格兰首相家族,元首……

    来的人是一个比一个牛逼。

    她要是暴露出去,被狗仔拍到,她还要不要在娱乐圈混了?

    虽然她苏二公子的身份已经澄清了,道上人也知道她是元首的女儿,没人敢动她,但这个消息还是不宜现在公之于众的。

    她就想潜心拍戏,等她以后混腻了这个圈子,想要退出的时候再说吧。

    “那元首那边……”

    苏岩跟顾言痕的事情舒悦都知道,薛君玉更是认了顾开寒这个干爹,如今算是半个顾家人,所以该他知道的他都知道。

    苏岩明白他问的什么,神色淡了下去:

    “我同意了。”

    只是她的孩子入元首府而已,又不是要她跟孩子斩断联系,纠结的意义不大。

    再说了,她的孩子本身就皇室血脉,为这天下尽心尽力也没什么。

    裴君跟苏女士的问题也已经解决,苏女士坦白她爱上了秦老大,裴君也无法再给苏女士幸福,索性放手,她过得好他便满足了。

    而苏岩的孩子,无疑给了裴君一个精神上的慰藉。

    至于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苏岩并不能拿她如何,一如顾家这么多年也没能拿她如何一样。

    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元首夫人,而且不可否认的是,在家国的很多事情上,她尽到了作为一个元首夫人的职责,很多决策都是对的。

    裴君也问过她和苏女士,要不要宣布盛莲“病逝”,让她找个地方孤独终老算了。

    苏岩跟苏女士都觉得没必要,盛莲为了那个位置拼了半辈子,与其让她找个地方颐养天年自由自在,不如困死在那元首府好了。

    国会那边裴君也进行了大清洗,当初助纣为虐的那些人通通都以各种理由惩处,对于苏女士和顾家而言,已经够了。

    薛君玉闻言叹了一口气,“那行吧,请帖到时候记得发我一份。”

    到底身份特殊,这两人的婚礼约莫只能低调再低调,没有请帖只怕连门都不知道在哪儿。

    苏岩弯起唇,“肯定不会少你的。”

    挂断电话,苏岩将手机扔还给顾言痕,想了想,转而拿起自己的手机给谢昭昭拨了电话过去。

    “小昭,好点没?”

    电话里谢昭昭的声音已经平稳得多了,闻言淡笑,“好多了,放心,肯定能当好你的伴娘。”

    苏岩的婚礼谁都没说,但唯独告诉了谢昭昭。

    谢昭昭的那个孩子终究没能保住,那天昏过去之后,孩子一并没了。

    不过也好,谢昭昭并没有做好当一个母亲的准备,而且她和楼煜沉之间的感情……

    过于复杂了。

    谢昭昭累了,也不想触碰什么情情爱爱。

    这里面最痛苦的大概就是楼煜沉了,毕竟那个孩子确实是他的。

    他终归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而谢昭昭、楼煜沉以及林念之间的纠葛就太深了,在楼煜沉讲出当年的故事之后,谢昭昭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楼煜沉会把她和林念弄错了。

    当年她在佛罗里达居住的时候,林念就住在她家隔壁。

    喜欢纨绔女星:帝少被甩了请大家收藏:()纨绔女星:帝少被甩了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许你未来光芒万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鸦无栖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鸦无栖并收藏全本小说许你未来光芒万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