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点声。”

    她刚一开口,莫星河就抬起了食指放在了唇瓣前。

    月牙急的眼睛瞬间就红了,赶忙半跪在马车内扶着莫星河,“小姐,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嗯,应该是孩子要出来了,有些阵痛,我们回去还要多久?”

    “半个时辰,这里离别苑还有半个时辰,马上就到了,我这就出去传话,让人提前回去通知开始准备!”

    说到此,小月爬起来就要出马车。

    莫星河抬手拉住了她。“你等会,不要着急,否则阿染会怀疑,他刚吃了药,药性还没发作。再忍忍。”

    月牙一急,“小姐,这事怎么能够耽误?”

    “他若是知道是一定会过来的,再等等,我自己有把握。”

    月牙死死的咬唇,“小姐,那奴婢有没有什么能够帮你的?”

    “你把我扶下去,我现在腰有些疼。”

    莫星河说的轻松,其实现在她整个人都不好了,连自己坐起来的力气都快要没了。

    月牙点头,红着眼上前。

    就在这时,马车外突然就传来了马蹄声,很快,男人的身影就钻进了马车里面,“月牙,你出去!”

    月牙一愣,一转头就看到了南无白色的身影进入了马车,她连忙行礼,随后快速的钻出了马车。

    “岑溪,你立刻快马回去传消息,冷一,加快速度!”

    着急的吩咐了这两句,顾染连忙上前,大手一挥,就把莫星河的身子给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以自己为坐垫,生怕马车颠着她。

    “你怎么样?”

    莫星河有些虚弱的喘气,抬头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她整个人都心疼了,“你怎么进来了?你刚刚吃了药,药性还没发作,你……”

    顾染有些生气,但是更多的确实心疼和温柔,“傻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着我?”

    莫星河瘪嘴,第一次有些委屈,“你凶我?”

    有多久没有这么缩在他的怀里了?那种温暖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才能给她,让她像一个孩子一样的躺着就好。

    顾染眼底满满的心疼,缩了缩手,把她又拦的紧了些,随后挪出了一只手放在了莫星河突起的肚子上,“我怎么舍得?”

    “对不起,是我出现的太晚了,让你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从琉璃岛那个地方出来的。”

    是他不对,他布置好了所有的计划,却把自己给处在了计划之外,一场失忆,让他像个白痴一样在这金乌国待了那么久,让他的小星儿在琉璃岛吃了那么多的苦。

    她一个人,当时一定是很难的。

    莫星河摇头,“没有,不是你的错,阿染……嘶!”

    她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小腹的疼痛瞬间而来,疼的她倒吸了一口气,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整个人都痉挛了一下。

    顾染顿时急了,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子,“小星儿!哪里疼?”

    “肚子。疼。”

    顾染眼圈一红,大手放在了莫星河的肚子上,恶狠狠的威胁道,“臭家伙,你给我老实一点!”

    莫星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或许是肚子里面的小家伙能够听得懂顾染的话,抬脚就提了一下莫星河的肚皮,隔着肚皮,顾染都能够感觉到里面的小家伙不忿的提了他一脚。

    这一脚险些让莫星河一口气过不来,整个人痛呼了一声,“啊!”

    顾染急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犹如热炕上的蚂蚁,“小星儿,怎么办你才不会疼?你教教我!”

    随后,他接着警告莫星河的肚子,“小家伙,你要是老实,等你生出来我就把你丢掉!”

    后者有些失笑,但是她疼的已经笑不出来了,“阿染,你好好跟他说话,让他温柔一点,这样我就好一点,你别刺激他。”

    她现在越发的是能够感觉到肚子里面的小家伙能够听得懂他们说话,还能发表自己的意见,不得了的很。

    顾染一听,连忙小心的抚摸着莫星河的肚子,声音温柔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小家伙,你乖一点,你娘马上就可以带你见这个世界了,你乖一点,父亲以后肯定会多多疼你的。”

    “小家伙,你动的话,娘亲就会疼,你再忍忍好不好?”

    随着顾染的话,肚子里面的小家伙真的渐渐的安静了下去,莫星河也终于可以喘口气,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顾染眼角眉梢顿时染上了喜意。

    若说之前他对这个孩子的感觉还没有那么深的话,他现在已经完全能够感觉到一个当父亲的欢喜了。

    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这个听话的小家伙了。

    “她真的好听话,肯定是一个小姑娘。”

    莫星河哑然失笑,“你怎么就知道会是一个姑娘?”

    “因为她听话啊。一定是一个姑娘,小小眉眼都像你的那种。”

    莫星河无奈的摇头,“不是,是个儿子。”

    顾染的脸色顿时有些微沉。

    莫星河抬手捏了捏他的脸,“怎么了?你重女轻男啊?”

    顾染摇头,“没有,如果是个女孩,那我保护你们娘俩,如果是个男孩,那我们爷俩一起保护你。”

    莫星河嘴角一勾,“好。”

    清风苑——

    清风苑建在金乌国的城郊,是莫星河出发来的时候,就已经命人买了下来的地方,因为她早就已经算好了自己临盆的时间,清风苑就是专门用来给她生孩子的。

    此刻,燕苏已经急的乱窜了,守在清风苑的门口,眼神动也不动的盯着门口的方向,“人呢?算着时辰也该到了,怎么还么有回来?”

    他急的手心都冒了汗,要知道,晚一会对她来说都是无法控制的伤害,尤其是她还吃了延迟生产的药。

    岑溪此刻也在门口,都快变成了望夫石,蓦的,他突然大喊一声,“回来了!回来回来了!!!!”

    他这一喊,燕苏被他吓得浑身一抖,不过也来不及吐槽,连忙开口,“快!回来了!产婆呢?”

    “产婆已经在房间候着呢,所有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燕公子,你快去接王妃,奴婢已经备了小姐最喜欢的吃食,稍后就是一场持久战了!”

    玉盏从岑溪的身后钻了出来,握紧了拳头,紧张的连呼吸都急促了不少。

    她生过,所以她知道,生孩子对女人来说是一场多么大的战争,小姐一定要吃东西,否则一会很快就会没力气的!

    岑溪深吸了一口气,“玉盏,你有经验,一会一定要周围给王妃打气。”

    别人不知道,但是岑溪清楚,莫星河的体内曾经放过冰蛊,为了能够生孩子,她做了太多,千万千万,这个孩子要一切顺利。

    玉盏点头,“夫君你放心,王妃已经可以的,所有人此刻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马车很快就停在了清风苑的门口。

    燕苏刚准备迎上去,就看到一道白影出了马车,怀中抱着那一团火红,脚步如风一般朝着他而来。

    燕苏一愣,“夜离?”

    果然,这一趟把他接回来了。

    顾染一眼就看到了他,“产房呢?”

    “这边,跟我来。”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莫星河,其他的所有事情都要那个排,于是,他快速的在前面带路。

    产房内,两个稳婆已经都在候着了,热水,毛巾,还有其他材料全部都已经准备好了,顾染抱着莫星河进去之后就把人放在了床上。

    两个稳婆上前,“王爷,产婆之内,男子不能入内,还请王爷放心,接下来的就交给老奴吧。”

    顾染蹙眉,有些担忧的看着脸色惨白的莫星河,“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两个稳婆都大为吃惊,“王爷,产子之事,王爷暂时帮不上什么忙,还请王爷尽快离开,耽误时间对王妃太过于危险。”

    莫星河忍着疼转头看他,“王爷,你先出去吧,有他们在,我不会出事的,再说了,我自己也是医者,没你放心,”

    顾染蹙眉,手心都拧出了汗,只能点头,“好,若是有什么事,你一定第一个叫我,我马上进来!”

    莫星河点头,“我会努力,王爷帮我守住产房。”

    顾染颔首,“有我在,今日谁都不能来打扰你产子!”

    花落,顾染抬起长袍出了产房。

    两个稳婆这次啊松了一口气,一人一边,快速的去解莫星河的衣服。

    产房外面,燕苏已经在等着了,岑溪玉盏月牙等,都在门口全神贯注的候着,生怕听不到里面的一点吩咐。

    “王爷,王妃的兵马虽然暂时控制住了金乌国的国王,但是长时间下来,我们是不占光的,若是他们的援兵到了的话……”

    金乌国虽然小,但是也是有几十万民众的,想要拿出十万兵马出来虽然难,但也不是拿不出来。

    他们这次来,只带了五万的兵马,虽然能够暂时让金乌国国王动不了,但是时间一长,对他们来说就不利了。

    顾染蹙眉,杀意连连的看着岑溪,“黑甲卫呢?你别告诉本王你没带来!”

    岑溪身子一抖,“黑甲卫已经全部集结,此刻就在金乌国的外围,只要王爷一声令下,黑甲卫马上就会出现。”

    “还需要本王来命令?岑溪,本王是不是让你清闲的太久了?”

    岑溪吓得浑身一抖,“王爷,黑甲卫毕竟是先皇赐给王爷的,若不是王爷亲自下达命令,属下还是无法命令的动他们。”

    顾染冷哼了一声,“王妃就是黑甲卫的主子,可以随意调动,若是他们不听话,本王要他们干什么!”

    岑溪心头一惊,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说,原因到底是什么?”

    在顾染冰寒的目光下,岑溪也知道自己瞒不住了,只能交代,“是陛下,临行之前发了口令,必须得到王爷的命令,才可以让黑甲卫参与到金乌国当中,否则,属下就算是能带来,也不能用。”

    若是用了,那就视为抄家的大罪!

    顾染死死的咬紧了唇瓣,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又是皇兄,他不就是想要知道小星儿到底什么什么时候生产,居然在这个时候还套路本王!”

    岑溪一愣,啊?

    “立刻去传话,让黑甲卫即刻进城,另外,传信给皇兄,马上调动城南的守卫,十万兵马给我围死金乌国,本王倒是要看看,谁敢动一下!”

    岑溪更傻了。

    直接跟皇上要十万的城南守卫??

    他们家王子不会是气傻了吧?

    十万的城南守卫啊!那可不是搞着玩,陛下会就这么给他?

    顾染眼神一冷,“让你去就去,还在这里呆着干嘛?!”

    南城是离这里最近的地方,翻过一座大山就到了,其他地方的士兵来着太慢了,若不然,他一定直接以人头的优势直接砸死金乌国!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半天的时间眨眼就一闪而过,产房里面一盆一盆的水往外换,但是却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院子里面的顾染急的手腕都捏的有些发青。

    一旁的岑溪已经传了消息,此刻看着着急不断掐自己的顾染,他有些无奈,“王爷不用太过忧心,生孩子是这样的,当时玉盏也是生了一天一夜才生出来。”

    他当时在产房外面等到怀疑人生,差点就想冲进去了。

    所以他现在特别能理解顾染的心思。

    顾染目光凉凉的看着他,“站着说话不腰疼,滚!”

    岑溪嘴角一抽,随后抱拳,“好嘞!”

    就在岑溪准备离开的时候,被顾染又给叫了回来。“回来!”

    “岑慕呢?”

    “他带领黑甲卫已经快速蔓延到了金乌国都城之内,应该很快就可以到别苑了。”

    顾染嗯了一声。

    这个时候,房间里面传出了女子的痛呼声。

    “啊!!!”

    “看到头了!”

    “王妃,再使劲!”

    几乎是与那痛呼声同时响起,产婆们惊喜的大叫,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落入了院子中焦急等待的众人耳中。

    顾染瞬间就又紧张了起来,抬脚就走到了房外,“星儿???”

    莫星河现在已经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了,浑身的力气都用在了生孩子上,一旁的玉盏都快急哭了,“小姐,你再使点劲,稳婆说看见头了。”

    莫星河连嗯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的身子的确是很弱,她一直再调理,可这接连半天的坚持也几乎耗尽了她的力量。“小姐,小姐你回一下奴婢?”

    看到莫星河有些睁不开的眼,玉盏有些怕了。

    两个稳婆也急了,“玉盏姑娘,您快跟王妃说说话!千万不能让王妃睡过去!”

    玉盏红了眼,连忙抓住莫星河的手,“小姐?小姐您前往不能睡,您在加把劲!”

    莫星河眼眶也红了,她转头,看着窗户外面急的恨不得冲进来的那道人影,她死死的握拳,用尽了力气,“啊!!!!!!”

    “啊!!!!”

    莫星河的每一声都让顾染的心发颤。

    突然,房间里面嘈杂了起来,很快,就有丫鬟从里面出来,端着满满一盆的血水!

    一看到那血红,顾染双腿一软,“怎么回事?”

    那丫鬟吓得浑身一抖,颤颤巍巍的说,“王妃,王妃大出血,孩子出不来,难产。”

    难产!

    难产!

    顾染碰的一下推开了那丫鬟,抬脚就朝着房间内冲。

    燕苏急了,一把拉住了他,“你干嘛!”

    “你没听到吗?她难产!不生了!”

    燕苏气的肝疼,“哪有生到一半不生了?你还能把孩子塞回去啊?”

    她现在是生不出来,卡在那里了,怎么可能不生了?没有办法的!

    顾染身子一颤,“那怎么办?你想办法!”

    燕苏死死的咬唇,“我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只能靠她自己把孩子生出来,我们谁都帮不了她!”

    “本王不管,你想办法!”

    ……

    燕苏被气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顾染甩开了他的手,再次郑重的加了一句。

    “她难产,这样下去会死的!你要是想不出来办法,本王摘了你的人头!”

    燕苏急了,“你这是不是耍无赖嘛?”

    顾染已经不要身份也不要面子了,“我不管,你赶紧想办法!”

    这时,岑溪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王爷,我们的兵马已经被迫退出了皇城,金乌国的国王亲自带兵,正在赶往清风苑,最多一个时辰人就要到。”

    顾染眼神顿时一沉,“黑甲卫到了吗?”

    “就在刚刚,黑甲卫已经到了,我们的人也收到了消息,陛下调动了城南的十万将士,由紫将军带兵赶往这边,收到消息的时候他们已经出发了,我们只需要拖住两个时辰,大兵就能彻底踏平整个金乌国。”

    燕苏一愣,“紫将军?”

    “听说,陛下下令的时候,紫将军刚好就在南城,故此由紫将军领兵。”

    “刚好……”

    燕苏瘪嘴,哪有那么巧的事。

    看来紫将军就是故意去等着了,知道迟早有这么一日。

    顾染眼底浮现出了浓烈的杀意,“让黑甲卫守好院子,倘若有一个人敢踏进来,杀无赦!”

    “是!”

    一个时辰之后——

    产房里面的叫喊声愈发的沉重了,血水更是一盆一盆的往外送,顾染终于有些崩溃,一把拉住了燕苏的领子,“办法呢?”

    燕苏被扯着,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有,有了!”

    顾染眼神一亮,“说!”

    “你……咳咳……你能不能先松开我?”

    顾染挑眉,随后松开了自己的大手。

    “咳咳……她没有力气,才导致大出血,给她输入内力,能够快速的弥补她体内缺失的力气,这样她就能有足够的力气把孩子生下来。”

    内力……

    顾染眼神一闪,划过了一道落寞。

    他如今,丹田破碎,已经再也没有内力了。

    快速的捕捉到他那一点落寞,燕苏一愣,想起了自己的猜测,“你该不会真的失去武功了吧?”

    要不然,他若是恢复了记忆,为何不直接离开,反倒是那么麻烦的离开公主府?除非他没有武功了,来硬的出不来。

    顾染眼神一颤,点了头。“我的丹田已经废了,不仅是失去武功那么简单。”

    他以后,都不能再修炼内力了。

    燕苏手腕一抖,“怎么回事?”

    “具体的日后再说,先帮小星儿。”

    燕苏蹙眉,“我能够想到的只有这一个办法,没有其他办法了。”

    而且,这个办法也行不通。

    里面的人是谁?

    莫星河啊!他景逸王的王妃!

    这个关节点,若是有人进去输内力,那这个人也只能是他景逸王顾夜离,产房可不是其他男人能进的。

    除了顾染之外唯一的人选莫星辰此刻又不在,所以,没的办法。

    顾染第一次那般无力。

    他整个人都蹲了下去,听着屋内的叫声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半晌之后他开口,“燕苏,你去……”

    燕苏脸色刹那一惊,“我????”

    开什么玩笑!

    他不是不想救人。

    关键是,他今日前脚踏进去,后脚顾染应该就已经想好了让他怎么死。

    而且,那是莫星河啊!平日里那么大一个醋坛子,连他靠近一下都想杀人的那种,今日居然会……

    就在燕苏纠结之际,屋内传来的莫星河虚弱的声音。

    “顾染。”

    刷!

    那么弱的声音,连燕苏这个有内力的人都几乎听不到,但是如今没有没了内力的顾染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我在!”

    燕苏眨了眨眼,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随后,他的耳中再次传入了莫星河虚弱的声音,“进来。”

    随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顾染想都没想,长腿一抬就推门而入!

    “王爷?”

    他有点懵。

    此刻,房间内的两个稳婆更懵了。“王爷???您怎么进来了?”

    “王爷快快出去!此等产房重地,即为污秽,男人不可进啊!”

    顾染直接略过了两个稳婆,走到了莫星河的身边。

    别人没听到,但是玉盏离莫星河最近,听到了她虚弱中喊得话,所以也知道顾染为何进来,她连忙让开位置。

    一看到莫星河那张白的好像透明的脸,顾染眼底充斥着血红,“小星儿,你怎么样?”

    莫星河勾唇,紧紧的盯着顾染。

    她感觉自己没有力气了。

    所以,她迫切的想要看见顾染,她怕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直接昏过去了,再也醒不过来。

    “阿染,遇见你,是我两世修好的福气。”

    顾染脸色一顿,“小星儿,你……”

    “你知道的,我告诉过你我的从前,可你知道的是,前世,我临死之前,是你最后出现在我的面前,拼了命的想要救我,可我再也看不到你。”

    “可是我不甘心啊,老天爷也不敢收我,所以他放我回来了,所以这一次我发誓再也不要错过你。可我已经不敢再爱了,是你,一点一点的融化了我建立起来的堡垒,让我与你之间再也没有任何阻碍,阿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

    顾染已经被莫星河这一番表白给惊呆了。

    反应过来的他眼眶开始凝结水雾,“小星儿,你是我心头的朱砂,所以你千万千万要撑住,绝对不能出任何事情!”

    莫星河的这一番话,就像是在交代后事一般,吓到了顾染。

    “傻瓜,我父亲昏迷不醒,你师父有办法,药材燕苏也知道,如果我……你一定要找到那些药材,把我父亲唤醒。”

    “我不要!”

    “莫星河,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你不要推给我!”

    顾染怕了,他怕的浑身都要抖,眼眶中的泪控制不住的滑落,滚烫的滴在莫星河的手腕之上。

    “我只是说万一,万一我一会要是……”

    “没有万一!”

    “要是你出事,我就殉情,让你孩子做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顾染急了,急红了眼的他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莫星河被气笑了。

    这一笑,她倒是有力气了。

    稳婆突然眼神一亮,“出来了!!快点!我们帮一帮王妃!”

    “头出来了!!快!”

    顾染紧紧的抓住了莫星河的手,“小星儿!!”

    莫星河死死的掐着他,把自己吃奶的劲都快使出来了。

    终于!!

    “哇哇!!!!!!!”

    孩童的啼哭声,在黑夜之中骤然响起!直冲天际!

    门外的燕苏双腿一软,一个颠簸差点没摔,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生了,终于生了。”

    就在这时,岑溪带着岑慕快速的钻进了院子,“是不是生了?????”

    像是回应岑溪一般,屋内孩子顿时又哭号了两声,“哇哇!!!”

    “太好了!!!”

    燕苏点头,“对了,岑慕来了,是不是代表……”

    “大兵到了,紫将军人已经……”

    岑溪的话说到一般就被一道厚重的声音打断,随后,一道黑色身影穿着厚重的铠甲踏进了院子,“等你传完话,老夫可就错过时辰了!”

    眨眼之间,那道人影就已经侯在了房间门口,“莫丫头,伯父来看你了!”

    房间内,莫星河整个人都躺在床上虚弱的动弹不得,孩子已经被稳婆给收拾好了,顾染从头到尾就围住莫星河,一眼都没有给孩子。

    一直到稳婆抱着孩子到他跟前,“王爷,是个小少爷,您看看。”

    顾染凉凉的看了一眼那稳婆,随后才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放到莫星河的面前,“是个臭小子,已经睡过去了。”

    莫星河看着那小小的脸蛋,眉宇之间满满都是母爱,“像你,眉眼都跟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顾染点头,目光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孩子,随后就把目光落在了莫星河的脸上,“嗯,的确说像。紫将军来了,我出去见,你好好休息。”

    莫星河摇头,“好,把孩子带给他看看,他这么着急,定是来见孩子的。”

    顾染点头,虽然嫌弃,但还是小心呵护着小家伙抱出了房间。

    门外的紫将军一看到孩子眼睛都亮了,“王爷,快给臣抱抱。”

    顾染挑眉,随后把手中的孩子递给了紫将军,“将军,如今外界的情况怎么样了?”

    “大军已经把金乌国给围了起来,国王已经拿下,至于那个公主,抓起来了,胆敢威胁莫丫头生孩子,老夫没敲死他们就算是给王爷面子了。王爷想必不会怪罪的吧?”

    紫将军嘴上这么说着,眼神却是盯着孩子,从上到下的看个没完。

    “沙漠这边还需要有人管着,我们若是动了金乌国,其他几个小国家定然会抱作一团,到时候虽不致命,却也为患,若是西楚趁乱贪图我国的话,会引来祸端。”

    紫将军挑眉,“哦?所以呢?王爷打算把人放了?”

    顾染眼底寒凉,“杀了。推安王上位,易于管控。”

    他虽然不能明目张胆的直接占领金乌国,可这皇帝的位置,他绝对不可能在留给叶家这个随时都有可能威胁到他夫人的族脉。

    紫将军一愣,随后嘴角勾起了一道笑意,“若是陌臣还活着,与王爷定然会是好友,只不过事不遂人愿。”

    难怪莫星河的选择会是景逸王,有勇有谋,独一无二,关键是还宠妻。

    那丫头也算是找了个真心待她,一心一意都是他的。

    怪不得陌臣会放心,把星河这丫头交到他的手里。

    “剩下还有些事情要收尾,臣就不耽误你们一家三口的时间了。”

    顾染接过孩子,“有劳紫将军。”

    “王爷客气了,陛下那边相比还在等着消息。”

    话落,紫将军转身离开了院子。

    顾染抱着孩子再进房间的时候,莫星河已经累得睡了过去,呼吸浅浅。

    他心疼的抱着莫星河,把孩子递给了燕苏,“抱着。带路,”

    燕苏傻傻的看着要媳妇不要儿子的顾染,随后无奈的在前面带顾染去莫星河的卧房。

    产房重地,都是血腥的味道,自然是要给莫星河挪一个地方了。

    一直从产房被抱到自己的卧室,莫星河中途都没有醒过来,可见她到底累成了什么样子。

    心疼的给她盖上被子,顾染看向了燕苏怀中的孩子。“孩子生产过程这么凶险,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燕苏抱着孩子的手一抖,吓得差点没把孩子给扔了。

    这家伙,怎么还是那么敏感?

    “说。你若是骗我,就算我灭有武功,我也有办法治你。”

    顾染连表情都没有,吓得燕苏心头直打鼓。

    这家伙,就算是失去了武功还是这么嚣张,气势凌然。

    耸了耸肩,燕苏很快句缴械投降了,“好吧,反正孩子已经生出来了,也没什么不能告诉你的。”

    反正莫星河只说瞒着她弟,又没说瞒着顾染。

    “是紫苏。”

    咚。

    顾染本就难看的脸色,瞬间青了。

    “什么时候的事?你让她吃的?”

    燕苏无奈,“你觉得,我会让她吃这种东西?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吃了,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

    顾染死死的握住了拳头,一张脸上愧疚至极,“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燕苏嘴角一抽,然后把手里的孩子递了过去,“诺,多亏了这孩子,算是个懂事的,要不是他自己往外爬,莫星河真的不一定能够活着把他给生下来,”

    紫苏,对孩子没有伤害,相反会让孩子长得很快。

    但是下场就是子大,很容易难产,对孕妇来说即为危险。

    即便他已经给她调养几天了,她还是差点就坚持不住,

    要是莫星河没了,顾染说不定能把这天给掀了。

    顾染垂眸看向那孩子,随后抬手接了过去,“孩子还我。”

    燕苏眼角一抽。

    还?

    他叹了一口气,把孩子递给了他。“你可别说我告诉你了,柔则她明天醒过来说不定扒了我的皮,你俩夫妻没有一个是好惹的,都是不讲理的主。”

    “行了,你可以出去了。”

    燕苏瘪嘴,“你这就是过河拆桥,用完我就直接一脚踢出去,我还有很多问题呢,你明天可得跟我解释解释。”

    顾染凉凉的看着他,“说完了吗?出去吧。”

    ……

    燕苏心脏气的抽疼,转身离开了房间。

    随后,顾染抱着孩子,拖了外衣就轻手轻脚的钻进了被窝,把孩子放到了外侧,转手就把莫星河给揽到了怀里。

    “小星儿,辛苦你了。”

    分界线——

    翌日,阳光明媚。

    莫星河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醒来的时候全身都是酸痛的。

    鼻尖嗅着熟悉的香味,莫星河满足的吸了几口,随后转身,看向身后已经醒了的人。“阿染,我弄醒你了?”

    顾染点头,“没,比你早醒了一点。”

    莫星河挑眉,目光朝着床上的其他地方看了过去,半晌,没有找到她想找的,她有些疑惑,“孩子呢?”

    “孩子早上醒得早,瞪着两只大圆眼睛,吓我一跳,我怕他吵到你,就让人抱出去给奶娘喂奶了。”

    莫星河一愣。

    孩子醒了,不闹,不是很听话吗?干嘛还抱出去?

    “以后孩子就留在我这吧,我来喂奶。”

    她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孩子,才舍不得让他喝别人的奶水。

    顾染眼神一闪,随后点了点头,“好。”

    “我这就去抱回来,你再休息会,我命人来给你洗漱用早膳。”

    莫星河抬手拉住了他,“不急。”

    顾染知道她想问什么,抬手把人捞到了心口上躺着,随后缓缓道,“我摔落悬崖之后,就一直在昏迷当中,后来被叶星儿捡走,为了救我,给我服用了蚀情蛊,所以醒来之后我一度是失忆当中。后来机缘巧合,我去来一趟大陆,我想,我那天应该是见到了你,所以刺激到了体内的蚀情蛊,回来之后,我强逼自己回忆,那蚀情蛊斗不过我,后来放了一点记忆出来,随后我就开始慢慢的想起。”

    “我记起来之后,立刻就开始设计逃离公主府,最好的时机就是大婚的那一日,所以才拖了那么久,小星儿,对不起。”

    莫星河心疼的揉了揉他的心口。

    顾染说的那么不经意,可那是蚀情蛊,又不是其他?

    他恢复记忆的过程有多么要命她猜都能猜出来。

    “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好在一起都来得及。”

    接下来,莫星河又跟他讲了自己在琉璃岛上发生的事情,足足说了半个时辰,说的口干舌燥这才作罢。

    两个人许久没见了,许久没说错,只觉得怎么说都是不够的。

    下午的时候,万兰终于到了。

    顾染体内的蚀情蛊在他的手中,不到一个时辰便缴械投降,消失的比预想中的还要快,令人有些诧异。

    “万公子的蛊术真是越来越强了,这云烟蛊的威力可真是令人震撼。”燕苏感慨的一塌糊涂。

    万兰轻笑,“燕公子若是感兴趣,可以来万蛊城自己试试。”

    燕苏摆手,“怕了,可别。”

    这玩意他是真的不喜欢。

    “莫姐姐呢?”

    “她在内院,我带你进去,”

    很快,万兰就到了莫星河的内院。

    二人攀谈了一番之后,万兰就在这清风苑暂时住了下来。

    金乌国暂时没有什么威胁,莫星河也就留在清风苑几日,好好的调养一下身子再行出发回南召。

    三日之后。清风苑来了一个令人都意想不到的人。

    “啧啧啧,不愧是莫星河,你到底是给西楚国的国王下了什么药?他居然派出近身侍卫来给你送药,还是这么跨越山水的,直接送到了金乌国。”

    燕苏都傻眼了。

    后者也有些惊讶,“他这是在告诉我们,他西楚没有野心,只要我们南召稳住,西楚就绝对不会背后出刀。”

    这是在给她吃一颗最稳妥的安胎药。

    “呦呵,那这下稳了。这几日金乌国闹翻了天,安王上任,有你家那个腹黑大佬在后面推着,想必很快就能够压下去了。”

    莫星河轻笑,“嗯,他可以的。”

    燕苏挑眉,“你就这么相信他?他如今可是没有一丝武功了。”

    提到这,莫星河眼神微闪,“我要的药材,相比须弥老人是可以找到的,他恢复丹田的时间,不远了。”

    “得,反正一切你这个小神医都已经安排好了。你托我给你父亲找的药,这几日也有消息了。”

    莫星河眼神一亮,“当真?”

    “我哪敢骗你?”

    莫星河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多谢。”

    “万兰也在等着,等药到了,跟你一起回南召,这家伙可真是对你死心塌地。”

    莫星河嘴角一弯,“紫将军回去了?”

    “嗯,回了。”

    “对了,你弟弟最近可是千里家书,一封一封的寄过来,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再不回去的话,他怕是要直接飞过来了。”

    莫星河看着外界的天色,低头瞧了瞧怀里的孩子,“一周之后启程,回南召。”

    天下初定,一切步入正轨,未来等待她的还有很多事情,这一次,她要敲锣打鼓的回南召。

    “看来,这次要昭告天下,景逸王和景逸王妃回都了。”

    莫星河挑眉。

    这时,门外迎着阳光走进了一男子,白衣飘飞,桃花眼宛若星辰,嘴里温柔的唤着她的名字,“小星儿~”

    燕苏嘴角一抽,赶紧一扯字的折扇,跑得比兔子还快。

    莫星河朝他伸手,“回来啦?累不累?”

    顾染摇头,“不累,这边最多三天就可压下来,不会耽误娘子的行程的。”

    莫星河挑眉,“你手段倒是依旧那么狠厉。”

    “他们活该。”

    没灭了金乌国都是他理智。

    “不过,一周会不会太快?你的身子可以吗?”

    “可以了,我现在已经快生龙活虎了,这几日流水的补药送来,怕是把金乌国的国库都搬空了。”

    顾染嘴角一勾,“养娘子了,是他们的荣幸。”

    莫星河轻笑,抬手抚上他的脸,阳光之下,男人美的一塌糊涂。

    顾染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她的腰肢上,一个用力,莫星河的身子就被他半拖了起来,红唇的唇瓣就这么被他快速的捕捉。

    “唔。”

    莫星河闭眸,阳光落在两个人的侧脸上,精致的令人不敢相信。

    尤其是莫星河怀里抱着的娃娃,睁着两只桃花眸,圆鼓鼓的看着两个入神的人。

    时光静好。

    未来只要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再大的风浪都是垫脚石。

    (完)

章节目录

侯门娇女狠角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琉璃陌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琉璃陌并收藏全本小说侯门娇女狠角色的章节